玄幻迷 > 陛下總想娶我 > 第736章 跟他攤牌

第736章 跟他攤牌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陛下總想娶我最新章節!

    夜風亂了她的發絲,也將她細若蚊蚋的聲音吹散在空氣之中。

    上官云曦從自己的袖子里取出隨身帶著的匕首,劃破了自己的手腕,將滲出來的血喂進他的口中。

    “我曾經服過那毒的解藥,體內的血液便是那毒藥最好的克星,原本是打算過些日子跟你攤牌,談好了條件再把解藥給你,只可惜到后面還是失算了,沒想到這毒藥會發作得這么快。”

    她一個人自言自語,低頭看著他沉靜的睡顏,忽然笑了:“原也是我對不起你,從幾年前那次開始,就一直是我在傷害你,我仗著你喜歡我,一次次地把你的心放在地上踐踏……其實該死的不是你,是我。”

    她笑了笑,抬手按住手腕處的傷口止血,又低頭從身上撕了一根長布條,撒了點傷藥上去,草草地將傷口包扎下來,藏到袖子下面。

    “其實我知道,你滅南域,是為了報復我,你奪走了我的一切,又強勢地闖入我的生命中,讓我只能依附你生存,可是千城,其他人是無辜的,小哲,我娘,還有南域無數的戰士百姓,他們不該為我的罪過買單。”

    “要是朕放過了他們,你以后不聽話怎么辦?”

    墨千城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醒了過來,冷不丁地接了一句。

    上官云曦愣了下,低頭的瞬間,便看見他睜開了眼,四目相對,他漆黑如墨的眸子幽深得像是要把她吸進去。

    好一會兒之后,她才后知后覺地回過神來,無奈地扯動嘴角:“我什么時候沒有聽你的話?大周攝政王的名號,從來都讓人聞風喪膽,你手中握著我們所有人的生殺大權,從來都是你說東我不敢往西,什么時候違抗過你的命令?”

    “你什么時候沒違抗朕的命令?從頭至尾,你一直在與朕作對。”

    他冷笑反駁了她的話,周圍氣氛又一度變得壓抑無比,叫人喘不過氣。

    上官云曦盯著他那雙犀利地能穿透人心的眼睛,瞧了好一會兒,她松手放開他,起身到旁邊跪下來:“既然陛下已經知道一切,我也無話可說,,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下毒,欺瞞,背叛,害你功力大損……是我對不住你,與其他人無關。”

    墨千城安靜地看著她,薄唇幾乎抿成一條直線:“你可知道,弒君之罪,是要誅九族的?”

    上官云曦覺得他這個問題問得有些搞笑:“我還有什么九族可誅的?幽禁的幽禁,為奴的為奴,與其這樣茍延殘喘地活著,還不如博一把,要是成功自然是好,要是敗了……也能死了一了百了。”

    墨千城的眼中染上些怒意:“上官云曦!”

    “事到如今,我已無話可說,輸在你手上,是我自己沒本事,要殺要剮都隨你,你若還念著半點往日的情分,就放過那些無辜之人,一切的罪責,我自己承擔。”

    她的聲音冷漠得不帶半點感情,從動手的那一刻,她就想好了結果,這樣的局面,并不算意外。     夜風亂了她的發絲,也將她細若蚊蚋的聲音吹散在空氣之中。

    上官云曦從自己的袖子里取出隨身帶著的匕首,劃破了自己的手腕,將滲出來的血喂進他的口中。

    “我曾經服過那毒的解藥,體內的血液便是那毒藥最好的克星,原本是打算過些日子跟你攤牌,談好了條件再把解藥給你,只可惜到后面還是失算了,沒想到這毒藥會發作得這么快。”

    她一個人自言自語,低頭看著他沉靜的睡顏,忽然笑了:“原也是我對不起你,從幾年前那次開始,就一直是我在傷害你,我仗著你喜歡我,一次次地把你的心放在地上踐踏……其實該死的不是你,是我。”

    她笑了笑,抬手按住手腕處的傷口止血,又低頭從身上撕了一根長布條,撒了點傷藥上去,草草地將傷口包扎下來,藏到袖子下面。

    “其實我知道,你滅南域,是為了報復我,你奪走了我的一切,又強勢地闖入我的生命中,讓我只能依附你生存,可是千城,其他人是無辜的,小哲,我娘,還有南域無數的戰士百姓,他們不該為我的罪過買單。”

    “要是朕放過了他們,你以后不聽話怎么辦?”

    墨千城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醒了過來,冷不丁地接了一句。

    上官云曦愣了下,低頭的瞬間,便看見他睜開了眼,四目相對,他漆黑如墨的眸子幽深得像是要把她吸進去。

    好一會兒之后,她才后知后覺地回過神來,無奈地扯動嘴角:“我什么時候沒有聽你的話?大周攝政王的名號,從來都讓人聞風喪膽,你手中握著我們所有人的生殺大權,從來都是你說東我不敢往西,什么時候違抗過你的命令?”

    “你什么時候沒違抗朕的命令?從頭至尾,你一直在與朕作對。”

    他冷笑反駁了她的話,周圍氣氛又一度變得壓抑無比,叫人喘不過氣。

    上官云曦盯著他那雙犀利地能穿透人心的眼睛,瞧了好一會兒,她松手放開他,起身到旁邊跪下來:“既然陛下已經知道一切,我也無話可說,,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下毒,欺瞞,背叛,害你功力大損……是我對不住你,與其他人無關。”

    墨千城安靜地看著她,薄唇幾乎抿成一條直線:“你可知道,弒君之罪,是要誅九族的?”

    上官云曦覺得他這個問題問得有些搞笑:“我還有什么九族可誅的?幽禁的幽禁,為奴的為奴,與其這樣茍延殘喘地活著,還不如博一把,要是成功自然是好,要是敗了……也能死了一了百了。”

    墨千城的眼中染上些怒意:“上官云曦!”

    “事到如今,我已無話可說,輸在你手上,是我自己沒本事,要殺要剮都隨你,你若還念著半點往日的情分,就放過那些無辜之人,一切的罪責,我自己承擔。”

    她的聲音冷漠得不帶半點感情,從動手的那一刻,她就想好了結果,這樣的局面,并不算意外。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