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劍修師妹超兇的 > 第395章 考試其實也不容易

第395章 考試其實也不容易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劍修師妹超兇的最新章節!

    吃了早飯,傅熙準時來接,但是去講經堂拐了一下,給盧小曼報名參加明年正月和二月的兩場煉丹初級中級小考,登記過后她的弟子玉牌里面就多了一些關于考試的規章。

    手續辦完,兩人繼續往內門去,飛在半空,傅熙捏捏盧小曼的耳朵。

    “聽說昨晚上你門前發生了一場熱鬧?”

    “消息傳這么快?”

    “我也有眼線的。”傅熙有點小得意,“正好,趁機和新廚子保持距離,明年你就要換住處了,在這邊記掛太多糾纏不清對你沒好處。”

    “傅師叔連這事都知道了?”

    “哼哼哼哼哼哼……”傅熙更用力地捏了一下盧小曼的耳朵,“你可真行!”

    “呃,命要緊,一切都是為了保命。”

    “進宗門幾個月了還能一聲不吭,真沉得住氣。”

    “多謝夸獎?”

    “調皮~”傅熙戳戳盧小曼的腦袋,加快了一點速度,“正月就是初級課小考,沒有幾天了,先把煉丹放下,我拿些書給你看。”

    “嗯。”

    “不用太緊張,以你的腦子,連過中級課小考應該也很輕松才是,你的難題都在最后的高級課大考,煉丹的題目都是你們自己的抽簽,連考三次,一輪一輪的篩人,考過了你就是正式的一品丹師,一爐丹藥里面,最好不要有下品,中品和上品越多越好,這才能體現出你作為丹師的潛力。”

    “嗯,傅師叔教我的那些丹方我都會勤加練習的。”

    “我教你的丹方你現在的目標先穩在中品,上品的話,等你再來幾個小晉階,到了練氣八九層就好了,外門學煉丹的弟子中,能煉制上品丹藥的都是練氣高階的弟子,修為越高神識越強,越有助煉丹,這都是緊密聯系的。”

    “嗯,明白。”

    兩人說著關于小考的話題,不知不覺到了傅熙的洞府,這一整天都是看書,傅熙以他的名義從丹峰的藏書樓借了很多書出來給盧小曼看,這些內容就比外門庶務峰頂藏書樓的煉丹相關書籍的內容要深得多,最低借閱要求必須是一品丹師,當年傅熙進入丹峰后都看過,所以他挑的書都很有針對性。

    這又拓寬了盧小曼的知識面,下午傅熙送她回去時還把書一起帶走了,約好下次上課再換幾本新的。

    傅熙這次把盧小曼送到她院子門口,看著她進了門才走。

    盧小曼正要關上院門,空中飛落一枚傳音符,是方馨的聲音,謝謝她的五行轉換術,另外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不過告訴了席默,讓盧小曼找席默問詳情。

    猜測著方師姐這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盧小曼先進屋把書放到書房,再出來時就看到席默在院里與老師葉舟閑聊,兩條小黑龍盤在桌上像兩個茶寵。

    “小師兄~”盧小曼一蹦三跳地過去打招呼。

    席默見她過來,笑瞇瞇地招招手,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正好找你有事。”

    “什么事呀?”

    “今天你上一天的課,師兄他們給我發了傳音符,問我們過年要不要去城里逛一逛,宗門有接送的小飛梭,單人單程只要三個靈石,專門給招新當年進來的新弟子的福利,十年一次哦,平時沒有的。”

    “宗門還有這樣的福利?”

    “入門當年的新弟子容易在過年的時候想家嘛,他們需要個契機與凡塵俗事說再見,就當是一次心境的小考驗和磨練,過不了這道心坎的,未來大道的潛力就要打折扣了。”

    “考驗真是無時無刻。”

    “是啊,所以大道艱難,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盧小曼趕緊先掏弟子玉牌看一眼里面考試的規章,“小考是正月初八,那我只能過年頭三天出去玩一玩,就當是放松一下,然后就要專心備考。”

    “好,那我明天就這么定位子。”

    席默過來主要就是說這一件事,這也正是方馨說的有趣的事,之后閑聊起來又說到賀峰與楚瑞的五行轉換術正在入門學習,于是葉舟就留他吃飯,這次就沒給那兩小子預備吃的,他倆在靜室里專心練功,根本不知道席默跑盧小曼這來了。     吃了早飯,傅熙準時來接,但是去講經堂拐了一下,給盧小曼報名參加明年正月和二月的兩場煉丹初級中級小考,登記過后她的弟子玉牌里面就多了一些關于考試的規章。

    手續辦完,兩人繼續往內門去,飛在半空,傅熙捏捏盧小曼的耳朵。

    “聽說昨晚上你門前發生了一場熱鬧?”

    “消息傳這么快?”

    “我也有眼線的。”傅熙有點小得意,“正好,趁機和新廚子保持距離,明年你就要換住處了,在這邊記掛太多糾纏不清對你沒好處。”

    “傅師叔連這事都知道了?”

    “哼哼哼哼哼哼……”傅熙更用力地捏了一下盧小曼的耳朵,“你可真行!”

    “呃,命要緊,一切都是為了保命。”

    “進宗門幾個月了還能一聲不吭,真沉得住氣。”

    “多謝夸獎?”

    “調皮~”傅熙戳戳盧小曼的腦袋,加快了一點速度,“正月就是初級課小考,沒有幾天了,先把煉丹放下,我拿些書給你看。”

    “嗯。”

    “不用太緊張,以你的腦子,連過中級課小考應該也很輕松才是,你的難題都在最后的高級課大考,煉丹的題目都是你們自己的抽簽,連考三次,一輪一輪的篩人,考過了你就是正式的一品丹師,一爐丹藥里面,最好不要有下品,中品和上品越多越好,這才能體現出你作為丹師的潛力。”

    “嗯,傅師叔教我的那些丹方我都會勤加練習的。”

    “我教你的丹方你現在的目標先穩在中品,上品的話,等你再來幾個小晉階,到了練氣八九層就好了,外門學煉丹的弟子中,能煉制上品丹藥的都是練氣高階的弟子,修為越高神識越強,越有助煉丹,這都是緊密聯系的。”

    “嗯,明白。”

    兩人說著關于小考的話題,不知不覺到了傅熙的洞府,這一整天都是看書,傅熙以他的名義從丹峰的藏書樓借了很多書出來給盧小曼看,這些內容就比外門庶務峰頂藏書樓的煉丹相關書籍的內容要深得多,最低借閱要求必須是一品丹師,當年傅熙進入丹峰后都看過,所以他挑的書都很有針對性。

    這又拓寬了盧小曼的知識面,下午傅熙送她回去時還把書一起帶走了,約好下次上課再換幾本新的。

    傅熙這次把盧小曼送到她院子門口,看著她進了門才走。

    盧小曼正要關上院門,空中飛落一枚傳音符,是方馨的聲音,謝謝她的五行轉換術,另外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不過告訴了席默,讓盧小曼找席默問詳情。

    猜測著方師姐這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盧小曼先進屋把書放到書房,再出來時就看到席默在院里與老師葉舟閑聊,兩條小黑龍盤在桌上像兩個茶寵。

    “小師兄~”盧小曼一蹦三跳地過去打招呼。

    席默見她過來,笑瞇瞇地招招手,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正好找你有事。”

    “什么事呀?”

    “今天你上一天的課,師兄他們給我發了傳音符,問我們過年要不要去城里逛一逛,宗門有接送的小飛梭,單人單程只要三個靈石,專門給招新當年進來的新弟子的福利,十年一次哦,平時沒有的。”

    “宗門還有這樣的福利?”

    “入門當年的新弟子容易在過年的時候想家嘛,他們需要個契機與凡塵俗事說再見,就當是一次心境的小考驗和磨練,過不了這道心坎的,未來大道的潛力就要打折扣了。”

    “考驗真是無時無刻。”

    “是啊,所以大道艱難,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盧小曼趕緊先掏弟子玉牌看一眼里面考試的規章,“小考是正月初八,那我只能過年頭三天出去玩一玩,就當是放松一下,然后就要專心備考。”

    “好,那我明天就這么定位子。”

    席默過來主要就是說這一件事,這也正是方馨說的有趣的事,之后閑聊起來又說到賀峰與楚瑞的五行轉換術正在入門學習,于是葉舟就留他吃飯,這次就沒給那兩小子預備吃的,他倆在靜室里專心練功,根本不知道席默跑盧小曼這來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