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爹爹候選人 > 第457章 陌生又熟悉的環境
    不知不覺他們走了不小的一段路,紅蓮對喬汝安的震驚已經習以為然。哪一個神族剛來這里的時候,不都是這樣。

    紅蓮帶她朝著一棟居民區走去,指著前方的居民樓說道:“記住這里,以后這就是你住的地方。”說完,她熟門熟路地帶她走進電梯上到十樓。

    喬汝安看著這周圍陌生卻又熟悉的環境,恍若隔世。她重生到這個世界,一直沒聽說過地球,更沒聽說過如此現代化、機械化的環境!

    這是不是意味著,她也有可能回到地球,回到現代?!

    地球,才是她心中真正的娘家!

    地球……

    喬汝安的思緒突然被一陣叫喚中斷。

    “主人,你去哪里了?怎么沒有看到你?”

    “朱雀,我現在在魔族內,很安全。”喬汝安停頓一下問道,“朱雀,你對魔尊這人有了解嗎?”

    正在喬夜煉丹室內的朱雀,聽聞主子安全終于放下心來。她蹙眉沉思一會:“說不上了解。他很強,為所欲為,做事全靠自己的喜好。”

    “就都沒有好印象?”

    “如果他長得好看也算的話。”

    喬汝安:“......”

    “主人有什么打算?”

    “我先在這呆一段時間吧,我能感覺得到魔尊目前對我并沒有惡意。就鬼樓那點破事,在白西大陸時我們都經歷過不少各種各樣的刁難,玄一他們都能處理好。”只是很快喬汝安就被啪啪啪的打臉了。

    喬汝安剛進小區樓,忽然感覺身體有一種異樣,說不上來是什么。等她待在房間盤腿準備打坐的時候,終于知道這不一樣是什么。這時的她竟然變得與凡人無異,沒有靈力、沒有神力,更沒有什么契約什么空間的,仿佛真回到二十一世紀。

    “靠,這到底是什么鬼?”喬汝安郁悶的靠躺在椅背上,這什么魔尊還有之前那老頭,都什么玩意啊?老拿她來這什么神界來耍。神界的老人就了不起呀,動不動就控制人。

    “嗯,沒錯。神界的老人就是了不起,能隨意控制像你這么弱的人。”一個慵懶磁性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

    喬汝安嚇了一跳,連忙“噌”地一下站起來,怒目瞪向身后的來人。

    魔尊高大的身軀懶洋洋地靠在墻上像沒骨頭般,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喬汝安:“你裝得太假了。”

    “沒想到你還有些真本事,如今竟然還能覺察到本尊。”

    喬汝安很想在心里吐槽一句,正當她前世的特工白練的嗎?不過想到某人剛才能看出她心里的想法,連忙制止住腦海中一切想法,不讓人看出一二。

    “你很聰明,不過如果不想被我們魔族控制,那就好好在這里找回你的靈力、神力,等你再次找回來才擁有和我平等說話的資本。當然,本尊也十分樂意看到你反過來修煉魔力,到時候就讓你做本尊的護法,享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魔尊撂下這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又像來時般不聲不響的消失不見了。

    喬汝安秀眉微蹙,緊抿嘴巴很不開心。類似這種不受自己控制的狀態,從到紫晶大陸后就經常發生,一次一次的受挫,甚至還有生命危險!

    喬汝安總覺得有一雙無形的手一直在控制著她。

    以前在白西大陸的時候,估計是太遠了,他手伸不到那么長,所以她還有不少的自由。等她來到紫晶大陸,那人便能隨意控制。

    她喬汝安就像個被人操控的木偶般,任由那人去操控。這一樁樁一件件的聯系起來,看似都在威脅他們的安危,但也都在無形當中促進他們快速成長……

    此時此刻,喬汝安都有些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那個操控的人如果是魔尊,他又是為了什么?

    躲在暗處沒有走遠的魔尊,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終于離開。

    靈力,沒有可以重新修煉。

    喬汝安盤腿打坐,念動口訣,開始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

    失敗,失敗,又失敗!

    喬汝安珉唇嘆息,果斷選擇放棄。她緩緩站起身來,走到窗前看外面的世界。也不知道魔尊哪里找來的電和電器設備?既然好久沒有享受到電帶給人類的便利,何不趁此時好好享受一番。

    喬汝安忽然眼眸一亮,趕緊在所有房間里查找起來。

    電視、電腦、手機、平板......都沒有!

    “哎,剛想說體驗一下21世紀的生活呢,原來連90年代的生活都沒有,電視都沒有。”喬汝安失望的癱倒在床上,好無聊,凡是涉及到通訊類的東西都沒有。也是,這些東西工作起來都要用到衛星。估計魔尊還沒摸透衛星是怎么做的。

    好在柔軟的床墊有了,水龍頭有了,熱水器有了......大大的浴缸也有了。

    ——

    整整過去一天,鬼醫樓門前的隊伍雖然少了不少,但排隊的人依舊還有很多很多。所有排隊的人都不愿意走,誰也不敢肯定鬼醫樓明天還會不會再賠償他們丹藥。鬼醫樓太過神秘,如果他們跑路想找人都沒地方找。

    直到天完全黑下來,玄一怎么勸他們也不愿意走,公孫衍才姍姍來遲。他幾乎是蓬頭垢面的被玄二帶過來,跟著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藥童。

    然后將公孫衍放在人前的最前方,威脅地說道:“你要是不把這些人安撫下來,我去將那方子燒了。”

    “別別別,那可是師父給我的,你敢?!”公孫衍朝著玄二狠狠的瞪眼。

    玄二:“主人給我的東西比這更多,撕掉一個無關痛癢。還不趕緊的。”

    公孫衍:“......”哼,你早跟師父幾年就了不起啊!

    公孫衍狠狠地再刮玄二一眼,在人前筆直站著,用靈力傳音鄭地有聲地說道:“大家都安靜。我是鬼醫的徒弟公孫衍,也是煉藥師協會的會長。這次事件我以我的個人名義擔保,鬼醫樓承諾的一切賠償依舊會照章執行,大家盡管將心放到肚子里頭,明天再來!”

    說完,公孫衍轉身離開,剩下的事宜都交給身后的藥童。

    等一切處理完畢,喬夜是最后一個知道娘親又失蹤了,他的嘴巴高高嘟起都快能吊油壺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