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爹爹候選人 > 第368章 找到玄武
    聽到“不少一人”幾個字,喬汝安嘴角勾起滿意的微笑:“都很不錯!”

    說完,她將一個空間戒指拋給玄一:“你把大家各自的東西都還回去吧。”

    一行人自我檢查完畢一番,這才認真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他們被天地法則的雷劫扔到的地方是一片森林,周圍蒼天大樹遍地,郁郁蔥蔥不見天日。周圍十分安靜,一絲蟲鳥鳴叫的聲音都沒有。

    玄一在外行走經驗頗多,打量一番后總結說道:“這里應是某個高階魔獸的地盤,我們趕緊離開這里。”

    喬汝安拿出玄武留下的信件,之前一直沒有動靜的信件忽然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只小紙鶴頭朝南方徑直往前飛去。

    喬汝安走在最前吩咐:“大家都跟上。”

    在幾人離開的不遠處洞**,一頭剛打算飽餐一頓的獅子顫顫巍巍地站起來,一臉后怕地望著那遠走的紙鶴。我的乖乖,那紙鶴身上竟有他懼怕的上古神獸的氣息,還好他沒有在這些人剛來的時候就出手傷人。

    幾人順著紙鶴指引的方向快速朝南邊走去,約么走五十里山路來到一個大的山中湖泊前,紙鶴盤旋在湖泊上方再也不走了。

    整個湖泊占地約摸有幾千畝,湖泊四周依舊是延綿不斷的山脈。湖泊里湖水清澈,在陽光的照射下,湖水泛起的粼粼水光五光十色甚是好看。

    湖泊中不時看到有魚游動或冒出來吐吐泡,不少的龜類在水里游動或休息,小魚小蝦更是成群結隊地暢快游玩。湖泊四周還能看到出來飲水的動物,好一副祥和的景象。

    喬汝安將空間內的小夜,哲軒,朱琴還有白虎一群人都放出來,就連已經可以走出空間的小七也走了出來。

    空間內雖然有靈泉,但靈泉也不是可以隨意游泳的地方。一群金童玉女模樣的小孩童站在湖泊邊上,都興奮的撒丫子朝著湖泊跑去,“撲通撲通”一聲跳下水游泳。轉眼間,岸邊只剩下朱琴一個小女孩安安靜靜的站著。

    喬汝安無語扶額,怎么這一群都像是離水很久的魚一般,見著水就鉆。

    隨著小夜這群孩子一鬧,玄一這些人也都走到湖邊清洗起來。喬汝安走在最后面,站在朱琴身邊問道:“紙鶴指示的方向就是這里,怎么還不見玄武出來?”

    朱琴:“他陷入沉睡了,你滴一滴血到紙鶴上它就會蘇醒。”

    喬汝安一聽擔心起來:“嗯?他怎么也會陷入沉睡,是不是受傷了?”

    朱琴高傲地瞥眼湖中心的某只動物:“不是,他就愛睡覺。”這也是玄武這懶人的捕獵方式之一。他沉睡起來能讓周圍的生物都覺察不到它的存在,然當大家都放松警惕來到湖邊時覓水時,再驟然出擊將獵物獵到手。

    喬汝安只覺腦門突突的疼,為啥她契約的這些神獸一個個都那么……有個性?世人眼中威風凌凌的四大神獸,為什么在這里感覺都是一群蠢萌蠢萌的大獸。哦,不,還有一個傲嬌的朱琴。

    遺憾歸遺憾,要做的事還是躲不開也免不了。喬汝安在指尖輕輕一劃,幾滴血滴落到紙鶴頭上。

    朱雀在一旁瞧著她的動作,在喬汝安看不到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剛剛平靜無波的湖面,突然劇烈翻滾起來。

    “怎么回事?”玄一等人立即戒備地后退到喬汝安身邊,神情凝重的盯著湖面。

    相較于玄一一行人的緊張,白虎等人依舊嘻嘻哈哈地在湖里游泳。壺中翻滾的浪花對他們一點用都沒有,他們周圍依舊平靜,任由他們肆意游泳。

    白虎不滿地哼哼:“哼哼,這個耍大牌的懶龜終于舍得起來了。”

    喬汝安站在岸邊感覺丹田劃過一抹溫柔,一股熟悉、古老的契約在她腦海中響起,在她頭頂和湖泊中心上方都浮現出兩個古老的契約之光。

    玄一等人的戒備終于緩緩放下,但也不敢完全松懈。在玄一的吩咐下,他們幾人分成幾撥將湖泊周圍圍住,時刻監視著湖泊周圍的動靜防止有人知曉這里的情況趕過來。

    隨著最后一聲“契成!”,所有人快速回到喬汝安身邊,也顧不上看玄武的模樣,警戒地快速離開。

    白虎一邊走一邊不滿的沖著朱琴抱怨:“你這人心也太黑了。自己不喜歡游泳也就罷了,竟然還拉著大家一起不能游泳!”

    朱琴仿佛沒有聽到白虎的話般,悠哉悠哉地走在主人身邊,悠然愜意。

    依舊是喬汝安走在最前頭,她身邊牽著一個陌生、英俊的少年。在少年的指引下,他們沒多久便尋到一處隱秘的山洞。

    洞口前是茂密的植株掩人耳目,山洞洞口約有兩米高、半米寬的模樣,剛好能容兩個成人并排走。往里走約摸十米路程,山洞驟然變寬。越往里走,洞內變得更加寬敞,里頭甚至還有一個足球場般大小的水潭。

    山洞內還擺有簡單的陳設,最惹眼的便是那吊著的一口鍋。鍋旁邊是一張能容下四人的石桌石凳,不遠處是一張單人石床。除了這些,再沒有多余的陳設。

    白虎和朱雀儼然對這里也很熟悉。他們才進來便熟門熟路的走到石凳上坐下,素手拿出茶壺煮起茶來。

    “老龜,看來你的修為沒有被削弱呢,竟然連這個石洞也能搬來這里。”白虎一臉羨慕的看著玄武,憤憤不平地嘀咕著,“當初那一戰之后我受傷最重,接下來是那傲嬌鳥,連著青龍也都重傷逃回他的老窩休養好久。哼,就你過得最愜意,修為竟然比我們高了如此之多。老實交代,當初你是不是沒有出多少力!”

    玄武鄙夷的瞟一眼白虎,也跟著他們倆坐在石桌旁。他朝喬汝安招招手:“主人過來坐,那青龍幼崽還小你就抱著吧。”

    喬汝安:“……”

    確認山洞安全后,眾人才有時間認真打量喬汝安新契約的玄武來。

    玄武已經幻化成人形,是個十三四歲的俊俏少年模樣,是喬汝安的契約獸里頭幻化成人形后,最年長的一個。

    他劍眉星目,一頭烏絲被他梳得一絲不茍地垂落在身后。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高挺的鼻子、立體的五官讓他顯得更加俊俏。還顯稚嫩的臉卻配上一絲不茍的表情,身高看著已有一米八幾。

    好一個俊俏的后生!如果他不是一頭神獸,排隊等著嫁給他的女子都能排好長好長的隊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