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爹爹候選人 > 第214章 發現異常
    小七氣得雙頰通紅,卻不知如何反駁:“你!!!”

    哲軒小小的狗身子蹭蹭小七的小腿,笑著開口道:“小七,哲軒也覺得朱琴姐姐說的對,也許這樣,主人的成長會更快,也更加地踏實。”

    小七不甘心地扭過頭,大哼一聲:“哼,我不管了!反正主人出事了也是你們的主意。”說完,氣呼呼的走回自己的房間。朱雀說的不無道理,只是一貫習慣了和主人并肩作戰,和她一起生活、分享習慣了,難免會有些放心不下。就如朱雀說的一般,他很多時候,已經不是一個契約神器的身份,而是一個保姆、一個母親的身份,主人無形中就成了那個沒有斷奶的孩子。每個人的成長,都需要自己獨立地面對很多事情,包括當下即將面臨的事件。

    幾人中,唯一沒有和喬汝安契約的鳳仙蕊顯得最為淡定。本是一棵靈藥,在這些人的感染下,她覺得自己此時過的生活,都快變成人的生活了。要不是自己還每天打理著藥田,在藥田里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她都快要以為她已經修煉圓滿成人了。

    哲軒看著滿不在意的鳳仙蕊,好奇地問道:“你就沒有一點擔心?”

    鳳仙蕊聳聳肩:“擔心有用么?而且那女人也不傻,即使出事了,她也能第一時間保護好自己。花這些時間來操心,我還不如好好享受在小七空間里的日子。一出這空間,我可就不能維持人形了。”鳳仙蕊懊惱地盯著自己的身子,哎,也不知道還要修煉到什么時候,才能在外界也用人身。

    哲軒:“你說的也是。那我也不擔心了,我去修煉了。”

    就在契約獸和契約神器們用著歷練的心態看戲的時候,喬汝安對自己即將面臨的危險還渾然不覺。

    喬汝安出手的動作,越來越順暢,越來越流利,不一會兒功夫,她都快把半個空間給搞定了。她轉頭看向喬夜,笑著問道:“兒子,感覺如何?”

    喬夜一邊揮舞著自己的小爪子,一邊分心回應道:“小夜感覺也挺好的!沒想到剛才那老頭竟然已經是慢動作了,哈哈哈,還好我們沒有再找他。”此時母子兩的臉上,都掛著滿滿的笑容。越是接觸下來,他們才明白,煉器和煉藥真的是天差地別。

    喬汝安:“這里我們快弄完了,待會我們是先修煉還是繼續修補下一個?”

    “娘親,我們繼續修補吧。剛好可以趁現在多練練手感,也許還有新的發現也不一定哦。”

    喬汝安好笑地看著他:“我們的新發現越多,說明我們這一行已經學會的東西越少。加油,兒子!”

    喬夜葡萄般黑漆漆的大眼睛里滿是幸福的笑意:“嗯,娘親你也加油!”小夜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和娘親一起修煉了。三年多來,他們一起修煉,一起生活,像母子,也像朋友。他還想更像戰友,等他學有所成的時候能和娘親一起,并肩作戰!

    喬夜修補完最后一塊墻面,這一個空間,總算是修補完了。一系列的修補下來,這才發現一開始他們覺得肯定會很少的垃圾,竟然非常多。

    喬汝安疑惑地問空間里的小七:“小七,為什么這里的垃圾這么多?”特別是血液和毛發,真不是一般地多。

    小七嫌棄地看著喬汝安手里的垃圾:“你以為只有人會嫌棄、討厭一些難聞的東西么?很多人的血液和毛發的味道都很難聞的,只有少數的人或是某種純正血脈的人的血液才會香甜,這試練塔會嫌棄等著你們過來處理也是正常的。小七我比他更挑剔呢。”

    喬汝安:“......對于傲嬌的你們,我還能說什么?”

    母子兩沒一會兒,就被試練塔傳送到另一個空間里。還是一樣的工序,一樣的分工,只是,時間卻整整縮短了一半。

    喬夜看著已經弄好的小空間,嘿嘿一笑:“娘親,看來我們需要進步的地方還真是不少呢。”

    喬汝安點點頭:“嗯。那我們就干脆一鼓作氣,全部弄完之后,我們再來修煉吧。”

    不知不覺間,母子兩已經完成了一大半的工作。喬汝安和喬夜剛被傳送到另一個新的小空間,最為煉藥師的敏感,喬汝安不由蹙眉:“兒子,你有沒有發現這里空間和之前的有所不同?”

    空間里小七幾人,自從喬汝安母子兩進入這個空間時,原本悠閑的幾人都緊張地關注著喬汝安和喬夜的一舉一動。小七聽聞喬汝安疑惑的問話,不禁舒了一口氣。他不由高興地拍拍胸脯:“呼呼呼,不愧是我小七的主人,就是這么聰明。”

    朱琴一邊悠閑地左看看右看看自己的小爪子,一邊幽幽開口道:“本不想打擊你的,不過我還是要好心地提醒你,不要高興地太早。”

    “砰!”小七氣呼呼地一拍身邊的樹干,扭過頭看也不看朱琴一眼,“哼,你這烏鴉嘴,見不得人家好。哲軒,你說我們的主人厲不厲害?你也是見過主人平時的為人處理和遇事處理方式和手段的,你覺得主人如何?”

    哲軒縷縷剛修煉回來還有些凌亂的毛,聽到自己的名字看看朱琴又看看小七,最后擠著一張狗臉笑道:“哲軒相信主人能安全脫險的。”哲軒想了想,狗爪子默默遠離兩人后退幾小步。萬一兩人開打,他要趕緊逃開才行,誰讓這里他實力最差呢。

    “有嗎?”外頭,喬夜伸長脖子聞了聞,“好像真的有點不同。不過,貌似我們之前維護過的空間,也沒有一個是完全相同的。當然,我說的是維護之前。那些來這里修煉的人都各不相同,留下的東西氣味不同也有道理吧。”

    喬汝安依舊蹙著眉頭,擰緊雙眉說道:“不對!這不同。這仿佛是一種藥味,混合著很多東西的藥味。”

    “藥味?”喬夜聞了又聞,“好像是有些藥味,只是,好像也沒有什么特別啊。”

    喬汝安一時有些分不清目前的情況,空氣中似乎隱隱有些危險的藥材的味道,只是她一時怎么也分辨不出怎么個危險。起碼,那藥材她感覺不到對她有危險。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