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爹爹候選人 > 第173章 小七吃醋
    百里長老摸摸鼻子,為自己也為那些可憐的藥材辯解道:“徒弟,好藥材并不是一直都會有的,管家的建議不錯。”

    “好藥材是不會一直都有,但是現在我們是在做生意,生意就要講究誠信。之前我們用的都是好藥材,現在換成那么次的藥材,小夜我寧愿不做。”喬夜一張小臉蛋認真無比,“娘親說了,寧做高品質,也不要貪圖便宜做出劣質的,自己都不喜歡的東西賣給別人,不然以后我還要怎么做生意呢。”

    百里長老氣得吹胡子瞪眼:“......”難道老夫的藥,在你這小徒弟眼里就都是次品了么。

    打發走了管家,喬夜歪著腦袋,單手撐著腦袋算日子:“師父,現在已經是開始比試的時間了吧,娘親是不是也該到帝都了?”已經好些天沒有見到娘親和爹爹了,怪想念他們的。

    “今天就是鬼醫比試的時間,如果她還想參加普通學員的入學比試的話,今天應該到了。”

    “哎,我再問問龍叔叔。”話落,小家伙立即拿出一個通訊玉牌:“龍叔叔,我娘他們到了沒有?”

    “到了。”

    “到了?!那太好了,他們現在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我也要去找你們。”

    龍一辰看著空落落始終沒人回來的院子:“沒有。龍叔叔現在也不知道你娘親在哪里。”

    喬夜不高興地蹙眉:“那你怎么知道娘親她來了?”哼,來了也不來找他的寶貝兒子!

    “安兒報名了煉器學院。”

    一旁一直在聽著的百里長老震驚地驚呼出聲:“什么?!報名煉器學院?!師叔怎么可以加入煉器學院!”

    “百里?”站在龍一辰身旁的黃申鳴長老也驚呼出聲,“這怎么還有百里的聲音?”說完,詢問的目光直直看向龍一辰。

    龍一辰微笑地點點頭:“嗯,百里長老也在。”

    “龍叔叔,龍叔叔,我娘親怎么就報名煉器學院了呢?”小夜夜嘟囔著嘴巴,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都錯過什么了?以前娘親的事情他什么都是第一時間知道的,現在卻淪落成最后一個知曉的,嗚嗚嗚,娘親欺負人!

    “龍叔叔現在也不是很清楚,聽說你娘親也是今天才來報名的。”

    就在眾人都在等著喬汝安的時候,被等著的當事人卻在滿月山莊呼呼大睡,好不愜意。

    ——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喬汝安還在吃早餐,只見一陣風帶著一席紅衣劃過,一個放蕩不羈的身影斜斜歪歪出現在她面前。

    “師父,你終于來了!”

    喬汝安淡淡瞥向來人,繼續吃自己的東西。

    赫連皓卻像是始終不知道有人來了般,穩坐泰山般繼續坐在他的位置上優雅進食。

    戚秉俊驚詫地看著桌子上的早餐,又看看坐在自己對面的一男一女,滿腹委屈地怪叫起來:“老大,你也太偏心了吧!平時我想吃好一點的早餐你都不愿意,今天竟然有這么多品種,還都做的那么好!來人,給本少爺我也添一副碗筷!”

    滿月山莊做的早餐十分精致且多樣化,連續修煉好幾天不吃東西的她,看到這些色香味俱全的食物食指大動,什么都干擾不了她。

    喬汝安一向喜歡軟軟卻不黏膩粘口的糕點,吃完一塊紅豆糕后,她忍不住又多吃了一塊。平時喜歡當做零嘴的糕點,拿來做早餐也別有一種舒服。

    赫連皓看了眼依舊滿滿一碗的營養粥,看到喬汝安忍不住又伸手去拿糕點時,伸出他那修長的手臂橫在面前阻擋住某人的筷子的去路。

    喬汝安不滿地瞪過去,抬手就繞過去。

    “別吃太多糕點,對牙不好。喝點粥。”

    喬汝安:“......”滿頭黑線,她又不是小夜夜。

    戚秉俊憋著笑,一雙眸子滴溜溜地轉呀轉不停地看著兩人,嘿嘿,他們家主子這是不是已經搞定這女人了。戚秉俊一邊偷偷瞄著兩人,一邊獨自偷樂歪歪。忽然,只覺一道視線久久凝聚在他的身上,他猛然想起早上的事情來。

    戚秉俊在管家看不到的地方邪惡地勾唇一笑,隨即才緩緩對管家回應一個放心的笑容。

    管家瞧見戚秉俊那笑容更加不放心起來,一顆心更是吊得七上八下的。哎,他早就應該知道莊主這人不靠譜的,他找誰驗證不好,干嘛要找上莊主呢?即使是他自己親自上陣驗證,都比莊主這人來的靠譜。

    管家才一分神的功夫,等他回過神來繼續盯著里面的人時,只見赫連皓竟神色自然地為喬汝安拭去她嘴角的東西。

    管家驚悚地盯著赫連皓的手,久久反應不過來!

    這人絕對不是主子!主子那么冷漠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會為一個女人做這樣的事情呢。而且聽說這個女人的家世也是不夠看的!

    管家愁眉苦臉地一臉失落、震驚、不敢置信。

    隱在暗處的左磊,看著管家那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使勁地憋著笑,都快憋出內傷了。單松默默地退出一步,遠離這些引火上身的白癡。只是他看著主子那主動伺候人的模樣,嘴角也是忍不住狠狠地抽搐起來。主子的變化,不可謂是一般的大。

    喬汝安好不容易在某人的淫威下吃下了一碗粥,這才驚訝的叫起來:“赫連皓,我之前是不是連續十幾天都沒有吃什么東西了啊?”她昏睡的時間,加上她闖秘境時勉強吃的那么一丁點東西,她是怎么熬過來的?

    赫連皓瞧著一驚一乍的女人,勾唇一笑:“自己查看一下等級。”

    喬汝安的等級誰也窺探不了,就連赫連皓目前的修為,探進去也是一無所獲。不過從她目前周身的氣質變化他也能隱隱猜到她目前的等級了。

    聞言,喬汝安震驚地看著赫連皓,他這是什么意思?

    對于修煉等級,達到仙人級后是可以實現一定時間的辟谷的,難道......可是前不久,她緊鑼密鼓的修煉,也才堪堪摸到了藍玄初階。一個秘境,她都得到了什么啊?

    這半個月時間,一直被某人忽略的某器靈,感應到某人的心思,心酸地哼哼:“哼,那個秘境確實不錯。”不錯到連它這個本命契約的器靈都忘記了,連同一起被忘記的還有同是本命契約獸的青龍哲軒。

    哲軒剛練功回來,悠閑地躺在草地上,不言不語地看著小七吃醋。

    嗯,這家伙,自從看到秘境竟然也是一個強大的空間,還是一個能幫到主人很多的一個空間后,某器靈就開始吃醋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