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超品漁夫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就喜歡敲硬骨頭

第九百四十二章 就喜歡敲硬骨頭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超品漁夫最新章節!

    “真的?”秦將軍一驚之后,又有些猶豫“殷東,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過主世界的海洋物種非常恐怖,你冒冒然下海,太危險了。”

    “沒事,不是有海蛇群嘛,我就去看看,不行的話,我會退回來的,要是能弄一個海島,再布下陣法,到時候,把海蛇群留在保護海島,軍方可以派一些人在海上開荒。”殷東說道,語氣雖然很謙虛,神情卻透著相當的自信。

    秦將軍考慮了一番,就同意了。

    沒辦法,現在主世界里主力部隊的壓力太大了。雖然渦墟加耐久元技搭配能源武器,能讓部隊整體實力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可,前提得建立在有足夠的元珠供應上。

    目前白猿元珠還好說,只要雪域營地那邊堅持不斷的殺白猿,用不了多久,就能有足夠的白猿元珠。但空冥魚元珠的缺口還很大,都得指望殷東大海撈針式的搜尋。

    所以,殷東的提議,簡直太有誘惑力了,秦將軍就算覺得太冒險了,也沒法不同意。為此,他打算調集一批戰士跟著殷東一起行動。

    到了空間門入口處,能看到看守空間門的,除了軍方的守衛部隊,還有修煉聯盟的守衛,還沒走近,就聽到一陣喧鬧聲,卻是幾個修煉界紈绔在鬧事。

    “……看門狗,骨頭挺硬的啊,本少爺就喜歡敲硬骨頭!”

    “洪少威武霸氣!”

    “哈哈哈,厲害了,洪九,你丫的今天不敲斷這貨的硬骨頭,今晚鳳鳴樓的酒,你請。”

    ……

    隨著一道囂張的吼叫聲響起,又響起許多哄然大笑,還有不少人起哄。

    殷東看到秦將軍和同行的軍官們臉色都變了,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守衛部隊的戰士們在受辱,欺負他們的一定是修煉界惡少,而這種事情肯定不是偶然,而是經常會發生的。

    “秦將軍,我先去前面看看。”

    殷東跟秦將軍說完,又給蠢蛇交待一聲,然后,就直接一個龍騰術躍起,暴掠而出,很快沖出叢林,看到了一扇比雪域空間門高大至少十倍的巨大空間門,心頭也有些震撼,但很快,就被怒火淹沒了。

    在空間門前的一個巨大石坪上,聚集了近千人,分作三個陣營。

    一方人數最多,是軍方的人,有一個營的戰士,卻有近一半的人掛彩,跟他們發生沖突的是一幫剛從空間門出來的修士團隊,大約有一百多號人,一個個都非常張狂,尤其為首的洪九,更是一腳踩在一個被打倒在地的戰士身上。

    余下的也都是修士,不過是中立的,有修士聯盟執法隊的,還有一些準備進空間門,或者剛從里面出來的修士,都是一臉看戲的樣子,并沒有人制止洪九的惡行。或者說,就算他們看不慣洪九這些人的惡行,卻不會幫華國軍人……不是一個陣營!

    殷東直接一個龍騰術加虛空閃爍,鬼魅一般的出現在洪九身后,探掌如爪,一把抓住洪九的脖子,殺機森然道“你敲一下,讓老子看看?”

    “你……你敢……”洪九嚇得魂不附體,臉上猖狂的笑容崩壞,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惶恐,還有致命的危機感。

    周圍人也懵圈了。

    巨大的石坪上一片寂然,所有人都朝突然冒出來的殷東看來,沒一個認得他,華國軍方的人也是一臉的茫然,軍方什么是候有這么個大高手了?

    很快,洪九的一個狗腿子色厲內茬的叫道“洪九少爺是天鷹山洪家少主,他叔祖是七星圣地的長老,你敢傷他?”

    “那又怎樣?就算是天王老子,欺負老子的兄弟,還要敲斷他的骨頭,還不許老子拆了這個廢物的骨頭嗎?”

    殷東說著,直接一記大耳刮子抽在洪九的臉上,“你不是喜歡敲硬骨頭啊,巧了,老子喜歡捏碎你這種紈绔的骨頭,一寸,一寸的捏碎了,讓你下半輩子都變成軟骨蟲!”

    洪九是個紈绔,一向囂張跋扈慣了,可是人不傻,從殷東身上感到了一股刺骨的殺機,覺得這人并不是虛言恫嚇。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決定先咽下這口氣,脫險之后,再回家搬兵來報仇。他生怕狗腿子激怒了殷東,忙說“我愿意賠償!”

    殷東冷笑道“打傷了那么多人,輕飄飄的一句賠償就行了?”說完,他“啪”的又是一記耳光抽上去,打得洪九耳朵嗡嗡作響,張口一道血水噴出。

    “你……啊!”洪九剛想說點啥,又讓殷東抽了一耳光,臉腫得像豬頭,痛得直流眼淚,眼神透著驚恐和委屈,他都愿意賠償了,還要挨打?

    “夠了!放開洪九,不然,華國軍方可保不住你,還會被你連累!”

    “啊……?!”

    跟洪九一伙的高鋒看不下去了,威脅殷東,但剛威脅完,就被殷東一記血龍爪轟斷了左腿,慘叫一聲,栽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著,一臉猙獰要嘶吼“殺了這個賤民!”

    “賤你祖宗!”

    殷東提著洪九,當棍子抽在高鋒的臉上,讓這難兄難弟一齊痛苦的嘶嚎起來。隨后,他一腳踩在高鋒的臉上,凌厲的目光掃了眾人一圈。

    洪九的同伙都下意識的后退不迭,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兇神忌憚不己。有個機靈點的,直接沖著旁邊看戲的空間門修士守衛吼道“有兇徒在空間門這里鬧事,你們執法隊都不管嗎?是不是想我們去執法殿投訴?”

    坐鎮在空間門的這些修士聯盟的執法隊員,不好看戲了,帶隊藍鳳宇走過來,裝腔作勢的對殷東說“你在這里鬧事,是跟我們去執法殿接受審訊,還是給予傷者賠償?”

    “我愿賠償。”

    殷東很光棍,沒跟執法隊員講道理,擺明了沒道理可講的,這幫混蛋就是看碟下菜,根本不管挑事的是洪九這幫人,就直接給他定罪了。

    高鳳宇是被貶來守空間門的,就想和個稀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殷東愿意賠償,這態度很好,他很滿意,就說“那行,你就給十塊靈石吧。”

    洪九和高鋒看到殷東退讓了,最重要的是,殷東把他倆放了,瞬間,兩人一齊吼道“不行!”     “真的?”秦將軍一驚之后,又有些猶豫“殷東,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過主世界的海洋物種非常恐怖,你冒冒然下海,太危險了。”

    “沒事,不是有海蛇群嘛,我就去看看,不行的話,我會退回來的,要是能弄一個海島,再布下陣法,到時候,把海蛇群留在保護海島,軍方可以派一些人在海上開荒。”殷東說道,語氣雖然很謙虛,神情卻透著相當的自信。

    秦將軍考慮了一番,就同意了。

    沒辦法,現在主世界里主力部隊的壓力太大了。雖然渦墟加耐久元技搭配能源武器,能讓部隊整體實力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可,前提得建立在有足夠的元珠供應上。

    目前白猿元珠還好說,只要雪域營地那邊堅持不斷的殺白猿,用不了多久,就能有足夠的白猿元珠。但空冥魚元珠的缺口還很大,都得指望殷東大海撈針式的搜尋。

    所以,殷東的提議,簡直太有誘惑力了,秦將軍就算覺得太冒險了,也沒法不同意。為此,他打算調集一批戰士跟著殷東一起行動。

    到了空間門入口處,能看到看守空間門的,除了軍方的守衛部隊,還有修煉聯盟的守衛,還沒走近,就聽到一陣喧鬧聲,卻是幾個修煉界紈绔在鬧事。

    “……看門狗,骨頭挺硬的啊,本少爺就喜歡敲硬骨頭!”

    “洪少威武霸氣!”

    “哈哈哈,厲害了,洪九,你丫的今天不敲斷這貨的硬骨頭,今晚鳳鳴樓的酒,你請。”

    ……

    隨著一道囂張的吼叫聲響起,又響起許多哄然大笑,還有不少人起哄。

    殷東看到秦將軍和同行的軍官們臉色都變了,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守衛部隊的戰士們在受辱,欺負他們的一定是修煉界惡少,而這種事情肯定不是偶然,而是經常會發生的。

    “秦將軍,我先去前面看看。”

    殷東跟秦將軍說完,又給蠢蛇交待一聲,然后,就直接一個龍騰術躍起,暴掠而出,很快沖出叢林,看到了一扇比雪域空間門高大至少十倍的巨大空間門,心頭也有些震撼,但很快,就被怒火淹沒了。

    在空間門前的一個巨大石坪上,聚集了近千人,分作三個陣營。

    一方人數最多,是軍方的人,有一個營的戰士,卻有近一半的人掛彩,跟他們發生沖突的是一幫剛從空間門出來的修士團隊,大約有一百多號人,一個個都非常張狂,尤其為首的洪九,更是一腳踩在一個被打倒在地的戰士身上。

    余下的也都是修士,不過是中立的,有修士聯盟執法隊的,還有一些準備進空間門,或者剛從里面出來的修士,都是一臉看戲的樣子,并沒有人制止洪九的惡行。或者說,就算他們看不慣洪九這些人的惡行,卻不會幫華國軍人……不是一個陣營!

    殷東直接一個龍騰術加虛空閃爍,鬼魅一般的出現在洪九身后,探掌如爪,一把抓住洪九的脖子,殺機森然道“你敲一下,讓老子看看?”

    “你……你敢……”洪九嚇得魂不附體,臉上猖狂的笑容崩壞,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惶恐,還有致命的危機感。

    周圍人也懵圈了。

    巨大的石坪上一片寂然,所有人都朝突然冒出來的殷東看來,沒一個認得他,華國軍方的人也是一臉的茫然,軍方什么是候有這么個大高手了?

    很快,洪九的一個狗腿子色厲內茬的叫道“洪九少爺是天鷹山洪家少主,他叔祖是七星圣地的長老,你敢傷他?”

    “那又怎樣?就算是天王老子,欺負老子的兄弟,還要敲斷他的骨頭,還不許老子拆了這個廢物的骨頭嗎?”

    殷東說著,直接一記大耳刮子抽在洪九的臉上,“你不是喜歡敲硬骨頭啊,巧了,老子喜歡捏碎你這種紈绔的骨頭,一寸,一寸的捏碎了,讓你下半輩子都變成軟骨蟲!”

    洪九是個紈绔,一向囂張跋扈慣了,可是人不傻,從殷東身上感到了一股刺骨的殺機,覺得這人并不是虛言恫嚇。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決定先咽下這口氣,脫險之后,再回家搬兵來報仇。他生怕狗腿子激怒了殷東,忙說“我愿意賠償!”

    殷東冷笑道“打傷了那么多人,輕飄飄的一句賠償就行了?”說完,他“啪”的又是一記耳光抽上去,打得洪九耳朵嗡嗡作響,張口一道血水噴出。

    “你……啊!”洪九剛想說點啥,又讓殷東抽了一耳光,臉腫得像豬頭,痛得直流眼淚,眼神透著驚恐和委屈,他都愿意賠償了,還要挨打?

    “夠了!放開洪九,不然,華國軍方可保不住你,還會被你連累!”

    “啊……?!”

    跟洪九一伙的高鋒看不下去了,威脅殷東,但剛威脅完,就被殷東一記血龍爪轟斷了左腿,慘叫一聲,栽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著,一臉猙獰要嘶吼“殺了這個賤民!”

    “賤你祖宗!”

    殷東提著洪九,當棍子抽在高鋒的臉上,讓這難兄難弟一齊痛苦的嘶嚎起來。隨后,他一腳踩在高鋒的臉上,凌厲的目光掃了眾人一圈。

    洪九的同伙都下意識的后退不迭,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兇神忌憚不己。有個機靈點的,直接沖著旁邊看戲的空間門修士守衛吼道“有兇徒在空間門這里鬧事,你們執法隊都不管嗎?是不是想我們去執法殿投訴?”

    坐鎮在空間門的這些修士聯盟的執法隊員,不好看戲了,帶隊藍鳳宇走過來,裝腔作勢的對殷東說“你在這里鬧事,是跟我們去執法殿接受審訊,還是給予傷者賠償?”

    “我愿賠償。”

    殷東很光棍,沒跟執法隊員講道理,擺明了沒道理可講的,這幫混蛋就是看碟下菜,根本不管挑事的是洪九這幫人,就直接給他定罪了。

    高鳳宇是被貶來守空間門的,就想和個稀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殷東愿意賠償,這態度很好,他很滿意,就說“那行,你就給十塊靈石吧。”

    洪九和高鋒看到殷東退讓了,最重要的是,殷東把他倆放了,瞬間,兩人一齊吼道“不行!”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