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總裁是個妻管嚴 > 第469章 大結局

第469章 大結局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總裁是個妻管嚴最新章節!

    陸母去了歐家,要求跟歐藍的母親見面。

    歐太太自從被歐藍奪權之后,變得很懶散,經常不肯出房間的們,更不會見客。聽他們說,有人要見自己,壓根不想出去。可當傭人拿出,陸母交給她的信物。

    她激動地站了起來,拔腿往外跑。

    最后,幾乎是沖到客廳里。

    看到陸母的那一刻,歐太太眼淚刷的流了下來。

    想要說話,但嘴巴蠕動了很久,都沒能說出半個字。

    “好久不見。”

    相較于歐太太的激動,陸母的表情則平靜很多。

    “你還活著……這么久……你都在哪里待著?”歐太太哽咽著問。

    她們倆從小一起長大,比親姐妹還要親后幾分。

    當年薄家滿門被滅。

    她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好姐妹。

    二十多年來,她追查兇手,想找回薄允兒,跟歐藍締結良緣。

    也是想給好姐妹一個交代。

    可她沒想到,自己的好姐妹竟然還活著!

    此刻,完好的站在她跟前。

    歐太太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夢。

    她怕醒來……

    怕再也看不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說來話長,我們坐下慢慢說吧。”

    陸母低聲道。

    “好,好……”歐太太連連點頭,而后沖著傭人喊:“都傻站著干嘛?還不趕緊斟茶?”

    傭人聽到這話,趕忙活動了起來。

    陸母仔細地跟歐太太說起了當年發生的事情,以及當她帶陸芍生活的艱苦。歐太太心疼的掉眼淚,“你這個傻瓜,自己帶著女兒過的那么辛苦,為什么不來找我呢?”

    “我曾經很多次都想過找你,但是我怕驚動了幕后黑手,給你帶來殺身之禍。”

    “那你也該給我打電話呀,害得我白白擔心。”

    陸母沉默了片刻,握住了歐太太的手,“我很慶幸,沒有真的打電話給你。”

    歐太太眼里露出困惑。

    陸母沒做隱瞞,直白的說:“我已經調查清楚,當年害死我們薄家上下的人是誰了。”

    “誰?我們報警抓他!”

    歐太太氣憤的說。

    “我不打算報警,阿阮。”

    “你怎么回事,害死你全家的人,你都不報警抓他嗎?你在想什么?”

    “因為這個人是你公公。”

    陸母的話,令歐太太瞬間愣住。

    “當年,你公公做了很多錯事,被我公公找到了證據。他打算報警,揭露這一切。引來了你公公的殺心。”陸母苦笑道,“僅僅是為了避免坐牢,他就害死了那么多人。后來,我們薄家倒臺,資產盡數被歐家吸收。阿阮,你難道不起疑心嗎?”

    歐老爺子做的很絕。

    一點退路都沒給薄家留下。

    斬草除根,也是怕薄家的人知道真相后,會來找他報仇。

    陸母耗費了那么多年,調查這件事都沒真相,是因為從沒有想過是歐家的人犯下的罪。

    所以,方向一致是錯誤的。

    直到在歐家看到害死薄家的兇手,以及被歐藍拘禁期間,她在歐藍身上,看到了他們薄家祖傳的物件。

    這才起了疑心。

    后續的調查,也不用做詳細解釋了。

    反正事情已經水落石出。

    沒什么好說的了。

    “怎么會……怎么會……”歐太太不敢相信。

    “我今天來告訴你,不是想向任何人復仇。咱們倆的情分,也不會因此受到半點影響。阿阮,你公公犯下的罪過,不該你來承擔。”陸母嘆了聲氣,道:“我已經放下了一切。現在打算離開這片傷心地,去找個清靜的地方,度過后半生。我唯一的女兒,麻煩你幫忙多多照顧。”

    “允兒在哪兒?”

    歐太太滿心的歉疚,明知道自己的公公,犯下了滔天大罪,可她沒法把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送進監獄。

    且,一旦公公做的事情曝光。

    整個歐家都會完蛋的。

    她不能看著歐家也被毀掉。

    “允兒,她就在A市。不過,她已經改了名字,現在叫陸芍。”

    陸母的話宛若晴天霹靂,正砸在了歐太太的天靈蓋上。

    陸芍……

    陸芍是薄允兒?

    歐太太傻傻的,不知道該怎么反應。

    老天是不是在跟她開玩笑?

    陸芍是薄允兒……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未來媳婦?

    “阿阮……”

    陸母嘴巴張張合合的,在說什么話。

    可歐太太一句也沒聽進去。

    此刻,她羞愧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好逃避自己做過的錯事。

    ……

    一切真相大白,陸母離開了歐家。而歐太太在羞愧中度過了三天后,親自去找陸芍道歉。她跪在地上,向陸芍懺悔以前自己以前做過的錯事。

    因為陸母不想讓女兒知道,關于薄家的一切。

    再三叮囑歐太太,別泄露這些。

    歐太太遵守諾言,沒告訴陸芍這些。

    是以,陸芍看著淚流滿面的歐太太,覺得莫名其妙。

    以前巴不得她死的人,怎么現在變的那么通情達理?

    讓人覺得怪怪的。

    可她也沒辦法。

    不想原諒歐太太,又無法忍受她自己跟前晃。

    便給歐藍打了電話。

    叫他把人借走。

    歐藍趕到醫院,看到母親,臉色格外的陰沉。

    歐太太看了看兒子,又瞅了瞅陸芍,內心苦的跟黃連似的。

    都怪她……

    弱不是當初自己再三阻撓,兒子跟陸芍在一起。

    眼下陸芍早就成了她兒媳婦了。

    自這天開始,歐太太加倍的對陸芍好。

    起初,陸芍被煩的沒法,整體打電話叫歐藍,把他媽媽帶回家。

    可后面,見歐太太沒有做幺蛾子,便由著她去了。

    ……

    言諾諾知道傅昭跟陸芍求了婚。

    慫恿陸芍答應。

    可陸芍苦惱自己的容貌,遲遲沒做出選擇。

    歐藍從母親異樣的行為中,看出了端倪。

    派人跟蹤了她,又調查了這段時間來,母親接觸的人和事。

    最后,順藤摸瓜,搞清楚了當初是怎么回事。

    他看著容顏被毀掉的陸芍。

    覺得自己欠她的,真是三生三世都還不清了。

    歐藍給陸湛擎打了一通電話,說:“哥,我想救一下陸芍。你幫我找之前的那位醫生,讓他安排做手術吧。”

    “你瘋了嗎?做那個手術,你會沒命的!”

    沒命?

    他們歐家欠薄家的何止一條人命?

    用自己這條命,換陸芍平安健康。

    值得。

    歐藍想辦法說服了陸湛擎。

    陸湛擎不答應也沒法子。

    哪怕不幫歐藍,他也會偷偷地去找醫生。

    萬般無奈之下,陸戰擎還是聯系了醫生。

    而后,他跟陸芍說。

    醫生想到了新辦法醫治她。

    陸芍非常的開心,跟言諾諾分享了這個好消息。

    言諾諾覺得奇怪,問陸戰擎到底是怎么回事。

    陸戰擎沉默了片刻,把實話告訴了她。

    他不想看著歐藍,為了救陸芍沒命。但也不希望陸芍沒做錯任何事,卻變成這樣。

    言諾諾要把真相告訴陸芍。

    作為陸芍的好姐妹,她比任何人都希望陸芍好。

    可代價如果是一條人命。

    不如不做。

    她知道,陸芍肯定也是這樣想的。

    言諾諾跟陸芍說了實話。

    陸芍聽了她的話,枯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找歐藍談了很久。

    最終,她也沒做這個手術。

    不過她答應了傅昭的求婚。

    言諾諾和陸戰擎見證了他們的求婚,而后四個人答應,一起舉辦婚禮。

    九月,秋高氣爽,兩對新人一起攜手,走進了裝扮華麗的教堂。

    在神父的面前,許下了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誓言。

    ~全文完~     陸母去了歐家,要求跟歐藍的母親見面。

    歐太太自從被歐藍奪權之后,變得很懶散,經常不肯出房間的們,更不會見客。聽他們說,有人要見自己,壓根不想出去。可當傭人拿出,陸母交給她的信物。

    她激動地站了起來,拔腿往外跑。

    最后,幾乎是沖到客廳里。

    看到陸母的那一刻,歐太太眼淚刷的流了下來。

    想要說話,但嘴巴蠕動了很久,都沒能說出半個字。

    “好久不見。”

    相較于歐太太的激動,陸母的表情則平靜很多。

    “你還活著……這么久……你都在哪里待著?”歐太太哽咽著問。

    她們倆從小一起長大,比親姐妹還要親后幾分。

    當年薄家滿門被滅。

    她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好姐妹。

    二十多年來,她追查兇手,想找回薄允兒,跟歐藍締結良緣。

    也是想給好姐妹一個交代。

    可她沒想到,自己的好姐妹竟然還活著!

    此刻,完好的站在她跟前。

    歐太太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夢。

    她怕醒來……

    怕再也看不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說來話長,我們坐下慢慢說吧。”

    陸母低聲道。

    “好,好……”歐太太連連點頭,而后沖著傭人喊:“都傻站著干嘛?還不趕緊斟茶?”

    傭人聽到這話,趕忙活動了起來。

    陸母仔細地跟歐太太說起了當年發生的事情,以及當她帶陸芍生活的艱苦。歐太太心疼的掉眼淚,“你這個傻瓜,自己帶著女兒過的那么辛苦,為什么不來找我呢?”

    “我曾經很多次都想過找你,但是我怕驚動了幕后黑手,給你帶來殺身之禍。”

    “那你也該給我打電話呀,害得我白白擔心。”

    陸母沉默了片刻,握住了歐太太的手,“我很慶幸,沒有真的打電話給你。”

    歐太太眼里露出困惑。

    陸母沒做隱瞞,直白的說:“我已經調查清楚,當年害死我們薄家上下的人是誰了。”

    “誰?我們報警抓他!”

    歐太太氣憤的說。

    “我不打算報警,阿阮。”

    “你怎么回事,害死你全家的人,你都不報警抓他嗎?你在想什么?”

    “因為這個人是你公公。”

    陸母的話,令歐太太瞬間愣住。

    “當年,你公公做了很多錯事,被我公公找到了證據。他打算報警,揭露這一切。引來了你公公的殺心。”陸母苦笑道,“僅僅是為了避免坐牢,他就害死了那么多人。后來,我們薄家倒臺,資產盡數被歐家吸收。阿阮,你難道不起疑心嗎?”

    歐老爺子做的很絕。

    一點退路都沒給薄家留下。

    斬草除根,也是怕薄家的人知道真相后,會來找他報仇。

    陸母耗費了那么多年,調查這件事都沒真相,是因為從沒有想過是歐家的人犯下的罪。

    所以,方向一致是錯誤的。

    直到在歐家看到害死薄家的兇手,以及被歐藍拘禁期間,她在歐藍身上,看到了他們薄家祖傳的物件。

    這才起了疑心。

    后續的調查,也不用做詳細解釋了。

    反正事情已經水落石出。

    沒什么好說的了。

    “怎么會……怎么會……”歐太太不敢相信。

    “我今天來告訴你,不是想向任何人復仇。咱們倆的情分,也不會因此受到半點影響。阿阮,你公公犯下的罪過,不該你來承擔。”陸母嘆了聲氣,道:“我已經放下了一切。現在打算離開這片傷心地,去找個清靜的地方,度過后半生。我唯一的女兒,麻煩你幫忙多多照顧。”

    “允兒在哪兒?”

    歐太太滿心的歉疚,明知道自己的公公,犯下了滔天大罪,可她沒法把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送進監獄。

    且,一旦公公做的事情曝光。

    整個歐家都會完蛋的。

    她不能看著歐家也被毀掉。

    “允兒,她就在A市。不過,她已經改了名字,現在叫陸芍。”

    陸母的話宛若晴天霹靂,正砸在了歐太太的天靈蓋上。

    陸芍……

    陸芍是薄允兒?

    歐太太傻傻的,不知道該怎么反應。

    老天是不是在跟她開玩笑?

    陸芍是薄允兒……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未來媳婦?

    “阿阮……”

    陸母嘴巴張張合合的,在說什么話。

    可歐太太一句也沒聽進去。

    此刻,她羞愧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好逃避自己做過的錯事。

    ……

    一切真相大白,陸母離開了歐家。而歐太太在羞愧中度過了三天后,親自去找陸芍道歉。她跪在地上,向陸芍懺悔以前自己以前做過的錯事。

    因為陸母不想讓女兒知道,關于薄家的一切。

    再三叮囑歐太太,別泄露這些。

    歐太太遵守諾言,沒告訴陸芍這些。

    是以,陸芍看著淚流滿面的歐太太,覺得莫名其妙。

    以前巴不得她死的人,怎么現在變的那么通情達理?

    讓人覺得怪怪的。

    可她也沒辦法。

    不想原諒歐太太,又無法忍受她自己跟前晃。

    便給歐藍打了電話。

    叫他把人借走。

    歐藍趕到醫院,看到母親,臉色格外的陰沉。

    歐太太看了看兒子,又瞅了瞅陸芍,內心苦的跟黃連似的。

    都怪她……

    弱不是當初自己再三阻撓,兒子跟陸芍在一起。

    眼下陸芍早就成了她兒媳婦了。

    自這天開始,歐太太加倍的對陸芍好。

    起初,陸芍被煩的沒法,整體打電話叫歐藍,把他媽媽帶回家。

    可后面,見歐太太沒有做幺蛾子,便由著她去了。

    ……

    言諾諾知道傅昭跟陸芍求了婚。

    慫恿陸芍答應。

    可陸芍苦惱自己的容貌,遲遲沒做出選擇。

    歐藍從母親異樣的行為中,看出了端倪。

    派人跟蹤了她,又調查了這段時間來,母親接觸的人和事。

    最后,順藤摸瓜,搞清楚了當初是怎么回事。

    他看著容顏被毀掉的陸芍。

    覺得自己欠她的,真是三生三世都還不清了。

    歐藍給陸湛擎打了一通電話,說:“哥,我想救一下陸芍。你幫我找之前的那位醫生,讓他安排做手術吧。”

    “你瘋了嗎?做那個手術,你會沒命的!”

    沒命?

    他們歐家欠薄家的何止一條人命?

    用自己這條命,換陸芍平安健康。

    值得。

    歐藍想辦法說服了陸湛擎。

    陸湛擎不答應也沒法子。

    哪怕不幫歐藍,他也會偷偷地去找醫生。

    萬般無奈之下,陸戰擎還是聯系了醫生。

    而后,他跟陸芍說。

    醫生想到了新辦法醫治她。

    陸芍非常的開心,跟言諾諾分享了這個好消息。

    言諾諾覺得奇怪,問陸戰擎到底是怎么回事。

    陸戰擎沉默了片刻,把實話告訴了她。

    他不想看著歐藍,為了救陸芍沒命。但也不希望陸芍沒做錯任何事,卻變成這樣。

    言諾諾要把真相告訴陸芍。

    作為陸芍的好姐妹,她比任何人都希望陸芍好。

    可代價如果是一條人命。

    不如不做。

    她知道,陸芍肯定也是這樣想的。

    言諾諾跟陸芍說了實話。

    陸芍聽了她的話,枯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找歐藍談了很久。

    最終,她也沒做這個手術。

    不過她答應了傅昭的求婚。

    言諾諾和陸戰擎見證了他們的求婚,而后四個人答應,一起舉辦婚禮。

    九月,秋高氣爽,兩對新人一起攜手,走進了裝扮華麗的教堂。

    在神父的面前,許下了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誓言。

    ~全文完~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