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總裁是個妻管嚴 > 第425章 他對你感興趣唄

第425章 他對你感興趣唄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總裁是個妻管嚴最新章節!

    “不好意思哦,我這個手機里沒諾諾的電話號碼。我把我自己的留給你,等回頭找到了她的電話號碼,我再發給你。你看怎樣?”

    “成,麻煩你了。”

    蘇瑾言答應的相當爽快。

    陸芍聽到,差點就蹦起來了!

    耶!

    她有蘇大男神的電話號碼了~

    等回頭,她一定要跟蘇男神,好好聯絡下感情!

    最好能順利的發展成朋友。

    這樣以后,自己就能跟蘇男神一起喝酒了!

    陸芍強忍著心頭的激動,做出矜持的模樣,報上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蘇瑾言迅速的記在手機上,而后撥打了下電話。

    陸芍的手機響了幾聲。

    蘇瑾言搖了搖手里的手機,說:“回頭聯系。”

    “好~”

    陸芍拼命地瞪大眼睛。

    生怕自己眨巴一下,就少看男神一眼。

    等蘇瑾言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

    她這才回味過來,這其中不對勁的地方。

    要說蘇瑾言對諾諾感興趣,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各花入個眼。

    他們看諾諾長得不算特別特別漂亮吧。

    但在男人們眼中。

    諾諾這種卻很獨特。

    陸湛擎不就是被諾諾吸引了嗎。

    再來一個蘇男神,也不是沒可能。

    陸芍覺得唯一奇怪的地方是,諾諾剛才看到蘇瑾言,撒丫子就跑。

    跟老鼠見到貓似的。

    這擺明了是跟蘇瑾言認識,而且她很怕看到他。

    哼!

    諾諾這個壞丫頭,明知道她最心水蘇男神了。

    跟蘇男神認識,竟然不告訴她!

    實在太過分啦!

    陸芍給言諾諾打電話,詢問她在哪里。

    言諾諾躲在一棵大樹后面,問:“蘇瑾言那個瘋子,應該走了吧。”

    瘋子?

    陸芍不可思議道,“你竟然說我男神是瘋子?!”

    “……”

    言諾諾尷尬的頓了三秒,解釋道:“他的確比較像瘋子呀。嘴賤又毒,而且我跟他無緣無故的,干嘛總來捉弄我。”

    “……”

    這下輪到陸芍無語了。

    自家姐妹的智商有點低呀。

    男人怎么會無緣無故的逗一個女孩子。

    他只會對自己喜歡的人,才會花費精力。

    尤其是蘇瑾言這種全民男神級別的!

    無數女孩子前仆后繼的只為見他一面,他早就習慣了女生主動。如果不是對諾諾有特別的好感,怎么可能會浪費時間在她身上?

    陸芍心里很清楚這點。

    但她沒跟言諾諾說明白。

    一來,她還想借著諾諾,跟蘇男神要簽名呢!

    二來,諾諾對感情這方面一向大條,已經跟陸湛擎結婚了,她就不會再想著別的男人。告訴她,只會增添她的煩惱,而不會幫助她。

    反正諾諾對蘇瑾言也沒意思。

    那就以平常心對待唄。

    混熟了,說不定能做朋友呢。

    她家蘇瑾言,也不是小氣的人嘛。

    “你現在在哪兒,我去找你。”

    陸芍憋了半天,問了句。

    言諾諾報上了自己所在位置。

    “等著我,我很快就到。”

    掛斷了電話,陸芍馬上飛奔到了言諾諾所在的地方,跟她嘀咕、科普蘇瑾言的事。

    言諾諾認真的聽。

    而就在他們不遠的地方,一輛北京現代車里,走下來了五六個人。他們身上文著黑色的印記,四下在學校里散開,像是在找什么人。

    ……

    多虧了陸芍的科普,言諾諾知道蘇瑾言是什么人。

    不過,這也堅定了她躲避他的念頭。

    這人實在太兩面派了。

    當著粉絲的面,表現的那么親和、無害。

    私底下卻那么神經質。

    萬一腦子有坑,想要殺人怎么辦?

    這年頭,精神病人殺人可是不犯法的。

    原本學校里要舉行校慶,給學生們放了假。

    言諾諾干脆借著這個機會,躲回了家里。

    陸湛擎看她不愿意出門,知道跟蘇瑾言可能有關系,旁敲側擊道:“你在學校里碰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可以跟我說的。我來出面幫你解決。”

    “沒事……”

    言諾諾不想讓他,為自己擔心太多。

    筱雅和溫衡的婚禮沒剩幾天了,現在整個陸家都沉浸在喜慶的日子里。

    若是再出什么問題。

    筱雅肯定要撕吃了她。

    言諾諾不肯跟陸湛擎透露。

    陸湛擎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也尊重了她的選擇。

    連著躲了五天,都沒見到蘇瑾言。

    言諾諾覺得他可能已經忘記了自己這號人物。

    而陸家老宅那邊,陸筱雅和溫衡的婚禮,也進入了倒計時。

    陸筱雅即將要做新娘了,每天都很開心,也沒空找她麻煩。

    言諾諾別提有多開心了。

    ……

    婚禮這天——

    陸老太太和陸太太一再的打電話,叫他們早點回老宅那邊。其實,她們更想讓這小兩口搬回老宅住幾天。

    可誰讓陸筱雅看到言諾諾就跟老鷹看到母雞一樣,非要斗的你死我活。

    為了家宅安寧。

    也不敢叫他們回家了。

    但筱雅終究是陸湛擎的親妹妹。

    作為哥哥,不早點出席妹妹的婚禮,怕是要被外界說他們兄妹倆感情不和。

    任何負面新聞,都是陸家人不愿意看到的。

    是以,他們還是再三催促了陸湛擎他們。

    言諾諾前天有場小考試,熬夜復習了一番。

    雖說昨天休息了一整天,但腦袋還是暈沉沉的。坐在車里,倚靠著陸湛擎的肩膀,睡了一路。

    車子開到陸家老宅里。

    她才迷迷糊糊的醒過來,嘟囔道:“已經到了嗎?”

    看她要打開車門下去。

    陸湛擎掏出小鏡子,說:“你確定要這樣下去嗎?”

    她剛睡醒,頭發有點亂,眼角還有眼屎……

    也只有陸湛擎不嫌棄她了。

    若是真這幅尊榮出去。

    怕是以后整個A市的上流人士,都要嘲笑她,沒有規矩了。

    這么正式的場合,還以那么邋遢的形象出現。

    要么是不在乎陸筱雅這個小姑子,要么是本人不咋地。

    無論前者還是后者的傳聞,言諾諾都不想聽到。

    簡單收拾了下,讓自己變得干凈整潔。

    言諾諾彎了彎唇角,看向陸湛擎問:“現在可以了嗎?”

    “可以,我老婆是這世上最好看的。”

    “貧嘴。”

    言諾諾嗔了他一眼,隨即下了車。

    陸湛擎跟她一起下去。

    夫妻兩人都是俊男美女,格外的登對,羨煞旁人。

    已經到來的賓客,看到這一幕,都紛紛感慨這陸家的基因好。

    將來這小夫妻倆生下來的孩子,不知道有多漂亮呢。     “不好意思哦,我這個手機里沒諾諾的電話號碼。我把我自己的留給你,等回頭找到了她的電話號碼,我再發給你。你看怎樣?”

    “成,麻煩你了。”

    蘇瑾言答應的相當爽快。

    陸芍聽到,差點就蹦起來了!

    耶!

    她有蘇大男神的電話號碼了~

    等回頭,她一定要跟蘇男神,好好聯絡下感情!

    最好能順利的發展成朋友。

    這樣以后,自己就能跟蘇男神一起喝酒了!

    陸芍強忍著心頭的激動,做出矜持的模樣,報上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蘇瑾言迅速的記在手機上,而后撥打了下電話。

    陸芍的手機響了幾聲。

    蘇瑾言搖了搖手里的手機,說:“回頭聯系。”

    “好~”

    陸芍拼命地瞪大眼睛。

    生怕自己眨巴一下,就少看男神一眼。

    等蘇瑾言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

    她這才回味過來,這其中不對勁的地方。

    要說蘇瑾言對諾諾感興趣,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各花入個眼。

    他們看諾諾長得不算特別特別漂亮吧。

    但在男人們眼中。

    諾諾這種卻很獨特。

    陸湛擎不就是被諾諾吸引了嗎。

    再來一個蘇男神,也不是沒可能。

    陸芍覺得唯一奇怪的地方是,諾諾剛才看到蘇瑾言,撒丫子就跑。

    跟老鼠見到貓似的。

    這擺明了是跟蘇瑾言認識,而且她很怕看到他。

    哼!

    諾諾這個壞丫頭,明知道她最心水蘇男神了。

    跟蘇男神認識,竟然不告訴她!

    實在太過分啦!

    陸芍給言諾諾打電話,詢問她在哪里。

    言諾諾躲在一棵大樹后面,問:“蘇瑾言那個瘋子,應該走了吧。”

    瘋子?

    陸芍不可思議道,“你竟然說我男神是瘋子?!”

    “……”

    言諾諾尷尬的頓了三秒,解釋道:“他的確比較像瘋子呀。嘴賤又毒,而且我跟他無緣無故的,干嘛總來捉弄我。”

    “……”

    這下輪到陸芍無語了。

    自家姐妹的智商有點低呀。

    男人怎么會無緣無故的逗一個女孩子。

    他只會對自己喜歡的人,才會花費精力。

    尤其是蘇瑾言這種全民男神級別的!

    無數女孩子前仆后繼的只為見他一面,他早就習慣了女生主動。如果不是對諾諾有特別的好感,怎么可能會浪費時間在她身上?

    陸芍心里很清楚這點。

    但她沒跟言諾諾說明白。

    一來,她還想借著諾諾,跟蘇男神要簽名呢!

    二來,諾諾對感情這方面一向大條,已經跟陸湛擎結婚了,她就不會再想著別的男人。告訴她,只會增添她的煩惱,而不會幫助她。

    反正諾諾對蘇瑾言也沒意思。

    那就以平常心對待唄。

    混熟了,說不定能做朋友呢。

    她家蘇瑾言,也不是小氣的人嘛。

    “你現在在哪兒,我去找你。”

    陸芍憋了半天,問了句。

    言諾諾報上了自己所在位置。

    “等著我,我很快就到。”

    掛斷了電話,陸芍馬上飛奔到了言諾諾所在的地方,跟她嘀咕、科普蘇瑾言的事。

    言諾諾認真的聽。

    而就在他們不遠的地方,一輛北京現代車里,走下來了五六個人。他們身上文著黑色的印記,四下在學校里散開,像是在找什么人。

    ……

    多虧了陸芍的科普,言諾諾知道蘇瑾言是什么人。

    不過,這也堅定了她躲避他的念頭。

    這人實在太兩面派了。

    當著粉絲的面,表現的那么親和、無害。

    私底下卻那么神經質。

    萬一腦子有坑,想要殺人怎么辦?

    這年頭,精神病人殺人可是不犯法的。

    原本學校里要舉行校慶,給學生們放了假。

    言諾諾干脆借著這個機會,躲回了家里。

    陸湛擎看她不愿意出門,知道跟蘇瑾言可能有關系,旁敲側擊道:“你在學校里碰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可以跟我說的。我來出面幫你解決。”

    “沒事……”

    言諾諾不想讓他,為自己擔心太多。

    筱雅和溫衡的婚禮沒剩幾天了,現在整個陸家都沉浸在喜慶的日子里。

    若是再出什么問題。

    筱雅肯定要撕吃了她。

    言諾諾不肯跟陸湛擎透露。

    陸湛擎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也尊重了她的選擇。

    連著躲了五天,都沒見到蘇瑾言。

    言諾諾覺得他可能已經忘記了自己這號人物。

    而陸家老宅那邊,陸筱雅和溫衡的婚禮,也進入了倒計時。

    陸筱雅即將要做新娘了,每天都很開心,也沒空找她麻煩。

    言諾諾別提有多開心了。

    ……

    婚禮這天——

    陸老太太和陸太太一再的打電話,叫他們早點回老宅那邊。其實,她們更想讓這小兩口搬回老宅住幾天。

    可誰讓陸筱雅看到言諾諾就跟老鷹看到母雞一樣,非要斗的你死我活。

    為了家宅安寧。

    也不敢叫他們回家了。

    但筱雅終究是陸湛擎的親妹妹。

    作為哥哥,不早點出席妹妹的婚禮,怕是要被外界說他們兄妹倆感情不和。

    任何負面新聞,都是陸家人不愿意看到的。

    是以,他們還是再三催促了陸湛擎他們。

    言諾諾前天有場小考試,熬夜復習了一番。

    雖說昨天休息了一整天,但腦袋還是暈沉沉的。坐在車里,倚靠著陸湛擎的肩膀,睡了一路。

    車子開到陸家老宅里。

    她才迷迷糊糊的醒過來,嘟囔道:“已經到了嗎?”

    看她要打開車門下去。

    陸湛擎掏出小鏡子,說:“你確定要這樣下去嗎?”

    她剛睡醒,頭發有點亂,眼角還有眼屎……

    也只有陸湛擎不嫌棄她了。

    若是真這幅尊榮出去。

    怕是以后整個A市的上流人士,都要嘲笑她,沒有規矩了。

    這么正式的場合,還以那么邋遢的形象出現。

    要么是不在乎陸筱雅這個小姑子,要么是本人不咋地。

    無論前者還是后者的傳聞,言諾諾都不想聽到。

    簡單收拾了下,讓自己變得干凈整潔。

    言諾諾彎了彎唇角,看向陸湛擎問:“現在可以了嗎?”

    “可以,我老婆是這世上最好看的。”

    “貧嘴。”

    言諾諾嗔了他一眼,隨即下了車。

    陸湛擎跟她一起下去。

    夫妻兩人都是俊男美女,格外的登對,羨煞旁人。

    已經到來的賓客,看到這一幕,都紛紛感慨這陸家的基因好。

    將來這小夫妻倆生下來的孩子,不知道有多漂亮呢。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