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390章 新進展

第390章 新進展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被林宇繁這樣一提醒,洛琪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她轉身越過林宇繁出了門,要把自己說出去的謊話給圓回來。

    林宇繁戳在那里看著如疾風一樣跑出去的洛琪,愣在那里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簡悅看到他這反映,也就不奇怪為什么洛琪一直沒有接受他的理由了,“林少爺,你怎么還愣在那里,還不陪著洛琪一起去看看她買的東西重不重,需不需要人幫忙?”

    “啊,啊,我這就去,這就去……”林宇繁推開門追了出去。

    “哎呦我的媽,男人怎么都是這么木頭人一樣的,真是要被氣死了!”簡悅身體完全放松的向后倒在沙發里。

    “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和林少比那簡直就是天才了,當然……如果和葉少比那還是差了很多的……”尚程不遺余力的夸贊葉辛揚,同時也把林宇繁給貶低。

    “要我說,林少這樣的男人真是難得,這追求洛琪也很多年了吧,一般男人早就放棄了,可是你們看他,還在堅持,出了木點兒,其他還好吧!”簡悅根據自己看到的分析道。

    “你才認識他多久就這么夸他,難道我追求你的時候不辛苦嗎?你難道我對你就不好嗎?難道我就沒有堅持嗎?你這樣說很傷我的心你知道嗎?”尚程有些受傷的小眼神看著簡悅。

    “你們在我面親撒狗糧是要找屎嗎?想膩歪回房間里膩歪去,別在這里礙我眼!”葉辛揚現在還沒有把唐曉妍給找回來,所以也不讓別人甜蜜蜜。

    ……

    林宇繁追出來好久才趕上洛琪。

    “這么晚了,我陪你一起去。”林宇繁說道。

    “不用了,我買的東西,你跟著去不方便……”洛琪不想讓林宇繁跟著她。

    “便利店的東西都是大眾消費的東西,哪里有什么方便不方便一說。”林宇繁笑著繼續說。

    “我要買的是女性用品,你也要跟著嗎?”洛琪突然停下里,轉頭瞪著林宇繁。

    林宇繁一聽到“女性用品”就知道洛琪說的是什么,他的臉上笑的有些不自然,“我……我主要是擔心你一個人大晚上的,不安全……”

    “這里是高檔別墅區能有多不安全?你回去吧,不用跟過來了……”洛琪說完快不朝著便利店跑去。

    被甩在身后的林宇繁看著她如小兔子一樣的跑開,笑著想著,下午的他和女同學在西餐廳的時候,他竟然還錯覺的感覺窗外的位置洛琪就站在那里,真是荒唐。

    洛琪提著黑色的方便袋從便利店走出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便利店門口的林宇繁。

    “你怎么還沒有回去?不是讓你回去了嘛!”洛琪看著對面的林宇繁。

    “都說了不放心不放心,你怎么就是沒有聽進去呢?”林宇繁也學著洛琪的語氣說道。

    洛琪不在說話,慢慢的朝著別墅的方向走回去,林宇繁就那樣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兩個人一前一后安靜的往回走。

    “我們分開以后,你都去了哪里?”洛琪先開口說道。

    “漫無目的的四處轉轉……”

    “榮昌很大嗎?需要從早到晚這么長的時間?”洛琪眼珠轉動又問道。

    “啊~遇到了朋友就聊了一陣……”

    “這里也有認識的人?是干什么的?”洛琪慢慢放慢腳步等著林宇繁跟上來。

    “是在政府工作的秘書,原來上學的時候是個很安靜的女生,幾年不間現在很健談……”林宇繁說到那個同學,就想起來下午他們說的天南海北她都知道。

    “是個女生?聽你這么一說你們好想很談得來的樣子……”洛琪的表情有些特別,內心很矛盾,想知道他們都說了什么,又不想知道他們都干了什么。

    “同學一場沒有什么談不談的來一說,不過是她先認出來我的,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認出來是她,現在也比上學那會兒會打扮自己了……”男人在看女人的時候,首先記在心里的一定是這個女人的樣貌。

    “啊~是美女啊,她有男朋友嗎……”洛琪想起來坐在西餐廳里女人側臉,看著是挺有氣質的。

    說到這里林宇繁才發現他們的話題一直在圍繞著他下午所發生的事情,而且他仔細回想一下剛才洛琪問的那些問題,語氣里的態度分明有幾分醋意。

    想到這里,林宇繁偷眼看了洛琪一眼,“她現在還是單身,你想想在政府上班的人接觸的人的層次都不一樣,一般的男人怎么可能入的了她的眼……”

    “你們這么多年都沒有聯系,她還能一眼就認出你,是不是在學校的時候就對你一直心存愛慕啊?”洛琪自己沒有發覺她現在說出的話有些酸酸的。

    “這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畢竟我也算是儀表堂堂,吸引女生的注意好像就變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林宇繁還挺欣賞此刻洛琪泛酸的樣子。

    想一想,平日里都是他在吃洛琪和葉辛揚的醋,這次沒想到來了榮昌還能體驗一回被洛琪吃醋的感覺,好像還不錯。

    原本已經和林宇繁并肩前行的洛琪聽到他的話,心里就有一股火在竄,她快不的向前走,想要甩開林宇繁。

    可是沒走兩步就走不動了,她轉頭瞪著林宇繁,“你干嘛拉著我的手,放開!”

    “吃醋啦?!”林宇繁笑容越發燦爛。

    “神經病,你放手啦!”洛琪才不會承認林宇繁說的話。

    “不放,既然已經拉住了,就不想放開了,想要牽著一輩子。”林宇繁笑著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

    “你笑什么笑?又沒有人在跟你比牙,閉嘴,放手,不然我就要動粗了!”洛琪甩了幾次手都沒有甩開林宇繁。

    “我現在需要自我檢討一下,之前是不是對你都太過紳士了,所以讓你完全沒有把我當成一個男人,忽視了我是一名男性的基本信息。”林宇繁停了一停,“現在我要告訴你,我是一個男人,一個喜歡你追求你,想要和你走進婚姻殿堂的男人!”

    林宇繁說著一個用力,把洛琪拉到面前,然后用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同時也落下了他柔軟的唇。     被林宇繁這樣一提醒,洛琪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她轉身越過林宇繁出了門,要把自己說出去的謊話給圓回來。

    林宇繁戳在那里看著如疾風一樣跑出去的洛琪,愣在那里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簡悅看到他這反映,也就不奇怪為什么洛琪一直沒有接受他的理由了,“林少爺,你怎么還愣在那里,還不陪著洛琪一起去看看她買的東西重不重,需不需要人幫忙?”

    “啊,啊,我這就去,這就去……”林宇繁推開門追了出去。

    “哎呦我的媽,男人怎么都是這么木頭人一樣的,真是要被氣死了!”簡悅身體完全放松的向后倒在沙發里。

    “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和林少比那簡直就是天才了,當然……如果和葉少比那還是差了很多的……”尚程不遺余力的夸贊葉辛揚,同時也把林宇繁給貶低。

    “要我說,林少這樣的男人真是難得,這追求洛琪也很多年了吧,一般男人早就放棄了,可是你們看他,還在堅持,出了木點兒,其他還好吧!”簡悅根據自己看到的分析道。

    “你才認識他多久就這么夸他,難道我追求你的時候不辛苦嗎?你難道我對你就不好嗎?難道我就沒有堅持嗎?你這樣說很傷我的心你知道嗎?”尚程有些受傷的小眼神看著簡悅。

    “你們在我面親撒狗糧是要找屎嗎?想膩歪回房間里膩歪去,別在這里礙我眼!”葉辛揚現在還沒有把唐曉妍給找回來,所以也不讓別人甜蜜蜜。

    ……

    林宇繁追出來好久才趕上洛琪。

    “這么晚了,我陪你一起去。”林宇繁說道。

    “不用了,我買的東西,你跟著去不方便……”洛琪不想讓林宇繁跟著她。

    “便利店的東西都是大眾消費的東西,哪里有什么方便不方便一說。”林宇繁笑著繼續說。

    “我要買的是女性用品,你也要跟著嗎?”洛琪突然停下里,轉頭瞪著林宇繁。

    林宇繁一聽到“女性用品”就知道洛琪說的是什么,他的臉上笑的有些不自然,“我……我主要是擔心你一個人大晚上的,不安全……”

    “這里是高檔別墅區能有多不安全?你回去吧,不用跟過來了……”洛琪說完快不朝著便利店跑去。

    被甩在身后的林宇繁看著她如小兔子一樣的跑開,笑著想著,下午的他和女同學在西餐廳的時候,他竟然還錯覺的感覺窗外的位置洛琪就站在那里,真是荒唐。

    洛琪提著黑色的方便袋從便利店走出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便利店門口的林宇繁。

    “你怎么還沒有回去?不是讓你回去了嘛!”洛琪看著對面的林宇繁。

    “都說了不放心不放心,你怎么就是沒有聽進去呢?”林宇繁也學著洛琪的語氣說道。

    洛琪不在說話,慢慢的朝著別墅的方向走回去,林宇繁就那樣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兩個人一前一后安靜的往回走。

    “我們分開以后,你都去了哪里?”洛琪先開口說道。

    “漫無目的的四處轉轉……”

    “榮昌很大嗎?需要從早到晚這么長的時間?”洛琪眼珠轉動又問道。

    “啊~遇到了朋友就聊了一陣……”

    “這里也有認識的人?是干什么的?”洛琪慢慢放慢腳步等著林宇繁跟上來。

    “是在政府工作的秘書,原來上學的時候是個很安靜的女生,幾年不間現在很健談……”林宇繁說到那個同學,就想起來下午他們說的天南海北她都知道。

    “是個女生?聽你這么一說你們好想很談得來的樣子……”洛琪的表情有些特別,內心很矛盾,想知道他們都說了什么,又不想知道他們都干了什么。

    “同學一場沒有什么談不談的來一說,不過是她先認出來我的,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認出來是她,現在也比上學那會兒會打扮自己了……”男人在看女人的時候,首先記在心里的一定是這個女人的樣貌。

    “啊~是美女啊,她有男朋友嗎……”洛琪想起來坐在西餐廳里女人側臉,看著是挺有氣質的。

    說到這里林宇繁才發現他們的話題一直在圍繞著他下午所發生的事情,而且他仔細回想一下剛才洛琪問的那些問題,語氣里的態度分明有幾分醋意。

    想到這里,林宇繁偷眼看了洛琪一眼,“她現在還是單身,你想想在政府上班的人接觸的人的層次都不一樣,一般的男人怎么可能入的了她的眼……”

    “你們這么多年都沒有聯系,她還能一眼就認出你,是不是在學校的時候就對你一直心存愛慕啊?”洛琪自己沒有發覺她現在說出的話有些酸酸的。

    “這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畢竟我也算是儀表堂堂,吸引女生的注意好像就變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林宇繁還挺欣賞此刻洛琪泛酸的樣子。

    想一想,平日里都是他在吃洛琪和葉辛揚的醋,這次沒想到來了榮昌還能體驗一回被洛琪吃醋的感覺,好像還不錯。

    原本已經和林宇繁并肩前行的洛琪聽到他的話,心里就有一股火在竄,她快不的向前走,想要甩開林宇繁。

    可是沒走兩步就走不動了,她轉頭瞪著林宇繁,“你干嘛拉著我的手,放開!”

    “吃醋啦?!”林宇繁笑容越發燦爛。

    “神經病,你放手啦!”洛琪才不會承認林宇繁說的話。

    “不放,既然已經拉住了,就不想放開了,想要牽著一輩子。”林宇繁笑著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

    “你笑什么笑?又沒有人在跟你比牙,閉嘴,放手,不然我就要動粗了!”洛琪甩了幾次手都沒有甩開林宇繁。

    “我現在需要自我檢討一下,之前是不是對你都太過紳士了,所以讓你完全沒有把我當成一個男人,忽視了我是一名男性的基本信息。”林宇繁停了一停,“現在我要告訴你,我是一個男人,一個喜歡你追求你,想要和你走進婚姻殿堂的男人!”

    林宇繁說著一個用力,把洛琪拉到面前,然后用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同時也落下了他柔軟的唇。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