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361章 美女醫生

第361章 美女醫生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這里面怎么還有尚程的事情?”唐曉妍聽了簡悅的話不由得皺眉,“難道是他把你打成這個樣子的?”

    “不是,妍姐你別猜了,我這幾天不舒服,請幾天假……”簡悅不能唐曉妍說完就轉身提著背包離開了設計部,臨走的時候不忘拿上她的墨鏡。

    其實梁鐘漢對待簡悅可以說是冰火兩重天的態度,好的時候可以把簡悅捧上天,壞的時候那就是直接把簡悅推到地獄。從前梁鐘漢來豫城的時候也會發泄,但是他都會掌握分寸,不會把傷口留在明顯的位置,但是昨天,他失控了,像個被激怒的獅子,對待簡悅的時候可以說是拳腳相加,所以才會有了簡悅身上那么多明顯的傷痕。

    和簡悅認識這么久,這是唐曉妍第一次見到如此落魄的她。唐曉妍覺得簡悅的問題很大,于是直接給葉辛揚撥通一個電話……

    葉辛揚聽到唐曉妍的述說,眼皮很自然的看了一眼尚程后又落在別處,“好,我知道了,我會找到葉太太想知道的答案,放心吧……”

    掛了電話,葉辛揚看著尚程出神。剛才唐曉妍在電話里說了簡悅被人打了,但是她怎么追問簡悅都不說出真相,而且還囑咐唐曉妍不要讓尚程知道。這樣的結果很顯然是簡悅不希望尚程擔心她,那么簡悅到底經歷的什么就是他需要給唐曉妍呈現的真相。

    尚程被葉辛揚看得不自在,因為葉辛揚從來沒有這樣看過他,搞得尚程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情。

    “葉少,我有哪里做得不好嗎?”

    “嗯?沒有,我在想事情,你剛才說到了哪里?繼續……”既然唐曉妍已經千叮嚀萬囑咐不能讓尚程知道,那么他只能勞煩兄弟出面調查一下簡悅的情況啦。

    厚德醫院。

    坐在辦公室里的宋庭深正在低頭看著手里的簡歷,他看得很認真,每一頁都不放過,辦公室里只能聽到他翻動資料的“沙沙”聲。

    坐在他對面的人,很隨意的靠在座椅里,抱著肩膀睨著宋庭深。

    這個男人還是和當年他們遇見的時候一樣帥氣,雖然年紀長了一些,但是她覺得這樣的男人才更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宋庭深把手里的簡歷合上,然后抬頭看著他對面的女人,“你還做過私人醫生?”

    “宋少覺得有什么不妥嗎?”喬美惠不以為意的反問。

    “做私家醫生要比我這里的工作清閑,為什么還要選擇厚德醫院來上班,這個怎么想都覺得難以理。”宋庭深放下手里的簡歷,抬起一只手放在下巴處,像在認真的思索原因。

    “對,就是因為太清閑了,所以想體驗一下朝九晚五的生活。這個回答滿意嗎?”喬美惠看了一眼被宋庭深放在桌子上的簡歷,抬起眼皮和宋庭深毫不避諱的對視。

    以宋庭深的身份,要說美女也可以說是看過不少,其中不乏有對他一見傾心的人,但是看他的時候都是躲躲藏藏。現在坐在他對面的女人就那樣大剌剌的直視他,竟然讓他有種想要避開的感覺。

    “喬小姐的回答我很滿意,作為老板喜歡勤奮和突破自己的員工。厚德歡迎你的加入。”宋庭深站起身向喬美惠伸出一只手。

    坐在那里的喬美惠,看著宋庭深伸過來的手,依舊抱著肩膀坐在那里,沒有想要和他握手的意思。

    “客套話就不用說了,我什么時候可以開始上班?”喬美惠慢悠悠的站起來,拿起自己的背包背在身上,就任由宋庭深的手涼在那里。

    這樣無理的人宋庭深見到的不多,“喬小姐,我認為你這樣得罪你的老板不是一件好事!”宋庭深把手收回來放在了白色大褂里。

    “我認為如果宋少是一個容易記仇的男人,那才是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喬美惠四兩撥千斤的把話推了回去。

    “呵呵……你這么做該不會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使用的手段吧!”

    “哈~沒想到被宋少發現了,雖然被你這樣當面揭穿說的有些尷尬,但是我沒有打算就此離開的想法,只希望我們以后相處可以愉快。”喬美惠說完轉身離開。

    看著被關上的門,宋庭深覺得這個叫做喬美惠的女人還挺有意思。一般人被宋庭深剛才那樣的問題問到的時候,一定是很慌張的搖頭否認,可是剛才那個女人她竟然毫不隱晦的承認了。

    口袋里的手機在震動。宋庭深拿出來一看,竟然是葉辛揚打過來的。

    “喂……不忙嗎?竟然有時間給我電話……”宋庭深接起電話走到飲水機旁給自己接了一杯水。

    在唐曉妍沒有出現在葉辛揚的生活中的時候,有事情的時候葉辛揚最先找的人都是宋庭深,但是自從發現唐曉妍在對待宋庭深的態度和對他的不一樣的時候以后,葉辛揚和宋庭深之間的聯系就少了很多。

    “有事情想要你幫忙……”葉辛揚言簡意駭的說。

    “好,說吧,什么事情?”宋庭深也沒有多余的廢話,直奔主題。

    ……

    尚程已經有兩天沒有看到簡悅,他很擔心她。

    因為關于那天簡悅穿著怪異的事情,尚程已經聽說了。他想去看她,但是他要以什么身份過去呢。那天梁鐘漢的飯局就是想要他和簡悅難堪,結果雖然他沒有難堪,但是簡悅卻受到了別樣對待……

    尚程回想和簡悅接觸以后的每一個細節,并沒有發現她有什么特別的背景,他就一直想不明白,簡悅一個參加工作不久的新人,和梁鐘漢又分別在兩個地方,他們是怎么有所交集的是他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尚助理,尚助理……”來給葉辛揚送文件的員工看到尚程在發呆叫了他幾聲。

    “啊?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把送過來的文件放在這里就行,一會兒我會把這些東西送進去,你回去吧!”尚程說道。

    來人放下文件以后離開,尚程又獨自陷入沉思中……

    只要一想到簡悅所遭受的對待,尚程的心里就難受得要命。雖然辛峰暫時還沒有和恒城的梁家有所牽連,但是關于恒城梁家的事情尚程也聽說過不少。     “這里面怎么還有尚程的事情?”唐曉妍聽了簡悅的話不由得皺眉,“難道是他把你打成這個樣子的?”

    “不是,妍姐你別猜了,我這幾天不舒服,請幾天假……”簡悅不能唐曉妍說完就轉身提著背包離開了設計部,臨走的時候不忘拿上她的墨鏡。

    其實梁鐘漢對待簡悅可以說是冰火兩重天的態度,好的時候可以把簡悅捧上天,壞的時候那就是直接把簡悅推到地獄。從前梁鐘漢來豫城的時候也會發泄,但是他都會掌握分寸,不會把傷口留在明顯的位置,但是昨天,他失控了,像個被激怒的獅子,對待簡悅的時候可以說是拳腳相加,所以才會有了簡悅身上那么多明顯的傷痕。

    和簡悅認識這么久,這是唐曉妍第一次見到如此落魄的她。唐曉妍覺得簡悅的問題很大,于是直接給葉辛揚撥通一個電話……

    葉辛揚聽到唐曉妍的述說,眼皮很自然的看了一眼尚程后又落在別處,“好,我知道了,我會找到葉太太想知道的答案,放心吧……”

    掛了電話,葉辛揚看著尚程出神。剛才唐曉妍在電話里說了簡悅被人打了,但是她怎么追問簡悅都不說出真相,而且還囑咐唐曉妍不要讓尚程知道。這樣的結果很顯然是簡悅不希望尚程擔心她,那么簡悅到底經歷的什么就是他需要給唐曉妍呈現的真相。

    尚程被葉辛揚看得不自在,因為葉辛揚從來沒有這樣看過他,搞得尚程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情。

    “葉少,我有哪里做得不好嗎?”

    “嗯?沒有,我在想事情,你剛才說到了哪里?繼續……”既然唐曉妍已經千叮嚀萬囑咐不能讓尚程知道,那么他只能勞煩兄弟出面調查一下簡悅的情況啦。

    厚德醫院。

    坐在辦公室里的宋庭深正在低頭看著手里的簡歷,他看得很認真,每一頁都不放過,辦公室里只能聽到他翻動資料的“沙沙”聲。

    坐在他對面的人,很隨意的靠在座椅里,抱著肩膀睨著宋庭深。

    這個男人還是和當年他們遇見的時候一樣帥氣,雖然年紀長了一些,但是她覺得這樣的男人才更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宋庭深把手里的簡歷合上,然后抬頭看著他對面的女人,“你還做過私人醫生?”

    “宋少覺得有什么不妥嗎?”喬美惠不以為意的反問。

    “做私家醫生要比我這里的工作清閑,為什么還要選擇厚德醫院來上班,這個怎么想都覺得難以理。”宋庭深放下手里的簡歷,抬起一只手放在下巴處,像在認真的思索原因。

    “對,就是因為太清閑了,所以想體驗一下朝九晚五的生活。這個回答滿意嗎?”喬美惠看了一眼被宋庭深放在桌子上的簡歷,抬起眼皮和宋庭深毫不避諱的對視。

    以宋庭深的身份,要說美女也可以說是看過不少,其中不乏有對他一見傾心的人,但是看他的時候都是躲躲藏藏。現在坐在他對面的女人就那樣大剌剌的直視他,竟然讓他有種想要避開的感覺。

    “喬小姐的回答我很滿意,作為老板喜歡勤奮和突破自己的員工。厚德歡迎你的加入。”宋庭深站起身向喬美惠伸出一只手。

    坐在那里的喬美惠,看著宋庭深伸過來的手,依舊抱著肩膀坐在那里,沒有想要和他握手的意思。

    “客套話就不用說了,我什么時候可以開始上班?”喬美惠慢悠悠的站起來,拿起自己的背包背在身上,就任由宋庭深的手涼在那里。

    這樣無理的人宋庭深見到的不多,“喬小姐,我認為你這樣得罪你的老板不是一件好事!”宋庭深把手收回來放在了白色大褂里。

    “我認為如果宋少是一個容易記仇的男人,那才是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喬美惠四兩撥千斤的把話推了回去。

    “呵呵……你這么做該不會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使用的手段吧!”

    “哈~沒想到被宋少發現了,雖然被你這樣當面揭穿說的有些尷尬,但是我沒有打算就此離開的想法,只希望我們以后相處可以愉快。”喬美惠說完轉身離開。

    看著被關上的門,宋庭深覺得這個叫做喬美惠的女人還挺有意思。一般人被宋庭深剛才那樣的問題問到的時候,一定是很慌張的搖頭否認,可是剛才那個女人她竟然毫不隱晦的承認了。

    口袋里的手機在震動。宋庭深拿出來一看,竟然是葉辛揚打過來的。

    “喂……不忙嗎?竟然有時間給我電話……”宋庭深接起電話走到飲水機旁給自己接了一杯水。

    在唐曉妍沒有出現在葉辛揚的生活中的時候,有事情的時候葉辛揚最先找的人都是宋庭深,但是自從發現唐曉妍在對待宋庭深的態度和對他的不一樣的時候以后,葉辛揚和宋庭深之間的聯系就少了很多。

    “有事情想要你幫忙……”葉辛揚言簡意駭的說。

    “好,說吧,什么事情?”宋庭深也沒有多余的廢話,直奔主題。

    ……

    尚程已經有兩天沒有看到簡悅,他很擔心她。

    因為關于那天簡悅穿著怪異的事情,尚程已經聽說了。他想去看她,但是他要以什么身份過去呢。那天梁鐘漢的飯局就是想要他和簡悅難堪,結果雖然他沒有難堪,但是簡悅卻受到了別樣對待……

    尚程回想和簡悅接觸以后的每一個細節,并沒有發現她有什么特別的背景,他就一直想不明白,簡悅一個參加工作不久的新人,和梁鐘漢又分別在兩個地方,他們是怎么有所交集的是他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尚助理,尚助理……”來給葉辛揚送文件的員工看到尚程在發呆叫了他幾聲。

    “啊?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把送過來的文件放在這里就行,一會兒我會把這些東西送進去,你回去吧!”尚程說道。

    來人放下文件以后離開,尚程又獨自陷入沉思中……

    只要一想到簡悅所遭受的對待,尚程的心里就難受得要命。雖然辛峰暫時還沒有和恒城的梁家有所牽連,但是關于恒城梁家的事情尚程也聽說過不少。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