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330章 不是驚喜是驚嚇

第330章 不是驚喜是驚嚇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恒城。

    顧曼的身體已經修養的可以出院,但是她還是每天往返于名都酒店和醫院之間。在凌楠的陪同下,顧曼會每天過來看看凌莫城,因為谷彥孝說過,他的時間不多了,人已經到了這種程度有些事情還計較也沒有任何意義。只是顧曼叮囑凌楠,這邊的事情不要和家里人說。

    凌莫城見到顧曼說的最多的就是他們從前的事情,凌楠這個時候都會把時間留給這兩個曾經相愛的人,然后自己獨自一個人在醫院的草坪里給顧青澤或者打電話或者發微信。

    今天的恒城天氣很晴朗,凌楠坐在樹蔭下的長椅上,又開始了每日的同一件事情。

    打開手機,顧青澤的微信就躍入眼中,凌楠點擊他的頭像,顧青澤的第一條信息就出現在屏幕上。

    “你們在哪里?”

    凌楠手指飛動,“和媽媽出來溜達溜達。”

    “在恒城你們都不熟悉別找不到回酒店的路,想溜達還是等著我比較好。”顧青澤的信息。

    “這個城市我們可是生活了十幾年的時間,怎么會不熟悉,小舅舅你放心吧,媽媽我會照顧好的,公司的事情就夠你忙,你不用掛念我們,外婆一個人在家也會很無聊吧,你有時間多陪陪她。”凌楠回復道。

    “我們的楠楠懂事了,真好。有沒有想我?”顧青澤很難得的發了這樣矯情的話。

    “想啊,非常想,可是公司的事情也很重要啊,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盡快解決,這樣我們就可以見面了。”

    顧曼住院的事情凌楠也沒有告訴豫城的顧青澤,主要是媽媽顧曼囑咐也不是大事,就不要讓她的小舅舅跟著著急,所以,顧青澤和家里關于這邊的事情都不知道。

    “我聽說一個人如果經常冥想自己所希望發生的事情,那么事情就會實現。所以,你到底有多想我,就決定我會不會出現在你面前。”顧青澤。

    “小舅舅你不是一個無神論者嗎,怎么會突然相信這個。”凌楠。

    “那你現在轉頭45度看看。”

    凌楠看完信息,按照顧青澤的指示看過去,那個穿著西裝站在草坪上的男人不是顧青澤還會是誰?

    “小,小舅舅,你怎么會在這里?”凌楠看到顧青澤的表情分明不是驚喜。

    “楠楠,這話是我問你才會,你不是說你和媽媽在溜達嗎?怎么溜達到醫院來了?”顧青澤看著像個木雕泥塑一樣的凌楠慢慢向她走過去。

    “啊……媽媽心臟不太舒服,我就帶著她過來檢查一下……”凌楠找了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

    “既然她不舒服你為什么不陪在她身旁,而是自己出來坐著。”顧青澤幾步就走到了凌楠的眼前,抬手抬起她的下巴看向自己。

    “我……我……”凌楠不適合撒謊,因為每次她都沒有辦法完整的說好一個謊話,那漏洞百出的話語任誰都可以看出問題。

    “是姐姐出了什么事情嗎?”看到凌楠的反應,顧青澤緊張的詢問。

    “沒有,媽媽確實是因為感覺到心臟不舒服過來醫院住了一些日子……”

    “那她現在怎么樣?我們進去看看她!”顧青澤聽了凌楠的話拉著她的手就往醫院的住院處走。

    “小……小舅舅……你等等,你聽我說完……”凌楠被動的跟著顧青澤前行,她使勁的要把被顧青澤鉗住的手臂抽回來。

    顧青澤突然停住腳步,轉頭看向她,“好,你說!”

    “在住院期間,媽媽遇到了從前的朋友,所以今天過來看看這個朋友……”凌楠的眼睛看著地面,兩只手在不停的攪動。

    媽媽顧曼說過,不能讓小舅舅和家里的外婆知道,所以她不能說!

    “朋友?過去這么多年還能遇到真是新奇,那你更要帶著我去看看這朋友啦!”顧青澤又拉起凌楠的手往醫院里拖。

    谷彥孝今天有事情過來的晚一些,他已經入醫院就看到草坪的位置上有兩個人在拉扯,走近一看竟然是凌楠,那他作為叔叔怎么能不出手幫忙。

    “住手!放開凌楠!”

    谷彥孝一聲呵斥引來凌楠和顧青澤齊齊轉頭,凌楠在看到他的時候,心想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這個彥叔叔怎么會突然出現了呢?這下子完了!

    顧青澤上下打量著谷彥孝,同樣谷彥孝也打量著顧青澤。

    “楠楠他是誰?”顧青澤眼睛沒有離開谷彥孝,但是話卻是和凌楠說的。

    凌楠吞咽了一口唾液,在顧青澤看不到的地方一個勁兒的給谷彥孝使眼色,“小舅舅,我……我不認識他!”

    谷彥孝一聽著稱呼不用說也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啊……對不起,我認錯人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谷彥孝一邊說著一邊往后退,大有逃離現場的感覺。

    “站住!認錯人?認錯人會這么精準的叫出她的名字嗎?”顧青澤說著伸手指了一下凌楠。

    “人有相似,名有相同,很正常啊!”谷彥孝笑著回答。

    “是啊是啊……”凌楠在一旁溜縫兒。

    顧青澤一個凌厲的眼神,讓凌楠立刻禁言。

    谷彥孝雖然是一個年過四十的男人,但是因為平時對養生有些研究,所以把自己保養的像個三十出頭的人。

    顧青澤非常有敵意的看這個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男人,他心里想的是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凌楠竟然認識了其他男人?

    “說,你是誰,你們怎么認識的?”顧青澤依然盯著谷彥孝不放。

    “小兄弟,我都說了是認錯人了,你干嘛這么咄咄逼人,不行,我還有著急的事兒,先走一步。”谷彥孝說完,不等顧青澤反應撒腿就跑。

    “哎,你給我站住!”顧青澤沒想到谷彥孝跑的這么快,他也要跟過去的時候,凌楠一把拉住他。

    “小舅舅,你這么久都沒有看到我就不想我嗎?”凌楠直接從后面環住顧青澤的腰。

    凌楠這樣的舉動更加確定了,顧青澤心中的疑慮。凌楠和剛才的那個男人認識!

    “你剛才見到我的時候也沒有很驚喜的表現,好像也沒有想象中那么想我嘛!”顧青澤也來了一個倒打一耙。

    “怎么不驚喜,我就是被你驚喜的完全傻掉,這不是足以證明你的準備很充分嘛!”凌楠胡謅八咧道。

    “凌楠!”顧青澤咬牙道。     恒城。

    顧曼的身體已經修養的可以出院,但是她還是每天往返于名都酒店和醫院之間。在凌楠的陪同下,顧曼會每天過來看看凌莫城,因為谷彥孝說過,他的時間不多了,人已經到了這種程度有些事情還計較也沒有任何意義。只是顧曼叮囑凌楠,這邊的事情不要和家里人說。

    凌莫城見到顧曼說的最多的就是他們從前的事情,凌楠這個時候都會把時間留給這兩個曾經相愛的人,然后自己獨自一個人在醫院的草坪里給顧青澤或者打電話或者發微信。

    今天的恒城天氣很晴朗,凌楠坐在樹蔭下的長椅上,又開始了每日的同一件事情。

    打開手機,顧青澤的微信就躍入眼中,凌楠點擊他的頭像,顧青澤的第一條信息就出現在屏幕上。

    “你們在哪里?”

    凌楠手指飛動,“和媽媽出來溜達溜達。”

    “在恒城你們都不熟悉別找不到回酒店的路,想溜達還是等著我比較好。”顧青澤的信息。

    “這個城市我們可是生活了十幾年的時間,怎么會不熟悉,小舅舅你放心吧,媽媽我會照顧好的,公司的事情就夠你忙,你不用掛念我們,外婆一個人在家也會很無聊吧,你有時間多陪陪她。”凌楠回復道。

    “我們的楠楠懂事了,真好。有沒有想我?”顧青澤很難得的發了這樣矯情的話。

    “想啊,非常想,可是公司的事情也很重要啊,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盡快解決,這樣我們就可以見面了。”

    顧曼住院的事情凌楠也沒有告訴豫城的顧青澤,主要是媽媽顧曼囑咐也不是大事,就不要讓她的小舅舅跟著著急,所以,顧青澤和家里關于這邊的事情都不知道。

    “我聽說一個人如果經常冥想自己所希望發生的事情,那么事情就會實現。所以,你到底有多想我,就決定我會不會出現在你面前。”顧青澤。

    “小舅舅你不是一個無神論者嗎,怎么會突然相信這個。”凌楠。

    “那你現在轉頭45度看看。”

    凌楠看完信息,按照顧青澤的指示看過去,那個穿著西裝站在草坪上的男人不是顧青澤還會是誰?

    “小,小舅舅,你怎么會在這里?”凌楠看到顧青澤的表情分明不是驚喜。

    “楠楠,這話是我問你才會,你不是說你和媽媽在溜達嗎?怎么溜達到醫院來了?”顧青澤看著像個木雕泥塑一樣的凌楠慢慢向她走過去。

    “啊……媽媽心臟不太舒服,我就帶著她過來檢查一下……”凌楠找了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

    “既然她不舒服你為什么不陪在她身旁,而是自己出來坐著。”顧青澤幾步就走到了凌楠的眼前,抬手抬起她的下巴看向自己。

    “我……我……”凌楠不適合撒謊,因為每次她都沒有辦法完整的說好一個謊話,那漏洞百出的話語任誰都可以看出問題。

    “是姐姐出了什么事情嗎?”看到凌楠的反應,顧青澤緊張的詢問。

    “沒有,媽媽確實是因為感覺到心臟不舒服過來醫院住了一些日子……”

    “那她現在怎么樣?我們進去看看她!”顧青澤聽了凌楠的話拉著她的手就往醫院的住院處走。

    “小……小舅舅……你等等,你聽我說完……”凌楠被動的跟著顧青澤前行,她使勁的要把被顧青澤鉗住的手臂抽回來。

    顧青澤突然停住腳步,轉頭看向她,“好,你說!”

    “在住院期間,媽媽遇到了從前的朋友,所以今天過來看看這個朋友……”凌楠的眼睛看著地面,兩只手在不停的攪動。

    媽媽顧曼說過,不能讓小舅舅和家里的外婆知道,所以她不能說!

    “朋友?過去這么多年還能遇到真是新奇,那你更要帶著我去看看這朋友啦!”顧青澤又拉起凌楠的手往醫院里拖。

    谷彥孝今天有事情過來的晚一些,他已經入醫院就看到草坪的位置上有兩個人在拉扯,走近一看竟然是凌楠,那他作為叔叔怎么能不出手幫忙。

    “住手!放開凌楠!”

    谷彥孝一聲呵斥引來凌楠和顧青澤齊齊轉頭,凌楠在看到他的時候,心想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這個彥叔叔怎么會突然出現了呢?這下子完了!

    顧青澤上下打量著谷彥孝,同樣谷彥孝也打量著顧青澤。

    “楠楠他是誰?”顧青澤眼睛沒有離開谷彥孝,但是話卻是和凌楠說的。

    凌楠吞咽了一口唾液,在顧青澤看不到的地方一個勁兒的給谷彥孝使眼色,“小舅舅,我……我不認識他!”

    谷彥孝一聽著稱呼不用說也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啊……對不起,我認錯人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谷彥孝一邊說著一邊往后退,大有逃離現場的感覺。

    “站住!認錯人?認錯人會這么精準的叫出她的名字嗎?”顧青澤說著伸手指了一下凌楠。

    “人有相似,名有相同,很正常啊!”谷彥孝笑著回答。

    “是啊是啊……”凌楠在一旁溜縫兒。

    顧青澤一個凌厲的眼神,讓凌楠立刻禁言。

    谷彥孝雖然是一個年過四十的男人,但是因為平時對養生有些研究,所以把自己保養的像個三十出頭的人。

    顧青澤非常有敵意的看這個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男人,他心里想的是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凌楠竟然認識了其他男人?

    “說,你是誰,你們怎么認識的?”顧青澤依然盯著谷彥孝不放。

    “小兄弟,我都說了是認錯人了,你干嘛這么咄咄逼人,不行,我還有著急的事兒,先走一步。”谷彥孝說完,不等顧青澤反應撒腿就跑。

    “哎,你給我站住!”顧青澤沒想到谷彥孝跑的這么快,他也要跟過去的時候,凌楠一把拉住他。

    “小舅舅,你這么久都沒有看到我就不想我嗎?”凌楠直接從后面環住顧青澤的腰。

    凌楠這樣的舉動更加確定了,顧青澤心中的疑慮。凌楠和剛才的那個男人認識!

    “你剛才見到我的時候也沒有很驚喜的表現,好像也沒有想象中那么想我嘛!”顧青澤也來了一個倒打一耙。

    “怎么不驚喜,我就是被你驚喜的完全傻掉,這不是足以證明你的準備很充分嘛!”凌楠胡謅八咧道。

    “凌楠!”顧青澤咬牙道。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