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328章 莫名的放心

第328章 莫名的放心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我已經調查過,唐曉妍出事那天,你是夜班……”葉辛揚說道。

    “阿辛,你是覺得我因為上夜班就有作案的時間嗎?可笑!照你這個推理說來的話,那豈不是所有上夜班的人都有作案時間啦!”洛琪覺得一向聰明過人的葉辛揚竟然會在唐曉妍的事情上如此迷糊。

    “她出事那天,在治安監控中,我們看到在博華酒店對面的馬路上,一輛和你的車同款同顏色的大眾polo車!”葉辛揚在說這些的時候眼睛一直在看著洛琪。

    這個信息如果葉辛揚不說洛琪是不可能知道的。

    “同款不等于是同一個車,對嗎?所以你說的那些莫須有的罪名,我不能接受!”洛琪極力否認。

    “那唐曉妍出事的那天,你在哪里做了什么?”葉辛揚步步緊逼。

    “我當班的時候多數都會待在家里,因為下午的時候要上班,所以我不會出去溜達!”

    “有人證明嗎?”葉辛揚這樣即便是沒有直說,可是還是在直指洛琪。

    “阿辛,你怎么還會問這種沒有質量的問題,我是一個人在家里,哪里會有證人!”洛琪覺得葉辛揚在唐曉妍這件事情根本談不上理智可言。

    “我今天之所以沒有讓尚程留下來,就是看在我們認識多年的情分上,想給你留一點兒尊嚴……”葉辛揚難得的開始打感情牌。

    “阿辛,其實你手里也并沒有就是我做的唐曉妍事件的實質性的證據吧,要不然你哪里還會坐在這里和我說話,應該是讓人把我抓起來才對是不是?你之所以還能心平氣和的和我說這些,無非是想要一個口供嘛,我現在就告訴你,不是我做的!”洛琪在你來我往的過程中已經看出一些端倪。

    房間里的空氣安靜的好像到了一根針都能聽到一般,就連時間都好像停滯了一樣,好久之后,葉辛揚才緩緩開口,“洛琪,我也希望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系……”

    葉辛揚說完這話,從沙發里站起來,他手插在褲袋里,一刻不停留的拉開房間的房門出去,這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

    看到葉辛揚毫無留戀的離開,他的背影除了孤傲還有就是絕情。可憐洛琪她還在趕來的路上在腦子里各種見面以后的幻想。

    她還真是天真,唐曉妍剛出了這種事情,葉辛揚就來找她,這樣的目的不是很明顯了嗎,她怎么就一時腦熱的認為,葉辛揚是心中還有她呢。

    都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都快,其實男人無情起來同樣傷人。

    在葉辛揚離開的房間里,洛琪拿起茶幾上的酒瓶自己給自己倒滿了酒,然后一杯一杯的喝下去,好像不知道醉一樣。

    她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學會喝酒的呢,大概就是那整夜整夜靠著藥物都難以入睡的時候吧。

    就在這時,洛琪的手機又響起來。

    這么晚的時間,誰會給她打電話?洛琪不知道,但是還掏出了手機,沒有看是誰的來電就直接接了起來。

    “喂?”

    林宇繁聽到對方的聲音以為是自己打錯了,他拿開耳邊的電話,又看了一樣名字,沒錯,但是今天洛琪沒有準確而又禮貌的和他打招呼,“你在哪里?”

    洛琪聽著聲音熟悉,也看了一眼來電,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煩躁的心情,“您好,林先生,我現在在外面,沒有看手機就接了起來……”

    林宇繁聽到了洛琪說話尾音濃重的鼻音,他有了幾分猜測,“在哪里我去接你?”

    “哈~林先生太客氣了,還要過來接我?您……您有什么事情嗎?”

    人的酒量和人的心情有關。已經很久都不知道醉酒是什么感覺的洛琪,今天只喝了幾杯竟然就覺得有些上頭。

    “是有一些事情,你告訴我地點,我過去……”

    “豪庭會所,vip……”

    ……

    看著汽車后座上已經睡過去的洛琪,臉上還帶著淚痕,林宇繁不知道這個看上去很堅強的女人,今天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會讓她如此傷心。

    林宇繁直接帶著洛琪回到了博華酒店他的房間里。因為他不知道洛琪的家在哪里,他叫了洛琪很久,洛琪都沒有反應,這樣的結果似乎更好一些。

    窗外是那茂密的枝葉,濃濃的綠綠的好不愜意,清晨的微風吹過掀動窗簾,一米陽光照進窗內,晃在洛琪的臉上,她常常的睫毛輕輕扇動,慢慢的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

    這里不是她的家!洛琪靜靜的坐在床上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起來啦?”林宇繁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洛琪抬頭看到是他頗為驚訝,林宇繁怎么會在這里,難道這里是博華嗎?

    剛才因為著急,洛琪沒有注意到房間里的擺設有博華的字樣,通過剛才的一看,她已經知道了,這里是林宇繁的房間!

    那么她是怎么在這里的呢?

    看到半天沒有說話的洛琪,林宇繁好整以暇的看著她,這個在他印象里一直是個很睿智的女人,沒想到還會有這樣一面!

    “你昨天是喝了多少?竟然短片了?”林宇繁手里端著一杯熱水遞給洛琪。

    “謝謝。”洛琪道謝,“昨天是你送我過來的?”

    林宇繁攤開雙手,“這不是很明顯嗎?你昨天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嗎?好像喝了很多酒的樣子?”

    喝的多嗎?洛琪心想,按照她的酒量,昨天的酒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因為葉辛揚的那些話,她竟然醉了,而且還是林宇繁把她帶回來。

    “林先生,中國人不是有句老話兒叫做酒不醉人人自醉嘛,我大概就是那種情況吧!”洛琪自嘲一笑。

    林宇繁看出來她不愿意多說,也沒有勉強,“收拾一下我們去吃飯!”

    “好的,林先生,那么……就請你先出去一下……”洛琪牽唇微笑。

    “啊……對不起,是我失禮了……你請便……”林宇繁說完轉身出去,并隨手帶上了臥室的門。

    洛琪在看到林宇繁的時候滿腔的疑惑,放下不少,因為她相信,林宇繁不會對她有什么不軌行為,這個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信任,洛琪說不清楚她哪里來的信任,但是就是沒有任何的不放心。     “我已經調查過,唐曉妍出事那天,你是夜班……”葉辛揚說道。

    “阿辛,你是覺得我因為上夜班就有作案的時間嗎?可笑!照你這個推理說來的話,那豈不是所有上夜班的人都有作案時間啦!”洛琪覺得一向聰明過人的葉辛揚竟然會在唐曉妍的事情上如此迷糊。

    “她出事那天,在治安監控中,我們看到在博華酒店對面的馬路上,一輛和你的車同款同顏色的大眾polo車!”葉辛揚在說這些的時候眼睛一直在看著洛琪。

    這個信息如果葉辛揚不說洛琪是不可能知道的。

    “同款不等于是同一個車,對嗎?所以你說的那些莫須有的罪名,我不能接受!”洛琪極力否認。

    “那唐曉妍出事的那天,你在哪里做了什么?”葉辛揚步步緊逼。

    “我當班的時候多數都會待在家里,因為下午的時候要上班,所以我不會出去溜達!”

    “有人證明嗎?”葉辛揚這樣即便是沒有直說,可是還是在直指洛琪。

    “阿辛,你怎么還會問這種沒有質量的問題,我是一個人在家里,哪里會有證人!”洛琪覺得葉辛揚在唐曉妍這件事情根本談不上理智可言。

    “我今天之所以沒有讓尚程留下來,就是看在我們認識多年的情分上,想給你留一點兒尊嚴……”葉辛揚難得的開始打感情牌。

    “阿辛,其實你手里也并沒有就是我做的唐曉妍事件的實質性的證據吧,要不然你哪里還會坐在這里和我說話,應該是讓人把我抓起來才對是不是?你之所以還能心平氣和的和我說這些,無非是想要一個口供嘛,我現在就告訴你,不是我做的!”洛琪在你來我往的過程中已經看出一些端倪。

    房間里的空氣安靜的好像到了一根針都能聽到一般,就連時間都好像停滯了一樣,好久之后,葉辛揚才緩緩開口,“洛琪,我也希望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系……”

    葉辛揚說完這話,從沙發里站起來,他手插在褲袋里,一刻不停留的拉開房間的房門出去,這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

    看到葉辛揚毫無留戀的離開,他的背影除了孤傲還有就是絕情。可憐洛琪她還在趕來的路上在腦子里各種見面以后的幻想。

    她還真是天真,唐曉妍剛出了這種事情,葉辛揚就來找她,這樣的目的不是很明顯了嗎,她怎么就一時腦熱的認為,葉辛揚是心中還有她呢。

    都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都快,其實男人無情起來同樣傷人。

    在葉辛揚離開的房間里,洛琪拿起茶幾上的酒瓶自己給自己倒滿了酒,然后一杯一杯的喝下去,好像不知道醉一樣。

    她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學會喝酒的呢,大概就是那整夜整夜靠著藥物都難以入睡的時候吧。

    就在這時,洛琪的手機又響起來。

    這么晚的時間,誰會給她打電話?洛琪不知道,但是還掏出了手機,沒有看是誰的來電就直接接了起來。

    “喂?”

    林宇繁聽到對方的聲音以為是自己打錯了,他拿開耳邊的電話,又看了一樣名字,沒錯,但是今天洛琪沒有準確而又禮貌的和他打招呼,“你在哪里?”

    洛琪聽著聲音熟悉,也看了一眼來電,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煩躁的心情,“您好,林先生,我現在在外面,沒有看手機就接了起來……”

    林宇繁聽到了洛琪說話尾音濃重的鼻音,他有了幾分猜測,“在哪里我去接你?”

    “哈~林先生太客氣了,還要過來接我?您……您有什么事情嗎?”

    人的酒量和人的心情有關。已經很久都不知道醉酒是什么感覺的洛琪,今天只喝了幾杯竟然就覺得有些上頭。

    “是有一些事情,你告訴我地點,我過去……”

    “豪庭會所,vip……”

    ……

    看著汽車后座上已經睡過去的洛琪,臉上還帶著淚痕,林宇繁不知道這個看上去很堅強的女人,今天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會讓她如此傷心。

    林宇繁直接帶著洛琪回到了博華酒店他的房間里。因為他不知道洛琪的家在哪里,他叫了洛琪很久,洛琪都沒有反應,這樣的結果似乎更好一些。

    窗外是那茂密的枝葉,濃濃的綠綠的好不愜意,清晨的微風吹過掀動窗簾,一米陽光照進窗內,晃在洛琪的臉上,她常常的睫毛輕輕扇動,慢慢的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

    這里不是她的家!洛琪靜靜的坐在床上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起來啦?”林宇繁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洛琪抬頭看到是他頗為驚訝,林宇繁怎么會在這里,難道這里是博華嗎?

    剛才因為著急,洛琪沒有注意到房間里的擺設有博華的字樣,通過剛才的一看,她已經知道了,這里是林宇繁的房間!

    那么她是怎么在這里的呢?

    看到半天沒有說話的洛琪,林宇繁好整以暇的看著她,這個在他印象里一直是個很睿智的女人,沒想到還會有這樣一面!

    “你昨天是喝了多少?竟然短片了?”林宇繁手里端著一杯熱水遞給洛琪。

    “謝謝。”洛琪道謝,“昨天是你送我過來的?”

    林宇繁攤開雙手,“這不是很明顯嗎?你昨天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嗎?好像喝了很多酒的樣子?”

    喝的多嗎?洛琪心想,按照她的酒量,昨天的酒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因為葉辛揚的那些話,她竟然醉了,而且還是林宇繁把她帶回來。

    “林先生,中國人不是有句老話兒叫做酒不醉人人自醉嘛,我大概就是那種情況吧!”洛琪自嘲一笑。

    林宇繁看出來她不愿意多說,也沒有勉強,“收拾一下我們去吃飯!”

    “好的,林先生,那么……就請你先出去一下……”洛琪牽唇微笑。

    “啊……對不起,是我失禮了……你請便……”林宇繁說完轉身出去,并隨手帶上了臥室的門。

    洛琪在看到林宇繁的時候滿腔的疑惑,放下不少,因為她相信,林宇繁不會對她有什么不軌行為,這個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信任,洛琪說不清楚她哪里來的信任,但是就是沒有任何的不放心。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