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286章 就是她

第286章 就是她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對于劉津晗的說辭,唐曉妍立刻制止,“劉小姐,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什么,我和林宇繁之間只是年少時的玩伴而已,以前沒有什么,以后也不會有什么,他從始至終都是你一個人的……”

    唐曉妍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是真的把林宇繁當成了年少時的玩伴,雖然她這樣說和當年林宇繁的關系不算貼切,但是為了消除劉津晗的顧慮,她必須要這樣說,更何況唐曉妍現在對林宇繁真的是心無雜念,更沒有必要給大家找麻煩。

    劉津晗低頭看著欄桿,對于唐曉妍所說的話,根本不相信,如果不是她勾引林宇繁,林宇繁又怎么會對她不忘懷,唐曉妍是把她當成了傻子嗎?

    可是劉津晗表面上認同的點頭,“雖然我們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從剛才說的這些話來看,你是一個好人,一個有原則的好人,所以破壞別人婚姻的事情你不會做,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劉小姐,你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那沒有什么事情我和朋友們先回去了……”唐曉妍見事情已經解決,就打算回去。

    “能陪陪我嗎?我剛和宇繁吵了架,現在心情不好……”劉津晗一臉難過,她的表情一下子就拖住了唐曉妍要離開的腳步。

    凌楠和簡悅看著那邊說的還算和諧的兩個人,也不再全神貫注的盯著唐曉妍的方向,她們時不時的聊會兒天,拿出手機玩一會兒。

    “你說那個劉津晗到底和曉妍在說什么,說了那么久?”凌楠轉頭問簡悅。

    “她剛才不是說要跟妍姐道歉嘛,估計就是一些悔過的話唄!”簡悅看了一眼唐曉妍的方向,然后又收回目光。

    “你還真信了那個劉津晗的話?我不信!”凌楠一臉不相信。

    “楠姐,你別看人一碗水看到底啊,誰還沒有犯錯的時候,改了就是好同志嘛。”簡悅不認同凌楠的話。

    “你啊,就和曉妍一樣,看誰都是好人,我告訴你,小心哪天被人賣了都不知道還幫人數錢呢!”凌楠衣服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凌楠的話剛說完,就聽到劉津晗一聲大喊,“快來人啊,有人掉水里啦……”

    凌楠和簡悅齊齊轉頭看向剛才唐曉妍站著的位置,哪里還有唐曉妍的人影,那里只有一個劉津晗驚恐的瞪大眼睛在呼喊。

    完了!都怪她一時放松警惕,沒有看住這邊的情況!

    凌楠一把拉住劉津晗,“你竟敢把曉妍推下水,你想找死是不是?”凌楠揮拳就要打向劉津晗。

    “楠姐,先找人把妍姐救上來在說!”簡悅沖著凌楠說道。

    “我不會水!”凌楠聽了簡悅的話,立刻松開劉津晗,然后向游輪上的負責人跑去。

    “啊?我也不會!”簡悅聽了跑的比凌楠還快,她以為無所不能的凌楠會水,誰成想她竟然是個旱鴨子。、

    劉津晗自己也跌坐在地上,她雖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殺人放火這種事情她從來沒有做過,她……雙手捂住的臉,肩膀上的顫抖證明她在哭泣……

    當冰涼的海水侵泡上肌膚的時候,唐曉妍的心都涼了,她不會游泳,和凌楠一樣完全是個旱鴨子。可是,人的求生本能還是讓她在水里不停的撲騰,雙腳亂踢著,雙手胡亂的掙扎像個瘋子。

    海面上蕩起一波又一波的波浪,唐曉妍被嗆了好幾口海水,身體撲騰累了,腦子里的意識開始混沌,她感覺自己在慢慢的下沉,原本明亮的海面已經越來越暗,最后是進入完全的黑夜……

    ……

    唐曉妍在黑暗的世界里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里面她看到了爸爸媽媽,看到了弟弟,一家人在一起幸福的笑著……

    一直守在床邊的葉辛揚目不轉睛的看著唐曉妍,發現她長長的睫毛在微微顫動,立刻讓尚程去叫醫生!

    醫生被急急如召令的叫過來,他首先扒開唐曉妍的兩只眼皮看了看,又檢查了唐曉妍脈搏跳動的情況。

    “回葉少,這位小姐現在的狀況已經比剛進來的時候有好轉,預計今天就會醒過來……”

    葉辛揚沒有說話,點了點頭,目光又落在唐曉妍有些虛弱的臉上。尚程見狀直接請醫生出了病房。

    葉辛揚沒有想到,這次他只是出國辦事,唐曉妍就會遇到這樣的危險。他很自責,沒有跟在她的身邊。想到對唐曉妍下手的人,葉辛揚的眸光里閃過一絲戾氣,敢對他的女人動手,這個人真是活夠了!

    “辛揚,我已經和遠航溝通過,讓當天參加游輪之行的人員都去了名都酒店,等著你親自去了解情況。”顧青澤也沒有想到這次的年會會出現這么大的紕漏。

    出事以后,他就立刻叫人檢查了唐曉妍落水時那個位置的欄桿情況,結果意外的發現,那里有被人處理過的痕跡,這很明顯是蓄意謀殺!

    顧青澤的做法讓葉辛揚挑剔不出任何問題,“嗯,先放著他們在名都那里住著吧,費用全有辛峰出,別虧待了他們,等到妍兒醒過來,我們就過去……”葉辛揚冷臉說道。

    雖然他們是要找到對唐曉妍下手的那個真兇,但是沒有必要虧待其他人,不能讓其他人跟著這么一個人受罪。

    這次游輪上的人,多數都是顧氏的員工,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被邀請而來的嘉賓,而這其中,能和唐曉妍有所牽連的就那么幾個。葉辛揚不會因為自己主觀判斷誤傷任何人,也不打算放過傷害唐曉妍的真兇!

    “葉少,都是我不好,沒有照顧好曉妍,讓她遭遇這樣的事兒……”凌楠很自責。

    “葉少,都怪我們一時大意,沒有看住那個劉津晗,讓她有機會對妍姐動手!”簡悅就是覺得是劉津晗動的手腳。

    “簡悅,有些話沒有證據不能亂說!”一旁的尚程最了解葉辛揚的個性,他不會對沒有證據的事情偏聽偏信。

    “我是沒有證據,但是我就是覺得是她……”簡悅堅持自己的觀點。

    “沒錯,我也認為是那個賤人,年會流程結束以后,那個劉津晗就主動跑過來,說要和曉妍說幾句話……”凌楠和簡悅的感覺一樣。     對于劉津晗的說辭,唐曉妍立刻制止,“劉小姐,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什么,我和林宇繁之間只是年少時的玩伴而已,以前沒有什么,以后也不會有什么,他從始至終都是你一個人的……”

    唐曉妍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是真的把林宇繁當成了年少時的玩伴,雖然她這樣說和當年林宇繁的關系不算貼切,但是為了消除劉津晗的顧慮,她必須要這樣說,更何況唐曉妍現在對林宇繁真的是心無雜念,更沒有必要給大家找麻煩。

    劉津晗低頭看著欄桿,對于唐曉妍所說的話,根本不相信,如果不是她勾引林宇繁,林宇繁又怎么會對她不忘懷,唐曉妍是把她當成了傻子嗎?

    可是劉津晗表面上認同的點頭,“雖然我們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從剛才說的這些話來看,你是一個好人,一個有原則的好人,所以破壞別人婚姻的事情你不會做,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劉小姐,你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那沒有什么事情我和朋友們先回去了……”唐曉妍見事情已經解決,就打算回去。

    “能陪陪我嗎?我剛和宇繁吵了架,現在心情不好……”劉津晗一臉難過,她的表情一下子就拖住了唐曉妍要離開的腳步。

    凌楠和簡悅看著那邊說的還算和諧的兩個人,也不再全神貫注的盯著唐曉妍的方向,她們時不時的聊會兒天,拿出手機玩一會兒。

    “你說那個劉津晗到底和曉妍在說什么,說了那么久?”凌楠轉頭問簡悅。

    “她剛才不是說要跟妍姐道歉嘛,估計就是一些悔過的話唄!”簡悅看了一眼唐曉妍的方向,然后又收回目光。

    “你還真信了那個劉津晗的話?我不信!”凌楠一臉不相信。

    “楠姐,你別看人一碗水看到底啊,誰還沒有犯錯的時候,改了就是好同志嘛。”簡悅不認同凌楠的話。

    “你啊,就和曉妍一樣,看誰都是好人,我告訴你,小心哪天被人賣了都不知道還幫人數錢呢!”凌楠衣服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凌楠的話剛說完,就聽到劉津晗一聲大喊,“快來人啊,有人掉水里啦……”

    凌楠和簡悅齊齊轉頭看向剛才唐曉妍站著的位置,哪里還有唐曉妍的人影,那里只有一個劉津晗驚恐的瞪大眼睛在呼喊。

    完了!都怪她一時放松警惕,沒有看住這邊的情況!

    凌楠一把拉住劉津晗,“你竟敢把曉妍推下水,你想找死是不是?”凌楠揮拳就要打向劉津晗。

    “楠姐,先找人把妍姐救上來在說!”簡悅沖著凌楠說道。

    “我不會水!”凌楠聽了簡悅的話,立刻松開劉津晗,然后向游輪上的負責人跑去。

    “啊?我也不會!”簡悅聽了跑的比凌楠還快,她以為無所不能的凌楠會水,誰成想她竟然是個旱鴨子。、

    劉津晗自己也跌坐在地上,她雖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殺人放火這種事情她從來沒有做過,她……雙手捂住的臉,肩膀上的顫抖證明她在哭泣……

    當冰涼的海水侵泡上肌膚的時候,唐曉妍的心都涼了,她不會游泳,和凌楠一樣完全是個旱鴨子。可是,人的求生本能還是讓她在水里不停的撲騰,雙腳亂踢著,雙手胡亂的掙扎像個瘋子。

    海面上蕩起一波又一波的波浪,唐曉妍被嗆了好幾口海水,身體撲騰累了,腦子里的意識開始混沌,她感覺自己在慢慢的下沉,原本明亮的海面已經越來越暗,最后是進入完全的黑夜……

    ……

    唐曉妍在黑暗的世界里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里面她看到了爸爸媽媽,看到了弟弟,一家人在一起幸福的笑著……

    一直守在床邊的葉辛揚目不轉睛的看著唐曉妍,發現她長長的睫毛在微微顫動,立刻讓尚程去叫醫生!

    醫生被急急如召令的叫過來,他首先扒開唐曉妍的兩只眼皮看了看,又檢查了唐曉妍脈搏跳動的情況。

    “回葉少,這位小姐現在的狀況已經比剛進來的時候有好轉,預計今天就會醒過來……”

    葉辛揚沒有說話,點了點頭,目光又落在唐曉妍有些虛弱的臉上。尚程見狀直接請醫生出了病房。

    葉辛揚沒有想到,這次他只是出國辦事,唐曉妍就會遇到這樣的危險。他很自責,沒有跟在她的身邊。想到對唐曉妍下手的人,葉辛揚的眸光里閃過一絲戾氣,敢對他的女人動手,這個人真是活夠了!

    “辛揚,我已經和遠航溝通過,讓當天參加游輪之行的人員都去了名都酒店,等著你親自去了解情況。”顧青澤也沒有想到這次的年會會出現這么大的紕漏。

    出事以后,他就立刻叫人檢查了唐曉妍落水時那個位置的欄桿情況,結果意外的發現,那里有被人處理過的痕跡,這很明顯是蓄意謀殺!

    顧青澤的做法讓葉辛揚挑剔不出任何問題,“嗯,先放著他們在名都那里住著吧,費用全有辛峰出,別虧待了他們,等到妍兒醒過來,我們就過去……”葉辛揚冷臉說道。

    雖然他們是要找到對唐曉妍下手的那個真兇,但是沒有必要虧待其他人,不能讓其他人跟著這么一個人受罪。

    這次游輪上的人,多數都是顧氏的員工,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被邀請而來的嘉賓,而這其中,能和唐曉妍有所牽連的就那么幾個。葉辛揚不會因為自己主觀判斷誤傷任何人,也不打算放過傷害唐曉妍的真兇!

    “葉少,都是我不好,沒有照顧好曉妍,讓她遭遇這樣的事兒……”凌楠很自責。

    “葉少,都怪我們一時大意,沒有看住那個劉津晗,讓她有機會對妍姐動手!”簡悅就是覺得是劉津晗動的手腳。

    “簡悅,有些話沒有證據不能亂說!”一旁的尚程最了解葉辛揚的個性,他不會對沒有證據的事情偏聽偏信。

    “我是沒有證據,但是我就是覺得是她……”簡悅堅持自己的觀點。

    “沒錯,我也認為是那個賤人,年會流程結束以后,那個劉津晗就主動跑過來,說要和曉妍說幾句話……”凌楠和簡悅的感覺一樣。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