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260章 一面之緣的女人

第260章 一面之緣的女人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從洛琪的角度來說,背對著她的兩個人已經逐漸改變角度,從橫向慢慢變成了縱向。

    女人的臉還是看不到,因為她現在趴在葉辛揚懷里的關系。洛琪在后面看的很著急。

    從葉辛揚的態度上能看出來,他對這個女人很溫柔,而且很順著她的意思來,就連是否公開彼此的婚事都是這個女人說了算。

    想當初,如果她沒有離開,那么現在在葉辛揚懷里的女人應該是她才對,洛琪這么想著,心里的嫉妒在慢慢發酵。

    唐曉妍從葉辛揚的懷來掙脫出來,手抓著男人的西裝衣襟,“就是還有一些我需要想明白的事情,等到我想好了,我們就公開,但是,不是現在……”

    當躲在柱子后面的洛琪看清楚葉辛揚懷里的女人的容貌的時候,她整個人像被雷擊中一樣定在原地。

    那張臉……她見過!那是一張和她自己很相似的臉,相似程度已經達到了分別不同的兩個人,都以為她們是同一個人!怎么會是她?!

    洛琪微微皺起了眉,那個在茉里廣場有過一面之緣的女人,原來她就是葉辛揚口中所說的葉太太!這個女人一定是因為知道自己是誰,所以,在茉里廣場上,她才會說出那些讓她感覺到很奇怪的話。

    如果和現在的情形放在一起的話,那么她那天所說的話,就不會讓洛琪感覺到突兀了。

    這個女人和她有那么相似的臉,那么是不是說明葉辛揚對她還有感覺,這個女人只是自己的一個替身?

    這樣的想法讓剛才還沮喪的洛琪,瞬間眼前一亮。

    還有什么理由會讓葉辛揚找了一個和自己那么相似的人呢?一定就是葉辛揚對她還有情!!!

    洛琪想著自己的心事以至于,等到她再想去看的時候,走廊上已經沒有了葉辛揚和那個女人的影子。

    洛琪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休息室,她滿腦子都是剛才葉辛揚抱著那個女人的畫面,她捏了捏兩側的太陽穴,太陽穴上的兩個神經跳得厲害,讓洛琪感覺到頭疼,洛琪直接從口袋里拿出三片去痛片,順著水喝下。

    離開葉辛揚以后,她就落下了偏頭痛的毛病,經常依靠藥物才能止住疼痛。

    這一夜,洛琪瞪著眼睛等著天亮,她不敢入睡……

    每次頭疼的時候,她都不敢睡覺,因為只要睡覺,夢里就會出現葉辛揚用手槍指著她的那個畫面,然后她就聽到了槍聲,然后就是猛然的驚醒……

    她因為這個還看了心里醫生,心理醫生會定期對她做心里疏導。

    她因為那件事落下了這種病,而葉辛揚卻能再找一個和她相貌相似的女人結婚登記幸福的生活下去……而且那個女人還是和她那么相似,她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她不能讓自己付出,卻讓別人把果實摘了去……

    ……

    陸遠航為葉婉張羅的慶祝會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他推著葉婉照顧有加的樣子,也得到了朋友們的全部點贊。

    陸遠航想要的就是這些,既然葉婉現在對他的態度也不像最開始的時候那么抵觸,那么現在他就利用一些輿論影響來干擾一下葉婉對他的一個態度……

    “婉兒,我送你回家。”陸遠航說道。

    “不用,我家里已經雇了保姆。不勞煩陸少了。”葉婉讓陸遠航放開輪椅的把手,然后她自己手動著往前走。

    “婉兒,你這樣卸磨殺驢好嗎?”陸遠航有些急了。

    葉婉停了下來,聽到陸遠航對自己的評價,她忍不住笑了,“卸磨殺驢這個詞兒用的好,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陸少果然是見多識廣……”

    陸遠航剛想反駁,自己吧嗒吧嗒滋味,真想抽自己兩個大嘴巴,他一時心急竟然把自己比喻成“驢”,“婉兒,我要跟你回家……”

    “不行,男女授受不親,我的房子為什么你要進去?”葉婉一聽陸遠航要去她家里,立刻瞪起眼睛。

    “你不是說家里有保姆嘛,那就不算孤男寡女對不對?”陸遠航拿起保姆當擋箭牌。

    葉婉聽了陸遠航的話,直接從輪椅上站起來,“我現在已經可以自己行走了,你還跟著干嘛?”

    “你怎么站起來了,快坐下,如果腿上留下什么后遺癥怎么辦?快坐下!”陸遠航用命令式的口吻訓斥葉婉。

    因為陸遠航一直對著她是嬉皮笑臉的樣子,今天他突然對著葉婉用這種口氣說話,葉婉竟然很聽話的一下子就坐在了輪椅上。

    “嗯,這樣才聽話,走吧……”陸遠航推著葉婉出了博華酒店。

    主角都已經離開了,剩下的人也都陸續離開。

    葉辛揚的賓利車里,尚程在開車,葉辛揚和唐曉妍一定是坐在后面的,副駕駛里還有一個簡悅。

    “我們先送簡悅回去。”唐曉妍說道。

    “謝謝妍姐和葉少。”簡悅回頭沖著他們甜甜一笑。

    尚程在后視鏡里看到簡悅的笑容,臉上有一種不同以往的表情。

    “不用謝我們,我們只是在坐車,真正開車的是尚助理,你應該謝謝他才對。”唐曉妍沖著簡悅曖昧的齜牙笑起來。

    簡悅沖著唐曉妍擠眉弄眼不讓她隨便說話,這是葉辛揚突然開口,“尚程,先送我們回家然后再送簡悅!”

    “好的,葉少。”尚程點頭應下。

    唐曉妍心里納悶,這眼看著就快到簡悅家所在的小區,葉辛揚怎么突然發瘋的要先送他們回家,他腦子里在想什么?

    “葉少,我快到了,我就近下車就行,然后再走一點兒就進入小區了,不用這么麻煩。”簡悅臉上有一種表情用焦急來形容最貼切。

    “這么晚,你一個女孩子讓人不放心,讓尚助理送你進入小區以后再走……”葉辛揚閉目養神的靠在汽車座椅里休息。

    葉辛揚都發話了,簡悅就已經不敢再繼續說下去,心里有些苦悶,但是已經不敢再說什么,倒是主駕駛里的尚程心里很高興,但是和葉辛揚在一起時間長了的關系,從他的臉上一點兒看不出來有什么異樣。

    “還是葉先生想的周到。”不清楚緣由的唐曉妍在一旁還很贊同葉辛揚的做法,弄的簡悅心里叫苦不迭。     從洛琪的角度來說,背對著她的兩個人已經逐漸改變角度,從橫向慢慢變成了縱向。

    女人的臉還是看不到,因為她現在趴在葉辛揚懷里的關系。洛琪在后面看的很著急。

    從葉辛揚的態度上能看出來,他對這個女人很溫柔,而且很順著她的意思來,就連是否公開彼此的婚事都是這個女人說了算。

    想當初,如果她沒有離開,那么現在在葉辛揚懷里的女人應該是她才對,洛琪這么想著,心里的嫉妒在慢慢發酵。

    唐曉妍從葉辛揚的懷來掙脫出來,手抓著男人的西裝衣襟,“就是還有一些我需要想明白的事情,等到我想好了,我們就公開,但是,不是現在……”

    當躲在柱子后面的洛琪看清楚葉辛揚懷里的女人的容貌的時候,她整個人像被雷擊中一樣定在原地。

    那張臉……她見過!那是一張和她自己很相似的臉,相似程度已經達到了分別不同的兩個人,都以為她們是同一個人!怎么會是她?!

    洛琪微微皺起了眉,那個在茉里廣場有過一面之緣的女人,原來她就是葉辛揚口中所說的葉太太!這個女人一定是因為知道自己是誰,所以,在茉里廣場上,她才會說出那些讓她感覺到很奇怪的話。

    如果和現在的情形放在一起的話,那么她那天所說的話,就不會讓洛琪感覺到突兀了。

    這個女人和她有那么相似的臉,那么是不是說明葉辛揚對她還有感覺,這個女人只是自己的一個替身?

    這樣的想法讓剛才還沮喪的洛琪,瞬間眼前一亮。

    還有什么理由會讓葉辛揚找了一個和自己那么相似的人呢?一定就是葉辛揚對她還有情!!!

    洛琪想著自己的心事以至于,等到她再想去看的時候,走廊上已經沒有了葉辛揚和那個女人的影子。

    洛琪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休息室,她滿腦子都是剛才葉辛揚抱著那個女人的畫面,她捏了捏兩側的太陽穴,太陽穴上的兩個神經跳得厲害,讓洛琪感覺到頭疼,洛琪直接從口袋里拿出三片去痛片,順著水喝下。

    離開葉辛揚以后,她就落下了偏頭痛的毛病,經常依靠藥物才能止住疼痛。

    這一夜,洛琪瞪著眼睛等著天亮,她不敢入睡……

    每次頭疼的時候,她都不敢睡覺,因為只要睡覺,夢里就會出現葉辛揚用手槍指著她的那個畫面,然后她就聽到了槍聲,然后就是猛然的驚醒……

    她因為這個還看了心里醫生,心理醫生會定期對她做心里疏導。

    她因為那件事落下了這種病,而葉辛揚卻能再找一個和她相貌相似的女人結婚登記幸福的生活下去……而且那個女人還是和她那么相似,她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她不能讓自己付出,卻讓別人把果實摘了去……

    ……

    陸遠航為葉婉張羅的慶祝會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評,他推著葉婉照顧有加的樣子,也得到了朋友們的全部點贊。

    陸遠航想要的就是這些,既然葉婉現在對他的態度也不像最開始的時候那么抵觸,那么現在他就利用一些輿論影響來干擾一下葉婉對他的一個態度……

    “婉兒,我送你回家。”陸遠航說道。

    “不用,我家里已經雇了保姆。不勞煩陸少了。”葉婉讓陸遠航放開輪椅的把手,然后她自己手動著往前走。

    “婉兒,你這樣卸磨殺驢好嗎?”陸遠航有些急了。

    葉婉停了下來,聽到陸遠航對自己的評價,她忍不住笑了,“卸磨殺驢這個詞兒用的好,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陸少果然是見多識廣……”

    陸遠航剛想反駁,自己吧嗒吧嗒滋味,真想抽自己兩個大嘴巴,他一時心急竟然把自己比喻成“驢”,“婉兒,我要跟你回家……”

    “不行,男女授受不親,我的房子為什么你要進去?”葉婉一聽陸遠航要去她家里,立刻瞪起眼睛。

    “你不是說家里有保姆嘛,那就不算孤男寡女對不對?”陸遠航拿起保姆當擋箭牌。

    葉婉聽了陸遠航的話,直接從輪椅上站起來,“我現在已經可以自己行走了,你還跟著干嘛?”

    “你怎么站起來了,快坐下,如果腿上留下什么后遺癥怎么辦?快坐下!”陸遠航用命令式的口吻訓斥葉婉。

    因為陸遠航一直對著她是嬉皮笑臉的樣子,今天他突然對著葉婉用這種口氣說話,葉婉竟然很聽話的一下子就坐在了輪椅上。

    “嗯,這樣才聽話,走吧……”陸遠航推著葉婉出了博華酒店。

    主角都已經離開了,剩下的人也都陸續離開。

    葉辛揚的賓利車里,尚程在開車,葉辛揚和唐曉妍一定是坐在后面的,副駕駛里還有一個簡悅。

    “我們先送簡悅回去。”唐曉妍說道。

    “謝謝妍姐和葉少。”簡悅回頭沖著他們甜甜一笑。

    尚程在后視鏡里看到簡悅的笑容,臉上有一種不同以往的表情。

    “不用謝我們,我們只是在坐車,真正開車的是尚助理,你應該謝謝他才對。”唐曉妍沖著簡悅曖昧的齜牙笑起來。

    簡悅沖著唐曉妍擠眉弄眼不讓她隨便說話,這是葉辛揚突然開口,“尚程,先送我們回家然后再送簡悅!”

    “好的,葉少。”尚程點頭應下。

    唐曉妍心里納悶,這眼看著就快到簡悅家所在的小區,葉辛揚怎么突然發瘋的要先送他們回家,他腦子里在想什么?

    “葉少,我快到了,我就近下車就行,然后再走一點兒就進入小區了,不用這么麻煩。”簡悅臉上有一種表情用焦急來形容最貼切。

    “這么晚,你一個女孩子讓人不放心,讓尚助理送你進入小區以后再走……”葉辛揚閉目養神的靠在汽車座椅里休息。

    葉辛揚都發話了,簡悅就已經不敢再繼續說下去,心里有些苦悶,但是已經不敢再說什么,倒是主駕駛里的尚程心里很高興,但是和葉辛揚在一起時間長了的關系,從他的臉上一點兒看不出來有什么異樣。

    “還是葉先生想的周到。”不清楚緣由的唐曉妍在一旁還很贊同葉辛揚的做法,弄的簡悅心里叫苦不迭。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