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239章 窺視者

第239章 窺視者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男人有幾個婚前“好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有幾個人敢說他(她)沒有在婚前交往過異性,所以這并不是考量一個人的唯一標準。

    在上流社會的世界里,就算沒有感情的兩個人也會走入婚姻的殿堂,因為上流社會婚姻都會為了家族企業所準備的,沒有自由戀愛這一說。不管多堅實的愛情,最后都抵不過金錢和權勢的壓迫。

    今天的酒會名義上是以豫城商會的名頭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實際上今天參加的人員,除了商會登記在案的人以外,有些人還帶上了自己的妻兒,為的就是在這種場合里,能給自己的勢力范圍找個對眼的聯姻對象。

    商會會長就是有這樣打算的其中的人。他看到葉辛揚今天帶著的女伴,女人的樣子長得不錯,穿戴也很識大體,但是沒有家族企業的庇護,根本不可能有出頭之日,就算是帶著她出席各種場合,最后也只能成為別人的墊腳石。

    “葉少,多次邀請您今日承蒙光臨,酒會蓬蓽生輝啊!”會長就算是這豫城有些資歷的人,在面對葉辛揚的時候,還是會不自覺的使用了尊稱。

    “會長客氣,適逢今日空閑,得以抽身前來,多謝會長抬舉。”葉辛揚雖然臉上是一貫的冷漠,但是所說出的話,沒有一點兒失禮之處。

    “說起來讓葉少見笑了,蘇某的小女巧兒對葉少仰慕已久,今日終能得償所愿見到本人,實屬不易。”蘇會長有意提起自己的女兒。

    唐曉妍站在葉辛揚的身邊,聽著蘇會長的說辭,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唐曉妍用眼角的余光撇了葉辛揚一眼,那意思是,看到沒,還真有對你窺視的人。

    “蘇會長過獎。葉某就是一個普通的商人,哪里有會長說的那般非凡,會長如此說來真是折煞葉某。”葉辛揚依舊客氣。

    “葉少真是太謙虛了。”

    蘇會長說著從身旁的侍者的手里拿了兩杯紅酒,一杯拿在自己手中,一杯遞給葉辛揚。

    葉辛揚淡漠的接過,兩個人輕輕碰杯,一飲而盡……

    離開蘇會長的視線以后,唐曉妍歪頭看著葉辛揚,“你就不好奇蘇會長的女兒長成什么樣子?”

    葉辛揚聽了唐曉妍的話,認真的點了點頭,“嗯,唐經理說的很對,我怎么沒有問問蘇會長的女兒在哪里呢?看一眼也好嘛!”

    “好色果然是男人的本性!”唐曉妍知道葉辛揚故意那么說,但是心里還是不舒服。

    “吃醋了?”葉辛揚唇邊勾笑。

    “才沒有,我才不會為了那些阿貓阿狗費神,真要遇到了高手,我和她切磋一番才值得。”唐曉妍挑眉睨著葉辛揚。

    “夠氣魄,”葉辛揚對著唐曉妍豎起大拇指,然后他貼近唐曉妍的耳際,“葉太太真是長能耐了,還能分清楚什么人才是真正的對手。”葉辛揚笑著調侃道。

    “哼,沒辦法,自己的男人不讓人省心,只能自己增長技能了。”唐曉妍又好氣又好笑的說。

    “葉太太放心,葉先生的心很小,已經放著葉太太在里面,就放不下別人了。”

    葉辛揚低著頭在唐曉妍的耳際說話,在外人看來就像兩個人在打情罵俏。看到的人都不禁驚訝,沒想到一向不近女色的葉少,竟然和女伴這般親密。

    “葉少~”一個嬌美輕柔的聲音響起打擾了葉辛揚和唐曉妍的對話。

    葉辛揚和唐曉妍同時側目,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宛如江南女子的嬌柔。

    葉辛揚不認識這個女人,但是很顯然這個女人認識他。他沒有說話,等著對面的女人自報家門。

    “您好,葉少,我是蘇會長的女兒名叫蘇巧,對葉少的大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果然如傳說中一般不凡,幸會。”蘇巧說話很有禮數,她伸出一只手想要和葉辛揚握手。

    葉辛揚看了看蘇巧遞過來的手,又看了看蘇巧那經過細心粉飾的妝容。這樣的女子也敢出現在他面前,是因為家世顯赫還是對自己太有信心,和他的葉太太也差的太多了。

    唐曉妍今天也畫了妝,但是是屬于那種淡妝的類型,如果不是今天參加酒會的需要,唐曉妍一般不會上妝,葉辛揚就喜歡她那種純天然的美,哪里像這些濃妝艷抹的女人,上妝前和上妝后基本屬于兩個人的這種。

    葉辛揚沒有伸出自己的手,他反而雙手插在褲袋里,看著蘇巧,“謝謝蘇小姐抬舉,我也不過是一介商人,哪里有蘇會長的資歷和經驗豐富,能得到大家的認可,都是各位給面子,沒有蘇小姐說的那樣厲害。”

    蘇巧的手就僵在那里,原本自信滿滿的臉上,此刻升起了尷尬之意,她訕訕的收回了手,笑道,“葉少身旁的這位美女姐姐,真是好福氣,像我們這種對葉少仰慕已久的人,連葉少的手指頭都碰不到,而姐姐卻可以常伴葉少左右,真是讓人羨慕。”

    蘇巧是看到了剛才葉辛揚和唐曉妍的互動才走過來的。

    豫城相傳葉少不近女色,但是看剛才葉辛揚的表現,不但主動靠近他身邊的那個女人,而且還對著她微笑勾唇,這個和傳說中的不一樣。蘇巧就認為,現實和傳說差距太大,于是就自己主動過來試水,結果遭到碰壁。

    “這位小姐姐,說的極是,能和這位豫城帝王有所牽連,也是我們唐家的榮幸,主要還是葉少肯給我機會,讓我有機會服侍他左右,這樣的福氣也不是說誰想要就能有的,你說呢,蘇小姐。”

    唐曉妍臉上的笑容笑得那叫一個燦爛,可是說出來的額話,能把人給氣死,這話里話外不都是讓蘇巧難堪的話嘛。

    蘇巧被唐曉妍氣得臉上的肉顫了幾顫。心里算是對葉辛揚身邊的這個女人懷恨在心,剛才她說她們唐家,那就說明她姓唐,豫城姓唐的就那么幾家,想要了解這個女人的信息很容易!

    哼,別以為今天有葉辛揚在身邊給她撐面子,等到哪天她犯到自己手上的時候,到時候可別說風水輪流轉!     男人有幾個婚前“好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有幾個人敢說他(她)沒有在婚前交往過異性,所以這并不是考量一個人的唯一標準。

    在上流社會的世界里,就算沒有感情的兩個人也會走入婚姻的殿堂,因為上流社會婚姻都會為了家族企業所準備的,沒有自由戀愛這一說。不管多堅實的愛情,最后都抵不過金錢和權勢的壓迫。

    今天的酒會名義上是以豫城商會的名頭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實際上今天參加的人員,除了商會登記在案的人以外,有些人還帶上了自己的妻兒,為的就是在這種場合里,能給自己的勢力范圍找個對眼的聯姻對象。

    商會會長就是有這樣打算的其中的人。他看到葉辛揚今天帶著的女伴,女人的樣子長得不錯,穿戴也很識大體,但是沒有家族企業的庇護,根本不可能有出頭之日,就算是帶著她出席各種場合,最后也只能成為別人的墊腳石。

    “葉少,多次邀請您今日承蒙光臨,酒會蓬蓽生輝啊!”會長就算是這豫城有些資歷的人,在面對葉辛揚的時候,還是會不自覺的使用了尊稱。

    “會長客氣,適逢今日空閑,得以抽身前來,多謝會長抬舉。”葉辛揚雖然臉上是一貫的冷漠,但是所說出的話,沒有一點兒失禮之處。

    “說起來讓葉少見笑了,蘇某的小女巧兒對葉少仰慕已久,今日終能得償所愿見到本人,實屬不易。”蘇會長有意提起自己的女兒。

    唐曉妍站在葉辛揚的身邊,聽著蘇會長的說辭,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唐曉妍用眼角的余光撇了葉辛揚一眼,那意思是,看到沒,還真有對你窺視的人。

    “蘇會長過獎。葉某就是一個普通的商人,哪里有會長說的那般非凡,會長如此說來真是折煞葉某。”葉辛揚依舊客氣。

    “葉少真是太謙虛了。”

    蘇會長說著從身旁的侍者的手里拿了兩杯紅酒,一杯拿在自己手中,一杯遞給葉辛揚。

    葉辛揚淡漠的接過,兩個人輕輕碰杯,一飲而盡……

    離開蘇會長的視線以后,唐曉妍歪頭看著葉辛揚,“你就不好奇蘇會長的女兒長成什么樣子?”

    葉辛揚聽了唐曉妍的話,認真的點了點頭,“嗯,唐經理說的很對,我怎么沒有問問蘇會長的女兒在哪里呢?看一眼也好嘛!”

    “好色果然是男人的本性!”唐曉妍知道葉辛揚故意那么說,但是心里還是不舒服。

    “吃醋了?”葉辛揚唇邊勾笑。

    “才沒有,我才不會為了那些阿貓阿狗費神,真要遇到了高手,我和她切磋一番才值得。”唐曉妍挑眉睨著葉辛揚。

    “夠氣魄,”葉辛揚對著唐曉妍豎起大拇指,然后他貼近唐曉妍的耳際,“葉太太真是長能耐了,還能分清楚什么人才是真正的對手。”葉辛揚笑著調侃道。

    “哼,沒辦法,自己的男人不讓人省心,只能自己增長技能了。”唐曉妍又好氣又好笑的說。

    “葉太太放心,葉先生的心很小,已經放著葉太太在里面,就放不下別人了。”

    葉辛揚低著頭在唐曉妍的耳際說話,在外人看來就像兩個人在打情罵俏。看到的人都不禁驚訝,沒想到一向不近女色的葉少,竟然和女伴這般親密。

    “葉少~”一個嬌美輕柔的聲音響起打擾了葉辛揚和唐曉妍的對話。

    葉辛揚和唐曉妍同時側目,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宛如江南女子的嬌柔。

    葉辛揚不認識這個女人,但是很顯然這個女人認識他。他沒有說話,等著對面的女人自報家門。

    “您好,葉少,我是蘇會長的女兒名叫蘇巧,對葉少的大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果然如傳說中一般不凡,幸會。”蘇巧說話很有禮數,她伸出一只手想要和葉辛揚握手。

    葉辛揚看了看蘇巧遞過來的手,又看了看蘇巧那經過細心粉飾的妝容。這樣的女子也敢出現在他面前,是因為家世顯赫還是對自己太有信心,和他的葉太太也差的太多了。

    唐曉妍今天也畫了妝,但是是屬于那種淡妝的類型,如果不是今天參加酒會的需要,唐曉妍一般不會上妝,葉辛揚就喜歡她那種純天然的美,哪里像這些濃妝艷抹的女人,上妝前和上妝后基本屬于兩個人的這種。

    葉辛揚沒有伸出自己的手,他反而雙手插在褲袋里,看著蘇巧,“謝謝蘇小姐抬舉,我也不過是一介商人,哪里有蘇會長的資歷和經驗豐富,能得到大家的認可,都是各位給面子,沒有蘇小姐說的那樣厲害。”

    蘇巧的手就僵在那里,原本自信滿滿的臉上,此刻升起了尷尬之意,她訕訕的收回了手,笑道,“葉少身旁的這位美女姐姐,真是好福氣,像我們這種對葉少仰慕已久的人,連葉少的手指頭都碰不到,而姐姐卻可以常伴葉少左右,真是讓人羨慕。”

    蘇巧是看到了剛才葉辛揚和唐曉妍的互動才走過來的。

    豫城相傳葉少不近女色,但是看剛才葉辛揚的表現,不但主動靠近他身邊的那個女人,而且還對著她微笑勾唇,這個和傳說中的不一樣。蘇巧就認為,現實和傳說差距太大,于是就自己主動過來試水,結果遭到碰壁。

    “這位小姐姐,說的極是,能和這位豫城帝王有所牽連,也是我們唐家的榮幸,主要還是葉少肯給我機會,讓我有機會服侍他左右,這樣的福氣也不是說誰想要就能有的,你說呢,蘇小姐。”

    唐曉妍臉上的笑容笑得那叫一個燦爛,可是說出來的額話,能把人給氣死,這話里話外不都是讓蘇巧難堪的話嘛。

    蘇巧被唐曉妍氣得臉上的肉顫了幾顫。心里算是對葉辛揚身邊的這個女人懷恨在心,剛才她說她們唐家,那就說明她姓唐,豫城姓唐的就那么幾家,想要了解這個女人的信息很容易!

    哼,別以為今天有葉辛揚在身邊給她撐面子,等到哪天她犯到自己手上的時候,到時候可別說風水輪流轉!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