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203章 只養你

第203章 只養你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魏恩鵬并沒有離開這個城市,但是不想讓路丹自責難做,他故意和路丹說了謊話,說他要回榮昌市。

    事實上他是需要好好想一想,那天在娛樂城里所發生的事情。

    唐曉妍和葉辛揚這兩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怎么就會有了聯系?按照魏恩鵬對唐曉妍的了解,就算之前她的家庭條件不錯,但是要和豫城葉少有所牽連,還是不夠資格的,到了后來,她家里的變故,應該更沒有機會和葉辛揚這個高高在上的男人有瓜葛才對。

    要不是那天葉辛揚的出現,破壞了他已經心有成竹的計劃,讓所有的幻想都化作了泡影,可能他現在已經和唐曉妍雙宿雙棲也說不定!

    魏恩鵬他不甘心,覺得這么久以來的不停努力只因為葉辛揚的出現,就全部都變成了徒勞。

    于是,他跟著質問唐曉妍的路丹來到了名都酒店,而路丹并不知道在自己的身后還尾隨一個魏恩鵬。

    路丹去名都酒店是為了質問唐曉妍和葉辛揚的關系,他的目的和路丹有相似的地方,他想看看葉辛揚對待唐曉妍的態度到底好不好,是不是把她當成了女朋友來看待,還是像對待上流社會男人的玩物一樣看待。

    為了更接近真相,更真切的關注唐曉妍和葉辛揚的一舉一動,他竟然也入住了名都酒店。

    他發現,葉辛揚對待唐曉妍的態度不是假的,男人很疼唐曉妍,而唐曉妍反應在臉上的幸福也不是假的。這樣的認知讓魏恩鵬心里有些難受,但也感到欣慰。

    如果不能擁有,看著她幸福也是一樣的。這是魏恩鵬告誡自己的話。

    所以剛才坐在他們后面的魏恩鵬聽了高小童的那些話,實在聽不進去,才不得已發聲,“愛一個人,不是一定要擁有,而是懂得放手。我不會因為自己的不甘心或者想得到而破壞唐曉妍現在所擁有的幸福。和你看不得別人好是不一樣的。所以別把我和你劃分在一個圈子里……”

    魏恩鵬說完這些話,就準備打算離開。這時T臺上的儀式也已經結束,新郎和新娘從上面走下來,接受賓客們的祝福,大家都紛紛起身,唐曉妍在起身轉頭的一瞬間,和魏恩鵬看向新人這邊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他們都愣住,沒有想到會看到彼此,隨后魏恩鵬首先朝著唐曉妍的方向微笑點頭,唐曉妍隔著人群也回以一個微笑給他。

    如果不是路丹告訴她,恐怕她一輩子也不知道,她那段美好的大學時光里,還有這樣一個男孩兒關注過她,喜歡過她。她很感謝這個男孩兒的執著,大學的四年時光加上畢業的兩年,這整整六年的歲月里對他是一個難忘的經歷,而于她只是一個值得回憶的過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沒有早一點兒也沒有晚一點,就是在正好的時間里出現……

    路丹和梁然結束婚禮以后,就直接去機場趕飛機度蜜月去了,因為之前已經和同學、朋友幾個人一起吃過飯,所以今天的時間緊張,路丹也就沒有再單獨和大家互動,而是直接隨和梁然一起開車奔向機場。所以儀式完事兒以后,大家紛紛散場,離開這個場地往外走去。

    “在看什么?眼睛都要掉進去了!”

    葉辛揚注意到唐曉妍的目光,也看到了魏恩鵬朝著唐曉妍的微笑。但是他沒有打破他們之間簡短的目光交流,直到魏恩鵬轉身離開,葉辛揚才湊過來,和唐曉妍說這話。

    “今天的葉先生好乖。問題發問的時間不早不晚剛剛好,應該獎勵一下。”說完,唐曉妍在葉辛揚的唇角留下一吻。

    “嗯,誰能沒有個過去呢,我完全可以理解葉太太的行為。”葉辛揚雙手放在褲袋里,優雅的睨著唐曉妍。

    “不,”唐曉妍不贊同的伸手阻止了葉辛揚的話,“不一樣,不是所有的過去都值得理解,葉先生明白嗎?”

    “葉太太看著很善解人意的樣子,怎么有時候就……”葉辛揚凝眉在思考要用什么詞語來形容唐曉妍。

    “葉先生其實是被葉太太的樣子給騙了,因為葉太太根本就不是一個善解人意的人,有時候甚至還很小氣。”唐曉妍臉上是標準的職業微笑。

    唐曉妍和葉辛揚走在前面,凌楠和顧青澤走在后面,在唐曉妍看不到的地方,顧青澤有意無意的會碰到凌楠的手,凌楠一開始沒有察覺,還以為是她妨礙了顧青澤的手臂擺動,躲開一下,顧青澤生氣的直接拉住了凌楠的手。

    一開始凌楠緊張的給顧青澤使眼色,告訴他唐曉妍在前面呢,顧青澤完全一副沒關系的樣子,就是拉著凌楠不放,最后凌楠放棄掙扎,任由顧青澤拉著她。

    葉辛揚討厭唐曉妍這種公式化的態度,他現在好想帶她回到房間里,然后好好調教一番。目光瞥見身后的顧青澤和凌楠的互動,他伸手直接從后面摟住唐曉妍的腰。

    “我們今天在海城再住上一晚,明天的時候再回去。”葉辛揚話是對唐曉妍說的,眼睛的余光卻是投給顧青澤。

    “你已經出來很久了,豫城那邊真的沒問題嗎?每天也不見你工作!”唐曉妍有些擔心這些天被放置的辛峰的工作怎么辦。

    “我不是還有尚程呢嗎!這個你不用擔心,如果公司處處都需要我,那我根本就不需要雇傭那么多人啦!”

    “工作最好還是自己完成比較好,要不然小心你的江山不保哦!”

    “沒想到葉太太對企業管理這一部分也開始上心了,是在擔心葉先生掙到的錢不夠你花嗎?”

    “NO,NO,NO,葉先生你又搞錯了,我不是擔心你的公司,我是在擔心我自己的工作,我是辛峰的職員,如果老板不好好工作,企業堅持不下去,那我不是要下崗了。”唐曉妍伸出一根手指在葉辛揚的眼前晃了晃,不認同的說道。

    “沒關系,我可以養著你。”男人傲嬌的聳動一下肩膀,但是抱著唐曉妍的手卻沒有放開。

    “我又不是你的寵物,干嘛讓你養著。”唐曉妍噘嘴嬌嗔的撇了葉辛揚一眼。

    “葉太太干嘛自降身價把自己比喻成寵物呢,其實它們沒有你幸運,因為葉先生只養著你……”葉辛揚抬手在唐曉妍的鼻尖上輕刮了一下。     魏恩鵬并沒有離開這個城市,但是不想讓路丹自責難做,他故意和路丹說了謊話,說他要回榮昌市。

    事實上他是需要好好想一想,那天在娛樂城里所發生的事情。

    唐曉妍和葉辛揚這兩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怎么就會有了聯系?按照魏恩鵬對唐曉妍的了解,就算之前她的家庭條件不錯,但是要和豫城葉少有所牽連,還是不夠資格的,到了后來,她家里的變故,應該更沒有機會和葉辛揚這個高高在上的男人有瓜葛才對。

    要不是那天葉辛揚的出現,破壞了他已經心有成竹的計劃,讓所有的幻想都化作了泡影,可能他現在已經和唐曉妍雙宿雙棲也說不定!

    魏恩鵬他不甘心,覺得這么久以來的不停努力只因為葉辛揚的出現,就全部都變成了徒勞。

    于是,他跟著質問唐曉妍的路丹來到了名都酒店,而路丹并不知道在自己的身后還尾隨一個魏恩鵬。

    路丹去名都酒店是為了質問唐曉妍和葉辛揚的關系,他的目的和路丹有相似的地方,他想看看葉辛揚對待唐曉妍的態度到底好不好,是不是把她當成了女朋友來看待,還是像對待上流社會男人的玩物一樣看待。

    為了更接近真相,更真切的關注唐曉妍和葉辛揚的一舉一動,他竟然也入住了名都酒店。

    他發現,葉辛揚對待唐曉妍的態度不是假的,男人很疼唐曉妍,而唐曉妍反應在臉上的幸福也不是假的。這樣的認知讓魏恩鵬心里有些難受,但也感到欣慰。

    如果不能擁有,看著她幸福也是一樣的。這是魏恩鵬告誡自己的話。

    所以剛才坐在他們后面的魏恩鵬聽了高小童的那些話,實在聽不進去,才不得已發聲,“愛一個人,不是一定要擁有,而是懂得放手。我不會因為自己的不甘心或者想得到而破壞唐曉妍現在所擁有的幸福。和你看不得別人好是不一樣的。所以別把我和你劃分在一個圈子里……”

    魏恩鵬說完這些話,就準備打算離開。這時T臺上的儀式也已經結束,新郎和新娘從上面走下來,接受賓客們的祝福,大家都紛紛起身,唐曉妍在起身轉頭的一瞬間,和魏恩鵬看向新人這邊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他們都愣住,沒有想到會看到彼此,隨后魏恩鵬首先朝著唐曉妍的方向微笑點頭,唐曉妍隔著人群也回以一個微笑給他。

    如果不是路丹告訴她,恐怕她一輩子也不知道,她那段美好的大學時光里,還有這樣一個男孩兒關注過她,喜歡過她。她很感謝這個男孩兒的執著,大學的四年時光加上畢業的兩年,這整整六年的歲月里對他是一個難忘的經歷,而于她只是一個值得回憶的過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沒有早一點兒也沒有晚一點,就是在正好的時間里出現……

    路丹和梁然結束婚禮以后,就直接去機場趕飛機度蜜月去了,因為之前已經和同學、朋友幾個人一起吃過飯,所以今天的時間緊張,路丹也就沒有再單獨和大家互動,而是直接隨和梁然一起開車奔向機場。所以儀式完事兒以后,大家紛紛散場,離開這個場地往外走去。

    “在看什么?眼睛都要掉進去了!”

    葉辛揚注意到唐曉妍的目光,也看到了魏恩鵬朝著唐曉妍的微笑。但是他沒有打破他們之間簡短的目光交流,直到魏恩鵬轉身離開,葉辛揚才湊過來,和唐曉妍說這話。

    “今天的葉先生好乖。問題發問的時間不早不晚剛剛好,應該獎勵一下。”說完,唐曉妍在葉辛揚的唇角留下一吻。

    “嗯,誰能沒有個過去呢,我完全可以理解葉太太的行為。”葉辛揚雙手放在褲袋里,優雅的睨著唐曉妍。

    “不,”唐曉妍不贊同的伸手阻止了葉辛揚的話,“不一樣,不是所有的過去都值得理解,葉先生明白嗎?”

    “葉太太看著很善解人意的樣子,怎么有時候就……”葉辛揚凝眉在思考要用什么詞語來形容唐曉妍。

    “葉先生其實是被葉太太的樣子給騙了,因為葉太太根本就不是一個善解人意的人,有時候甚至還很小氣。”唐曉妍臉上是標準的職業微笑。

    唐曉妍和葉辛揚走在前面,凌楠和顧青澤走在后面,在唐曉妍看不到的地方,顧青澤有意無意的會碰到凌楠的手,凌楠一開始沒有察覺,還以為是她妨礙了顧青澤的手臂擺動,躲開一下,顧青澤生氣的直接拉住了凌楠的手。

    一開始凌楠緊張的給顧青澤使眼色,告訴他唐曉妍在前面呢,顧青澤完全一副沒關系的樣子,就是拉著凌楠不放,最后凌楠放棄掙扎,任由顧青澤拉著她。

    葉辛揚討厭唐曉妍這種公式化的態度,他現在好想帶她回到房間里,然后好好調教一番。目光瞥見身后的顧青澤和凌楠的互動,他伸手直接從后面摟住唐曉妍的腰。

    “我們今天在海城再住上一晚,明天的時候再回去。”葉辛揚話是對唐曉妍說的,眼睛的余光卻是投給顧青澤。

    “你已經出來很久了,豫城那邊真的沒問題嗎?每天也不見你工作!”唐曉妍有些擔心這些天被放置的辛峰的工作怎么辦。

    “我不是還有尚程呢嗎!這個你不用擔心,如果公司處處都需要我,那我根本就不需要雇傭那么多人啦!”

    “工作最好還是自己完成比較好,要不然小心你的江山不保哦!”

    “沒想到葉太太對企業管理這一部分也開始上心了,是在擔心葉先生掙到的錢不夠你花嗎?”

    “NO,NO,NO,葉先生你又搞錯了,我不是擔心你的公司,我是在擔心我自己的工作,我是辛峰的職員,如果老板不好好工作,企業堅持不下去,那我不是要下崗了。”唐曉妍伸出一根手指在葉辛揚的眼前晃了晃,不認同的說道。

    “沒關系,我可以養著你。”男人傲嬌的聳動一下肩膀,但是抱著唐曉妍的手卻沒有放開。

    “我又不是你的寵物,干嘛讓你養著。”唐曉妍噘嘴嬌嗔的撇了葉辛揚一眼。

    “葉太太干嘛自降身價把自己比喻成寵物呢,其實它們沒有你幸運,因為葉先生只養著你……”葉辛揚抬手在唐曉妍的鼻尖上輕刮了一下。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