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151章 軟肋
    “什么事情?”尚程對著手機里的人問道。

    電話那端不知道是誰,卻說了很久,這期間尚程的目光還時不時的慢慢移向葉辛揚。

    “好的,我知道了,你讓他在下面等一下,葉少現在有一個重要的會議還沒有結束,我會盡快和葉少聯系。”尚程說完掛斷電話。

    “誰?”很簡單的一個字從葉辛揚的口中發出。

    “林宇繁!”尚程恭恭敬敬的回答。

    “他還有膽子來辛峰?真是不知好歹!讓他先等著吧!”葉辛揚冷冷的說道。

    辛峰集團一樓的等候區里,林宇繁像個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急得團團轉。

    現在林氏正在和一個國外企業商討合作項目的事宜,但是合作在進行的過程中,卻常常會被一股外來勢力所阻撓。這個讓林氏企業的上上下下都很著急,因為這次的合作涉及的合作資金數額巨大,如果談不攏的話,會對林氏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這次的合作是勢在必行。

    這股阻撓的勢力林宇繁也是讓人通過各種關系查了很久,才找出他的幕后操縱者,葉辛揚!

    林宇繁沒有想到葉辛揚會做出這種事情,因為林氏和辛峰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兩家企業在經營的方向上也各不相同,所以不存在競爭的問題,所以如果單純的說,問題出在兩家的企業上好像并不合理。

    思來想去,最后林宇繁把事情的大概脈絡想了個明白。這次葉辛揚插手林氏的事情,多半與半個月以前自己在酒吧碰到唐曉妍有關!

    以豫城葉少的手段,想查清楚那天帶著唐曉妍去酒店的人是誰很容易,但是以葉辛揚那種霸道男人而言,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帶到酒店,卻沒有繼續追究下去,這就不符合豫城葉少的做事風格。

    原來他是盯上了林氏的這次合作項目上!為了林氏企業的大業,林宇繁只能親自過來辛峰搏一搏。

    果然,一到辛峰集團的前臺就遭到阻撓,前臺小姐給尚助理打電話,對方說葉辛揚在開會。這種時候,他到底開不開會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男人什么時候能給自己看到他一面的機會。

    如果不見面,那就什么都不要提了,沒有任何機會!

    現在林氏企業和國外公司的合作已經談到了最重要的部分,如果不盡快解決掉葉辛揚的糾纏,那么一切就將功虧一簣,他不能成為林氏的罪人。

    一連幾天,林宇繁都來辛峰集團等著葉辛揚,可是,葉辛揚就是避而不見,不是在外地分公司工作,就是在辛峰集團里開重要會議,各種理由就是不見!

    林宇繁一開始抱著跟葉辛揚解釋清楚的態度,因為他也不想因為只是為了幫著唐曉妍而讓自己的公司陷入困境,這樣想著,林宇繁還給葉辛揚直接打了一通電話,可是對方不但沒有接聽,而且最后還把他拉入黑名單。

    林宇繁思前想后最后給自己想了一條葉辛揚一定會答應見的他路,這樣做都是葉辛揚一再的逼迫他,讓他只能使用下策來應對葉辛揚的無理取鬧。

    “麻煩小姐你再給尚助理打一通電話,我要告訴他,今天我所說的話,葉少會很感興趣的。”林宇繁思量好以后,再次來到前臺這里,希望前臺給他傳個話。

    對面的這個男人已經連續來了一周的時間,尚助理一直沒有答應讓他去見葉少,可是這個男人還挺執著,每天上班的時間就到了辛峰,然后下班的時候離開,就像他們一樣很準點。

    “林總,尚助理之前沒有答應你的要求,現在也一樣,您就不用費心了。請回吧!”

    看著對方不耐煩的態度,林宇繁只覺得,一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真是狗仗人勢。

    “你放心,我保證這是最后一次,只要你打了這通電話,葉少一定會見我的。”

    “林總,您要是早有這能耐,不是早就能見到我們葉少了嘛。您啊,請回吧,別跟這兒浪費時間了。”前臺接待小姐還好心的提醒林宇繁。

    林宇繁最后無奈的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紙包偷偷的塞在了前臺接待的手里,“美女,你就通融一下,這是最后一次,一定是最后一次。”

    拿人手短,前臺接待摸著手里厚厚的紙包,立刻喜笑顏開的又給尚助理撥通電話,“尚助理,這位林總說有一件大事兒,葉少一定會感興趣,關于博華酒店的事情……”

    一聽到“博華酒店”這四個字,葉辛揚立刻就不淡定了,他搶過尚程手里的電話,“讓他上來!”

    前臺接待沒想到,林宇繁這次所說的話竟然起作用了,而且還是葉少自己親自答復的。她不禁多看了幾眼林宇繁,心里想著這個人有病吧,早有能去見葉少的辦法,怎么不早用,犯得上屢次碰壁以后再使用嗎,有錢人的世界真是看不懂!

    當林宇繁推開總裁辦公室的大門的時候,推開的一瞬間,他就感受到了,屋子里襲人的涼意。

    對上葉辛揚冰冷的眸子,林宇繁反而笑意更濃。原來的豫城葉少是沒有軟肋的,但是現在唐曉妍卻是他的軟肋……

    “葉少,見你一面真是不容易啊!”林宇繁笑著說道。

    “我不想聽你廢話。你不是要說博華酒店的事情嗎?”葉辛揚簡明扼要。

    尚程就站在葉辛揚的很旁,感覺到從葉辛揚身體里散發出來的寒意,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呵,我主要就是想懇求葉少能高抬貴手放了林氏企業,不要再阻撓林氏企業和國外公司的合作。”林宇繁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就憑你,你有什么資格求我?”葉辛揚的眼色變得鋒利。

    “曉妍喝醉酒那天,在你來之前,我們兩個人單獨在房間里獨處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葉少覺得這個夠資格嗎?”

    林宇繁故意那樣叫唐曉妍的名字,就是為了引誘葉辛揚過多的想象。

    其實人的想象力是很可怕的,在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之前,人們都有有各自的猜測,尤其是在這種特別容易引起人們遐想的酒店里。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