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150章 不爽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遇到這么大一件不順心的事情,哪里還有心情追劇啊!

    “我聽說你追的那部電視劇今天是大結局。”葉辛揚一邊說著一邊往一旁的沙發里走去,隨手拿著一本雜志。

    唐曉妍沒有想到葉辛揚會說出這種話,她的表情完全是目瞪口呆!這個男人是怎么“聽說”的呢?他身邊都是事業有成的人士,怎么可能會關注這種女性化的東西,難道他有特意關注過?這樣的想法讓唐曉妍不禁朝著葉辛揚的方向停止目光。

    “葉先生身邊哪里會有知道這些東西的人啊?你這個聽說說的好牽強哦!”唐曉妍才不信他說的“聽說”呢,就太好奇男人是怎么知道的了,所以就想什么說什么的直接問出口。

    就在話出口的一瞬間,她就后悔了。她覺得現在的情況一點兒都不適合和葉辛揚說這些撒嬌的話,哪怕是語氣里帶著嬌嗔都不適合。

    “之前聽簡悅說了一嘴,還想著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看呢。”

    葉辛揚沒有抬頭,繼續看著手里的財經雜志,語氣里沒有一點兒被女人揭穿的尷尬,好像覺得一切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樣的葉辛揚讓唐曉妍心臟的位置狂跳。他的意思就是有特意了解她的生活圈子,并且愿意和她一起同步進行。可是,他為什么沒有和她提洛琪的事情呢?

    唐曉妍太在意這一點了。葉辛揚的一直忌口不提,是想保護洛琪,還是想繼續欺騙她?

    心里的這些內心活動,讓唐曉妍沒有去接葉辛揚的話題,她停頓了一下才慢慢開口,“你今天一天沒有去公司,日理萬機的葉少今天晚上不需要加班嗎?”

    葉辛揚慢慢的從投向雜志里的眼睛轉移到唐曉妍身上,“葉太太這么說是在擔心葉先生的身體,還是在擔心葉先生的資產數額的變化?”

    唐曉妍知道她自己不是葉辛揚的對手,每次和他這樣對話,最后無言以對的一定是她自己。

    她故意忽略葉辛揚所說的話,“簡悅也給我發了很多信息,我還沒有給她回復信息。”

    葉辛揚靠在沙發里的身體換了一個姿勢,“嗯,給她打完電話,我們去樓下看電視。”

    男人還是在翻動著手里的刊物,但是語氣已經不是剛才商量的語氣,已經換成了一種命令式的。

    女人就是這樣。男人在用一種討好商量的語氣說話時,女人就是會用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態度對待,一旦男人開始換成強勢霸道的樣子,女人立刻就變成了一只順從聽話的貓兒。

    換在唐曉妍身上也不例外,剛才她各種不配合葉辛揚都看在眼里,只是他希望換一種她更能接受的方式,結果,還是霸道總裁的設定最能讓她聽話。

    ……

    隔日,唐曉妍起的很早,穿戴完畢儼然就是準備上班的模樣。

    “你這幾天上班和我坐一輛車。”餐桌上葉辛揚沖著唐曉妍說。

    “為什么?我們各自到公司也是一樣的。”唐曉妍有些不明白。

    “你的車拿去修理廠維修,需要一些時間。”葉辛揚說的合情合理。

    “……”

    唐曉妍對于這個話題,無力反駁,因為她不懂機械方面的事情,她就是傳說中的那種,只會開車其他什么都看不住的女人,不是馬路殺手就已經是對的起大眾了。

    到了公司,設計部里。

    “妍姐,你前天到底去了哪里?”簡悅看到唐曉妍一頭撲倒她的懷里。

    “別擔心,這不是回來了嘛!而且昨天晚上已經打過電話了,你怎么還是這個樣子?”唐曉妍看著抱住自己的簡悅,輕拍她的肩膀。

    “你知道看到你離開我有多擔心和自責嗎?你那天的情緒也不好,我就恨我自己沒有把你看住……”簡悅說著竟然開始抽泣。

    “對不起,那天是我自己的問題,卻連累你跟著我擔心。那天葉少沒有為難你吧?”唐曉妍最擔心的就是葉辛揚借題發揮的拿簡悅出氣。

    “葉少沒有那我怎么樣,我猜測可能知道你比較疼我,所以還是愛屋及烏的。”簡悅從唐曉妍的懷里鉆出來,破涕為笑。

    愛屋及烏嗎?簡悅用的這個詞,放在她身上可能并不貼切。只是唐曉妍沒有反駁也沒有解釋,就是那樣微笑的看著簡悅。

    之后的時間里,就好像沒有洛琪出現過一樣的平靜,就連唐曉妍自己都覺得是不是那天她看花了眼,一時神經錯亂或者是意想出來的。

    自從唐曉妍醉酒以后的這段時間里,葉辛揚和尚程很忙。他們在搞林氏和國外公司合作的事情,葉辛揚要給林宇繁一點兒教訓。

    因為當天找到唐曉妍的時候,看到眼前的情形,葉辛揚自己已經亂了方寸,腦子里也是一團漿糊,所以很多事情他并沒有好好想過。

    隔天,等到葉辛揚冷靜下來的時候,也仔細想過林宇繁把唐曉妍送到酒店以后,可能發生的事情。他認真的考慮過,覺得以林宇繁對待唐曉妍的態度看,他應該不會對唐曉妍霸王硬上弓,因為葉辛揚在林宇繁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對唐曉妍的真摯感情。

    一個人什么都可以改變,什么都可以掩飾,但是那個人的眼睛一定不會說謊,因為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眼睛最能表露一個人的心事。

    雖然不知道林宇繁和唐曉妍當初是因為什么分開,但是只要一想到唐曉妍的初戀不是自己,葉辛揚就對林宇繁不爽!

    就算那天在酒店里他們什么都沒有發生,但是那天在酒吧里,林宇繁竟然抱著唐曉妍很久,就是這一點,葉辛揚也要給林宇繁一些教訓,讓他離唐曉妍遠一點兒。

    辛峰集團,總裁辦公室。

    葉辛揚長指拿過文件,沉冷的視線落在扉頁上,“還需要多長時間可以搞砸林氏的這次合作。”

    “現在國外的公司的意思是……”

    葉辛揚低頭翻閱著手中的資料,認真的聽著尚程的匯報,他英俊挺拔的身子靠在真皮座椅上,雙腿優雅交疊在一起,溫涼清潤的眸子時不時掃過尚程的臉。

    這時,尚程的電話響起,他掏出手機看了一樣來電,接了起來。     遇到這么大一件不順心的事情,哪里還有心情追劇啊!

    “我聽說你追的那部電視劇今天是大結局。”葉辛揚一邊說著一邊往一旁的沙發里走去,隨手拿著一本雜志。

    唐曉妍沒有想到葉辛揚會說出這種話,她的表情完全是目瞪口呆!這個男人是怎么“聽說”的呢?他身邊都是事業有成的人士,怎么可能會關注這種女性化的東西,難道他有特意關注過?這樣的想法讓唐曉妍不禁朝著葉辛揚的方向停止目光。

    “葉先生身邊哪里會有知道這些東西的人啊?你這個聽說說的好牽強哦!”唐曉妍才不信他說的“聽說”呢,就太好奇男人是怎么知道的了,所以就想什么說什么的直接問出口。

    就在話出口的一瞬間,她就后悔了。她覺得現在的情況一點兒都不適合和葉辛揚說這些撒嬌的話,哪怕是語氣里帶著嬌嗔都不適合。

    “之前聽簡悅說了一嘴,還想著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看呢。”

    葉辛揚沒有抬頭,繼續看著手里的財經雜志,語氣里沒有一點兒被女人揭穿的尷尬,好像覺得一切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樣的葉辛揚讓唐曉妍心臟的位置狂跳。他的意思就是有特意了解她的生活圈子,并且愿意和她一起同步進行。可是,他為什么沒有和她提洛琪的事情呢?

    唐曉妍太在意這一點了。葉辛揚的一直忌口不提,是想保護洛琪,還是想繼續欺騙她?

    心里的這些內心活動,讓唐曉妍沒有去接葉辛揚的話題,她停頓了一下才慢慢開口,“你今天一天沒有去公司,日理萬機的葉少今天晚上不需要加班嗎?”

    葉辛揚慢慢的從投向雜志里的眼睛轉移到唐曉妍身上,“葉太太這么說是在擔心葉先生的身體,還是在擔心葉先生的資產數額的變化?”

    唐曉妍知道她自己不是葉辛揚的對手,每次和他這樣對話,最后無言以對的一定是她自己。

    她故意忽略葉辛揚所說的話,“簡悅也給我發了很多信息,我還沒有給她回復信息。”

    葉辛揚靠在沙發里的身體換了一個姿勢,“嗯,給她打完電話,我們去樓下看電視。”

    男人還是在翻動著手里的刊物,但是語氣已經不是剛才商量的語氣,已經換成了一種命令式的。

    女人就是這樣。男人在用一種討好商量的語氣說話時,女人就是會用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態度對待,一旦男人開始換成強勢霸道的樣子,女人立刻就變成了一只順從聽話的貓兒。

    換在唐曉妍身上也不例外,剛才她各種不配合葉辛揚都看在眼里,只是他希望換一種她更能接受的方式,結果,還是霸道總裁的設定最能讓她聽話。

    ……

    隔日,唐曉妍起的很早,穿戴完畢儼然就是準備上班的模樣。

    “你這幾天上班和我坐一輛車。”餐桌上葉辛揚沖著唐曉妍說。

    “為什么?我們各自到公司也是一樣的。”唐曉妍有些不明白。

    “你的車拿去修理廠維修,需要一些時間。”葉辛揚說的合情合理。

    “……”

    唐曉妍對于這個話題,無力反駁,因為她不懂機械方面的事情,她就是傳說中的那種,只會開車其他什么都看不住的女人,不是馬路殺手就已經是對的起大眾了。

    到了公司,設計部里。

    “妍姐,你前天到底去了哪里?”簡悅看到唐曉妍一頭撲倒她的懷里。

    “別擔心,這不是回來了嘛!而且昨天晚上已經打過電話了,你怎么還是這個樣子?”唐曉妍看著抱住自己的簡悅,輕拍她的肩膀。

    “你知道看到你離開我有多擔心和自責嗎?你那天的情緒也不好,我就恨我自己沒有把你看住……”簡悅說著竟然開始抽泣。

    “對不起,那天是我自己的問題,卻連累你跟著我擔心。那天葉少沒有為難你吧?”唐曉妍最擔心的就是葉辛揚借題發揮的拿簡悅出氣。

    “葉少沒有那我怎么樣,我猜測可能知道你比較疼我,所以還是愛屋及烏的。”簡悅從唐曉妍的懷里鉆出來,破涕為笑。

    愛屋及烏嗎?簡悅用的這個詞,放在她身上可能并不貼切。只是唐曉妍沒有反駁也沒有解釋,就是那樣微笑的看著簡悅。

    之后的時間里,就好像沒有洛琪出現過一樣的平靜,就連唐曉妍自己都覺得是不是那天她看花了眼,一時神經錯亂或者是意想出來的。

    自從唐曉妍醉酒以后的這段時間里,葉辛揚和尚程很忙。他們在搞林氏和國外公司合作的事情,葉辛揚要給林宇繁一點兒教訓。

    因為當天找到唐曉妍的時候,看到眼前的情形,葉辛揚自己已經亂了方寸,腦子里也是一團漿糊,所以很多事情他并沒有好好想過。

    隔天,等到葉辛揚冷靜下來的時候,也仔細想過林宇繁把唐曉妍送到酒店以后,可能發生的事情。他認真的考慮過,覺得以林宇繁對待唐曉妍的態度看,他應該不會對唐曉妍霸王硬上弓,因為葉辛揚在林宇繁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對唐曉妍的真摯感情。

    一個人什么都可以改變,什么都可以掩飾,但是那個人的眼睛一定不會說謊,因為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眼睛最能表露一個人的心事。

    雖然不知道林宇繁和唐曉妍當初是因為什么分開,但是只要一想到唐曉妍的初戀不是自己,葉辛揚就對林宇繁不爽!

    就算那天在酒店里他們什么都沒有發生,但是那天在酒吧里,林宇繁竟然抱著唐曉妍很久,就是這一點,葉辛揚也要給林宇繁一些教訓,讓他離唐曉妍遠一點兒。

    辛峰集團,總裁辦公室。

    葉辛揚長指拿過文件,沉冷的視線落在扉頁上,“還需要多長時間可以搞砸林氏的這次合作。”

    “現在國外的公司的意思是……”

    葉辛揚低頭翻閱著手中的資料,認真的聽著尚程的匯報,他英俊挺拔的身子靠在真皮座椅上,雙腿優雅交疊在一起,溫涼清潤的眸子時不時掃過尚程的臉。

    這時,尚程的電話響起,他掏出手機看了一樣來電,接了起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