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137章 返回豫城

第137章 返回豫城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走廊里突然停止的腳步聲,讓凌楠莫名的心慌。

    是不是小舅舅就站在門外?是不是小舅舅想要敲門進來和自己解釋?是不是小舅舅……凌楠一時間想了很多東西,可是,她在門里等了好久,都沒有發生她想象的結果。

    又過了很久,走廊里重新響起了腳步聲,然后是開門關門的聲音。

    凌楠直到聽到了隔壁關門的聲音,才失望的靠著門板滑坐在地上……

    華市。

    在這邊待了快有半個月的時間,葉辛揚終于告訴唐曉妍可以回豫城了。

    唐曉妍高興的快要蹦起來。

    用歸心似箭來形容這次來華市的心情在恰當不過了。唐曉妍就特別好奇那些常年奔波于各個城市之間的人,他們難道就不想家嗎?

    就算是葉辛揚貼心的為了這次的行程準備了別墅,可是唐曉妍還是覺得不踏實,還是會有種居無定所的感覺,哪怕葉辛揚在后來的時間里,不再晚歸,不再夜不歸宿,唐曉妍還是不習慣。

    “想豫城的家啦?”葉辛揚圈著唐曉妍的腰肢。

    “不能說是想家了,應該準確的說成是顧家。”

    “是誰說了有我的地方就是家啊?”

    “不知道啊,不記得啊……”唐曉妍也反手環住葉辛揚的腰來回晃頭。

    “葉太太原來是個小賴皮啊,說過的話都不承認的。”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嘍,我只能說環境熏染人…… ”

    葉辛揚瞇起了危險的眼睛,“葉太太你想好了為自己說的話負責任嗎?”

    看到這樣的葉辛揚,唐曉妍的神色一驚,一種不好的感覺爬上她的心頭,“葉先生應該是個紳士對嗎?”

    “對自己的老婆不需要紳士那種東西。”

    “葉先生尊重女性意愿,應該是每個丈夫應盡的責任是嗎。”唐曉妍想要推開抱著她的葉辛揚,無奈卻被對方抱的更緊。

    “可是葉先生認為,葉太太每次在面對夫妻義務這件事情上所表現的觀點都是相反的意思。你說不要就是要的意思,你說不是就是是的意思,你說不愿意就是愿意的意思,你說……”葉辛揚反反復復的說了好多個例舉。

    “葉先生你的中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唐曉妍對于葉辛揚曲解她的意思有些生氣。

    “葉太太這話的意思,我也可以理解為在夸我!”葉辛揚賴皮的讓唐曉妍無語。

    “……”

    一個撲倒,唐曉妍又被葉辛揚里里外外的吃了個遍……

    第二天,就是啟程回豫城的日子。

    霍峰自然還是留在華市繼續星級酒店的工程項目。葉辛揚已經和他的溝通的很明白,以后關于洛琪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再找他,就算找上他,他也不會再對有關洛琪的任何事情多加參與。

    霍峰點頭稱是,沒有任何解釋。

    回去的路上依然是尚程,簡悅,葉辛揚和唐曉妍四個人。但是車上的氣氛明顯沒有過來時的那種融洽感。葉辛揚和唐曉妍倒是不必多說,就是尚程和簡悅之間的感覺,唐曉妍說不上來,就是感覺不對勁兒。

    “簡悅,你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是很重要的角色。”唐曉妍想開始一個話題。

    “是嗎?”簡悅的興致缺缺。

    “當然了。因為你就相當于駕駛員的副手,起到幫著他瞭望的作用。是吧,尚助理!”唐曉妍見簡悅不配合,就直接把話題扯到尚程的身上。

    “少夫人說的有道理,不過跟著葉少,跑長途是經常的事情,一個人也已經習慣了。”尚程也很不配合的把話岔開。

    看著兩個人不配合的聊天,氣的唐曉妍翻了一個白眼。葉辛揚倒是無感的翻動著手里的文件,無心關心其他的事情。

    唐曉妍就想不明白了,之前還一直好好的,怎么就自從那天四個人在別墅里吃完晚餐以后,尚程和簡悅之間的氣氛就是不對了呢,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她沒有注意到的。

    女人的好奇心讓唐曉妍坐不住的來回在汽車的后座上動來動去的。

    “你干嘛?身上有什么東西嗎?”全神貫注看文件的葉辛揚實在是沒辦法忽視掉身旁這個不安分子。

    “心煩。”唐曉妍撅起嘴來。

    “誰惹的你心煩。”葉辛揚追問。

    唐曉妍癟起嘴,無聲的用下巴指了指前排座位上的兩個人,用眼神給了葉辛揚一個暗示。

    “多事!”葉辛揚對于別人的事情一貫的不關注。

    這簡單的兩個字,一下子引爆唐曉妍的沸點。

    “你干嘛?你嫌棄我了對不對?”這種就是完全的無理取鬧。

    可是葉辛揚竟然都不生氣的,放下手里的文件,然后一把摟住唐曉妍。

    “沒有一點兒眼力見,然后還要亂操心。”

    “你說誰呢?”唐曉妍不服氣的瞪著葉辛揚。

    “我說我自己的傻老婆可以嗎?”葉辛揚寵溺的看著唐曉妍。

    “你這樣會把我寵壞的。”唐曉妍也知道自己在無理取鬧,可是怎么辦,眼前的男人就是可以包容她的小任性。

    “那很好,這樣沒有人能受得了你,你就可以安心的待在我身邊。”

    “你說什么就是什么,都聽你的。”

    剛才還火藥味兒十足的車廂里,一會兒的功夫就是甜到膩死人的氛圍。

    前排的簡悅真是沒想到,以葉辛揚這樣帝王一般的男人,竟然會對唐曉妍如此的容忍,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她低頭苦笑,這輩子她是沒有機會遇到可以這樣遷就自己的男人了。她誰也不怪,要怪就只怪這輩子投胎錯了人家,沒有可以為自己爭取幸福的權利。如果有下輩子,她會好好掌握自己的命運,不再為別人活著。

    主駕駛認真開車的尚程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簡悅。

    這一眼把簡悅苦澀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他不明白簡悅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表情……

    終于在尚程高超的開車技術下,在夜幕低垂以前他們到達了豫城。

    進入市區以后,簡悅說把她放在就近的車站,她坐車回家就可以了。但是唐曉妍堅持要把她送回家里才安心,最后簡悅寧不過唐曉妍,默默的接受了她的好意。

    車子開到簡悅所在的小區門口。她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下了車,然后揮手和葉辛揚和唐曉妍告別。     走廊里突然停止的腳步聲,讓凌楠莫名的心慌。

    是不是小舅舅就站在門外?是不是小舅舅想要敲門進來和自己解釋?是不是小舅舅……凌楠一時間想了很多東西,可是,她在門里等了好久,都沒有發生她想象的結果。

    又過了很久,走廊里重新響起了腳步聲,然后是開門關門的聲音。

    凌楠直到聽到了隔壁關門的聲音,才失望的靠著門板滑坐在地上……

    華市。

    在這邊待了快有半個月的時間,葉辛揚終于告訴唐曉妍可以回豫城了。

    唐曉妍高興的快要蹦起來。

    用歸心似箭來形容這次來華市的心情在恰當不過了。唐曉妍就特別好奇那些常年奔波于各個城市之間的人,他們難道就不想家嗎?

    就算是葉辛揚貼心的為了這次的行程準備了別墅,可是唐曉妍還是覺得不踏實,還是會有種居無定所的感覺,哪怕葉辛揚在后來的時間里,不再晚歸,不再夜不歸宿,唐曉妍還是不習慣。

    “想豫城的家啦?”葉辛揚圈著唐曉妍的腰肢。

    “不能說是想家了,應該準確的說成是顧家。”

    “是誰說了有我的地方就是家啊?”

    “不知道啊,不記得啊……”唐曉妍也反手環住葉辛揚的腰來回晃頭。

    “葉太太原來是個小賴皮啊,說過的話都不承認的。”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嘍,我只能說環境熏染人…… ”

    葉辛揚瞇起了危險的眼睛,“葉太太你想好了為自己說的話負責任嗎?”

    看到這樣的葉辛揚,唐曉妍的神色一驚,一種不好的感覺爬上她的心頭,“葉先生應該是個紳士對嗎?”

    “對自己的老婆不需要紳士那種東西。”

    “葉先生尊重女性意愿,應該是每個丈夫應盡的責任是嗎。”唐曉妍想要推開抱著她的葉辛揚,無奈卻被對方抱的更緊。

    “可是葉先生認為,葉太太每次在面對夫妻義務這件事情上所表現的觀點都是相反的意思。你說不要就是要的意思,你說不是就是是的意思,你說不愿意就是愿意的意思,你說……”葉辛揚反反復復的說了好多個例舉。

    “葉先生你的中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唐曉妍對于葉辛揚曲解她的意思有些生氣。

    “葉太太這話的意思,我也可以理解為在夸我!”葉辛揚賴皮的讓唐曉妍無語。

    “……”

    一個撲倒,唐曉妍又被葉辛揚里里外外的吃了個遍……

    第二天,就是啟程回豫城的日子。

    霍峰自然還是留在華市繼續星級酒店的工程項目。葉辛揚已經和他的溝通的很明白,以后關于洛琪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再找他,就算找上他,他也不會再對有關洛琪的任何事情多加參與。

    霍峰點頭稱是,沒有任何解釋。

    回去的路上依然是尚程,簡悅,葉辛揚和唐曉妍四個人。但是車上的氣氛明顯沒有過來時的那種融洽感。葉辛揚和唐曉妍倒是不必多說,就是尚程和簡悅之間的感覺,唐曉妍說不上來,就是感覺不對勁兒。

    “簡悅,你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是很重要的角色。”唐曉妍想開始一個話題。

    “是嗎?”簡悅的興致缺缺。

    “當然了。因為你就相當于駕駛員的副手,起到幫著他瞭望的作用。是吧,尚助理!”唐曉妍見簡悅不配合,就直接把話題扯到尚程的身上。

    “少夫人說的有道理,不過跟著葉少,跑長途是經常的事情,一個人也已經習慣了。”尚程也很不配合的把話岔開。

    看著兩個人不配合的聊天,氣的唐曉妍翻了一個白眼。葉辛揚倒是無感的翻動著手里的文件,無心關心其他的事情。

    唐曉妍就想不明白了,之前還一直好好的,怎么就自從那天四個人在別墅里吃完晚餐以后,尚程和簡悅之間的氣氛就是不對了呢,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她沒有注意到的。

    女人的好奇心讓唐曉妍坐不住的來回在汽車的后座上動來動去的。

    “你干嘛?身上有什么東西嗎?”全神貫注看文件的葉辛揚實在是沒辦法忽視掉身旁這個不安分子。

    “心煩。”唐曉妍撅起嘴來。

    “誰惹的你心煩。”葉辛揚追問。

    唐曉妍癟起嘴,無聲的用下巴指了指前排座位上的兩個人,用眼神給了葉辛揚一個暗示。

    “多事!”葉辛揚對于別人的事情一貫的不關注。

    這簡單的兩個字,一下子引爆唐曉妍的沸點。

    “你干嘛?你嫌棄我了對不對?”這種就是完全的無理取鬧。

    可是葉辛揚竟然都不生氣的,放下手里的文件,然后一把摟住唐曉妍。

    “沒有一點兒眼力見,然后還要亂操心。”

    “你說誰呢?”唐曉妍不服氣的瞪著葉辛揚。

    “我說我自己的傻老婆可以嗎?”葉辛揚寵溺的看著唐曉妍。

    “你這樣會把我寵壞的。”唐曉妍也知道自己在無理取鬧,可是怎么辦,眼前的男人就是可以包容她的小任性。

    “那很好,這樣沒有人能受得了你,你就可以安心的待在我身邊。”

    “你說什么就是什么,都聽你的。”

    剛才還火藥味兒十足的車廂里,一會兒的功夫就是甜到膩死人的氛圍。

    前排的簡悅真是沒想到,以葉辛揚這樣帝王一般的男人,竟然會對唐曉妍如此的容忍,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她低頭苦笑,這輩子她是沒有機會遇到可以這樣遷就自己的男人了。她誰也不怪,要怪就只怪這輩子投胎錯了人家,沒有可以為自己爭取幸福的權利。如果有下輩子,她會好好掌握自己的命運,不再為別人活著。

    主駕駛認真開車的尚程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簡悅。

    這一眼把簡悅苦澀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他不明白簡悅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表情……

    終于在尚程高超的開車技術下,在夜幕低垂以前他們到達了豫城。

    進入市區以后,簡悅說把她放在就近的車站,她坐車回家就可以了。但是唐曉妍堅持要把她送回家里才安心,最后簡悅寧不過唐曉妍,默默的接受了她的好意。

    車子開到簡悅所在的小區門口。她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下了車,然后揮手和葉辛揚和唐曉妍告別。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