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107章 改稱呼

第107章 改稱呼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剛才顧青澤乘電梯上來的時候,就看到凌楠像個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來回走動的樣子。她自己那種焦躁的樣子自己可能沒有注意到,但是看在顧青澤眼里,卻是內心歡喜。

    這樣的凌楠是不是說明,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并不是她覺得的那么簡單,只是她的小舅舅這樣。

    這么想著顧青澤就很想試探的逗一逗她,所以才故意詢問她對邱莫雪的印象。她的反應顧青澤很喜歡。

    “你知道你這話要是被你外婆聽到會怎么樣嗎?”顧青澤一邊說著,一邊脫掉西裝外套。

    “小舅舅你這次是遇到真愛了嗎?你們才認識多久啊,竟然開始站在那個小姐姐那邊說話了,小舅舅我一直以為你不是一個注重外貌的人,看來是我判斷錯誤,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瞬間崩塌……”

    “我在你心目中還有形象可言?你不是一直很怕我嗎?”

    凌楠被顧青澤說的頓時無語,停頓了片刻,才又說道,“話不是這么說的啊,之所為怕即是尊敬的意思,你別歪曲了我對你尊敬好吧!”

    “對我尊敬,是嗎?”

    掛好外套的他,轉身逼近凌楠,剛才還陣陣有詞的凌楠,被顧青澤突然的靠近嚇了一跳,這讓她一下子就想到了他們之間的那個吻。

    細想一下,她和遲維確認交往的這段時間里,都沒有接吻,遲維每次都只是親親她的額頭或者臉頰,而她和自己的小舅舅……

    顧青澤看著凌楠驟然變紅的臉蛋兒,也想到了那次的吻。在孫延調查結果告訴他以前,每次想到那個吻,顧青澤都會悔恨自己的行為,但是當得知恒城的調查結果,可能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他有時會竊喜。

    “啊~”凌楠尖叫著跑開。

    要死了,自己剛才和小舅舅的對視,竟然讓她有種被美色迷惑的感覺。

    這個小心臟啊,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凌楠不服氣的掏出手機,因為手機的屏保就是遲維的大頭照,是遲維自己用凌楠的手機拍下來的,凌楠看著照片叨咕著,“什么嘛,我家遲維也是美男一個,才不會因為小舅舅的顏值,耽誤了自己的審美觀呢。”

    她念叨著,似在提醒自己,又似在警告。

    一個明朗的周末午后,難得兩個人都很空閑,吃過午飯,葉辛揚和唐曉妍在別墅的后花園里漫步。

    唐曉妍很享受這種午后陽光,能這樣舒服的感受大自然,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一起手拉著手散步,她想,這樣的畫面一定是很多女人所希望的。

    “妍兒。”

    “嗯?”

    “我們舉行一場婚禮吧!”

    唐曉妍停下腳步,遲愣的看著葉辛揚。

    “干嘛突然提出要舉辦婚禮?”

    “你不想站在眾人面前名正言順的說自己是葉太太嗎?”

    “那些個形式上面的東西,我不在乎,就算別人不知道,我也是你法律上的合法妻子,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聽著,”葉辛揚雙手扳正唐曉妍的肩膀,讓她與他對視,“是我想昭告天下,唐曉妍是我葉辛揚的女人,是楓嵐別墅的女主人。”

    “葉少,你堅持要舉辦婚禮,是不是對我沒有信心,擔心哪天管不住自己,跟其他女人跑了?”唐曉妍笑得花枝亂顫。

    葉辛揚伸手劃了一下唐曉妍的鼻子,“要說不放心,我還真是不放心,主要是對你的不放心,你身邊總是圍繞一些死蒼蠅,我要徹底結束他們的念想。”

    唐曉妍做了一個鬼臉,“我又不傻,放著豫城葉少這種移動的金庫不要,還會想著其他男人?”

    葉辛揚攔腰抱住唐曉妍,把她鎖在自己的懷里,“舉辦婚禮,你不但更可以名正言順的睡了我,還可以瓜分我的家產,向之前找你碴的人宣戰,好處很多的。”

    “切,舉辦不舉辦婚禮的,根本不影響我合法的睡你,至于家產嘛,你人都不在我這里,我要那些錢有什么用?”唐曉妍一臉不削。

    “我們的小妍兒,不為美色所動,是金錢如糞土的精神值得表揚,那么,就讓小的好好伺候一下官爺吧!”說完,直接把唐曉妍扛在肩膀上,直接去了二樓臥室。

    唐曉妍對此表示無奈,葉少驚人的體魄,她真是無力吐槽了。可是,明明是個禁欲系的美男,現在怎么就變成一個索要無度的臭流氓。到底發生了什么?

    二樓臥室的大床上。

    “葉少……葉少……”唐曉妍不安分的小手,在葉辛揚的胸口上畫圈圈,她反復叫著葉辛揚,可是就是沒有得到應有的回應。

    “你干嘛不理我?”唐曉妍委屈抬頭看向葉辛揚。

    “不滿意你對我的稱呼!別人這樣叫我,你也這樣叫我,一點兒身為葉太太的覺悟都沒有!”葉辛揚根本就懶得睜眼睛。

    “那你想聽我叫你什么?”唐曉妍故意反問。

    “憑個人悟性吧!智商這東西不能強求。”

    “嗯!說的也有道理,我要是智商在線,也不會愛上你這種男人。”唐曉妍又是頓足又是捶胸。

    葉辛揚發現,這個女人越來越不把自己當回事兒了,以前對自己那是畢恭畢敬,現在可到好,逮到機會還要數落他一番。

    “還有力氣說這種話,看來是我努力的不夠啊。”葉辛揚作勢就又要把唐曉妍撲倒。

    “老公,我錯了,不要了,不要啦,我吃不消……”

    這一聲顫抖的“老公”就像一股電流迅速襲過全身,葉辛揚覺得自己的骨頭一陣酥麻,整顆心都要化了。

    他俯下頭去吻住了她。她淺淺的嚶嚀了一聲,便徹底臣服在他強勢而柔情的侵略里……

    吃晚飯的時候,唐曉妍忽然就問起來關于簡悅的事情。

    “簡悅的個人信息,你知道多少?”

    “怎么了?她在你身邊有什么不妥嗎?”

    “不是,最近她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看上去像有很多心事一樣。”

    “對她你很上心嘛!”

    “嗯,緣分這東西也是很奇怪,有些人第一次見面就會一見如故,有些人認識很久也不會成為朋友。”

    “看你這么說,是和簡悅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是啊,所以她有心事,我很擔心。”     剛才顧青澤乘電梯上來的時候,就看到凌楠像個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來回走動的樣子。她自己那種焦躁的樣子自己可能沒有注意到,但是看在顧青澤眼里,卻是內心歡喜。

    這樣的凌楠是不是說明,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并不是她覺得的那么簡單,只是她的小舅舅這樣。

    這么想著顧青澤就很想試探的逗一逗她,所以才故意詢問她對邱莫雪的印象。她的反應顧青澤很喜歡。

    “你知道你這話要是被你外婆聽到會怎么樣嗎?”顧青澤一邊說著,一邊脫掉西裝外套。

    “小舅舅你這次是遇到真愛了嗎?你們才認識多久啊,竟然開始站在那個小姐姐那邊說話了,小舅舅我一直以為你不是一個注重外貌的人,看來是我判斷錯誤,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瞬間崩塌……”

    “我在你心目中還有形象可言?你不是一直很怕我嗎?”

    凌楠被顧青澤說的頓時無語,停頓了片刻,才又說道,“話不是這么說的啊,之所為怕即是尊敬的意思,你別歪曲了我對你尊敬好吧!”

    “對我尊敬,是嗎?”

    掛好外套的他,轉身逼近凌楠,剛才還陣陣有詞的凌楠,被顧青澤突然的靠近嚇了一跳,這讓她一下子就想到了他們之間的那個吻。

    細想一下,她和遲維確認交往的這段時間里,都沒有接吻,遲維每次都只是親親她的額頭或者臉頰,而她和自己的小舅舅……

    顧青澤看著凌楠驟然變紅的臉蛋兒,也想到了那次的吻。在孫延調查結果告訴他以前,每次想到那個吻,顧青澤都會悔恨自己的行為,但是當得知恒城的調查結果,可能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他有時會竊喜。

    “啊~”凌楠尖叫著跑開。

    要死了,自己剛才和小舅舅的對視,竟然讓她有種被美色迷惑的感覺。

    這個小心臟啊,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凌楠不服氣的掏出手機,因為手機的屏保就是遲維的大頭照,是遲維自己用凌楠的手機拍下來的,凌楠看著照片叨咕著,“什么嘛,我家遲維也是美男一個,才不會因為小舅舅的顏值,耽誤了自己的審美觀呢。”

    她念叨著,似在提醒自己,又似在警告。

    一個明朗的周末午后,難得兩個人都很空閑,吃過午飯,葉辛揚和唐曉妍在別墅的后花園里漫步。

    唐曉妍很享受這種午后陽光,能這樣舒服的感受大自然,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一起手拉著手散步,她想,這樣的畫面一定是很多女人所希望的。

    “妍兒。”

    “嗯?”

    “我們舉行一場婚禮吧!”

    唐曉妍停下腳步,遲愣的看著葉辛揚。

    “干嘛突然提出要舉辦婚禮?”

    “你不想站在眾人面前名正言順的說自己是葉太太嗎?”

    “那些個形式上面的東西,我不在乎,就算別人不知道,我也是你法律上的合法妻子,這又有什么關系呢?”

    “聽著,”葉辛揚雙手扳正唐曉妍的肩膀,讓她與他對視,“是我想昭告天下,唐曉妍是我葉辛揚的女人,是楓嵐別墅的女主人。”

    “葉少,你堅持要舉辦婚禮,是不是對我沒有信心,擔心哪天管不住自己,跟其他女人跑了?”唐曉妍笑得花枝亂顫。

    葉辛揚伸手劃了一下唐曉妍的鼻子,“要說不放心,我還真是不放心,主要是對你的不放心,你身邊總是圍繞一些死蒼蠅,我要徹底結束他們的念想。”

    唐曉妍做了一個鬼臉,“我又不傻,放著豫城葉少這種移動的金庫不要,還會想著其他男人?”

    葉辛揚攔腰抱住唐曉妍,把她鎖在自己的懷里,“舉辦婚禮,你不但更可以名正言順的睡了我,還可以瓜分我的家產,向之前找你碴的人宣戰,好處很多的。”

    “切,舉辦不舉辦婚禮的,根本不影響我合法的睡你,至于家產嘛,你人都不在我這里,我要那些錢有什么用?”唐曉妍一臉不削。

    “我們的小妍兒,不為美色所動,是金錢如糞土的精神值得表揚,那么,就讓小的好好伺候一下官爺吧!”說完,直接把唐曉妍扛在肩膀上,直接去了二樓臥室。

    唐曉妍對此表示無奈,葉少驚人的體魄,她真是無力吐槽了。可是,明明是個禁欲系的美男,現在怎么就變成一個索要無度的臭流氓。到底發生了什么?

    二樓臥室的大床上。

    “葉少……葉少……”唐曉妍不安分的小手,在葉辛揚的胸口上畫圈圈,她反復叫著葉辛揚,可是就是沒有得到應有的回應。

    “你干嘛不理我?”唐曉妍委屈抬頭看向葉辛揚。

    “不滿意你對我的稱呼!別人這樣叫我,你也這樣叫我,一點兒身為葉太太的覺悟都沒有!”葉辛揚根本就懶得睜眼睛。

    “那你想聽我叫你什么?”唐曉妍故意反問。

    “憑個人悟性吧!智商這東西不能強求。”

    “嗯!說的也有道理,我要是智商在線,也不會愛上你這種男人。”唐曉妍又是頓足又是捶胸。

    葉辛揚發現,這個女人越來越不把自己當回事兒了,以前對自己那是畢恭畢敬,現在可到好,逮到機會還要數落他一番。

    “還有力氣說這種話,看來是我努力的不夠啊。”葉辛揚作勢就又要把唐曉妍撲倒。

    “老公,我錯了,不要了,不要啦,我吃不消……”

    這一聲顫抖的“老公”就像一股電流迅速襲過全身,葉辛揚覺得自己的骨頭一陣酥麻,整顆心都要化了。

    他俯下頭去吻住了她。她淺淺的嚶嚀了一聲,便徹底臣服在他強勢而柔情的侵略里……

    吃晚飯的時候,唐曉妍忽然就問起來關于簡悅的事情。

    “簡悅的個人信息,你知道多少?”

    “怎么了?她在你身邊有什么不妥嗎?”

    “不是,最近她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看上去像有很多心事一樣。”

    “對她你很上心嘛!”

    “嗯,緣分這東西也是很奇怪,有些人第一次見面就會一見如故,有些人認識很久也不會成為朋友。”

    “看你這么說,是和簡悅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是啊,所以她有心事,我很擔心。”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