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98章 受傷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唐曉妍出來有一會兒了,凌楠見她還不回來,擔心會出什么事,所以就找到葉婉,兩個人從大廳出來,沒有多久就看見幾個人把唐曉妍圍在里面。

    聽到有人對唐曉妍出言不遜,她怎么能允許別人這樣污蔑她的嫂子,當即發飚!

    那凌楠更是把唐曉妍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哪兒能容忍別人對她的朋友出口傷人。

    “你要是會說人話,就說兩句,不會說話就別亂放屁。”葉婉冷起臉。

    “別跟她廢話,這個臭三八就是找抽!”凌楠說著就朝劉津晗沖過去。

    唐曉妍沒想到這兩個人會突然出現,來不及攔住她們,就見兩撥人瞬間在酒吧的長廊里當場扭打起來,一時間引來很多人圍觀!

    酒吧二樓,獨立的VIP包間里。

    “澤哥,有心事?”陸遠航給顧青澤倒著酒,“你從進來就好像心事重重啊!”

    “沒事別瞎操心。”顧青澤聲音淡漠,讓人聽不出情緒。

    陸遠航撇了撇嘴,走到宋庭深身邊說道:“他可能是商場得意,情場失意了。”

    ‘刷’的一下,陸遠航感受到身后如冰錐一樣的目光。

    陸遠航暗暗吞咽了下,身體還打了個冷戰。

    “你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定,再說別人吧。”宋庭深的聲音噙著笑說道。

    “我倒是想搞定,但是人家根本就不甩我。”陸遠航說到這里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歪坐在沙發里。

    這時,包間里的門被人從外面打開。

    “澤少!”進來的人望一眼沙發上坐著的幾人,目光最后落在顧青澤身上,“凌楠小姐在三樓的走廊里和人打起來了!”

    顧青澤聞聲,原本坐著的姿態匆忙起身,旁邊的宋庭深和陸遠航也不約而同地站起來。

    宋庭深想到的是,凌楠和唐曉妍一向形影不離,既然這里有凌楠,唐曉妍應該也在這里吧。陸遠航到是沒有多想,既然是自己人打架怎么可以不出面撐腰呢。

    等到包間里的眾人趕到酒吧三樓,長長的走廊,遠遠望去竟是擠滿了人,有的被推搡在墻上,有的倒地不起,眾人臉上皆是兇神惡煞的怒火。

    只聽“砰”一聲劇烈的聲響,整個長廊瞬間安靜下來。

    唐曉妍站在走廊的拐角處,手里拎著被砸碎的半截酒瓶,墻壁與地面上全是噴灑的液體,酒瓶碎了一地。

    “劉小姐,萬一驚動了警察,對誰都沒有好處!”唐曉妍的目光,冷漠地掃視一眼正和葉婉撕扯在一起的劉津晗。

    事實上,無論是葉婉還是凌楠,兩個人都是為了唐曉妍出頭,她不希望任何人受傷,凌楠她倒是不擔心,那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厲害,相比之下,葉婉的處境更讓唐曉妍憂心。

    劉津晗極不情愿地松開手,轉眼就看見樓梯口出現的幾人。

    這幾位都是豫城呼風喚雨的人物,竟然也過來圍觀,劉津晗忍不住多看唐曉妍幾眼,這個女人看來還真有些手段。

    圍觀的人群看到這三個器宇不凡的男人走過來,自動的讓出一條通道。

    凌楠看到了顧青澤,陸遠航看到了葉婉。

    兩個人都掛了彩。

    走在最后的宋庭深看到唐曉妍,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唐曉妍拿著半截瓶子的手臂因為剛才拉架時受了傷正在流血。

    宋庭深緊走幾步從褲子口袋里拿出一塊方巾,牽過唐曉妍尚在流血的右手臂,將方巾認真地纏在她的受傷的地方。

    他的眉峰微微揚起,“出了亂子怎么不知道找幫手,還把自己弄傷了!”

    唐曉妍沒有躲閃,宋庭深給她的感覺就是哥哥的樣子,她在宋庭深面前完全不用掩飾任何。

    “沒想鬧事兒的,但是……好像闖禍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們三個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先去醫院。”宋庭深看了另外兩個人。

    葉婉和凌楠看到自己的人出現,自動退到唐曉妍身邊,看到唐曉妍受傷了,兩個人都很緊張。

    “嫂子,你怎么樣?”

    “曉妍,快讓我看看你傷口傷在哪里?”

    唐曉妍自己倒是沒太當回事,“我沒什么大事兒,倒是你們自己也受傷了,還擔心我?”

    三個人相視一笑,在豫城三少的護送下,一行人乘電梯離開了酒吧。

    劉津晗望著被宋庭深牽著離開的唐曉妍背影,面色陰狠地咬牙唾棄一句:“不要臉的賤人!”

    出了酒吧,宋庭深提議去宋氏旗下的厚德醫院,一來是那里的醫療條件在豫城來說是數一數二的,二來他們幾個在一起去別的地方也太招搖。

    顧青澤車里帶著凌楠。凌楠雖然不愿意,但是屈服在小舅舅的威逼利誘下,也不敢不從。

    葉婉要跟著唐曉妍坐宋庭深的車,卻被陸遠航強硬的拉著上了自己的車。

    唐曉妍自然而然的坐在宋庭深的車里。

    三輛豪車呼嘯著朝厚德醫院駛去。

    到了醫院,宋庭深叫來了醫院里最好的醫生給三個人先做了全面的檢查。

    凌楠和葉婉經過處理傷口,上藥,問題倒是不大。倒是唐曉妍,因為拉扯間摔倒劃傷了手臂,上面留下了一道觸目驚心蜿蜒的傷痕。

    “嫂子,對不起,今天我不應該拉著你去酒吧的,不然也不會讓你受傷。”葉婉帶著哭腔說著。

    “傻丫頭,這事兒也不怪你,那個劉津晗故意找茬,誰也預測不了。”唐曉妍安慰道。

    “曉妍,那個臭三八是干嘛的?嘴那么賤!”

    “凌楠,不要提了,就讓這事兒過去吧。”唐曉妍低下頭,不想談論的更多。

    “你要不放便出面,我們可以幫你解決。”陸遠航站出來告訴唐曉妍。

    “我不想追究。謝謝陸少好意。”

    陸遠航挑了挑眉,又聳動了一下肩膀,自己的好意顯然沒有被人接受。

    “這幾天需要注意一下,不要沾水,別忘了醫生的叮囑。”宋庭深又重復一次醫生的告誡。

    “這事兒告訴辛揚一聲……”顧青澤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不要。”

    “不要。”

    唐曉妍和葉婉同時阻止了顧青澤的行為。

    “青澤哥,這事兒是因我而起,我哥要是知道了,我的日子不好過啊。”葉婉一臉乞求。

    “他挺忙的,我的傷口都已經處理好了,沒有必要叫他回來。”唐曉妍雖然有期待,但是也不想因為這種小事而耽誤了葉辛揚的工作。     唐曉妍出來有一會兒了,凌楠見她還不回來,擔心會出什么事,所以就找到葉婉,兩個人從大廳出來,沒有多久就看見幾個人把唐曉妍圍在里面。

    聽到有人對唐曉妍出言不遜,她怎么能允許別人這樣污蔑她的嫂子,當即發飚!

    那凌楠更是把唐曉妍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哪兒能容忍別人對她的朋友出口傷人。

    “你要是會說人話,就說兩句,不會說話就別亂放屁。”葉婉冷起臉。

    “別跟她廢話,這個臭三八就是找抽!”凌楠說著就朝劉津晗沖過去。

    唐曉妍沒想到這兩個人會突然出現,來不及攔住她們,就見兩撥人瞬間在酒吧的長廊里當場扭打起來,一時間引來很多人圍觀!

    酒吧二樓,獨立的VIP包間里。

    “澤哥,有心事?”陸遠航給顧青澤倒著酒,“你從進來就好像心事重重啊!”

    “沒事別瞎操心。”顧青澤聲音淡漠,讓人聽不出情緒。

    陸遠航撇了撇嘴,走到宋庭深身邊說道:“他可能是商場得意,情場失意了。”

    ‘刷’的一下,陸遠航感受到身后如冰錐一樣的目光。

    陸遠航暗暗吞咽了下,身體還打了個冷戰。

    “你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定,再說別人吧。”宋庭深的聲音噙著笑說道。

    “我倒是想搞定,但是人家根本就不甩我。”陸遠航說到這里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歪坐在沙發里。

    這時,包間里的門被人從外面打開。

    “澤少!”進來的人望一眼沙發上坐著的幾人,目光最后落在顧青澤身上,“凌楠小姐在三樓的走廊里和人打起來了!”

    顧青澤聞聲,原本坐著的姿態匆忙起身,旁邊的宋庭深和陸遠航也不約而同地站起來。

    宋庭深想到的是,凌楠和唐曉妍一向形影不離,既然這里有凌楠,唐曉妍應該也在這里吧。陸遠航到是沒有多想,既然是自己人打架怎么可以不出面撐腰呢。

    等到包間里的眾人趕到酒吧三樓,長長的走廊,遠遠望去竟是擠滿了人,有的被推搡在墻上,有的倒地不起,眾人臉上皆是兇神惡煞的怒火。

    只聽“砰”一聲劇烈的聲響,整個長廊瞬間安靜下來。

    唐曉妍站在走廊的拐角處,手里拎著被砸碎的半截酒瓶,墻壁與地面上全是噴灑的液體,酒瓶碎了一地。

    “劉小姐,萬一驚動了警察,對誰都沒有好處!”唐曉妍的目光,冷漠地掃視一眼正和葉婉撕扯在一起的劉津晗。

    事實上,無論是葉婉還是凌楠,兩個人都是為了唐曉妍出頭,她不希望任何人受傷,凌楠她倒是不擔心,那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厲害,相比之下,葉婉的處境更讓唐曉妍憂心。

    劉津晗極不情愿地松開手,轉眼就看見樓梯口出現的幾人。

    這幾位都是豫城呼風喚雨的人物,竟然也過來圍觀,劉津晗忍不住多看唐曉妍幾眼,這個女人看來還真有些手段。

    圍觀的人群看到這三個器宇不凡的男人走過來,自動的讓出一條通道。

    凌楠看到了顧青澤,陸遠航看到了葉婉。

    兩個人都掛了彩。

    走在最后的宋庭深看到唐曉妍,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唐曉妍拿著半截瓶子的手臂因為剛才拉架時受了傷正在流血。

    宋庭深緊走幾步從褲子口袋里拿出一塊方巾,牽過唐曉妍尚在流血的右手臂,將方巾認真地纏在她的受傷的地方。

    他的眉峰微微揚起,“出了亂子怎么不知道找幫手,還把自己弄傷了!”

    唐曉妍沒有躲閃,宋庭深給她的感覺就是哥哥的樣子,她在宋庭深面前完全不用掩飾任何。

    “沒想鬧事兒的,但是……好像闖禍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們三個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先去醫院。”宋庭深看了另外兩個人。

    葉婉和凌楠看到自己的人出現,自動退到唐曉妍身邊,看到唐曉妍受傷了,兩個人都很緊張。

    “嫂子,你怎么樣?”

    “曉妍,快讓我看看你傷口傷在哪里?”

    唐曉妍自己倒是沒太當回事,“我沒什么大事兒,倒是你們自己也受傷了,還擔心我?”

    三個人相視一笑,在豫城三少的護送下,一行人乘電梯離開了酒吧。

    劉津晗望著被宋庭深牽著離開的唐曉妍背影,面色陰狠地咬牙唾棄一句:“不要臉的賤人!”

    出了酒吧,宋庭深提議去宋氏旗下的厚德醫院,一來是那里的醫療條件在豫城來說是數一數二的,二來他們幾個在一起去別的地方也太招搖。

    顧青澤車里帶著凌楠。凌楠雖然不愿意,但是屈服在小舅舅的威逼利誘下,也不敢不從。

    葉婉要跟著唐曉妍坐宋庭深的車,卻被陸遠航強硬的拉著上了自己的車。

    唐曉妍自然而然的坐在宋庭深的車里。

    三輛豪車呼嘯著朝厚德醫院駛去。

    到了醫院,宋庭深叫來了醫院里最好的醫生給三個人先做了全面的檢查。

    凌楠和葉婉經過處理傷口,上藥,問題倒是不大。倒是唐曉妍,因為拉扯間摔倒劃傷了手臂,上面留下了一道觸目驚心蜿蜒的傷痕。

    “嫂子,對不起,今天我不應該拉著你去酒吧的,不然也不會讓你受傷。”葉婉帶著哭腔說著。

    “傻丫頭,這事兒也不怪你,那個劉津晗故意找茬,誰也預測不了。”唐曉妍安慰道。

    “曉妍,那個臭三八是干嘛的?嘴那么賤!”

    “凌楠,不要提了,就讓這事兒過去吧。”唐曉妍低下頭,不想談論的更多。

    “你要不放便出面,我們可以幫你解決。”陸遠航站出來告訴唐曉妍。

    “我不想追究。謝謝陸少好意。”

    陸遠航挑了挑眉,又聳動了一下肩膀,自己的好意顯然沒有被人接受。

    “這幾天需要注意一下,不要沾水,別忘了醫生的叮囑。”宋庭深又重復一次醫生的告誡。

    “這事兒告訴辛揚一聲……”顧青澤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不要。”

    “不要。”

    唐曉妍和葉婉同時阻止了顧青澤的行為。

    “青澤哥,這事兒是因我而起,我哥要是知道了,我的日子不好過啊。”葉婉一臉乞求。

    “他挺忙的,我的傷口都已經處理好了,沒有必要叫他回來。”唐曉妍雖然有期待,但是也不想因為這種小事而耽誤了葉辛揚的工作。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