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90章 誤會了

第90章 誤會了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這一聲尖叫,使得原本嘈雜的房間里,人們的目光齊齊看向聲源處。

    只見張倩的衣服上全是啤酒液……

    凌楠被眼前戲劇化的一幕驚呆了。

    這女人……有病嗎?自己根本什么都沒做!

    這時,遲維第一個走過來,站在凌楠的身邊,上下打量她,關心的詢問,“你沒事兒吧?”

    “如你所見,現在像是我有事嗎?”凌楠說話的語氣有些沒好氣兒。

    今天就不應該跟著遲維回到這里,凌楠再次為了自己錯誤的決定懊惱。

    大家紛紛上來解圍,張倩卻一直不依不饒,非說凌楠是故意找茬。

    自己跟這些人都沒有什么感情基礎,一定會出現一邊兒倒的情況,凌楠懶得理這些人,直接推開人群,出了包間。

    遲維看著凌楠出了包房,就追了凌楠出來。

    凌楠沿著走廊的通道尋找出口,打算出去透透氣。

    “凌楠。”遲維喊了聲。

    凌楠沒有回頭,腳下的步伐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遲維緊走兩步趕上凌楠,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凌楠,對不起。”

    “你是站在什么立場上說的對不起?替無理取鬧的那個女人嗎?”凌楠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抬起眼眸,“哦,我知道了,難怪她今天會針對我,原來是為了你!”

    遲維一臉懵的看著凌楠,他沒有明白凌楠的意思。

    “遲大才子,你認為一個女人針對另外一個女人的原因會是什么?”

    遲維低頭不語,猛然抬頭,他瞪起眼睛緊張的解釋,“我和她什么事情都沒有!你要相信我!”

    “你和她有什么,沒有什么都和我沒有關系的好嗎?”凌楠覺得遲維對著自己解釋有點兒滑稽,“不過說真的,我今天陪你過來真的有些后悔了。”

    “凌楠,我……”

    “好了,別解釋了,我沒有怪你,我去你車里等你,免得我進去又是雞飛狗跳的,你進去吧。”

    遲維沒有堅持讓凌楠跟他回去,把車鑰匙給了凌楠,只說稍微等他一會兒。

    凌楠就去了車里。

    身在恒城,這個她長大的地方,記載了很多她童年的回憶。

    小時候,她很幸福。一家三口,爸爸,媽媽和她,那個時候雖然家庭不算富裕,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很溫暖。后來爸爸的公司越做越大,應酬也越來越多,能在家里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再后來,媽媽發現了爸爸在外面的女人……

    凌楠正在閉著眼睛東想西想,就聽到有人在敲車玻璃,她睜開眼睛,驚訝的瞪大眼睛。

    遲維怎么這么快就出來了。

    把汽車的門鎖打開,遲維拉開車門坐了進來。

    “聚會這么快就結束了嗎?”

    凌楠好奇透過車窗向KTV大門口張望,結果除了遲維,并沒有看到其他的人。

    “我們走吧,回豫城。”遲維說著,扣好安全帶。

    “聚會應該沒有結束吧。”凌楠又轉回頭看著遲維。

    “本來想著帶你出來溜達溜達,沒想到會出現這種事情。”遲維一臉抱歉。

    “沒關系,又不是你的錯,除非……你和那個女人有關系?”凌楠誠信拿遲維開玩笑。

    “我真的和張倩沒有關系,你要相信我,我只是覺得……”

    看著遲維緊張的表情,凌楠打斷他的話,“我都說沒關系了,本來也是想著周末在家里也無所事事,不如過來湊個熱鬧,看來啊不是所有熱鬧都可以瞎湊的。”

    說完,還不忘意味深長的多看了他幾眼。

    “我都說了很多次,我和那個女同學什么都沒有,你還是不信?”遲維假裝嚴肅。

    “不敢不敢。”凌楠立刻示弱。

    車廂里充滿歡笑。

    勞斯萊斯幻影緩緩啟動,打算打道回府回豫城。

    “我說,你家不是在這邊兒嗎?”凌楠看著遲維。

    “是啊,可是我得送你回去啊。”遲維目不斜視的看著前面的道路。

    “明天是周日,明天回去也可以的。這恒城距離豫城也不近乎,既然都到家門口了,還沒有回家住,要是你爸媽知道,會很傷心的。”凌楠善解人意的分析,“這今天你要是突然回去了,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一個紅綠燈的路口,遲維停下車,轉頭看向凌楠,嘴角上揚,“他們看到我是很高興,但是他們更希望看到未來的兒媳婦。”

    “剛才在聚會的時候,不是有一個現成等著你娶回家的嘛。”凌楠揶揄遲維。

    “可是,我心里已經有人了。”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凌楠,竟讓凌楠的心快速的跳動起來。

    遲維干嘛要用那種眼神看著她,凌楠心想。可能是因為喝了酒的關系,所以他現在所表現的都是酒后行為,自己千萬不能誤會。如果可能的話,當初,寫給他的情書也不會石沉大海。

    凌楠假裝沒有聽懂遲維的話,轉頭看向車外。

    遲維見凌楠沒有回應,以為是自己有些心急了,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全神貫注的開車,開往家的方向……

    在距離遲維家里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快捷酒店,凌楠把遲維叫住。

    “你把我放在這里就可以了,我今天住在這里就行。”

    遲維看了一眼快捷酒店的門臉,目光轉向凌楠,“這里可不行,你一個女孩子住在這里我不放心。”

    “沒關系的,現在這種快捷酒店隨處都是,很安全的。”

    “不行,這件事你得聽我的,今天你住在我家里,我家是三室一廳的房子,有你的地方住。”

    “不行,不行,住你家里太不方便了,還是住快捷酒店比較好。”

    “那好吧,我們今晚會豫城。我是不會讓你一個人住快捷酒店的。”

    凌楠沒想到,遲維還是一個很倔強的人。

    最后,還是凌楠做了妥協,答應跟著遲維回家住一晚。

    到了遲家,遲爸遲媽看到兒子領回來一個姑娘,特別熱情的招待凌楠。

    雖然她一個勁兒的解釋,兩個人是同學的關系,今天有同學聚會,所以得在這里借住一晚,可是遲爸遲媽可不這么認為。

    自己的兒子什么秉性自己最清楚,遲維不是一個好客的人,工作上他很認真考慮周全,但是私底下,他并不愿意接觸人,很多時間他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忙工作。     這一聲尖叫,使得原本嘈雜的房間里,人們的目光齊齊看向聲源處。

    只見張倩的衣服上全是啤酒液……

    凌楠被眼前戲劇化的一幕驚呆了。

    這女人……有病嗎?自己根本什么都沒做!

    這時,遲維第一個走過來,站在凌楠的身邊,上下打量她,關心的詢問,“你沒事兒吧?”

    “如你所見,現在像是我有事嗎?”凌楠說話的語氣有些沒好氣兒。

    今天就不應該跟著遲維回到這里,凌楠再次為了自己錯誤的決定懊惱。

    大家紛紛上來解圍,張倩卻一直不依不饒,非說凌楠是故意找茬。

    自己跟這些人都沒有什么感情基礎,一定會出現一邊兒倒的情況,凌楠懶得理這些人,直接推開人群,出了包間。

    遲維看著凌楠出了包房,就追了凌楠出來。

    凌楠沿著走廊的通道尋找出口,打算出去透透氣。

    “凌楠。”遲維喊了聲。

    凌楠沒有回頭,腳下的步伐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遲維緊走兩步趕上凌楠,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凌楠,對不起。”

    “你是站在什么立場上說的對不起?替無理取鬧的那個女人嗎?”凌楠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抬起眼眸,“哦,我知道了,難怪她今天會針對我,原來是為了你!”

    遲維一臉懵的看著凌楠,他沒有明白凌楠的意思。

    “遲大才子,你認為一個女人針對另外一個女人的原因會是什么?”

    遲維低頭不語,猛然抬頭,他瞪起眼睛緊張的解釋,“我和她什么事情都沒有!你要相信我!”

    “你和她有什么,沒有什么都和我沒有關系的好嗎?”凌楠覺得遲維對著自己解釋有點兒滑稽,“不過說真的,我今天陪你過來真的有些后悔了。”

    “凌楠,我……”

    “好了,別解釋了,我沒有怪你,我去你車里等你,免得我進去又是雞飛狗跳的,你進去吧。”

    遲維沒有堅持讓凌楠跟他回去,把車鑰匙給了凌楠,只說稍微等他一會兒。

    凌楠就去了車里。

    身在恒城,這個她長大的地方,記載了很多她童年的回憶。

    小時候,她很幸福。一家三口,爸爸,媽媽和她,那個時候雖然家庭不算富裕,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很溫暖。后來爸爸的公司越做越大,應酬也越來越多,能在家里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再后來,媽媽發現了爸爸在外面的女人……

    凌楠正在閉著眼睛東想西想,就聽到有人在敲車玻璃,她睜開眼睛,驚訝的瞪大眼睛。

    遲維怎么這么快就出來了。

    把汽車的門鎖打開,遲維拉開車門坐了進來。

    “聚會這么快就結束了嗎?”

    凌楠好奇透過車窗向KTV大門口張望,結果除了遲維,并沒有看到其他的人。

    “我們走吧,回豫城。”遲維說著,扣好安全帶。

    “聚會應該沒有結束吧。”凌楠又轉回頭看著遲維。

    “本來想著帶你出來溜達溜達,沒想到會出現這種事情。”遲維一臉抱歉。

    “沒關系,又不是你的錯,除非……你和那個女人有關系?”凌楠誠信拿遲維開玩笑。

    “我真的和張倩沒有關系,你要相信我,我只是覺得……”

    看著遲維緊張的表情,凌楠打斷他的話,“我都說沒關系了,本來也是想著周末在家里也無所事事,不如過來湊個熱鬧,看來啊不是所有熱鬧都可以瞎湊的。”

    說完,還不忘意味深長的多看了他幾眼。

    “我都說了很多次,我和那個女同學什么都沒有,你還是不信?”遲維假裝嚴肅。

    “不敢不敢。”凌楠立刻示弱。

    車廂里充滿歡笑。

    勞斯萊斯幻影緩緩啟動,打算打道回府回豫城。

    “我說,你家不是在這邊兒嗎?”凌楠看著遲維。

    “是啊,可是我得送你回去啊。”遲維目不斜視的看著前面的道路。

    “明天是周日,明天回去也可以的。這恒城距離豫城也不近乎,既然都到家門口了,還沒有回家住,要是你爸媽知道,會很傷心的。”凌楠善解人意的分析,“這今天你要是突然回去了,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一個紅綠燈的路口,遲維停下車,轉頭看向凌楠,嘴角上揚,“他們看到我是很高興,但是他們更希望看到未來的兒媳婦。”

    “剛才在聚會的時候,不是有一個現成等著你娶回家的嘛。”凌楠揶揄遲維。

    “可是,我心里已經有人了。”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凌楠,竟讓凌楠的心快速的跳動起來。

    遲維干嘛要用那種眼神看著她,凌楠心想。可能是因為喝了酒的關系,所以他現在所表現的都是酒后行為,自己千萬不能誤會。如果可能的話,當初,寫給他的情書也不會石沉大海。

    凌楠假裝沒有聽懂遲維的話,轉頭看向車外。

    遲維見凌楠沒有回應,以為是自己有些心急了,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全神貫注的開車,開往家的方向……

    在距離遲維家里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快捷酒店,凌楠把遲維叫住。

    “你把我放在這里就可以了,我今天住在這里就行。”

    遲維看了一眼快捷酒店的門臉,目光轉向凌楠,“這里可不行,你一個女孩子住在這里我不放心。”

    “沒關系的,現在這種快捷酒店隨處都是,很安全的。”

    “不行,這件事你得聽我的,今天你住在我家里,我家是三室一廳的房子,有你的地方住。”

    “不行,不行,住你家里太不方便了,還是住快捷酒店比較好。”

    “那好吧,我們今晚會豫城。我是不會讓你一個人住快捷酒店的。”

    凌楠沒想到,遲維還是一個很倔強的人。

    最后,還是凌楠做了妥協,答應跟著遲維回家住一晚。

    到了遲家,遲爸遲媽看到兒子領回來一個姑娘,特別熱情的招待凌楠。

    雖然她一個勁兒的解釋,兩個人是同學的關系,今天有同學聚會,所以得在這里借住一晚,可是遲爸遲媽可不這么認為。

    自己的兒子什么秉性自己最清楚,遲維不是一個好客的人,工作上他很認真考慮周全,但是私底下,他并不愿意接觸人,很多時間他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忙工作。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