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87章 身體比心更誠實

第87章 身體比心更誠實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看著冰柜里躺著的弟弟,他的面容很安詳,一眼就能看出是因為離開的時候沒有被疼痛折磨。

    唐曉妍站了很久,直到葉辛揚上前提醒她,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在寒涼的地方待的太久,唐曉妍才答應離開。

    弟弟唐博文的葬禮上,沒有特別多的人參加,不算風光大葬,但在葉辛揚得安排下卻也事事處理的井井有條,這一點上,唐曉妍對他還是心存感激的。

    之后的葉辛揚還是豫城,華市兩地奔波,與之前不同的是,華市星級酒店的開發權已經到了辛峰集團的旗下,

    所以他現在更忙碌了。

    唐曉妍也休養了一段時間以后,開始了上班。她一直想找機會跟葉辛揚說離婚的事情,但是他太忙,兩個人已經很久沒有碰面了。

    這天,唐曉妍正在和簡悅探討工作的事情,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唐曉妍看了一眼,上面標注是“葉辛揚”。

    奇怪,他怎么會打電話給自?他應該很忙才對,自從弟弟的葬禮以后,兩個人就沒怎么見面了。

    唐曉妍跟這兒想東想西,遲遲沒有接起電話,一旁的簡悅一臉八卦臉。

    “妍姐,怎么不接電話啊?”小丫頭樂得像個偷腥的貓。

    唐曉妍被她這么一叫才回過神來,“葉少……”

    “中午尚程過去接你來我這里。”葉辛揚的聲音不管何時都有一種不容人拒絕的強勢。

    “啊?”唐曉妍沒反應過來,“你從華市回來了嗎?”

    “嗯,工作提早結束,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唐曉妍對最近她和葉辛揚的這種接近于零溝通的相處方式覺得很好。人總歸是有感情的,更別說自己已經先愛上了這個亦正亦邪的男人,她擔心自己會抗拒不了這個男人突然表現出來的溫柔。

    “我,我手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暫時還……” 唐曉妍內心掙扎卻還是說出了拒絕的話。

    “辛峰設計部的工作都讓你一個人做了嗎?那我就不需要雇傭那么多人浪費自己兜里的錢財。”葉辛揚知道她在推開自己,故意說道。

    這時,簡悅沖著手機的聽筒大聲說道,“葉少,妍姐的工作我來完成就好,不會影響你們兩個人的約會。”

    “你是自己和尚程過來,還是我親自過去找你?”葉辛揚現在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自己說出這番話以后唐曉妍的表情。

    “好,我收拾一下就下去。”唐曉妍只得繳械投降。

    她可不敢讓葉辛揚就這么招搖過市的出現在設計部里。

    賓利慕尚一路狂奔最后在豫城沿海的一下度假酒店停下,卉谷酒店。

    她走進酒店,站在酒店二樓的露臺,眼前的美景吸引她駐足。

    天空湛藍,跟很藍很藍的海水仿佛鏈接在了一起,白色的沙灘干凈得沒有絲毫的雜質,海浪在靜靜地敲打,沙灘上有年輕的情侶在嬉戲,不遠的地方是路過的白色游艇…

    “這里的環境喜歡嗎?”一道熟悉的男音傳進唐曉妍的耳朵里。

    她轉頭,就看見葉辛揚穿著西裝向她走來,深沉中透著英俊,令人著迷。

    唐曉妍潔白秀雅的面龐綻開淺淺的微笑,“這地方很漂亮,葉少選擇地方的眼光很好。”

    “我們現在去吃飯吧,吃完飯再去海邊散散步。” 葉辛揚低眸注視著唐曉妍。

    葉辛揚包下了酒店頂樓的露天餐廳。

    兩個人在用餐期間,由于唐曉妍始終低著頭,因此兩人并沒有做任何的交流。

    直到午餐結束,兩人一起散步在海灘上。

    正午的陽光帶去海風的清涼,徐徐的海風吹拂在臉龐上,讓人感到安逸和舒適。

    葉辛揚脫去了西裝外套,穿著潔白的襯衫,挺拔英俊的外表,引來了海灘上一些單身女孩的側目,而他視若無睹。

    唐曉妍在心底掙扎很久,率先打破沉默,“我們什么辦理離婚手續?”

    葉辛揚看著她,簡單而平靜地吐出,“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唐曉妍對上他幽深如潭的黑眸,他的臉被白色的襯衫襯托得愈加的英俊雅致,“可是你之前說等我出院以后就說這件事。”

    “你那個時候的狀態,只適合好好休息,不適合討論任何敏感的話題。”葉辛揚的眸色深邃。

    “我現在身體和心理恢復的都不錯,現在來討論這個問題的時機不錯。”唐曉妍說的理所當然。

    葉辛揚這個時候把插在口袋里的雙手拿了出來,扶在她的腰上,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進入他的鼻息,他執起唐曉妍漂亮的下巴,著迷一般地看著她,然后偏首,俯低頭,精準地攫住她紅艷的唇瓣。

    根本沒有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恣意強勢地在她脆弱的柔嫩上肆虐,使勁的品嘗,狂遲地碾壓,讓她的唇瓣又麻又痛又辣。

    唐曉妍在無力抗拒之下開啟了雙唇,讓他的唇和舌得以長驅直入,直搗她口中的性感舌尖,嘗遍她口中的每滴芳香。

    這是在開放式的沙灘上,身邊會有過往的陌生人經過,而眼前這個男人就這樣不管不顧的吻下來,他真是瘋了。

    唐曉妍拼命地抗拒,她用力捶打他的胸膛,卻被他把雙手箍在了他的腰上,愈加狂肆地占領她的唇。

    她感覺到自己就這樣沉淪在他的吻里,直到自己肺部的空氣都已經被抽干凈,他這才慢慢的離開她的唇。

    看著唐曉妍已經開始迷離的眼神,葉辛揚很滿意,他抱著懷里的人兒,在她耳邊兒輕語,“真的很想離開我嗎?可是,你的身體比你的心誠實。”

    葉辛揚輕笑,摟著她,繼續散步在這白色砂礫的浪漫海灘。

    唐曉妍卻久久地陷入恍惚,她對這個男人真的沒有抵抗力。

    所以,從海邊度假酒店回來以后,唐曉妍就讓李嬸給自己單獨收拾出來一個房間,不再回之前和葉辛揚一起的那個臥室。

    她的故意疏離葉辛揚是看在眼里的,他沒有說什么。

    但唐曉妍發現每次自己睡下以后,等到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自己總是在男人的懷里醒來。

    這個男人竟然跑到自己所在的房間里,然后抱著她入睡。     看著冰柜里躺著的弟弟,他的面容很安詳,一眼就能看出是因為離開的時候沒有被疼痛折磨。

    唐曉妍站了很久,直到葉辛揚上前提醒她,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在寒涼的地方待的太久,唐曉妍才答應離開。

    弟弟唐博文的葬禮上,沒有特別多的人參加,不算風光大葬,但在葉辛揚得安排下卻也事事處理的井井有條,這一點上,唐曉妍對他還是心存感激的。

    之后的葉辛揚還是豫城,華市兩地奔波,與之前不同的是,華市星級酒店的開發權已經到了辛峰集團的旗下,

    所以他現在更忙碌了。

    唐曉妍也休養了一段時間以后,開始了上班。她一直想找機會跟葉辛揚說離婚的事情,但是他太忙,兩個人已經很久沒有碰面了。

    這天,唐曉妍正在和簡悅探討工作的事情,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唐曉妍看了一眼,上面標注是“葉辛揚”。

    奇怪,他怎么會打電話給自?他應該很忙才對,自從弟弟的葬禮以后,兩個人就沒怎么見面了。

    唐曉妍跟這兒想東想西,遲遲沒有接起電話,一旁的簡悅一臉八卦臉。

    “妍姐,怎么不接電話啊?”小丫頭樂得像個偷腥的貓。

    唐曉妍被她這么一叫才回過神來,“葉少……”

    “中午尚程過去接你來我這里。”葉辛揚的聲音不管何時都有一種不容人拒絕的強勢。

    “啊?”唐曉妍沒反應過來,“你從華市回來了嗎?”

    “嗯,工作提早結束,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唐曉妍對最近她和葉辛揚的這種接近于零溝通的相處方式覺得很好。人總歸是有感情的,更別說自己已經先愛上了這個亦正亦邪的男人,她擔心自己會抗拒不了這個男人突然表現出來的溫柔。

    “我,我手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暫時還……” 唐曉妍內心掙扎卻還是說出了拒絕的話。

    “辛峰設計部的工作都讓你一個人做了嗎?那我就不需要雇傭那么多人浪費自己兜里的錢財。”葉辛揚知道她在推開自己,故意說道。

    這時,簡悅沖著手機的聽筒大聲說道,“葉少,妍姐的工作我來完成就好,不會影響你們兩個人的約會。”

    “你是自己和尚程過來,還是我親自過去找你?”葉辛揚現在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自己說出這番話以后唐曉妍的表情。

    “好,我收拾一下就下去。”唐曉妍只得繳械投降。

    她可不敢讓葉辛揚就這么招搖過市的出現在設計部里。

    賓利慕尚一路狂奔最后在豫城沿海的一下度假酒店停下,卉谷酒店。

    她走進酒店,站在酒店二樓的露臺,眼前的美景吸引她駐足。

    天空湛藍,跟很藍很藍的海水仿佛鏈接在了一起,白色的沙灘干凈得沒有絲毫的雜質,海浪在靜靜地敲打,沙灘上有年輕的情侶在嬉戲,不遠的地方是路過的白色游艇…

    “這里的環境喜歡嗎?”一道熟悉的男音傳進唐曉妍的耳朵里。

    她轉頭,就看見葉辛揚穿著西裝向她走來,深沉中透著英俊,令人著迷。

    唐曉妍潔白秀雅的面龐綻開淺淺的微笑,“這地方很漂亮,葉少選擇地方的眼光很好。”

    “我們現在去吃飯吧,吃完飯再去海邊散散步。” 葉辛揚低眸注視著唐曉妍。

    葉辛揚包下了酒店頂樓的露天餐廳。

    兩個人在用餐期間,由于唐曉妍始終低著頭,因此兩人并沒有做任何的交流。

    直到午餐結束,兩人一起散步在海灘上。

    正午的陽光帶去海風的清涼,徐徐的海風吹拂在臉龐上,讓人感到安逸和舒適。

    葉辛揚脫去了西裝外套,穿著潔白的襯衫,挺拔英俊的外表,引來了海灘上一些單身女孩的側目,而他視若無睹。

    唐曉妍在心底掙扎很久,率先打破沉默,“我們什么辦理離婚手續?”

    葉辛揚看著她,簡單而平靜地吐出,“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唐曉妍對上他幽深如潭的黑眸,他的臉被白色的襯衫襯托得愈加的英俊雅致,“可是你之前說等我出院以后就說這件事。”

    “你那個時候的狀態,只適合好好休息,不適合討論任何敏感的話題。”葉辛揚的眸色深邃。

    “我現在身體和心理恢復的都不錯,現在來討論這個問題的時機不錯。”唐曉妍說的理所當然。

    葉辛揚這個時候把插在口袋里的雙手拿了出來,扶在她的腰上,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進入他的鼻息,他執起唐曉妍漂亮的下巴,著迷一般地看著她,然后偏首,俯低頭,精準地攫住她紅艷的唇瓣。

    根本沒有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恣意強勢地在她脆弱的柔嫩上肆虐,使勁的品嘗,狂遲地碾壓,讓她的唇瓣又麻又痛又辣。

    唐曉妍在無力抗拒之下開啟了雙唇,讓他的唇和舌得以長驅直入,直搗她口中的性感舌尖,嘗遍她口中的每滴芳香。

    這是在開放式的沙灘上,身邊會有過往的陌生人經過,而眼前這個男人就這樣不管不顧的吻下來,他真是瘋了。

    唐曉妍拼命地抗拒,她用力捶打他的胸膛,卻被他把雙手箍在了他的腰上,愈加狂肆地占領她的唇。

    她感覺到自己就這樣沉淪在他的吻里,直到自己肺部的空氣都已經被抽干凈,他這才慢慢的離開她的唇。

    看著唐曉妍已經開始迷離的眼神,葉辛揚很滿意,他抱著懷里的人兒,在她耳邊兒輕語,“真的很想離開我嗎?可是,你的身體比你的心誠實。”

    葉辛揚輕笑,摟著她,繼續散步在這白色砂礫的浪漫海灘。

    唐曉妍卻久久地陷入恍惚,她對這個男人真的沒有抵抗力。

    所以,從海邊度假酒店回來以后,唐曉妍就讓李嬸給自己單獨收拾出來一個房間,不再回之前和葉辛揚一起的那個臥室。

    她的故意疏離葉辛揚是看在眼里的,他沒有說什么。

    但唐曉妍發現每次自己睡下以后,等到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自己總是在男人的懷里醒來。

    這個男人竟然跑到自己所在的房間里,然后抱著她入睡。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