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83章 委屈大哭

第83章 委屈大哭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葉辛揚此刻的樣子冷的嚇人,讓人不寒而栗。在面對凌楠的時候更是變本加厲。

    “帶著你的外甥女離開這里,我不想看到她。”葉辛揚話是對著顧青澤說的。

    “辛揚,凌楠也不愿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你以后不用出現在妍兒面前,她沒有你這樣的朋友!”葉辛揚指責凌楠。

    凌楠被說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卻無力反駁。

    “凌楠根本不知道醫院發生的事情,錯也不能完全都怪她,她們是閨密,難道曉妍向她求助,她袖手不管就對了嗎?”顧青澤看不得凌楠受委屈,聽到葉辛揚對凌楠說的話,他滿是心疼。

    “你這么說難道是我的錯?嗯?”葉辛揚聽到顧青澤的話,更惱火,“青澤,多年的兄弟我不想跟你吵,帶著凌楠給我滾蛋!”

    “行了,你好好照顧唐曉妍,有事兒需要兄弟們說一聲。”顧青澤知道,這個時候多說無益,于是擁著凌楠離開了醫院。

    麻醉退去的時候,唐曉妍就已經醒來。

    此刻,她沒有聽從護士的囑咐好好休息,而是坐靠在床頭上,靜靜地看著那扇落地窗外。

    “為什么不休息一下?”

    聽到這熟悉的嗓音,唐曉妍沒有回頭去看來人,空滯的目光不知道落在這座城市的哪個地方,她緩緩開口,“為什么隱瞞我弟弟的事情?”

    葉辛揚深潭一般的黑眸深沉凝注著她毫無血色側顏,“沒有想隱瞞,只是覺得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

    聽聞,唐曉妍緩緩回過頭。

    “我弟弟對我有多重要,你會不知道嗎?”

    “知道,但是在我的眼里,你的身體更重要。”葉辛揚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

    唐曉妍看著他,視線里的葉辛揚,逆著光,暗色的身影顯得極是修長,雙手抄在褲袋里,目光沉靜。

    唐曉妍內心冷笑。這個男人為了安撫自己,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連這種他自己都不會相信的謊話都能說得出口。也算對自己仁慈了,畢竟他是那么無謂別人感受的人,對自己還能說出這么體己的話。

    唐曉妍慢慢地垂落眼簾。

    開始還以為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顧,沒想到卻是老天爺跟自己開了一個玩笑,一個關乎于兩條生命的玩笑。

    這一刻,眼睛再次感覺到陌生的澀痛感,唐曉妍平靜地閉上眼,淡淡地道,“我想休息了,你出去吧……”

    葉辛揚就那么一直看著唐曉妍把眼睛閉上。他幽深的眸子掠過一抹不知名的情緒,“我晚上再來看你。”

    唐曉妍沒有回應。

    臨走前交代護士照顧好她,葉辛揚走出了病房。

    病房門外,簡悅錯愕地看著從病房里走出來的葉辛揚,吶吶地問,“葉少,您不陪陪妍姐嗎?”

    葉辛揚回答,“她在休息,你進去看著她吧,等她休息好再問問她還需要些什么。”

    簡悅點了點頭。

    葉辛揚離開了醫院。

    賓利慕尚行駛在寬敞的道路上,車廂內,俊顏寒漠冰冷。

    尚程透過后視鏡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板,探測地問,“葉少,我們現在去哪兒里?”

    葉辛揚沉靜深沉目光看著擋風玻璃前方筆直的道路,沒有溫度地開口,“去公司。”

    去公司?

    尚程在心底頗為錯愕,卻不敢有任何異議。

    “是。”

    唐曉妍躺在床上,即使剛剛做完手術的身體還很虛弱,她依然呆呆地看著天花板,無法入睡。

    自從父母雙亡,她就只有弟弟唐博文相依為命,結果弟弟意外成為植物人,為了有錢交付高額的醫療費用,自己不惜犧牲婚姻,遇到了葉辛揚,然后自己又不小心愛上了這個心里有著別的女人的男人。

    一個小生命就那樣在自己的肚子里生根發芽,雖然只有那么幾天,可自己覺得很幸福,想著終于不再只是和弟弟兩個人了,結果只是個錯誤的開始……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的那么順理成章,那么是不是也是自己應該離開的時候了?

    回到顧家的凌楠,一進家門,就直接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顧老太太和顧曼都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前兩天凌楠還興高采烈的炫耀要去唐曉妍的楓嵐別墅住上幾天,然后就是昨天顧青澤匆忙得離開家里,到今天他們回來。

    兩個人的目光齊齊看向顧青澤。

    顧青澤也沒有過多的解釋,只說上樓去看看凌楠。

    推開房間的門,人沒在臥室,浴室的門卻打開著,凌楠蹲在地上大哭。

    顧青澤走近,想要去安慰她,又不知道從哪兒說起好,只能默默的站在她的背后。

    凌楠雖然沒有轉身,但顧青澤身上特有的味道,讓凌楠知道是他。

    凌楠心里委屈,站起來就抱住顧青澤。

    “小舅舅,我比誰都希望曉妍過得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如果知道,就算再混也不能帶著她去醫院啊,她當時還懷有身孕……”顧青澤西裝外套的前面,被凌楠的眼淚打濕。

    小舅舅的胸膛很寬闊也很溫暖,讓凌楠很眷戀。

    “我知道,我都知道,別哭了,辛揚只是心疼唐曉妍,沒事兒的,等過了這陣子我陪你去看她。”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原本一直纏著自己的凌楠,不再膩歪在自己身旁。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如此脆弱的她。

    凌楠抬起小臉,望著顧青澤,“你說真的嗎?我還能去看曉妍嗎?”

    “真的!相信我!辛揚那么說只是因為在氣頭上,只是這樣,放心吧。”顧青澤輕拍凌楠的后背,在輕聲安撫。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凌楠能聞到顧青澤身上木質般的清新。

    顧青澤看著眼前的女孩兒,這么多年,小女孩兒已經長大了,而且還出落得如此動人,只是這么抱著,竟讓他難以自持。

    凌楠因為哭過,所以濕漉漉的瞳眸,像水洗過一樣清澈,鼻尖微紅,更有小女人的嬌俏模樣。

    顧青澤忍不住低頭擒住凌楠嬌嫩的櫻唇,溫熱的吻,熱切而濃郁,他的舌頭靈活的滑進她的嘴里,與其丁香小舌癡纏嬉戲。

    凌楠愣住!小舅舅在干嘛?!

    他們在接吻,這是自己的初吻!

    凌楠的本能在告訴她,要把小舅舅推開,可是,顧青澤的吻就像帶著魔力一樣,瞬間就把她的理智洗劫一空。     葉辛揚此刻的樣子冷的嚇人,讓人不寒而栗。在面對凌楠的時候更是變本加厲。

    “帶著你的外甥女離開這里,我不想看到她。”葉辛揚話是對著顧青澤說的。

    “辛揚,凌楠也不愿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你以后不用出現在妍兒面前,她沒有你這樣的朋友!”葉辛揚指責凌楠。

    凌楠被說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卻無力反駁。

    “凌楠根本不知道醫院發生的事情,錯也不能完全都怪她,她們是閨密,難道曉妍向她求助,她袖手不管就對了嗎?”顧青澤看不得凌楠受委屈,聽到葉辛揚對凌楠說的話,他滿是心疼。

    “你這么說難道是我的錯?嗯?”葉辛揚聽到顧青澤的話,更惱火,“青澤,多年的兄弟我不想跟你吵,帶著凌楠給我滾蛋!”

    “行了,你好好照顧唐曉妍,有事兒需要兄弟們說一聲。”顧青澤知道,這個時候多說無益,于是擁著凌楠離開了醫院。

    麻醉退去的時候,唐曉妍就已經醒來。

    此刻,她沒有聽從護士的囑咐好好休息,而是坐靠在床頭上,靜靜地看著那扇落地窗外。

    “為什么不休息一下?”

    聽到這熟悉的嗓音,唐曉妍沒有回頭去看來人,空滯的目光不知道落在這座城市的哪個地方,她緩緩開口,“為什么隱瞞我弟弟的事情?”

    葉辛揚深潭一般的黑眸深沉凝注著她毫無血色側顏,“沒有想隱瞞,只是覺得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

    聽聞,唐曉妍緩緩回過頭。

    “我弟弟對我有多重要,你會不知道嗎?”

    “知道,但是在我的眼里,你的身體更重要。”葉辛揚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

    唐曉妍看著他,視線里的葉辛揚,逆著光,暗色的身影顯得極是修長,雙手抄在褲袋里,目光沉靜。

    唐曉妍內心冷笑。這個男人為了安撫自己,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連這種他自己都不會相信的謊話都能說得出口。也算對自己仁慈了,畢竟他是那么無謂別人感受的人,對自己還能說出這么體己的話。

    唐曉妍慢慢地垂落眼簾。

    開始還以為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顧,沒想到卻是老天爺跟自己開了一個玩笑,一個關乎于兩條生命的玩笑。

    這一刻,眼睛再次感覺到陌生的澀痛感,唐曉妍平靜地閉上眼,淡淡地道,“我想休息了,你出去吧……”

    葉辛揚就那么一直看著唐曉妍把眼睛閉上。他幽深的眸子掠過一抹不知名的情緒,“我晚上再來看你。”

    唐曉妍沒有回應。

    臨走前交代護士照顧好她,葉辛揚走出了病房。

    病房門外,簡悅錯愕地看著從病房里走出來的葉辛揚,吶吶地問,“葉少,您不陪陪妍姐嗎?”

    葉辛揚回答,“她在休息,你進去看著她吧,等她休息好再問問她還需要些什么。”

    簡悅點了點頭。

    葉辛揚離開了醫院。

    賓利慕尚行駛在寬敞的道路上,車廂內,俊顏寒漠冰冷。

    尚程透過后視鏡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板,探測地問,“葉少,我們現在去哪兒里?”

    葉辛揚沉靜深沉目光看著擋風玻璃前方筆直的道路,沒有溫度地開口,“去公司。”

    去公司?

    尚程在心底頗為錯愕,卻不敢有任何異議。

    “是。”

    唐曉妍躺在床上,即使剛剛做完手術的身體還很虛弱,她依然呆呆地看著天花板,無法入睡。

    自從父母雙亡,她就只有弟弟唐博文相依為命,結果弟弟意外成為植物人,為了有錢交付高額的醫療費用,自己不惜犧牲婚姻,遇到了葉辛揚,然后自己又不小心愛上了這個心里有著別的女人的男人。

    一個小生命就那樣在自己的肚子里生根發芽,雖然只有那么幾天,可自己覺得很幸福,想著終于不再只是和弟弟兩個人了,結果只是個錯誤的開始……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的那么順理成章,那么是不是也是自己應該離開的時候了?

    回到顧家的凌楠,一進家門,就直接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顧老太太和顧曼都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前兩天凌楠還興高采烈的炫耀要去唐曉妍的楓嵐別墅住上幾天,然后就是昨天顧青澤匆忙得離開家里,到今天他們回來。

    兩個人的目光齊齊看向顧青澤。

    顧青澤也沒有過多的解釋,只說上樓去看看凌楠。

    推開房間的門,人沒在臥室,浴室的門卻打開著,凌楠蹲在地上大哭。

    顧青澤走近,想要去安慰她,又不知道從哪兒說起好,只能默默的站在她的背后。

    凌楠雖然沒有轉身,但顧青澤身上特有的味道,讓凌楠知道是他。

    凌楠心里委屈,站起來就抱住顧青澤。

    “小舅舅,我比誰都希望曉妍過得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如果知道,就算再混也不能帶著她去醫院啊,她當時還懷有身孕……”顧青澤西裝外套的前面,被凌楠的眼淚打濕。

    小舅舅的胸膛很寬闊也很溫暖,讓凌楠很眷戀。

    “我知道,我都知道,別哭了,辛揚只是心疼唐曉妍,沒事兒的,等過了這陣子我陪你去看她。”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原本一直纏著自己的凌楠,不再膩歪在自己身旁。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如此脆弱的她。

    凌楠抬起小臉,望著顧青澤,“你說真的嗎?我還能去看曉妍嗎?”

    “真的!相信我!辛揚那么說只是因為在氣頭上,只是這樣,放心吧。”顧青澤輕拍凌楠的后背,在輕聲安撫。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凌楠能聞到顧青澤身上木質般的清新。

    顧青澤看著眼前的女孩兒,這么多年,小女孩兒已經長大了,而且還出落得如此動人,只是這么抱著,竟讓他難以自持。

    凌楠因為哭過,所以濕漉漉的瞳眸,像水洗過一樣清澈,鼻尖微紅,更有小女人的嬌俏模樣。

    顧青澤忍不住低頭擒住凌楠嬌嫩的櫻唇,溫熱的吻,熱切而濃郁,他的舌頭靈活的滑進她的嘴里,與其丁香小舌癡纏嬉戲。

    凌楠愣住!小舅舅在干嘛?!

    他們在接吻,這是自己的初吻!

    凌楠的本能在告訴她,要把小舅舅推開,可是,顧青澤的吻就像帶著魔力一樣,瞬間就把她的理智洗劫一空。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