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80章 突發情況

第80章 突發情況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原本在華市的行程還需要幾天才能結束,結果葉辛揚收到了簡悅的電話,說唐曉妍身體不舒服去了醫院,檢查結果是已經懷孕。當時聽到這個消息,葉辛揚都沒有細細品味自己的心思,就讓尚程連夜趕回豫城。

    現在他要盡快處理好華市那邊兒的工作。

    楓嵐別墅。

    唐曉妍剛進門,李嬸就迎了出來。

    “少夫人,您回來啦!”

    李嬸放下手里的工作出來迎接唐曉妍,小心翼翼地攙扶著她。

    “李嬸,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唐曉妍不習慣這樣,忙笑著對李嬸說。

    “您累了吧,快上樓休息一下,少爺剛才打來電話,讓家里給您煲湯喝,等好了我給你端上去。”李嬸言語里是不易言說的高興。

    唐曉妍一聽李嬸的話,就明白她也已經知道了自己已經懷孕的事情。

    “李嬸,我什么都沒做累什么啊,你不用擔心的。”唐曉妍笑說。

    “哎呀,話可不是這么說的,你的身體太瘦弱了,得多休息多補充營養,”她還是攙著唐曉妍朝樓梯走去,邊走邊細心交代,“以后上下樓啊,記得叫上我扶著,家里的地面你走路時也要小心……”

    唐曉妍一看拗不過李嬸,只好答應,“嗯,我會注意的。”

    回到房間,躺在柔軟舒適的大床上,看著白色的天花,唐曉妍的內心很矛盾,看今天葉辛揚得態度,對這個孩子并不反感,但是,她并不是葉辛揚生命中真正需要的那個女人,孩子如果不能在一個健康的原生態家庭中長大,又該怎么辦?

    想到這里,唐曉妍側了個身,輕嘆一聲,慢慢閉上眼,沒有允許自己繼續想下去。

    唐曉妍醒來從二樓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李嬸看見她下樓慌忙上前去扶著她,“少夫人下樓了,怎么沒有叫我一聲。”

    “李嬸,你太大驚小怪了,我這還沒有顯懷呢,還不至于事事都麻煩你,等肚子大起來的時候,有您忙的。”

    “我老婆子可不怕忙,早就盼著這天呢,給您煲的湯已經好了,要現在盛出來喝嗎?”

    “好哇,我都聞到味道了,好香呢!”唐曉妍撒嬌的看著李嬸。

    這時,別墅的大門被人打開,葉辛揚從外面回來了。

    他本來晚上是有個應酬,但一想到家里的人兒,就把事情推給了下面的人去處理,自己匆匆趕回來。

    自從上次給林宇繁支票,他臨走時說的那些話,葉辛揚在華市結束工作一個人的時候,經常在回想,和唐曉妍相處的點點滴滴,像過電影一樣在腦子里一遍一遍的翻過。

    “你回來啦?”

    “嗯。”

    “飯快好了,你先上樓換了衣服。”

    “家里有李嬸,你不要隨便走動,坐下來休息。”葉辛揚拉過唐曉妍的手臂坐在沙發上。

    在這一刻,唐曉妍看到了男人眼里有柔軟的東西,她說不上來是什么,卻讓她很安心。

    璀璨的燈火拉開夜晚的序幕,華市一如既往的繁華熱鬧。

    在華市市中心最繁華的高檔小區里,一個女人靜靜地站在落地窗前,她的神色很沉靜,指尖執著半杯紅酒,空氣里隱約飄蕩著紅酒淺淡的醇香。

    玻璃窗上映出一張精致的臉,沒有現代整容處理過的痕跡,飽滿光潔的額頭,清亮水潤的眼眸,高高的鼻子,形狀完美的紅唇……這樣的美,第一眼就已經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里,葉辛揚仍然很忙碌,卻沒有再去華市,而是或電話指揮或電腦遠程操控在華市的各項工作事宜。

    自從懷孕以后,唐曉妍雖然空閑的時間多了,卻反而沒怎么來過弟弟住著的愛心醫院,因為葉辛揚總是提醒她要靜養。

    今天,在唐曉妍一再的堅持下,葉辛揚叫尚程跟著來到愛心醫院。

    “少夫人,你請進,我在門外等著,有事叫我。”尚程推開病房的門,讓唐曉妍進去。

    “謝謝。”唐曉妍還是一貫的客氣。

    找了凳子坐下,看著病床上靜躺的弟弟,唐曉妍有好多話想對他說。

    “博文,你要當舅舅了。”唐曉妍臉上是幸福的笑。

    如果不是父母雙雙出了車禍,弟弟不小心摔下樓梯而需要高額的住院費,那么自己又怎么會遇到葉家兄弟,一切就像冥冥之中的注定。

    “博文,你躺得夠久了,該到了需要起來活動一下筋骨的時候了。”唐曉妍依然是自顧自的說著。

    “博文,這個孩子就像老天爺賜給姐姐的禮物,姐姐很珍惜,所以,你要快點兒好起來,和姐姐一起看著他長大……”

    唐曉妍說了很多,直到她感覺有一些疲憊感,才戀戀不舍的離開病房。

    幾天后。

    辛峰集團,葉辛揚正輕揉眉心。

    華市的星級酒店開發權到了最后幾輪的爭奪戰,任何一個決定都會影響最后的結果,眾多高強度的電話會議,讓人疲憊。

    這時,尚程敲門走進總裁辦公室。

    “葉少,醫院來電話說,唐博文那邊兒身體各項指標出現衰減的征兆,情況不太樂觀。”

    本來這種小事不應該告訴葉辛揚,但是碰到與唐曉妍有關的事情,尚程卻不敢擅自決定。

    葉辛揚這段時間的變化,作為他身邊的助手而言,全部看在眼里。對唐曉妍少了之前的冷漠,多了似有若無的關心。

    這說明葉辛揚正在從過往中走出來。

    “你了解了具體不容樂觀是什么意思嗎?”葉辛揚抬眸看向尚程。

    “唐博文連接在電子儀器上顯示的數據在下滑,醫院方推測他挺不過今晚。”尚程轉述醫院的最后結果。

    葉辛揚沒有想到這么嚴重,騰的一下,從老板椅上站起來。

    他后來也了解一些情況,因為唐博文出事的時候,唐家已經被人吞掉,所以沒有錢的姐弟倆,錯過了救人的最佳時機,最后造成嚴重后果。

    先不說現在的唐曉妍還在安胎的問題,就是她本身身體底子不好這一點,也不能受到更大的刺激,葉辛揚拿起椅背上外套就往醫院的方向趕。

    醫院的院長辦公室里。

    “唐博文為什么會突然出現這種情況?”葉辛揚發問院長。     原本在華市的行程還需要幾天才能結束,結果葉辛揚收到了簡悅的電話,說唐曉妍身體不舒服去了醫院,檢查結果是已經懷孕。當時聽到這個消息,葉辛揚都沒有細細品味自己的心思,就讓尚程連夜趕回豫城。

    現在他要盡快處理好華市那邊兒的工作。

    楓嵐別墅。

    唐曉妍剛進門,李嬸就迎了出來。

    “少夫人,您回來啦!”

    李嬸放下手里的工作出來迎接唐曉妍,小心翼翼地攙扶著她。

    “李嬸,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唐曉妍不習慣這樣,忙笑著對李嬸說。

    “您累了吧,快上樓休息一下,少爺剛才打來電話,讓家里給您煲湯喝,等好了我給你端上去。”李嬸言語里是不易言說的高興。

    唐曉妍一聽李嬸的話,就明白她也已經知道了自己已經懷孕的事情。

    “李嬸,我什么都沒做累什么啊,你不用擔心的。”唐曉妍笑說。

    “哎呀,話可不是這么說的,你的身體太瘦弱了,得多休息多補充營養,”她還是攙著唐曉妍朝樓梯走去,邊走邊細心交代,“以后上下樓啊,記得叫上我扶著,家里的地面你走路時也要小心……”

    唐曉妍一看拗不過李嬸,只好答應,“嗯,我會注意的。”

    回到房間,躺在柔軟舒適的大床上,看著白色的天花,唐曉妍的內心很矛盾,看今天葉辛揚得態度,對這個孩子并不反感,但是,她并不是葉辛揚生命中真正需要的那個女人,孩子如果不能在一個健康的原生態家庭中長大,又該怎么辦?

    想到這里,唐曉妍側了個身,輕嘆一聲,慢慢閉上眼,沒有允許自己繼續想下去。

    唐曉妍醒來從二樓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李嬸看見她下樓慌忙上前去扶著她,“少夫人下樓了,怎么沒有叫我一聲。”

    “李嬸,你太大驚小怪了,我這還沒有顯懷呢,還不至于事事都麻煩你,等肚子大起來的時候,有您忙的。”

    “我老婆子可不怕忙,早就盼著這天呢,給您煲的湯已經好了,要現在盛出來喝嗎?”

    “好哇,我都聞到味道了,好香呢!”唐曉妍撒嬌的看著李嬸。

    這時,別墅的大門被人打開,葉辛揚從外面回來了。

    他本來晚上是有個應酬,但一想到家里的人兒,就把事情推給了下面的人去處理,自己匆匆趕回來。

    自從上次給林宇繁支票,他臨走時說的那些話,葉辛揚在華市結束工作一個人的時候,經常在回想,和唐曉妍相處的點點滴滴,像過電影一樣在腦子里一遍一遍的翻過。

    “你回來啦?”

    “嗯。”

    “飯快好了,你先上樓換了衣服。”

    “家里有李嬸,你不要隨便走動,坐下來休息。”葉辛揚拉過唐曉妍的手臂坐在沙發上。

    在這一刻,唐曉妍看到了男人眼里有柔軟的東西,她說不上來是什么,卻讓她很安心。

    璀璨的燈火拉開夜晚的序幕,華市一如既往的繁華熱鬧。

    在華市市中心最繁華的高檔小區里,一個女人靜靜地站在落地窗前,她的神色很沉靜,指尖執著半杯紅酒,空氣里隱約飄蕩著紅酒淺淡的醇香。

    玻璃窗上映出一張精致的臉,沒有現代整容處理過的痕跡,飽滿光潔的額頭,清亮水潤的眼眸,高高的鼻子,形狀完美的紅唇……這樣的美,第一眼就已經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里,葉辛揚仍然很忙碌,卻沒有再去華市,而是或電話指揮或電腦遠程操控在華市的各項工作事宜。

    自從懷孕以后,唐曉妍雖然空閑的時間多了,卻反而沒怎么來過弟弟住著的愛心醫院,因為葉辛揚總是提醒她要靜養。

    今天,在唐曉妍一再的堅持下,葉辛揚叫尚程跟著來到愛心醫院。

    “少夫人,你請進,我在門外等著,有事叫我。”尚程推開病房的門,讓唐曉妍進去。

    “謝謝。”唐曉妍還是一貫的客氣。

    找了凳子坐下,看著病床上靜躺的弟弟,唐曉妍有好多話想對他說。

    “博文,你要當舅舅了。”唐曉妍臉上是幸福的笑。

    如果不是父母雙雙出了車禍,弟弟不小心摔下樓梯而需要高額的住院費,那么自己又怎么會遇到葉家兄弟,一切就像冥冥之中的注定。

    “博文,你躺得夠久了,該到了需要起來活動一下筋骨的時候了。”唐曉妍依然是自顧自的說著。

    “博文,這個孩子就像老天爺賜給姐姐的禮物,姐姐很珍惜,所以,你要快點兒好起來,和姐姐一起看著他長大……”

    唐曉妍說了很多,直到她感覺有一些疲憊感,才戀戀不舍的離開病房。

    幾天后。

    辛峰集團,葉辛揚正輕揉眉心。

    華市的星級酒店開發權到了最后幾輪的爭奪戰,任何一個決定都會影響最后的結果,眾多高強度的電話會議,讓人疲憊。

    這時,尚程敲門走進總裁辦公室。

    “葉少,醫院來電話說,唐博文那邊兒身體各項指標出現衰減的征兆,情況不太樂觀。”

    本來這種小事不應該告訴葉辛揚,但是碰到與唐曉妍有關的事情,尚程卻不敢擅自決定。

    葉辛揚這段時間的變化,作為他身邊的助手而言,全部看在眼里。對唐曉妍少了之前的冷漠,多了似有若無的關心。

    這說明葉辛揚正在從過往中走出來。

    “你了解了具體不容樂觀是什么意思嗎?”葉辛揚抬眸看向尚程。

    “唐博文連接在電子儀器上顯示的數據在下滑,醫院方推測他挺不過今晚。”尚程轉述醫院的最后結果。

    葉辛揚沒有想到這么嚴重,騰的一下,從老板椅上站起來。

    他后來也了解一些情況,因為唐博文出事的時候,唐家已經被人吞掉,所以沒有錢的姐弟倆,錯過了救人的最佳時機,最后造成嚴重后果。

    先不說現在的唐曉妍還在安胎的問題,就是她本身身體底子不好這一點,也不能受到更大的刺激,葉辛揚拿起椅背上外套就往醫院的方向趕。

    醫院的院長辦公室里。

    “唐博文為什么會突然出現這種情況?”葉辛揚發問院長。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