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77章 無賴陸少

第77章 無賴陸少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我,我不知道他會在那里!”唐曉妍被葉辛揚弄得有些氣息不穩。

    “他找你干嘛?”

    “他,他給醫,醫院里預付了,博,博文一年的住院費……”唐曉妍被男人弄的癢極了,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

    葉辛揚驀地咬了一下她晶瑩透的耳垂道,“明天把錢還他!”

    因為這一下的疼而回過神來的唐曉妍,這才意識到,她現在身無寸縷,而葉辛揚火熱的身軀就壓覆在她的身上……

    唐曉妍醒來的時候,天剛剛亮。

    男人睡得很沉,一只手臂摟著她,一只大手還橫在她的胸前。

    她轉過身盯著眼前男人的面容,伸手隔空描繪著他的輪廓,一遍一遍。怎么辦?這個男人的魅力終是蠱惑了她的心,讓她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深陷其中。他對自己好嗎?好像談不上,要說壞嗎?也沒有真的把自己怎么樣。

    “愛上我了嗎?”葉辛揚突然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女人眷戀的目光。

    唐曉妍嚇了一跳,沒想到他會醒來,遲愣一下,“那你呢?會愛上我嗎?”

    葉辛揚沒有回答,看著她的表情有些復雜,最后穿上衣服離開了臥室。

    唐曉妍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里說不難受是假的,他們朝夕相處這么久,男人時而溫柔,時而霸道的樣子印在了她心中。

    而他呢,心里到底是有那么一個人吧,所以,自己總歸是個替身……

    辛峰集團,總裁辦公室。

    葉辛揚雙手插在高端質感的西裝褲袋里,獨自屹立在偌大落地窗前,頎長挺拔的清俊身影,散發著一股冷漠。

    “不知道葉總找我過來有什么事情?”坐在沙發里的林宇繁首先發聲。

    早上接到葉辛揚助理的電話,邀請他今天務必過來辛峰集團一趟,林宇繁不知道其中緣由,沒想到來了之后就被尚程直接帶到了總裁辦公室。

    “桌子上是給林總的支票,以后辛峰內部員工的事情就不勞煩林總操心。”葉辛揚并未回頭。

    林宇繁一聽這話,很多事情已經了然于心。他站起身走到葉辛揚身旁,隨著他的視線看向恒城繁華喧鬧的街道,緩聲開口,“沒想到,一個辛峰設計部的小小經理,竟然能讓葉總如此勞心。”

    可是,他不死心,林宇繁就是想要一個具體的答案。

    葉辛揚淡然啟唇,“有些事情林總插手也不合適?”

    林宇繁轉過頭,凝視向葉辛揚孤傲冷寂的側影。

    林宇繁喉嚨動了一下,不甘心的說道,“不管曉妍需不需要我,我都會一直在她身后,只要她肯回頭。我也奉勸葉總一句,如果不能給她想要的生活,就不要去打擾她,她是個很簡單的女孩兒……”

    葉辛揚幽沉的黑眸沒有一絲波瀾,未有作答。

    林宇繁最后迫于壓力拿走了桌子上的支票。他走后,葉辛揚徑直在總裁桌后面的老板椅坐下,擦一聲,點燃一根煙,幽藍的火光映亮他俊美的面容。

    偌大辦公室暫時安靜下來。

    這個時候,辦公室厚重的房門外傳來一記敲門聲。

    “進來。”沉默中葉辛揚出聲。

    不是慣常尚程進來的時候的聲音,葉辛揚抬頭,就看到一張嬉笑的臉。

    “你怎么來了?”

    “我剛才看到了林氏企業的林宇繁,他們最近和辛峰有合作嗎?”陸遠航挑著距離門口近的沙發坐下。

    “葉婉最近在忙新樓盤的企劃宣傳,沒時間理你。”葉辛揚沒有接著陸遠航的話題。

    “你反正已經有肉吃,就不管兄弟的死活了是不是。”陸遠航一臉幽怨。

    “你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對婉兒是認真的!”

    “這個你跟我說也沒有用,我不能仗著自己是哥哥就要對妹妹的生活指指點點。”

    “不用你對著我的婉兒指指點點,你只要給兄弟留個后門,讓我有機會接近她就可以了,這要求不高吧~”

    “她今天下午會在公司……”

    葉辛揚的話還沒有說完,陸遠航已經一個箭步,沖出總裁辦公室。

    辛峰企劃宣傳部。

    葉婉正在辦公室里忙著準備宣傳的方案,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

    葉婉一見來人,沒好氣的說,“誰讓你進來的,出去,我在工作!”

    陸遠航嬉皮笑臉的走近葉婉,“好多天沒有見到你,想你啦!你沒有接收到我對你的思念嗎?”

    “陸少,我很忙的,沒時間陪你玩兒,麻煩你離開。”

    “婉兒,中午我們一起吃個午餐唄,讓我代替你哥犒勞你一下。”陸遠航就像沒有聽到葉婉說的話一樣。

    葉婉抱著整理過的文件打算出去,陸遠航擋在她面前,笑得像一只狐貍。

    “陸遠航,你讓開,我要出去!”

    “我特意過來,就是為了見你一面,而你就這樣匆匆的離開,都不讓我多看你一會兒,你真的好狠心啊!”

    “又不是我讓你來的。”葉婉拋給陸遠航一個白眼球。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陸遠航我看你是想找挨揍,竟然說這種話?”葉婉放下文件就想過去抽他。

    “那為什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來越重了呢?”

    噗!陸遠航的話讓葉婉差點兒吐血。這種肉麻的話他都能說的出來,這個陸遠航到底要干什么?

    看著面前僵住的葉婉,陸遠航覺得自己在網絡上學習的這些東西還挺有用處的,立刻不遺余力的全部都展現出來。

    “婉兒,你說你為什么要害我?”

    “你在瞎說什么?我怎么就害你了?”陸遠航的話,讓葉婉一時間摸不清頭腦。

    “害我那么喜歡你。”陸遠航一臉嬉笑。

    葉婉一把推開陸遠航:“陸遠航,你就是個無賴!”

    陸遠航卻順勢握住她的手,“我只對你一個人無賴。”并在她的手上親吻了一下。

    酥酥麻麻的感覺,讓葉婉心里一慌,忙抖手甩開陸遠航的糾纏。 “婉兒,你為什么不答應我的追求?”

    “我覺得我們不適合。”

    “不適合?我們都沒交往過,你怎么就能武斷的說不適合?” 陸遠航追問。

    “憑感覺!”

    陸遠航無奈一笑,“這算什么理由?”

    “我只能這么說。”

    “這理由不成立,你計算拒絕我,也得找個像樣的理由吧,這樣我也好死了這條心。”     “我,我不知道他會在那里!”唐曉妍被葉辛揚弄得有些氣息不穩。

    “他找你干嘛?”

    “他,他給醫,醫院里預付了,博,博文一年的住院費……”唐曉妍被男人弄的癢極了,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

    葉辛揚驀地咬了一下她晶瑩透的耳垂道,“明天把錢還他!”

    因為這一下的疼而回過神來的唐曉妍,這才意識到,她現在身無寸縷,而葉辛揚火熱的身軀就壓覆在她的身上……

    唐曉妍醒來的時候,天剛剛亮。

    男人睡得很沉,一只手臂摟著她,一只大手還橫在她的胸前。

    她轉過身盯著眼前男人的面容,伸手隔空描繪著他的輪廓,一遍一遍。怎么辦?這個男人的魅力終是蠱惑了她的心,讓她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深陷其中。他對自己好嗎?好像談不上,要說壞嗎?也沒有真的把自己怎么樣。

    “愛上我了嗎?”葉辛揚突然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女人眷戀的目光。

    唐曉妍嚇了一跳,沒想到他會醒來,遲愣一下,“那你呢?會愛上我嗎?”

    葉辛揚沒有回答,看著她的表情有些復雜,最后穿上衣服離開了臥室。

    唐曉妍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里說不難受是假的,他們朝夕相處這么久,男人時而溫柔,時而霸道的樣子印在了她心中。

    而他呢,心里到底是有那么一個人吧,所以,自己總歸是個替身……

    辛峰集團,總裁辦公室。

    葉辛揚雙手插在高端質感的西裝褲袋里,獨自屹立在偌大落地窗前,頎長挺拔的清俊身影,散發著一股冷漠。

    “不知道葉總找我過來有什么事情?”坐在沙發里的林宇繁首先發聲。

    早上接到葉辛揚助理的電話,邀請他今天務必過來辛峰集團一趟,林宇繁不知道其中緣由,沒想到來了之后就被尚程直接帶到了總裁辦公室。

    “桌子上是給林總的支票,以后辛峰內部員工的事情就不勞煩林總操心。”葉辛揚并未回頭。

    林宇繁一聽這話,很多事情已經了然于心。他站起身走到葉辛揚身旁,隨著他的視線看向恒城繁華喧鬧的街道,緩聲開口,“沒想到,一個辛峰設計部的小小經理,竟然能讓葉總如此勞心。”

    可是,他不死心,林宇繁就是想要一個具體的答案。

    葉辛揚淡然啟唇,“有些事情林總插手也不合適?”

    林宇繁轉過頭,凝視向葉辛揚孤傲冷寂的側影。

    林宇繁喉嚨動了一下,不甘心的說道,“不管曉妍需不需要我,我都會一直在她身后,只要她肯回頭。我也奉勸葉總一句,如果不能給她想要的生活,就不要去打擾她,她是個很簡單的女孩兒……”

    葉辛揚幽沉的黑眸沒有一絲波瀾,未有作答。

    林宇繁最后迫于壓力拿走了桌子上的支票。他走后,葉辛揚徑直在總裁桌后面的老板椅坐下,擦一聲,點燃一根煙,幽藍的火光映亮他俊美的面容。

    偌大辦公室暫時安靜下來。

    這個時候,辦公室厚重的房門外傳來一記敲門聲。

    “進來。”沉默中葉辛揚出聲。

    不是慣常尚程進來的時候的聲音,葉辛揚抬頭,就看到一張嬉笑的臉。

    “你怎么來了?”

    “我剛才看到了林氏企業的林宇繁,他們最近和辛峰有合作嗎?”陸遠航挑著距離門口近的沙發坐下。

    “葉婉最近在忙新樓盤的企劃宣傳,沒時間理你。”葉辛揚沒有接著陸遠航的話題。

    “你反正已經有肉吃,就不管兄弟的死活了是不是。”陸遠航一臉幽怨。

    “你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對婉兒是認真的!”

    “這個你跟我說也沒有用,我不能仗著自己是哥哥就要對妹妹的生活指指點點。”

    “不用你對著我的婉兒指指點點,你只要給兄弟留個后門,讓我有機會接近她就可以了,這要求不高吧~”

    “她今天下午會在公司……”

    葉辛揚的話還沒有說完,陸遠航已經一個箭步,沖出總裁辦公室。

    辛峰企劃宣傳部。

    葉婉正在辦公室里忙著準備宣傳的方案,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

    葉婉一見來人,沒好氣的說,“誰讓你進來的,出去,我在工作!”

    陸遠航嬉皮笑臉的走近葉婉,“好多天沒有見到你,想你啦!你沒有接收到我對你的思念嗎?”

    “陸少,我很忙的,沒時間陪你玩兒,麻煩你離開。”

    “婉兒,中午我們一起吃個午餐唄,讓我代替你哥犒勞你一下。”陸遠航就像沒有聽到葉婉說的話一樣。

    葉婉抱著整理過的文件打算出去,陸遠航擋在她面前,笑得像一只狐貍。

    “陸遠航,你讓開,我要出去!”

    “我特意過來,就是為了見你一面,而你就這樣匆匆的離開,都不讓我多看你一會兒,你真的好狠心啊!”

    “又不是我讓你來的。”葉婉拋給陸遠航一個白眼球。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陸遠航我看你是想找挨揍,竟然說這種話?”葉婉放下文件就想過去抽他。

    “那為什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來越重了呢?”

    噗!陸遠航的話讓葉婉差點兒吐血。這種肉麻的話他都能說的出來,這個陸遠航到底要干什么?

    看著面前僵住的葉婉,陸遠航覺得自己在網絡上學習的這些東西還挺有用處的,立刻不遺余力的全部都展現出來。

    “婉兒,你說你為什么要害我?”

    “你在瞎說什么?我怎么就害你了?”陸遠航的話,讓葉婉一時間摸不清頭腦。

    “害我那么喜歡你。”陸遠航一臉嬉笑。

    葉婉一把推開陸遠航:“陸遠航,你就是個無賴!”

    陸遠航卻順勢握住她的手,“我只對你一個人無賴。”并在她的手上親吻了一下。

    酥酥麻麻的感覺,讓葉婉心里一慌,忙抖手甩開陸遠航的糾纏。 “婉兒,你為什么不答應我的追求?”

    “我覺得我們不適合。”

    “不適合?我們都沒交往過,你怎么就能武斷的說不適合?” 陸遠航追問。

    “憑感覺!”

    陸遠航無奈一笑,“這算什么理由?”

    “我只能這么說。”

    “這理由不成立,你計算拒絕我,也得找個像樣的理由吧,這樣我也好死了這條心。”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