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73章 豬腦子

第73章 豬腦子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劉小姐,我和林總只是剛好在這里碰到而已,哪兒來的敘舊一說,還請你不要誤會才是。”

    劉津晗的表情不自然了好一會兒,才勉強的重新揚起笑容:“原來是這樣。”

    然后有些怨怪的看著林宇繁,接著說道:“宇繁,那我們快回去大廳里面吧,爸爸媽媽和親朋好友都等著祝福我們呢,你這個主角不在那里,我心里都感覺沒有主心骨了呢……”

    聽上去是責怪,但劉津晗那嬌柔的表情,只要是個男人都會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唐曉妍笑了笑:“林總有劉小姐這樣的嬌妻在懷,當然要放在手心里捧著了。林總,你說是嗎?”

    她把問題拋給了林宇繁。

    好一會兒,林宇繁的聲音才傳來:“……津晗是我的未婚妻,我,我當然要寵著她了。”

    唐曉妍聽到這句話,揚唇一笑,抬起頭來,無所謂的說:“噢,那什么時候,兩位要是結婚的話,可別忘記請我一杯喜酒。”

    劉津晗有些得意的笑道:“唐小姐愿意過來捧場,我和宇繁結婚的時候一定請你。”

    “那我先在這里祝兩位百年好合了。”

    唐曉妍說著,側頭看向葉辛揚:“葉少,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可以走了嗎?”

    “嗯。”葉辛揚懶懶的應了一聲,“也差不多該走了。”

    唐曉妍不管葉辛揚今天帶自己過來的目的是什么,她已經很清楚的和林宇繁劃清界限,還十分真誠的給林宇繁和劉津晗送上了祝福。這樣的結果,不管葉辛揚是不是滿意,反正她把應該表達的內容已經表達清楚。

    唐曉妍側身讓過林宇繁和劉津晗,追著葉辛揚往外走去。

    “曉妍……”林宇繁的聲音忽然從背后傳來,唐曉妍腳步一頓,并沒有回頭,只遲愣了一下,就繼續追著葉辛揚而去。

    直到走得看不見她的身影了,林宇繁還望著唐曉妍離開的方向,情緒復雜。

    旁邊的劉津晗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咬了咬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后撒嬌的搖了搖林宇繁的手臂:“宇繁,我們已經出來的太久了,這樣爸媽會著急的,再說過來的賓客是為我們送祝福的,作為主人的我們總是不露面也不好,不是嗎?”

    “嗯,好。”

    劉津晗不傻,看林宇繁對這個姓唐的態度,要說他們兩個人只是普通朋友亦或是曾經的鄰家妹妹,根本就不信,從第一次見面約設計稿開始,到今天的第二次見面,劉津晗強烈的感覺到林宇繁的反應,她絕對不能接受林宇繁的眼睛里有其他女人。

    她很清楚,什么才是挽留一個男人的最好方式:讓林宇繁在工作上,離不開她的支持。在生活里,需要她的溫柔和懂事。

    跟著葉辛揚坐進車里的唐曉妍,覺得很累,跟著這種玩兒心機的男人在一起更累。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手臂搭在車門上,托著下巴望著窗外。

    突然像想起來什么一樣側頭看向葉辛揚。

    “有話就直接說,不要用猥瑣的眼神看著我。”葉辛揚傲嬌的開口。

    這男人怎么這么自戀?!唐曉妍吐槽。

    她想了想才開口,“葉少,男人是不是都抗拒不了劉津晗這種溫柔的女人?”

    唐曉妍問出這話以后就有些后悔了,以葉辛揚這樣多慮的男人來看,他會不會又要誤會什么?!

    果然,他涼涼的開口道,“別人我是不清楚,不過看你那位林哥哥的樣子,應該很吃這一套的。”

    看吧,就知道這次禍從口出了。不作不死這句話還有非常有道理的。

    “誰關心他喜不喜歡,我想問的是你!你是不是喜歡這種女人?”唐曉妍突然就沒好氣兒的說了一句。

    這句話好像取悅了男人,他轉頭反問:“為什么這么說?”

    “以葉少這種陰晴不定的性格,又傳言不近女色,可是剛才你看到劉津晗,竟然和她打了招呼,所以我就猜測你喜歡唄。”

    葉辛揚輕笑了一聲。

    “被我說中了!” 唐曉妍撇了撇嘴,“也對,像劉小姐這種漂亮又會撒嬌的女人,家世還不錯,最重要的就是特別會演戲,不去競爭奧斯卡小金人,都是影視圈的損失,你們這些上層人士最喜歡這種讓我看了就惡心的女人,太做作……”

    葉辛揚打斷了她的話,“唐經理怎么越說越氣啊,難道是因為我的一個招呼就吃醋了不成?”

    “什,什么?”如果葉辛揚沒有說,唐曉妍自己一定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怎么可能,我又是什么身份,敢吃葉少的飛醋,葉少太抬舉我了。”

    “女人啊,總是口不對心。”葉辛揚說,“別人不可以,但是你,我允許你吃醋,這是只給你的特權,葉太太可不能枉費了為夫的一片心意啊。”

    唐曉妍看著葉辛揚越來越近的臉,她嚇得趕緊捂住了臉,剛才自己胸口像憋了一股火兒一樣,所以就什么解氣說什么,完全沒有了平日里的冷靜,葉辛揚這樣湊過來,是要報復自己嗎?

    誰知男人的薄唇印在了她的額頭,“我更喜歡你這口。”

    親完唐曉妍,葉辛揚嘴邊琢著戲虐的笑。

    唐曉妍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像極了熟透的蝦。她慢慢的把遮住臉的手打開一條縫隙,看著男人那妖孽的臉,唐曉妍差點兒流口水。

    這男人有毒,他只要對自己稍微好那么一點兒,唐曉妍的心就會亂顫不停。

    “葉少,你這樣說很容易讓我誤會,誤以為我們是因為有愛,你才會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車子里的氣氛驟然下降好幾度,坐在主駕駛位置的尚程看了一眼倒車鏡里的兩個人。無聲的嘆息,這位少夫人也真是有辦法,能讓剛才很好的氛圍變得這么遭,目前為止除了她之外,尚程就沒見過別的人能做到這一點,就算是之前的那位小姐,也沒有過。

    “唐,曉,研!你,可,真,行!”

    葉辛揚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話以后,車子里就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唐曉妍也覺得自己真是太差勁兒了,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嘛,自己為什么會說了那樣一句影響心情的話,真是長了一個豬腦子。

    汽車的玻璃窗上映襯著唐曉妍幽怨的眼神。     “劉小姐,我和林總只是剛好在這里碰到而已,哪兒來的敘舊一說,還請你不要誤會才是。”

    劉津晗的表情不自然了好一會兒,才勉強的重新揚起笑容:“原來是這樣。”

    然后有些怨怪的看著林宇繁,接著說道:“宇繁,那我們快回去大廳里面吧,爸爸媽媽和親朋好友都等著祝福我們呢,你這個主角不在那里,我心里都感覺沒有主心骨了呢……”

    聽上去是責怪,但劉津晗那嬌柔的表情,只要是個男人都會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唐曉妍笑了笑:“林總有劉小姐這樣的嬌妻在懷,當然要放在手心里捧著了。林總,你說是嗎?”

    她把問題拋給了林宇繁。

    好一會兒,林宇繁的聲音才傳來:“……津晗是我的未婚妻,我,我當然要寵著她了。”

    唐曉妍聽到這句話,揚唇一笑,抬起頭來,無所謂的說:“噢,那什么時候,兩位要是結婚的話,可別忘記請我一杯喜酒。”

    劉津晗有些得意的笑道:“唐小姐愿意過來捧場,我和宇繁結婚的時候一定請你。”

    “那我先在這里祝兩位百年好合了。”

    唐曉妍說著,側頭看向葉辛揚:“葉少,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可以走了嗎?”

    “嗯。”葉辛揚懶懶的應了一聲,“也差不多該走了。”

    唐曉妍不管葉辛揚今天帶自己過來的目的是什么,她已經很清楚的和林宇繁劃清界限,還十分真誠的給林宇繁和劉津晗送上了祝福。這樣的結果,不管葉辛揚是不是滿意,反正她把應該表達的內容已經表達清楚。

    唐曉妍側身讓過林宇繁和劉津晗,追著葉辛揚往外走去。

    “曉妍……”林宇繁的聲音忽然從背后傳來,唐曉妍腳步一頓,并沒有回頭,只遲愣了一下,就繼續追著葉辛揚而去。

    直到走得看不見她的身影了,林宇繁還望著唐曉妍離開的方向,情緒復雜。

    旁邊的劉津晗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咬了咬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后撒嬌的搖了搖林宇繁的手臂:“宇繁,我們已經出來的太久了,這樣爸媽會著急的,再說過來的賓客是為我們送祝福的,作為主人的我們總是不露面也不好,不是嗎?”

    “嗯,好。”

    劉津晗不傻,看林宇繁對這個姓唐的態度,要說他們兩個人只是普通朋友亦或是曾經的鄰家妹妹,根本就不信,從第一次見面約設計稿開始,到今天的第二次見面,劉津晗強烈的感覺到林宇繁的反應,她絕對不能接受林宇繁的眼睛里有其他女人。

    她很清楚,什么才是挽留一個男人的最好方式:讓林宇繁在工作上,離不開她的支持。在生活里,需要她的溫柔和懂事。

    跟著葉辛揚坐進車里的唐曉妍,覺得很累,跟著這種玩兒心機的男人在一起更累。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手臂搭在車門上,托著下巴望著窗外。

    突然像想起來什么一樣側頭看向葉辛揚。

    “有話就直接說,不要用猥瑣的眼神看著我。”葉辛揚傲嬌的開口。

    這男人怎么這么自戀?!唐曉妍吐槽。

    她想了想才開口,“葉少,男人是不是都抗拒不了劉津晗這種溫柔的女人?”

    唐曉妍問出這話以后就有些后悔了,以葉辛揚這樣多慮的男人來看,他會不會又要誤會什么?!

    果然,他涼涼的開口道,“別人我是不清楚,不過看你那位林哥哥的樣子,應該很吃這一套的。”

    看吧,就知道這次禍從口出了。不作不死這句話還有非常有道理的。

    “誰關心他喜不喜歡,我想問的是你!你是不是喜歡這種女人?”唐曉妍突然就沒好氣兒的說了一句。

    這句話好像取悅了男人,他轉頭反問:“為什么這么說?”

    “以葉少這種陰晴不定的性格,又傳言不近女色,可是剛才你看到劉津晗,竟然和她打了招呼,所以我就猜測你喜歡唄。”

    葉辛揚輕笑了一聲。

    “被我說中了!” 唐曉妍撇了撇嘴,“也對,像劉小姐這種漂亮又會撒嬌的女人,家世還不錯,最重要的就是特別會演戲,不去競爭奧斯卡小金人,都是影視圈的損失,你們這些上層人士最喜歡這種讓我看了就惡心的女人,太做作……”

    葉辛揚打斷了她的話,“唐經理怎么越說越氣啊,難道是因為我的一個招呼就吃醋了不成?”

    “什,什么?”如果葉辛揚沒有說,唐曉妍自己一定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怎么可能,我又是什么身份,敢吃葉少的飛醋,葉少太抬舉我了。”

    “女人啊,總是口不對心。”葉辛揚說,“別人不可以,但是你,我允許你吃醋,這是只給你的特權,葉太太可不能枉費了為夫的一片心意啊。”

    唐曉妍看著葉辛揚越來越近的臉,她嚇得趕緊捂住了臉,剛才自己胸口像憋了一股火兒一樣,所以就什么解氣說什么,完全沒有了平日里的冷靜,葉辛揚這樣湊過來,是要報復自己嗎?

    誰知男人的薄唇印在了她的額頭,“我更喜歡你這口。”

    親完唐曉妍,葉辛揚嘴邊琢著戲虐的笑。

    唐曉妍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像極了熟透的蝦。她慢慢的把遮住臉的手打開一條縫隙,看著男人那妖孽的臉,唐曉妍差點兒流口水。

    這男人有毒,他只要對自己稍微好那么一點兒,唐曉妍的心就會亂顫不停。

    “葉少,你這樣說很容易讓我誤會,誤以為我們是因為有愛,你才會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車子里的氣氛驟然下降好幾度,坐在主駕駛位置的尚程看了一眼倒車鏡里的兩個人。無聲的嘆息,這位少夫人也真是有辦法,能讓剛才很好的氛圍變得這么遭,目前為止除了她之外,尚程就沒見過別的人能做到這一點,就算是之前的那位小姐,也沒有過。

    “唐,曉,研!你,可,真,行!”

    葉辛揚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話以后,車子里就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唐曉妍也覺得自己真是太差勁兒了,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嘛,自己為什么會說了那樣一句影響心情的話,真是長了一個豬腦子。

    汽車的玻璃窗上映襯著唐曉妍幽怨的眼神。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