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66章 葉父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好在剛才上樓的時候,看到葉辛揚是去了書房的方向,要是他在的話,那可就糗大了……唐曉妍簡直不敢往下想。

    她拉開浴室的門,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打著哈欠。雖然昨天晚上睡過了,可她還是覺得睡不夠,暈暈沉沉的,這里面會不會因為有藥物的關系呢?唐曉妍有些擔憂的想。

    葉辛揚聽見腳步聲,轉過身去,不耐煩的皺著眉,正想說什么,突然一怔,目光頓時就深了。

    唐曉妍驚叫了起來,“啊……葉辛揚!你,你剛才不是去了書房嗎?怎么會在這里!”??她手忙腳亂的遮住自己,往回跑。

    葉辛揚也沒有想到,他原本還有工作要忙,但是有一份文件之前他拿進去臥室看來著,剛才正好要用到就回到臥室來取,于是就看到了這么香艷的的一幕,還真是驚喜,他抱著肩膀,淡然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躲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沒有見過?”

    “那個,那個不一樣……”唐曉妍有些驚慌失措。

    “哪里不一樣?”葉辛揚反問道,“啊!是有不一樣的地方,這次是你主動脫給我看的。”

    “葉辛揚,你流氓!”

    葉辛揚沒有過多的停留,輕笑著離開,如果不是今天的視頻會議很重要,他真的會舍不得離開,走時手里拿著需要的那一沓文件。

    之后的一段時間里,葉辛揚和唐曉妍相處和睦。

    這天,下班以后,唐曉妍和葉辛揚坐在車里,打算回楓嵐別墅,在半路上,葉辛揚接到一通電話。

    “哥,我現在在葉家老宅,你過來一趟。”電話里葉婉說的有些急切。

    “嗯,我知道了,這就過去。”

    唐曉妍并不知道打來電話的人是誰,但她明顯感到身旁葉辛揚渾身散發的寒意。

    她正不明所以,就聽葉辛揚指揮尚程調轉車頭去葉宅的安排。

    葉宅。

    唐曉妍跟著葉辛揚走進客廳的時候,才發現……客廳的沙發上,坐滿了人。

    葉老爺子,葉婉,還有一個她沒見過的中年男子。

    她一眼就看到了單獨站在沙發一側的葉辰昊,有些被嚇到。

    葉辰昊的手上纏著厚厚的紗布,垂在身側一動不動,而臉上,或輕或重的傷痕落在他的臉上,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猙獰。

    唐曉妍不禁往葉辛揚的身邊靠了靠,葉辛揚側目,握著她的手緊了緊,以示安慰。

    她回以微笑,轉頭看向那個她沒有見過的中年男子,心中好奇這個人是誰?

    就在這個時候,葉辛揚已經開口喊道:“爺爺。”

    唐曉妍趕緊也跟著喊道:“爺爺。”

    葉婉忽然開口,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大嫂,你過來和我坐一起吧。”

    葉辛揚朝葉婉微微點頭,然后松開了手,唐曉妍很自覺的走過去,在葉婉身邊坐下。

    她剛剛坐下,就聽見葉老爺子發話了:“辛揚,我想,你應該也知道,這個時候讓你回來葉家,是因為什么事了吧?”

    “知道。”葉辛揚長腿一彎,在沙發上坐下,“因為,能讓葉先生到葉家走一趟的事情,只有一件。”

    唐曉妍在一邊聽著,有些懵了。

    葉先生?

    難道這位葉先生,是葉辛揚和葉辰昊的父親?

    唐曉妍側目看著葉父,仔細看去,才覺得眉眼神韻間,的確是和葉辛揚有點相像。

    只是……葉父看上去,過于儒雅,比較像一個知識分子,誰能想到,他的兒子葉辛揚,會有那樣渾然天成的王者霸氣。

    唐曉妍正在猶豫,既然這位是葉父,那她身為兒媳婦,是不是也該要打個招呼吧?

    一旁的葉婉看出了她的心思,悄悄的握了握她的手:“沒事,嫂嫂,你坐在這里就行了。”

    唐曉妍聽了她的話,沖她微微一笑。

    葉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辛揚,我知道,葉家容不下我,你也容不下我。但是,辰昊是你的弟弟,你怎么連他也容不下?”

    葉辛揚的語氣里微微帶了嘲諷:“弟弟?我記得,母親只生了我和婉兒,哪里來的弟弟?”

    葉父有些尷尬:“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和你有血緣關系的。”

    “要不是有這層血緣關系,他現在還能四肢健全,好好的站在這里?”

    葉父看了一眼葉辰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是,辛揚,我知道,你恨我,你恨了我這么多年。”

    葉辛揚毫不留情面的回答:“我不恨,我沒有這個時間,去恨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辛揚,我已經受到懲罰,被老爺子趕出葉家。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錯,我一個承擔。但是,你不能把這份仇恨,加注在辰昊身上啊!”

    葉辰昊見葉父在幫自己說話,連忙插嘴說道:“爸,葉辛揚容不下我很久了!他處處壓制我,針對我!”

    葉辛揚朝他看了一眼,眼帶輕蔑,一句話都不屑于和他說。

    葉父十分的痛心疾首:“到底兩兄弟有多大的仇恨,你要下這樣的狠手,把辰昊的臉給傷成這樣,這樣的傷勢又和毀容有什么區別?你讓他以后還怎么出去見人?還有這手,醫生說就算能恢復原樣,也不可能再像以后那樣提太重的東西了!”

    “不是正好嗎?”葉辛揚冷笑道,“你養著他,養他一輩子。你死了以后,把你名下的股份繼承給他,他一輩子都吃穿不愁。”

    “辛揚!”

    葉父終于有些生氣了,臉色漲得通紅,手也緊握成拳。

    葉辛揚也拉下了臉,薄唇輕啟:“無緣無故,我會對他下這么重的手?他自己做的好事你怎么不問一問,反而對我多加指責?”

    “再怎么樣,他是你的弟弟,是葉家人。你的妻子,只是外人!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葉父怒吼出這句話的時候,唐曉妍先是震驚,隨后就是冷笑。

    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呢,記得之前葉辰昊也說過相同的話,葉辰昊能使用那些陰暗不見光的手段,是不是也是在這位父親的影響下才會使用得這樣得心應手呢?

    況且她本人就坐在這里,葉父竟然一點不顧及一下她的感受,話可以說得這么理所當然。

    剛剛她還覺得葉父像是一個知識分子,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文明人,可是,他竟然能說出這樣迂腐又老派的話來。     好在剛才上樓的時候,看到葉辛揚是去了書房的方向,要是他在的話,那可就糗大了……唐曉妍簡直不敢往下想。

    她拉開浴室的門,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打著哈欠。雖然昨天晚上睡過了,可她還是覺得睡不夠,暈暈沉沉的,這里面會不會因為有藥物的關系呢?唐曉妍有些擔憂的想。

    葉辛揚聽見腳步聲,轉過身去,不耐煩的皺著眉,正想說什么,突然一怔,目光頓時就深了。

    唐曉妍驚叫了起來,“啊……葉辛揚!你,你剛才不是去了書房嗎?怎么會在這里!”??她手忙腳亂的遮住自己,往回跑。

    葉辛揚也沒有想到,他原本還有工作要忙,但是有一份文件之前他拿進去臥室看來著,剛才正好要用到就回到臥室來取,于是就看到了這么香艷的的一幕,還真是驚喜,他抱著肩膀,淡然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躲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沒有見過?”

    “那個,那個不一樣……”唐曉妍有些驚慌失措。

    “哪里不一樣?”葉辛揚反問道,“啊!是有不一樣的地方,這次是你主動脫給我看的。”

    “葉辛揚,你流氓!”

    葉辛揚沒有過多的停留,輕笑著離開,如果不是今天的視頻會議很重要,他真的會舍不得離開,走時手里拿著需要的那一沓文件。

    之后的一段時間里,葉辛揚和唐曉妍相處和睦。

    這天,下班以后,唐曉妍和葉辛揚坐在車里,打算回楓嵐別墅,在半路上,葉辛揚接到一通電話。

    “哥,我現在在葉家老宅,你過來一趟。”電話里葉婉說的有些急切。

    “嗯,我知道了,這就過去。”

    唐曉妍并不知道打來電話的人是誰,但她明顯感到身旁葉辛揚渾身散發的寒意。

    她正不明所以,就聽葉辛揚指揮尚程調轉車頭去葉宅的安排。

    葉宅。

    唐曉妍跟著葉辛揚走進客廳的時候,才發現……客廳的沙發上,坐滿了人。

    葉老爺子,葉婉,還有一個她沒見過的中年男子。

    她一眼就看到了單獨站在沙發一側的葉辰昊,有些被嚇到。

    葉辰昊的手上纏著厚厚的紗布,垂在身側一動不動,而臉上,或輕或重的傷痕落在他的臉上,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猙獰。

    唐曉妍不禁往葉辛揚的身邊靠了靠,葉辛揚側目,握著她的手緊了緊,以示安慰。

    她回以微笑,轉頭看向那個她沒有見過的中年男子,心中好奇這個人是誰?

    就在這個時候,葉辛揚已經開口喊道:“爺爺。”

    唐曉妍趕緊也跟著喊道:“爺爺。”

    葉婉忽然開口,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大嫂,你過來和我坐一起吧。”

    葉辛揚朝葉婉微微點頭,然后松開了手,唐曉妍很自覺的走過去,在葉婉身邊坐下。

    她剛剛坐下,就聽見葉老爺子發話了:“辛揚,我想,你應該也知道,這個時候讓你回來葉家,是因為什么事了吧?”

    “知道。”葉辛揚長腿一彎,在沙發上坐下,“因為,能讓葉先生到葉家走一趟的事情,只有一件。”

    唐曉妍在一邊聽著,有些懵了。

    葉先生?

    難道這位葉先生,是葉辛揚和葉辰昊的父親?

    唐曉妍側目看著葉父,仔細看去,才覺得眉眼神韻間,的確是和葉辛揚有點相像。

    只是……葉父看上去,過于儒雅,比較像一個知識分子,誰能想到,他的兒子葉辛揚,會有那樣渾然天成的王者霸氣。

    唐曉妍正在猶豫,既然這位是葉父,那她身為兒媳婦,是不是也該要打個招呼吧?

    一旁的葉婉看出了她的心思,悄悄的握了握她的手:“沒事,嫂嫂,你坐在這里就行了。”

    唐曉妍聽了她的話,沖她微微一笑。

    葉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辛揚,我知道,葉家容不下我,你也容不下我。但是,辰昊是你的弟弟,你怎么連他也容不下?”

    葉辛揚的語氣里微微帶了嘲諷:“弟弟?我記得,母親只生了我和婉兒,哪里來的弟弟?”

    葉父有些尷尬:“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和你有血緣關系的。”

    “要不是有這層血緣關系,他現在還能四肢健全,好好的站在這里?”

    葉父看了一眼葉辰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是,辛揚,我知道,你恨我,你恨了我這么多年。”

    葉辛揚毫不留情面的回答:“我不恨,我沒有這個時間,去恨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辛揚,我已經受到懲罰,被老爺子趕出葉家。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錯,我一個承擔。但是,你不能把這份仇恨,加注在辰昊身上啊!”

    葉辰昊見葉父在幫自己說話,連忙插嘴說道:“爸,葉辛揚容不下我很久了!他處處壓制我,針對我!”

    葉辛揚朝他看了一眼,眼帶輕蔑,一句話都不屑于和他說。

    葉父十分的痛心疾首:“到底兩兄弟有多大的仇恨,你要下這樣的狠手,把辰昊的臉給傷成這樣,這樣的傷勢又和毀容有什么區別?你讓他以后還怎么出去見人?還有這手,醫生說就算能恢復原樣,也不可能再像以后那樣提太重的東西了!”

    “不是正好嗎?”葉辛揚冷笑道,“你養著他,養他一輩子。你死了以后,把你名下的股份繼承給他,他一輩子都吃穿不愁。”

    “辛揚!”

    葉父終于有些生氣了,臉色漲得通紅,手也緊握成拳。

    葉辛揚也拉下了臉,薄唇輕啟:“無緣無故,我會對他下這么重的手?他自己做的好事你怎么不問一問,反而對我多加指責?”

    “再怎么樣,他是你的弟弟,是葉家人。你的妻子,只是外人!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葉父怒吼出這句話的時候,唐曉妍先是震驚,隨后就是冷笑。

    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呢,記得之前葉辰昊也說過相同的話,葉辰昊能使用那些陰暗不見光的手段,是不是也是在這位父親的影響下才會使用得這樣得心應手呢?

    況且她本人就坐在這里,葉父竟然一點不顧及一下她的感受,話可以說得這么理所當然。

    剛剛她還覺得葉父像是一個知識分子,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文明人,可是,他竟然能說出這樣迂腐又老派的話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