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48章 好巧唐經理

第48章 好巧唐經理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你知道的還不少呢!”唐曉妍笑說。

    “家里有人在這個圈子,肯定要了解一些啊!你從來沒想過要了解你家葉少的生活圈子嗎?”

    凌楠的問題把唐曉妍給問住了。是啊,她從一開始就把自己的位置擺放的很好。因為自己是葉辛揚贏回來的妻子,他對自己不會有多少感情可言,而自己為了弟弟出賣婚姻,也沒想過會和葉辛揚走得多遠。所以,了解這回事,她從來不放在心上。

    唐曉妍獨自想著心事,被身旁的凌楠拉著去了里面的休息區。

    兩個人坐到一起,嘰嘰喳喳的聊起來,正說的投機,就感到頭上有陰影覆蓋過來,轉頭,來人真居高臨下的看著唐曉妍。

    “沒想到你還挺有手段,才剛和辛揚哥一起吃飯沒多久,就又和顧少攪在一起。”宋佳瑤雙手抱著肩膀。

    “宋小姐,今天是宋老爺子的生日宴會,而我是來道賀的賓客,您是主人說出這種話,不覺得有損身價嗎?”唐曉妍慢慢的站起來,慢條斯理的說,臉上一直掛著微笑。

    宋佳瑤一直盯著她看,終于眼睛里露出精光,“哦,我想起來了,我說怎么看著你覺得眼熟,我們在楓嵐別墅那里見過。一個出身低微的你,也來參加我爺爺的壽宴,你算什么東西,莫不是想借著這機會,勾三搭四吧?!”宋佳瑤因為看到唐曉妍和葉辛揚共進午餐,所以一直懷恨在心。

    “見過又怎么樣?我奉勸宋小姐一句,東西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

    “說你又怎么樣,一臉狐貍精的樣子,能是什么好東西!”宋佳瑤上下打量著唐曉妍。

    “這位小姐,把嘴巴放干凈一點兒,你說誰勾三搭四呢?”一直沒說話的凌楠也跟著站了起來。

    “佳瑤,你的朋友們來了,在那邊等你呢。”宋庭深聽到家里的傭人說大小姐正在和顧少帶來的賓客發生爭執,才趕過來的。

    “哥,她們欺負我!”宋佳瑤拽著宋庭深的衣襟撒嬌。

    “你的性格還會被人欺負?好了,你的朋友等著呢,過去吧!”見哥哥不為自己出頭,宋佳瑤轉頭用鼻子哼了一聲,憤憤離開。

    今天是爺爺的生日,她也不想鬧事。

    宋佳瑤走后,宋庭深對著唐曉妍兩個人抱歉一笑,“對不起,曉妍,我妹妹從小嬌縱慣了,我向你道歉。”

    “宋大哥,你不用歉意,我覺得不適合這種場合,就先回去了,謝謝你的邀請。”唐曉妍說著要離開。

    “曉妍,你可能誤會了,今天帶你過來不是我的意思。想帶你來的那個人是誰,你應該心里有數。”

    唐曉妍一直以為顧青澤帶著自己參加壽宴是宋庭深的意思,看來自己理解錯了,他這么說,指的那個人是葉辛揚嗎?

    宋庭深笑著把手里的食物遞給唐曉妍,“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隨便拿了些。”

    “謝謝,我很喜歡……”

    “喜歡就好。”宋庭深微笑道。

    等到宋庭深走后,凌楠狐疑的看著唐曉妍,“快說,怎么勾搭上宋少的?”

    唐曉妍挑起眼前的食物,“之前我們約定面試那天,很偶然的就認識了。”

    “那來的路上你怎么沒說呢。”凌楠不依不饒。

    “一開始我是不知道他們幾個人的關系,后來知道了,又覺得沒必要提起。事實也證明,是我想太多,邀請我過來的不是他。”唐曉妍解釋得從善如流。

    “哎呀!這話說得可讓人聽起來有點兒失望的味道。”凌楠挑眉戲虐的盯著她。

    “你這不安分的八卦小細胞又開始泛濫啦?一腦子的胡思亂想!”唐曉妍伸出一根手指搓在凌楠的腦門上。

    凌楠笑嘻嘻的抱著唐曉妍的手臂,靠了過去。

    顧青澤在看到此時笑容燦爛的凌楠時,眼里是旁人難得一見的溫柔。

    大廳里邊的人越來越多,籌交錯衣香鬢影,水晶燈的映襯下一片珠光寶氣。

    倏然間,躁動的人群再次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門口。

    男人一身深色西裝站在門口,身姿狂野偉岸,五官似刀斧雕刻,俊美絕倫的如完美的藝術品,鼻梁俊挺,張揚著高貴,一雙深邃的黑眸狹長迷人,卻深若寒潭,帶著生人勿進的冰冷與疏離。

    這男人不是葉辛揚還會是誰?

    這個半個月沒有見到的男人,依然是那么風姿卓越。他在華市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他看上去有點兒瘦了,眼里也是滿眼的疲憊,是因為事情很棘手嗎?唐曉妍看著葉辛揚一步步朝這邊走來,腦子里有一堆問題。

    一時沒留神,腳下一滑。

    站在旁邊的宋庭深手疾眼快的扶住唐曉妍,“小心一點兒。”

    “謝謝!”她滿腦子都在想著葉辛揚的事,精神有些走神。

    這時,已經走近的葉辛揚看到兩個人放在一起的手,臉色不禁暗沉了幾分。

    他的第一個想法是,兩個人不陌生!

    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了低氣壓,幾個人相互看了一眼,陸遠航笑得意味深長。

    “事情都處理完了嗎?”宋庭深迎向葉辛揚的目光。

    “嗯。”

    葉辛揚側目,唐曉妍今天穿了一襲黑色的露背長裙,腳下踩著一雙十厘米的裸色細高跟。黑色的露背長裙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姣好身段,柔軟的長發隨意在腦后挽成發髻。

    葉辛揚挑眉,“我們唐經理怎么也在這里,好巧啊!”他的聲音晦暗不明。

    唐曉妍在心里翻了一個白眼,你讓人帶我過來,現在又說這番話,真是傲嬌。

    “是啊,我是陪朋友一起過來的。”唐曉妍笑得勉強。

    “唐經理今天的衣服很漂亮。”

    “謝謝葉少的謬贊,這是朋友幫忙挑選的。”說完,唐曉妍不忘沖凌楠露出抱怨的小表情。

    凌楠在后面笑得賊兮兮的,突然感覺一道凌厲的目光投來,她不禁一縮脖子。

    心想,比小舅舅還低氣壓,曉妍平日里都是怎么活過來的。

    “唐經理,對于新的工作環境適應嗎?”

    身邊還有別的人在,可是葉辛揚就是揪住自己不放過,他到底想干什么?

    “謝謝葉少的關心,能在辛峰工作是我的榮幸,沒有適不適應一說。”唐曉妍回答得相當體面。     “你知道的還不少呢!”唐曉妍笑說。

    “家里有人在這個圈子,肯定要了解一些啊!你從來沒想過要了解你家葉少的生活圈子嗎?”

    凌楠的問題把唐曉妍給問住了。是啊,她從一開始就把自己的位置擺放的很好。因為自己是葉辛揚贏回來的妻子,他對自己不會有多少感情可言,而自己為了弟弟出賣婚姻,也沒想過會和葉辛揚走得多遠。所以,了解這回事,她從來不放在心上。

    唐曉妍獨自想著心事,被身旁的凌楠拉著去了里面的休息區。

    兩個人坐到一起,嘰嘰喳喳的聊起來,正說的投機,就感到頭上有陰影覆蓋過來,轉頭,來人真居高臨下的看著唐曉妍。

    “沒想到你還挺有手段,才剛和辛揚哥一起吃飯沒多久,就又和顧少攪在一起。”宋佳瑤雙手抱著肩膀。

    “宋小姐,今天是宋老爺子的生日宴會,而我是來道賀的賓客,您是主人說出這種話,不覺得有損身價嗎?”唐曉妍慢慢的站起來,慢條斯理的說,臉上一直掛著微笑。

    宋佳瑤一直盯著她看,終于眼睛里露出精光,“哦,我想起來了,我說怎么看著你覺得眼熟,我們在楓嵐別墅那里見過。一個出身低微的你,也來參加我爺爺的壽宴,你算什么東西,莫不是想借著這機會,勾三搭四吧?!”宋佳瑤因為看到唐曉妍和葉辛揚共進午餐,所以一直懷恨在心。

    “見過又怎么樣?我奉勸宋小姐一句,東西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

    “說你又怎么樣,一臉狐貍精的樣子,能是什么好東西!”宋佳瑤上下打量著唐曉妍。

    “這位小姐,把嘴巴放干凈一點兒,你說誰勾三搭四呢?”一直沒說話的凌楠也跟著站了起來。

    “佳瑤,你的朋友們來了,在那邊等你呢。”宋庭深聽到家里的傭人說大小姐正在和顧少帶來的賓客發生爭執,才趕過來的。

    “哥,她們欺負我!”宋佳瑤拽著宋庭深的衣襟撒嬌。

    “你的性格還會被人欺負?好了,你的朋友等著呢,過去吧!”見哥哥不為自己出頭,宋佳瑤轉頭用鼻子哼了一聲,憤憤離開。

    今天是爺爺的生日,她也不想鬧事。

    宋佳瑤走后,宋庭深對著唐曉妍兩個人抱歉一笑,“對不起,曉妍,我妹妹從小嬌縱慣了,我向你道歉。”

    “宋大哥,你不用歉意,我覺得不適合這種場合,就先回去了,謝謝你的邀請。”唐曉妍說著要離開。

    “曉妍,你可能誤會了,今天帶你過來不是我的意思。想帶你來的那個人是誰,你應該心里有數。”

    唐曉妍一直以為顧青澤帶著自己參加壽宴是宋庭深的意思,看來自己理解錯了,他這么說,指的那個人是葉辛揚嗎?

    宋庭深笑著把手里的食物遞給唐曉妍,“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隨便拿了些。”

    “謝謝,我很喜歡……”

    “喜歡就好。”宋庭深微笑道。

    等到宋庭深走后,凌楠狐疑的看著唐曉妍,“快說,怎么勾搭上宋少的?”

    唐曉妍挑起眼前的食物,“之前我們約定面試那天,很偶然的就認識了。”

    “那來的路上你怎么沒說呢。”凌楠不依不饒。

    “一開始我是不知道他們幾個人的關系,后來知道了,又覺得沒必要提起。事實也證明,是我想太多,邀請我過來的不是他。”唐曉妍解釋得從善如流。

    “哎呀!這話說得可讓人聽起來有點兒失望的味道。”凌楠挑眉戲虐的盯著她。

    “你這不安分的八卦小細胞又開始泛濫啦?一腦子的胡思亂想!”唐曉妍伸出一根手指搓在凌楠的腦門上。

    凌楠笑嘻嘻的抱著唐曉妍的手臂,靠了過去。

    顧青澤在看到此時笑容燦爛的凌楠時,眼里是旁人難得一見的溫柔。

    大廳里邊的人越來越多,籌交錯衣香鬢影,水晶燈的映襯下一片珠光寶氣。

    倏然間,躁動的人群再次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門口。

    男人一身深色西裝站在門口,身姿狂野偉岸,五官似刀斧雕刻,俊美絕倫的如完美的藝術品,鼻梁俊挺,張揚著高貴,一雙深邃的黑眸狹長迷人,卻深若寒潭,帶著生人勿進的冰冷與疏離。

    這男人不是葉辛揚還會是誰?

    這個半個月沒有見到的男人,依然是那么風姿卓越。他在華市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他看上去有點兒瘦了,眼里也是滿眼的疲憊,是因為事情很棘手嗎?唐曉妍看著葉辛揚一步步朝這邊走來,腦子里有一堆問題。

    一時沒留神,腳下一滑。

    站在旁邊的宋庭深手疾眼快的扶住唐曉妍,“小心一點兒。”

    “謝謝!”她滿腦子都在想著葉辛揚的事,精神有些走神。

    這時,已經走近的葉辛揚看到兩個人放在一起的手,臉色不禁暗沉了幾分。

    他的第一個想法是,兩個人不陌生!

    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了低氣壓,幾個人相互看了一眼,陸遠航笑得意味深長。

    “事情都處理完了嗎?”宋庭深迎向葉辛揚的目光。

    “嗯。”

    葉辛揚側目,唐曉妍今天穿了一襲黑色的露背長裙,腳下踩著一雙十厘米的裸色細高跟。黑色的露背長裙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姣好身段,柔軟的長發隨意在腦后挽成發髻。

    葉辛揚挑眉,“我們唐經理怎么也在這里,好巧啊!”他的聲音晦暗不明。

    唐曉妍在心里翻了一個白眼,你讓人帶我過來,現在又說這番話,真是傲嬌。

    “是啊,我是陪朋友一起過來的。”唐曉妍笑得勉強。

    “唐經理今天的衣服很漂亮。”

    “謝謝葉少的謬贊,這是朋友幫忙挑選的。”說完,唐曉妍不忘沖凌楠露出抱怨的小表情。

    凌楠在后面笑得賊兮兮的,突然感覺一道凌厲的目光投來,她不禁一縮脖子。

    心想,比小舅舅還低氣壓,曉妍平日里都是怎么活過來的。

    “唐經理,對于新的工作環境適應嗎?”

    身邊還有別的人在,可是葉辛揚就是揪住自己不放過,他到底想干什么?

    “謝謝葉少的關心,能在辛峰工作是我的榮幸,沒有適不適應一說。”唐曉妍回答得相當體面。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