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 > 第37章 占有欲

第37章 占有欲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夜成癮:霸道葉少壞透了最新章節!

    “你一個新人,如果沒有我帶著你,你能一下子就接到單子嗎?年輕人知恩可要圖報才好!還沒有成為大設計師,只是讓你去送趟圖紙都說不動你了嗎?”安娜上下掃了一眼唐曉妍。

    唐曉妍眸光沉了沉。這個女人真是一天不被懟,就心里不舒服呢,完全是受虐體質。

    “我又沒有說不去送,安娜姐又何必說得這么難聽?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今天早上沒有刷牙呢!”

    “臭丫頭,你什么意思?”安娜的臉開始變得陰沉。

    唐曉妍不再理她,拿過圖紙轉身離開。留下安娜一個人在原地發瘋。

    出了公司大門,唐曉妍看到迎面走過來的林宇繁。她裝作沒看到,閃身要從旁邊過去,卻被林宇繁伸出的手臂擋住了去路。

    “曉妍,我們談一談。”

    “林少爺,你們需要的圖紙我還在修改中,改好后,我會發給劉小姐的。”

    “曉妍,你知道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林少爺,我在上班,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做,沒有時間跟你在這兒耗著。”

    ……

    就在兩個人拉扯的這個時候,那輛頂級邁巴赫正巧從門口經過,坐在后座的男子不經意一瞥,便瞧見了那道多日不見的倩影,和她身邊糾纏的男人。

    男人面色一沉,對著駕駛位置的尚程道:“停車。”

    尚程不明所以,急忙把車子停在路邊。順著葉辛揚的視線,他看到了唐曉妍在和一個男人拉扯。

    “曉妍,你如果趕時間,我們可以上車說。”林宇繁一直自己停車的位置。

    “你有完沒完?你現在這樣,只會給我造成更多的麻煩,知道嗎?”唐曉妍說完,頭也不回的跑開。

    林宇繁看著唐曉妍的背影,無奈的搖頭。

    葉辛揚瞇著眼睛,面沉如水地盯著唐曉妍跑開的方向,對著尚程碩道:“跟上她。”

    尚程感覺后脖子涼風嗖嗖滴,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不敢怠慢,啟動車子追上唐曉妍。

    唐曉妍現在的心情,遠沒有剛才面對林宇繁時的平靜。原以為不可能再相見的兩個人,卻以這種方式見面,她現在的心情很復雜……

    她正在低頭想著心事,沒有注意身旁跟著一輛車。那車的后座突然被打開,緊接著,唐曉妍一聲驚呼,被車扯進了車里。

    男人用力很猛,唐曉妍因為沒有防備,整個人完全就是倒栽蔥的方式撞了進去。

    一開始唐曉妍還以為自己遭到綁架,當看到葉辛揚黑著的臉時,原本慌亂的心情踏實不少。但是對于這個男人突如其來的怒氣,她卻無從得知。

    腦門一陣生疼,唐曉妍捂著被撞的地方,俏臉皺成一團,幽怨的說道,“葉少,你的見面方式真特別!”

    “唐曉妍你真是長本事了?”

    “嗯?”唐曉妍沒聽懂葉辛揚說的話。

    “兩次三番的勾搭男人,你當我死的嗎?”葉辛揚說的咬牙切齒。

    唐曉妍脖子一涼。

    “葉,葉少,誤會,完全是誤會……”

    “誤會?”葉辛揚冷哼一聲,“先是和男人笑面如花的吃地邊攤,現在又和男人在這里拉拉扯扯!”

    唐曉妍的嘴不自知的變成了“O”型。看來上次和宋庭深吃飯的時候,真的被他看到了!要死了!

    “我,我可以解釋的……”

    唐曉妍的聲音里已經開始發抖。因為她在葉辛揚的眼睛里看到了戾氣。

    “剛才那個是我們的客,客戶,他們有,有套婚房需要設計……”

    “客戶?你當我是瞎子嗎……”葉辛揚此刻的憤怒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

    駕駛座上的尚程早就把車停在一旁,下了車,從兜里拿出一支煙……

    葉少的獨占欲很強,如果不是這樣,那之前的那位小姐,也不會……

    這一刻,唐曉妍真的認為葉辛揚會在這里弄死自己,一種求生本能,讓她不管不顧的伸手抓住葉辛揚胸前的領帶,拉向自己。

    唐曉妍沒有接吻的經驗,就算之前有和葉辛揚親吻,也都是被動的,更別說什么技巧了。

    四片唇瓣碰到一起,唐曉妍是閉著眼睛的,她害怕看到葉辛揚那種嗜血的樣子,她害怕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她更怕沉睡不醒的弟弟沒有人照顧……

    葉辛揚沒有想到唐曉妍會這么做,看著逐漸放大的俏臉,眼里有一抹異樣。

    唇被唐曉妍啃噬得有些疼。

    葉辛揚伸手摟住女人的頭,反客為主有如野獸撕咬似的猛烈,還如狂風暴雨般的激烈。

    葉辛揚將胸中的怒氣,全部的集中在了唇上,狠狠的輾壓著她的美唇。

    分開的那一刻,唐曉妍本來很柔美的唇,早已經是被他啃得,有幾分紅腫,有幾分嬌艷。

    而葉辛揚的唇瓣也沒有好到哪兒去,因為唐曉妍的笨拙,唇片破裂,妖孽的唇,非常誘人。

    “記住自己的身份!”葉辛揚以鷹隼般犀利的雙眸警告唐曉妍。

    唐曉妍被剛才的葉辛揚嚇得沒有緩過神來,安靜的點頭,忘記了回答。

    “下車!”沒有溫度的聲音。

    “啊?”

    “賴著不想下車,是想做點兒其他的深入交流嗎?”葉辛揚微微瞇了瞇眼睛。

    唐曉妍一聽這話,慌忙拉開車門下了車。她相信葉辛揚是會說到做到的!

    被葉辛揚這么一鬧騰,之前看到林宇繁的煩躁一掃而過。她匆匆趕去現場送圖紙……

    已經記不得是多少次的修改以后,劉津晗那邊兒的圖紙才算過稿。唐曉妍的工作一下子又輕松不少。

    這天下午,唐曉妍在辦公室里和凌楠一起探討新設計的方案。

    因為之前凌楠經常往設計二部跑,惹來很多人的不滿,后來人事部的調動令下來,直接把凌楠和唐曉妍放在一起。

    安娜突然走過來,趾高氣揚的對著唐曉妍說道,“今天有個臨時任務要交給你,要和我們公司合作的金銘建筑,我已經和對方的總經理魏寧約好,晚上在鑫香園天字號包廂面談,可惜我今天晚上臨時有事,所以,你代我去一趟。”

    安娜交代完以后,也不給唐曉妍反應的機會,轉身就走。

    唐曉妍和凌楠兩個人面面相覷,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你一個新人,如果沒有我帶著你,你能一下子就接到單子嗎?年輕人知恩可要圖報才好!還沒有成為大設計師,只是讓你去送趟圖紙都說不動你了嗎?”安娜上下掃了一眼唐曉妍。

    唐曉妍眸光沉了沉。這個女人真是一天不被懟,就心里不舒服呢,完全是受虐體質。

    “我又沒有說不去送,安娜姐又何必說得這么難聽?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今天早上沒有刷牙呢!”

    “臭丫頭,你什么意思?”安娜的臉開始變得陰沉。

    唐曉妍不再理她,拿過圖紙轉身離開。留下安娜一個人在原地發瘋。

    出了公司大門,唐曉妍看到迎面走過來的林宇繁。她裝作沒看到,閃身要從旁邊過去,卻被林宇繁伸出的手臂擋住了去路。

    “曉妍,我們談一談。”

    “林少爺,你們需要的圖紙我還在修改中,改好后,我會發給劉小姐的。”

    “曉妍,你知道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林少爺,我在上班,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做,沒有時間跟你在這兒耗著。”

    ……

    就在兩個人拉扯的這個時候,那輛頂級邁巴赫正巧從門口經過,坐在后座的男子不經意一瞥,便瞧見了那道多日不見的倩影,和她身邊糾纏的男人。

    男人面色一沉,對著駕駛位置的尚程道:“停車。”

    尚程不明所以,急忙把車子停在路邊。順著葉辛揚的視線,他看到了唐曉妍在和一個男人拉扯。

    “曉妍,你如果趕時間,我們可以上車說。”林宇繁一直自己停車的位置。

    “你有完沒完?你現在這樣,只會給我造成更多的麻煩,知道嗎?”唐曉妍說完,頭也不回的跑開。

    林宇繁看著唐曉妍的背影,無奈的搖頭。

    葉辛揚瞇著眼睛,面沉如水地盯著唐曉妍跑開的方向,對著尚程碩道:“跟上她。”

    尚程感覺后脖子涼風嗖嗖滴,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不敢怠慢,啟動車子追上唐曉妍。

    唐曉妍現在的心情,遠沒有剛才面對林宇繁時的平靜。原以為不可能再相見的兩個人,卻以這種方式見面,她現在的心情很復雜……

    她正在低頭想著心事,沒有注意身旁跟著一輛車。那車的后座突然被打開,緊接著,唐曉妍一聲驚呼,被車扯進了車里。

    男人用力很猛,唐曉妍因為沒有防備,整個人完全就是倒栽蔥的方式撞了進去。

    一開始唐曉妍還以為自己遭到綁架,當看到葉辛揚黑著的臉時,原本慌亂的心情踏實不少。但是對于這個男人突如其來的怒氣,她卻無從得知。

    腦門一陣生疼,唐曉妍捂著被撞的地方,俏臉皺成一團,幽怨的說道,“葉少,你的見面方式真特別!”

    “唐曉妍你真是長本事了?”

    “嗯?”唐曉妍沒聽懂葉辛揚說的話。

    “兩次三番的勾搭男人,你當我死的嗎?”葉辛揚說的咬牙切齒。

    唐曉妍脖子一涼。

    “葉,葉少,誤會,完全是誤會……”

    “誤會?”葉辛揚冷哼一聲,“先是和男人笑面如花的吃地邊攤,現在又和男人在這里拉拉扯扯!”

    唐曉妍的嘴不自知的變成了“O”型。看來上次和宋庭深吃飯的時候,真的被他看到了!要死了!

    “我,我可以解釋的……”

    唐曉妍的聲音里已經開始發抖。因為她在葉辛揚的眼睛里看到了戾氣。

    “剛才那個是我們的客,客戶,他們有,有套婚房需要設計……”

    “客戶?你當我是瞎子嗎……”葉辛揚此刻的憤怒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

    駕駛座上的尚程早就把車停在一旁,下了車,從兜里拿出一支煙……

    葉少的獨占欲很強,如果不是這樣,那之前的那位小姐,也不會……

    這一刻,唐曉妍真的認為葉辛揚會在這里弄死自己,一種求生本能,讓她不管不顧的伸手抓住葉辛揚胸前的領帶,拉向自己。

    唐曉妍沒有接吻的經驗,就算之前有和葉辛揚親吻,也都是被動的,更別說什么技巧了。

    四片唇瓣碰到一起,唐曉妍是閉著眼睛的,她害怕看到葉辛揚那種嗜血的樣子,她害怕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她更怕沉睡不醒的弟弟沒有人照顧……

    葉辛揚沒有想到唐曉妍會這么做,看著逐漸放大的俏臉,眼里有一抹異樣。

    唇被唐曉妍啃噬得有些疼。

    葉辛揚伸手摟住女人的頭,反客為主有如野獸撕咬似的猛烈,還如狂風暴雨般的激烈。

    葉辛揚將胸中的怒氣,全部的集中在了唇上,狠狠的輾壓著她的美唇。

    分開的那一刻,唐曉妍本來很柔美的唇,早已經是被他啃得,有幾分紅腫,有幾分嬌艷。

    而葉辛揚的唇瓣也沒有好到哪兒去,因為唐曉妍的笨拙,唇片破裂,妖孽的唇,非常誘人。

    “記住自己的身份!”葉辛揚以鷹隼般犀利的雙眸警告唐曉妍。

    唐曉妍被剛才的葉辛揚嚇得沒有緩過神來,安靜的點頭,忘記了回答。

    “下車!”沒有溫度的聲音。

    “啊?”

    “賴著不想下車,是想做點兒其他的深入交流嗎?”葉辛揚微微瞇了瞇眼睛。

    唐曉妍一聽這話,慌忙拉開車門下了車。她相信葉辛揚是會說到做到的!

    被葉辛揚這么一鬧騰,之前看到林宇繁的煩躁一掃而過。她匆匆趕去現場送圖紙……

    已經記不得是多少次的修改以后,劉津晗那邊兒的圖紙才算過稿。唐曉妍的工作一下子又輕松不少。

    這天下午,唐曉妍在辦公室里和凌楠一起探討新設計的方案。

    因為之前凌楠經常往設計二部跑,惹來很多人的不滿,后來人事部的調動令下來,直接把凌楠和唐曉妍放在一起。

    安娜突然走過來,趾高氣揚的對著唐曉妍說道,“今天有個臨時任務要交給你,要和我們公司合作的金銘建筑,我已經和對方的總經理魏寧約好,晚上在鑫香園天字號包廂面談,可惜我今天晚上臨時有事,所以,你代我去一趟。”

    安娜交代完以后,也不給唐曉妍反應的機會,轉身就走。

    唐曉妍和凌楠兩個人面面相覷,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