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你曾許我一世歡喜 > 第673章曲終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你曾許我一世歡喜最新章節!

    頭頂的天空,好似碎裂掉了,周圍的一切,好似毀滅掉了!

    山好似在坍塌,海水好似在倒流,沖擊著心田。

    東清眼里的光仿佛變成了灰色,一切一切,都在一片片的坍塌!

    東清好似被這廢墟掩埋了,他說:“老婆,不要嚇我……他們……他們都說希望我們能白頭偕老的,他們是祝福我們的……你……我們說好的……”

    李家媽媽沖了過來,東清坐在地上抱著思恩,思恩昏迷了,東清……

    “還不快送去醫院?”李媽媽焦急的喊道。

    長長的車隊被甩在了生命之外,李振駕著車,拼命的踩著油門,東清抱著思恩,低著頭,眼淚一顆一顆的落,吻著她的臉頰:“思恩思恩……老婆,你醒醒……醒醒……”

    李媽媽坐在一旁哭著搓著思恩的手,“思恩啊,孩子。”

    在去醫院的路程中,思恩醒來一次,眼里充了血,她微笑著,好似連笑都很疲倦。

    東清抱著她,抱的緊緊的,“思恩,你不要這樣,你坐月子的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我還制定了我們的旅游計劃,我還有好多好多的魔術沒給你變呢?你沒去過的地方有很多,你知不知道,太平洋和大西洋?它們相連,海水卻不相融,一半灰色一半藍色。你想不想看看。”

    他在流淚,思恩笑,說:“東清哥哥,給我變一只玫瑰花吧?”

    玫瑰花……玫瑰花……

    東清摘了一朵花,思恩無力的握在手里,她說:“東清,你不要怕,你要加油啊,雖然我們之間很遺憾,可是我很滿足了,”

    她聲音很小很小,似有若無,“東清,加油啊,去教我們的孩子,熱愛這個世界。”

    “東清哥哥,要辛苦了。”

    思恩的聲音散碎,綿柔,像一團棉花……

    思恩很累很累,疲乏至極,沉沉的,她完成了一件,想做的事情。

    她的東清,本不是個壞人,他是個好人啊,他是個好丈夫,也會是個好爸爸。

    他是個值得愛的人。

    東清搖晃著她,“你不要睡,你和我講講,講什么都好。”

    思恩又一次陷入黑暗中。

    醫院到了,思恩被送進搶救室。

    見過瘋子嗎?東清紅著眼睛,眼底充著血,他說:“我不要小的,我要大的。”

    現在也沒人問他這個問題,但是他就這么說,“把大的給我,小的,誰愛要,誰要!”

    醫生悲哀的說:“產婦已經沒有搶救余地了,內臟和大腦已經出血了,現在不是保大還是保小的問題了。而是你們要知曉這件事……”

    后來孩子被護士抱了出來,是個小男孩,白白嫩嫩的,眨著迷茫的眼睛。

    初來乍到,請多關照。

    東清望著孩子,哦,原來真是個兒子。

    好小好小的孩子,小臉像一只小蘋果似得,小拳頭攥著,那小拳頭,就像一顆梅子那么大。

    兒子的眼睛和他一模一樣,鼻子一模一樣,嘴巴,嘴巴像思恩。

    東清頹廢的望著兒子,頃刻間淚流滿面……

    李媽媽哭著說:“給你抱抱吧,你當爸爸了!”

    東清啞著嗓子說:“我不敢抱,我怕抱壞了,他媽媽生氣。”

    李媽媽哭著說:“知妄啊,這世上的人,早晚都要去的啊。”

    “她才多大。”是空洞的聲音。

    說完,他沖到搶救室里面,看到了好多好多的血,就好似那年他躺在血泊里,那年他躺在血泊里,眼睛望著無邊無際的大火,想著,思恩啊,讓我們來世再見吧。

    她欠他的,都還清了么?她就是這么想的吧?

    所以現在,她不理他了,不和他說話了。

    就好似初見那時,她厭煩他,恨不得一眼都不要看到。

    所以現在,她才閉著眼的吧?

    她身上系著的生命檢測器,有緩慢的起伏,她只是睡著了。

    哦,原來只是睡著了!

    醫生說:“可能在今夜,可能在明早吧。”

    東清握著思恩的手,她的手微涼,他說:“你怎么能這樣選擇?思恩……你怎么能這樣選擇。”

    他又說:“你醒醒。”

    他的聲音是空洞的,他打了個電話,說:“你來吧,她快走了。”

    隨即電話就掛斷了。

    十分鐘之內,靳封便到了醫院,白了一半的發,那么刺眼,步伐,踉蹌著。

    東清說:“要你來,我和你道歉,是我拆散了你們,是我害死了她,她無從抉擇,最后給自己選了這么一條路。”

    東清又說:“你能不能把她叫醒?”

    東清說:“你能把她叫醒。她無怨無悔愛的是你,她在補償我。”

    靳封望著思恩,他說:“思恩,你在做什么呢?”

    遙遠的天際里,思恩做了一個散碎的夢,夢中她有一個簡單的家,丈夫是個很暖的人,他們有一個三歲的兒子。

    他們從不吵架,沒有一點難過。

    爸爸李程德還活著,丈夫每逢禮拜六日,就陪著她回去李程德家里,丈夫陪著爸爸下棋,她在煮飯,兒子繞著她的膝間搗亂。

    爸爸驕傲的說:“我閨女做什么都做的有模有樣。會煮飯,工作做得認真又好,人緣好,孝敬父母,懂事。”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人啊。

    丈夫淺笑,一生得以一個愛人,是多么圓滿的幸運。

    兒子搗亂累了,在床上自行睡著了,傍晚丈夫帶著他們一起回家。

    踏著月光,踩著星宿……

    后來她知道,那不是她,她就醒來了,好羨慕那個人。

    眼前的光昏暗,是晚間了吧?恍惚中她看到了靳封的臉。

    模模糊糊的,腦部已經積血,生命已經到了盡頭,她忘掉了很多事情,只記得生命中刻骨銘心的某個片段,就問:“哥,你為什么坐在這里看我?”

    靳封望著思恩,心,早已不知去了何處……

    思恩問:“哥,為什么你頭發白了?”

    恍然,她好似想起來什么了,她眼里出現慌張,她說:“靳封,你救救奇奇吧!”

    靳封咬著牙,唇角向下彎,深邃的眸子里落下淚來,眼淚撲簌,他的拳頭攥的那么緊。

    思恩……

    他聽到她道歉著:她哭著說:“都怪我偷偷生下他,我知道你不愛我,可是他病了,你救救他吧,那是你的兒子啊,哪怕,用我的命換也可以。”

    “你愛我嗎?”靳封淚流滿面問。

    “我不敢!”思恩抽泣著,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了,“我不敢的……”

    “哥帶你回家好嗎?我們一家三口,好好生活。”靳封落著淚,“對不起啊思恩,我一直忘了,我不是你哥。”

    思恩望著靳封,忽然幸福的淺笑起來,又有意思不敢相信,糊糊涂涂的,聲音散碎的說:“我是不是在做夢?”

    “不是,”

    “為什么,我好痛?”思恩覺著腦子里疼。

    “哥帶你回家。”靳封撫摸著她的臉頰,“思恩,痛就睡吧,等你再醒來,我們就到家了。”

    “你沒騙人?”思恩眼里閃爍著強烈的希翼的光彩。

    “當然不騙你,我愛你啊,我怎么會騙最喜歡的人。”

    “嗯!”思恩又有些疲乏了,忽然又想起重要的事情,急著問:“奇奇呢?我兒子呢?”

    “奇奇馬上就好起來了。”

    “真的?”

    “真的。我哪有騙過你?他會讀小學,高中,大學,會成為優秀的人。”

    “我……我好幸福啊。”她幸福的笑著,忽然大口的喘著氣,“我的……奇奇……奇奇能好起來了,我……終于等到你……你說愛我了呢。”

    “愛你,很愛你。”

    思恩又睡了。

    這次睡了三個小時。

    生命檢測器發出了警報聲,她皮膚幾乎透明,唇角掛著淡淡的微笑,帶著滿足,帶著遺憾,離開了。

    靳封抱住思恩,眼淚落在她的臉上,那么多那么多,“思恩,哥哥對不起你,老公對不起你。下次醒來,我一定會做的很好很好。思恩……思恩我們回家吧。思恩……”

    思恩,我哪知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夜還在持續著,東清就像一塊僵化石頭,站在不遠處望著,她離開了。

    他捧在手心里的愛人,終是散碎成了黃沙。

    靳封摘掉了思恩身上的檢測器,幫她把衣服穿好,抱著她,朝著醫院外面走。

    張墨青攔著他,說:“董事長,您別這樣……思恩小姐走了。”

    那個男人,眼里沒有光彩,一夜之間,滿頭白發……

    他的外套裹在思恩身上,身子走入了黑暗中……

    天空,終于下起雪來。

    男人白色的發絲上被皚皚白雪覆蓋,“思恩,我們回家吧。”

    風雪席卷著這座城市,路燈下他抱著一個女人,雪花落在了她幾近透明的臉上,他小心翼翼的用衣服蓋住她的臉頰……

    思恩,好夢……

    (全劇終)     頭頂的天空,好似碎裂掉了,周圍的一切,好似毀滅掉了!

    山好似在坍塌,海水好似在倒流,沖擊著心田。

    東清眼里的光仿佛變成了灰色,一切一切,都在一片片的坍塌!

    東清好似被這廢墟掩埋了,他說:“老婆,不要嚇我……他們……他們都說希望我們能白頭偕老的,他們是祝福我們的……你……我們說好的……”

    李家媽媽沖了過來,東清坐在地上抱著思恩,思恩昏迷了,東清……

    “還不快送去醫院?”李媽媽焦急的喊道。

    長長的車隊被甩在了生命之外,李振駕著車,拼命的踩著油門,東清抱著思恩,低著頭,眼淚一顆一顆的落,吻著她的臉頰:“思恩思恩……老婆,你醒醒……醒醒……”

    李媽媽坐在一旁哭著搓著思恩的手,“思恩啊,孩子。”

    在去醫院的路程中,思恩醒來一次,眼里充了血,她微笑著,好似連笑都很疲倦。

    東清抱著她,抱的緊緊的,“思恩,你不要這樣,你坐月子的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我還制定了我們的旅游計劃,我還有好多好多的魔術沒給你變呢?你沒去過的地方有很多,你知不知道,太平洋和大西洋?它們相連,海水卻不相融,一半灰色一半藍色。你想不想看看。”

    他在流淚,思恩笑,說:“東清哥哥,給我變一只玫瑰花吧?”

    玫瑰花……玫瑰花……

    東清摘了一朵花,思恩無力的握在手里,她說:“東清,你不要怕,你要加油啊,雖然我們之間很遺憾,可是我很滿足了,”

    她聲音很小很小,似有若無,“東清,加油啊,去教我們的孩子,熱愛這個世界。”

    “東清哥哥,要辛苦了。”

    思恩的聲音散碎,綿柔,像一團棉花……

    思恩很累很累,疲乏至極,沉沉的,她完成了一件,想做的事情。

    她的東清,本不是個壞人,他是個好人啊,他是個好丈夫,也會是個好爸爸。

    他是個值得愛的人。

    東清搖晃著她,“你不要睡,你和我講講,講什么都好。”

    思恩又一次陷入黑暗中。

    醫院到了,思恩被送進搶救室。

    見過瘋子嗎?東清紅著眼睛,眼底充著血,他說:“我不要小的,我要大的。”

    現在也沒人問他這個問題,但是他就這么說,“把大的給我,小的,誰愛要,誰要!”

    醫生悲哀的說:“產婦已經沒有搶救余地了,內臟和大腦已經出血了,現在不是保大還是保小的問題了。而是你們要知曉這件事……”

    后來孩子被護士抱了出來,是個小男孩,白白嫩嫩的,眨著迷茫的眼睛。

    初來乍到,請多關照。

    東清望著孩子,哦,原來真是個兒子。

    好小好小的孩子,小臉像一只小蘋果似得,小拳頭攥著,那小拳頭,就像一顆梅子那么大。

    兒子的眼睛和他一模一樣,鼻子一模一樣,嘴巴,嘴巴像思恩。

    東清頹廢的望著兒子,頃刻間淚流滿面……

    李媽媽哭著說:“給你抱抱吧,你當爸爸了!”

    東清啞著嗓子說:“我不敢抱,我怕抱壞了,他媽媽生氣。”

    李媽媽哭著說:“知妄啊,這世上的人,早晚都要去的啊。”

    “她才多大。”是空洞的聲音。

    說完,他沖到搶救室里面,看到了好多好多的血,就好似那年他躺在血泊里,那年他躺在血泊里,眼睛望著無邊無際的大火,想著,思恩啊,讓我們來世再見吧。

    她欠他的,都還清了么?她就是這么想的吧?

    所以現在,她不理他了,不和他說話了。

    就好似初見那時,她厭煩他,恨不得一眼都不要看到。

    所以現在,她才閉著眼的吧?

    她身上系著的生命檢測器,有緩慢的起伏,她只是睡著了。

    哦,原來只是睡著了!

    醫生說:“可能在今夜,可能在明早吧。”

    東清握著思恩的手,她的手微涼,他說:“你怎么能這樣選擇?思恩……你怎么能這樣選擇。”

    他又說:“你醒醒。”

    他的聲音是空洞的,他打了個電話,說:“你來吧,她快走了。”

    隨即電話就掛斷了。

    十分鐘之內,靳封便到了醫院,白了一半的發,那么刺眼,步伐,踉蹌著。

    東清說:“要你來,我和你道歉,是我拆散了你們,是我害死了她,她無從抉擇,最后給自己選了這么一條路。”

    東清又說:“你能不能把她叫醒?”

    東清說:“你能把她叫醒。她無怨無悔愛的是你,她在補償我。”

    靳封望著思恩,他說:“思恩,你在做什么呢?”

    遙遠的天際里,思恩做了一個散碎的夢,夢中她有一個簡單的家,丈夫是個很暖的人,他們有一個三歲的兒子。

    他們從不吵架,沒有一點難過。

    爸爸李程德還活著,丈夫每逢禮拜六日,就陪著她回去李程德家里,丈夫陪著爸爸下棋,她在煮飯,兒子繞著她的膝間搗亂。

    爸爸驕傲的說:“我閨女做什么都做的有模有樣。會煮飯,工作做得認真又好,人緣好,孝敬父母,懂事。”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人啊。

    丈夫淺笑,一生得以一個愛人,是多么圓滿的幸運。

    兒子搗亂累了,在床上自行睡著了,傍晚丈夫帶著他們一起回家。

    踏著月光,踩著星宿……

    后來她知道,那不是她,她就醒來了,好羨慕那個人。

    眼前的光昏暗,是晚間了吧?恍惚中她看到了靳封的臉。

    模模糊糊的,腦部已經積血,生命已經到了盡頭,她忘掉了很多事情,只記得生命中刻骨銘心的某個片段,就問:“哥,你為什么坐在這里看我?”

    靳封望著思恩,心,早已不知去了何處……

    思恩問:“哥,為什么你頭發白了?”

    恍然,她好似想起來什么了,她眼里出現慌張,她說:“靳封,你救救奇奇吧!”

    靳封咬著牙,唇角向下彎,深邃的眸子里落下淚來,眼淚撲簌,他的拳頭攥的那么緊。

    思恩……

    他聽到她道歉著:她哭著說:“都怪我偷偷生下他,我知道你不愛我,可是他病了,你救救他吧,那是你的兒子啊,哪怕,用我的命換也可以。”

    “你愛我嗎?”靳封淚流滿面問。

    “我不敢!”思恩抽泣著,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了,“我不敢的……”

    “哥帶你回家好嗎?我們一家三口,好好生活。”靳封落著淚,“對不起啊思恩,我一直忘了,我不是你哥。”

    思恩望著靳封,忽然幸福的淺笑起來,又有意思不敢相信,糊糊涂涂的,聲音散碎的說:“我是不是在做夢?”

    “不是,”

    “為什么,我好痛?”思恩覺著腦子里疼。

    “哥帶你回家。”靳封撫摸著她的臉頰,“思恩,痛就睡吧,等你再醒來,我們就到家了。”

    “你沒騙人?”思恩眼里閃爍著強烈的希翼的光彩。

    “當然不騙你,我愛你啊,我怎么會騙最喜歡的人。”

    “嗯!”思恩又有些疲乏了,忽然又想起重要的事情,急著問:“奇奇呢?我兒子呢?”

    “奇奇馬上就好起來了。”

    “真的?”

    “真的。我哪有騙過你?他會讀小學,高中,大學,會成為優秀的人。”

    “我……我好幸福啊。”她幸福的笑著,忽然大口的喘著氣,“我的……奇奇……奇奇能好起來了,我……終于等到你……你說愛我了呢。”

    “愛你,很愛你。”

    思恩又睡了。

    這次睡了三個小時。

    生命檢測器發出了警報聲,她皮膚幾乎透明,唇角掛著淡淡的微笑,帶著滿足,帶著遺憾,離開了。

    靳封抱住思恩,眼淚落在她的臉上,那么多那么多,“思恩,哥哥對不起你,老公對不起你。下次醒來,我一定會做的很好很好。思恩……思恩我們回家吧。思恩……”

    思恩,我哪知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夜還在持續著,東清就像一塊僵化石頭,站在不遠處望著,她離開了。

    他捧在手心里的愛人,終是散碎成了黃沙。

    靳封摘掉了思恩身上的檢測器,幫她把衣服穿好,抱著她,朝著醫院外面走。

    張墨青攔著他,說:“董事長,您別這樣……思恩小姐走了。”

    那個男人,眼里沒有光彩,一夜之間,滿頭白發……

    他的外套裹在思恩身上,身子走入了黑暗中……

    天空,終于下起雪來。

    男人白色的發絲上被皚皚白雪覆蓋,“思恩,我們回家吧。”

    風雪席卷著這座城市,路燈下他抱著一個女人,雪花落在了她幾近透明的臉上,他小心翼翼的用衣服蓋住她的臉頰……

    思恩,好夢……

    (全劇終)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