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我的絕美小姨 > 第1182章 不如相忘于江湖

第1182章 不如相忘于江湖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我的絕美小姨最新章節!

    自從在沈老大壽宴上,看到莊舞劍后,莊純立即南下飄渺鄉,要搞清楚怎么回事。

    她走那么久了,迄今為止都沒任何的消息。

    天使關注那邊的消息,甚至勝過關心沈岳。

    她不希望有任何的消息傳來。

    有時候,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在湯姆殷勤的詢問后,天使笑了下,搖頭:“不用。讓那邊的眼線,繼續潛伏,關注風聲就好。”

    湯姆點頭,幫天使打開了一間裝潢相當有品位的客房房門。

    天使踩著細高跟走進去,在關門時吩咐道:“天亮后,叫醒我。我還要趕飛機,回華夏。”

    湯姆關心的建議:“您傍晚才來,明天就走。會不會太勞累了些?”

    “沒什么。”

    天使頭也不回關上門的瞬間,湯姆好像聽到她發出一聲嘆息,幽幽的說:“唉,他馬上就要大婚了。我既然命中注定是他的女人,怎么不去捧個場呢?哪怕,在暗中默默祝福他,也是好的。”

    湯姆轉身走過走廊拐角后,心中莫名其妙騰起一股子酸意,暗罵:“特么的,那個男人是誰啊?能讓天使,這樣對他念念不忘。”

    有口哨聲,打斷了湯姆的遐想。

    他抬頭,就看到滿臉吊兒郎當樣的高鐵走過來,嘻嘻笑道:“老湯姆,看你滿臉喝多了馬尿加陳醋的比樣你老婆今晚駕臨香樓了?要不要小爺我親自去伺候,把寶貴的初、夜,獻給她?”

    “滾,你個兔崽子。以后再這樣說,我就割掉你那玩意。”

    湯姆抬腳,踢向高鐵的屁股。

    高鐵及時閃開,貼著墻根去垃圾桶那邊時罵道:“草,小爺我一番好心,卻被你當做了驢肝肺。”

    不知道為什么,湯姆看著高鐵的背影,忽然徒增莫名的危險感。

    就仿佛,那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老虎。

    只是他還沒長大,所以沒露出獠牙。

    等他一旦成長,就會

    想到這兒后,湯姆忽然打了個激靈,接著曬笑,喃喃地說:“一個不知道爹媽是誰,還特別討厭男女之間那些事的熊孩子罷了。有什么可怕的?”

    湯姆并沒有意識到,這種每天睜開眼,就能看到無數男女骯臟一幕,卻能始終“守身如玉”的孩子,才是真心可怕的。

    也可以說,這種孩子就是個炸藥包。

    說不定啥時候,就轟的一聲,把湯姆炸個粉身碎骨。

    沈岳現在就感覺,他坐在了一個炸藥包上。

    一個處理不好,就會轟

    他只希望,能用他驚艷的才華和能力,來把所有的危險,就扼殺在搖籃中。

    在蘇南音蛇兒般的糾纏下,沈岳最終還是捏著鼻子,和她打賭。

    他要喬裝打扮,坐在道路邊,看看都是有哪些人,來和他打聽,該怎么走,才能去被蘇南音命名的“幸福別墅”。

    根據蘇南音的分析,原本就支離破碎的七姓豪門聯盟,隨著秦凝心主動做小,徹底崩塌。

    如果那些人想自保的話,就會趁沈岳和蘇南音大婚的機會,前來表明撤出戰場的決絕態度。

    這樣最好。

    大家站在為華夏更加強大的基礎上,在各自擅長的圈子里,遵守規矩各顯神通,爭取更大利益,讓小日子越來越好,不好嗎?

    非得折騰,啥意思呢?

    擺出車馬炮,要和諸姓豪門血戰到底的沈岳,還真心沒想到,結果卻是會這樣。

    以往把他當作土鱉,各種看不起的諸姓豪門,竟然因為他們的女人被泡走乖乖的低頭認輸。

    當然,沈岳只是這樣歪歪罷了。

    其實他比誰都清楚,諸姓豪門以這種不光彩的方式低頭認輸,主要還是因為有更大的危機,在暗中環伺。

    出現在承平避暑山莊上的莊舞劍,只是大危機不慎露出的觸角。

    龍騰派的成立,也只是應運而生。

    而那些整天拄著拐杖,關心蔬菜多少錢一斤的老頭子們,也正是敏銳發現了這一點,才立即做出睿智的決斷,叫停了這場戰爭。

    當外來強敵環伺時,還搞什么內訌,那就純粹是找死。

    尤其某些人,因為龍騰派的成立,竟然試圖聯系在某處蘇醒的黑暗邪惡勢力,來抗衡的行為,更是遭到了最最嚴厲的警告。

    那股子邪惡的黑暗勢力,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會以商場為戰場,以金融為武器,試圖禍亂神州。

    上世紀的東南亞金融危機,其實就是邪惡勢力在幕后運作,最終目的就要讓神州經濟破產。

    只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在橫掃整個東南亞,讓好多國家都破產,無數人民都失業后,夾著狂勝之威,以更加兇猛的必勝勢頭,撲向神州的經濟門戶港城結果,卻遭到了極其慘痛的反擊。

    經過二十多年的休養,他們舔好了傷口,要卷土重來。

    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這次進犯神州,絕不會再像上次那樣,以為能橫掃全宇宙,都懶得掩飾貪婪的嘴臉。

    這次,他們肯定會通過包括商場在內的數個戰場,全面發動戰爭。

    二十多年的休養生息,讓他們更強大。

    貪婪的嘴臉,也更加猙獰。

    山雨欲來,風滿樓!

    風,吹起沈岳寬大的道袍,嘴下的胡子,發出列列的聲響,好像在預示什么。

    沈岳穿著道袍,戴上假發,手拿雞毛撣子坐在路邊一張小桌后,只有寫著“鐵口神算劉半仙”的布質招牌陪伴。

    每隔半分鐘,他必須捋下胡子,以表現世外高人的風范形象,是蘇南音強烈要求的。

    這套行頭,他當前的神棍形象,都是觀音姐姐親手搞定。

    山雨欲來風都快滿樓,夕陽即將西下夜要來,為什么還沒哪位居士,前來向劉半仙問路呢?

    劉半仙希望蘇南音能輸。

    因為那娘們可是承諾,她要是輸了的話,就會在別墅后花園里蕩秋千

    不能說。

    絕不能再說了。

    劉半仙只要想想,嘴角就已經有口水淌下來,大大有損他的神棍形象。

    “鐵口神算?就你這破落樣子,也有臉叫這個名字?”

    就在劉半仙從破桌子下拿出紙巾,準備擦擦嘴角口水時,就聽有個女孩子不屑的聲音,從桌前傳來。

    沈岳等了大半天,覺都睡了好幾次,眼看太陽就要落山時,終于還是有顧客登門了。

    “唉,可惜再也不能和觀音蕩秋千了。”

    思想極度齷齪的沈岳,暗中嘆了口氣,抬起耷拉著的眼皮子,看著眼前的女孩子,嘴角微微抽了幾下,有氣無力的樣子:“無量天尊,這位女居士,你我初次見面,你怎么就能否認我,不是鐵口神算?”

    坐在一輛紅色轎跑上的女施主,抬手摘下大墨鏡,低聲說了句“怪不得我感覺,天黑得這樣快呢”后,才不屑的撇撇嘴:“那好,你來給我算算,我是誰,來自哪兒,要去做什么。”

    沈岳閉上眼,卻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嫻熟的搓著。

    女居士秀眉皺起,冷聲問:“你這是要飯哦,要錢?”

    沈岳打了個哈欠,睜開眼看著天:“鐵口神算,一次一萬。少一分,還請女居士一路走好,恕不遠送。”

    什么鐵口神算,還一次一萬?

    搶錢呢是吧?

    要是換成別人,肯定會冷笑著直接走人,說不定還會打電話報警,讓這個神棍去吃幾天牢飯。

    不過,鐵口神算劉半仙,早就“洞穿”了女居士的秉性,知道越是這樣,她越不會乖乖走人。

    果然,女居士馬上就拿出手機,對桌子上的付款碼掃了下,干脆的付款后,才冷笑:“要是說對了,還也罷了。說錯了,你就等著去坐牢吧。”

    看著天上的流云,沈岳淡淡地說:“女居士來自北邊,復姓慕容名嬌顏。慕容居士這次駕臨蘇南,只為肩負重擔,希望能找到某個男人,向人傾訴衷腸,渴望自薦枕席,心存拯救的宏愿”

    慕容居士越聽,小嘴張的越大,滿臉都是見了鬼的神色。

    直等早就說完的某半仙,再次打哈欠表示很困后,她才清醒過來。

    接著,她再也不敢看沈岳一眼,立即掛擋,踩油門,向蘇南音的幸福別墅方向,呼嘯而去。

    “切,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老子如果連你也算不透,這鐵口神算的大名,豈不是白叫的?”

    目送那輛紅色轎跑消失在山腳處后,沈岳剛冷笑著吹了幾句,又有車輛駛來。

    “唉,買賣越好,情況越糟。”

    沈岳看著那輛駛過桌前十多米,卻又停住到回來的車子,無奈的嘆了口氣。

    車窗落下,當那張俊美的臉剛出現在沈岳視線中,還沒說什么,他就指了指付款碼:“鐵口神算,一次一萬。女居士來自北邊,姓柳名初吻。這次千里迢迢趕來,無非是對某男自薦枕席,來為家里消災免難罷了。如果貧道算得對,請掃碼。不對,請走著。”

    柳初吻傻楞半天,才臉色慘白的樣,用力咬了下嘴唇,拿出了手機。

    “買賣越好,情況越糟。”

    當沈岳第七次說出這句話時,看向了出租車里走下來的那個女孩子。

    接著,他的心肝肺,就齊刷刷的劇顫了下。

    穿著白色風衣的女孩子,踩著黑色高腰平底馬靴,緩步走到桌前,看了眼那個隨風招搖的招牌,才低頭對沈岳說:“我只問路,還收錢嗎?”

    夕陽灑在展小白清純的小臉上,為她平添了一絲說不出的嫵媚。

    沈岳呆呆望著這張臉,久久的沒說話。

    女孩子秀眉微微皺起時,沈岳終于徐徐說道:“這位女居士,你不該來的。”

    展小白一楞,問:“為什么?”

    沈岳再說時,原本就故作沙啞的聲音,更加沙啞:“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呵呵,忘不掉的。這個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哪怕翻來覆去投胎轉世上千年,都無法忘記的。因為他們,早就深深印在了這兒。”

    展小白抬手,在心口輕輕按了下,接著微笑頷首后,轉身走向了出租車。

    她開門時,卻又忽然轉身,看著高鐵的雙眸中,好像有個什么東西飛出來那樣,在夕陽下顯得更加耀眼。

    也更加妖艷!

    展小白朱唇輕啟,聲音空靈,被風吹到了沈岳的耳邊:“沈岳,我說的對么?”

    (第一卷完)     自從在沈老大壽宴上,看到莊舞劍后,莊純立即南下飄渺鄉,要搞清楚怎么回事。

    她走那么久了,迄今為止都沒任何的消息。

    天使關注那邊的消息,甚至勝過關心沈岳。

    她不希望有任何的消息傳來。

    有時候,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在湯姆殷勤的詢問后,天使笑了下,搖頭:“不用。讓那邊的眼線,繼續潛伏,關注風聲就好。”

    湯姆點頭,幫天使打開了一間裝潢相當有品位的客房房門。

    天使踩著細高跟走進去,在關門時吩咐道:“天亮后,叫醒我。我還要趕飛機,回華夏。”

    湯姆關心的建議:“您傍晚才來,明天就走。會不會太勞累了些?”

    “沒什么。”

    天使頭也不回關上門的瞬間,湯姆好像聽到她發出一聲嘆息,幽幽的說:“唉,他馬上就要大婚了。我既然命中注定是他的女人,怎么不去捧個場呢?哪怕,在暗中默默祝福他,也是好的。”

    湯姆轉身走過走廊拐角后,心中莫名其妙騰起一股子酸意,暗罵:“特么的,那個男人是誰啊?能讓天使,這樣對他念念不忘。”

    有口哨聲,打斷了湯姆的遐想。

    他抬頭,就看到滿臉吊兒郎當樣的高鐵走過來,嘻嘻笑道:“老湯姆,看你滿臉喝多了馬尿加陳醋的比樣你老婆今晚駕臨香樓了?要不要小爺我親自去伺候,把寶貴的初、夜,獻給她?”

    “滾,你個兔崽子。以后再這樣說,我就割掉你那玩意。”

    湯姆抬腳,踢向高鐵的屁股。

    高鐵及時閃開,貼著墻根去垃圾桶那邊時罵道:“草,小爺我一番好心,卻被你當做了驢肝肺。”

    不知道為什么,湯姆看著高鐵的背影,忽然徒增莫名的危險感。

    就仿佛,那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老虎。

    只是他還沒長大,所以沒露出獠牙。

    等他一旦成長,就會

    想到這兒后,湯姆忽然打了個激靈,接著曬笑,喃喃地說:“一個不知道爹媽是誰,還特別討厭男女之間那些事的熊孩子罷了。有什么可怕的?”

    湯姆并沒有意識到,這種每天睜開眼,就能看到無數男女骯臟一幕,卻能始終“守身如玉”的孩子,才是真心可怕的。

    也可以說,這種孩子就是個炸藥包。

    說不定啥時候,就轟的一聲,把湯姆炸個粉身碎骨。

    沈岳現在就感覺,他坐在了一個炸藥包上。

    一個處理不好,就會轟

    他只希望,能用他驚艷的才華和能力,來把所有的危險,就扼殺在搖籃中。

    在蘇南音蛇兒般的糾纏下,沈岳最終還是捏著鼻子,和她打賭。

    他要喬裝打扮,坐在道路邊,看看都是有哪些人,來和他打聽,該怎么走,才能去被蘇南音命名的“幸福別墅”。

    根據蘇南音的分析,原本就支離破碎的七姓豪門聯盟,隨著秦凝心主動做小,徹底崩塌。

    如果那些人想自保的話,就會趁沈岳和蘇南音大婚的機會,前來表明撤出戰場的決絕態度。

    這樣最好。

    大家站在為華夏更加強大的基礎上,在各自擅長的圈子里,遵守規矩各顯神通,爭取更大利益,讓小日子越來越好,不好嗎?

    非得折騰,啥意思呢?

    擺出車馬炮,要和諸姓豪門血戰到底的沈岳,還真心沒想到,結果卻是會這樣。

    以往把他當作土鱉,各種看不起的諸姓豪門,竟然因為他們的女人被泡走乖乖的低頭認輸。

    當然,沈岳只是這樣歪歪罷了。

    其實他比誰都清楚,諸姓豪門以這種不光彩的方式低頭認輸,主要還是因為有更大的危機,在暗中環伺。

    出現在承平避暑山莊上的莊舞劍,只是大危機不慎露出的觸角。

    龍騰派的成立,也只是應運而生。

    而那些整天拄著拐杖,關心蔬菜多少錢一斤的老頭子們,也正是敏銳發現了這一點,才立即做出睿智的決斷,叫停了這場戰爭。

    當外來強敵環伺時,還搞什么內訌,那就純粹是找死。

    尤其某些人,因為龍騰派的成立,竟然試圖聯系在某處蘇醒的黑暗邪惡勢力,來抗衡的行為,更是遭到了最最嚴厲的警告。

    那股子邪惡的黑暗勢力,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會以商場為戰場,以金融為武器,試圖禍亂神州。

    上世紀的東南亞金融危機,其實就是邪惡勢力在幕后運作,最終目的就要讓神州經濟破產。

    只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在橫掃整個東南亞,讓好多國家都破產,無數人民都失業后,夾著狂勝之威,以更加兇猛的必勝勢頭,撲向神州的經濟門戶港城結果,卻遭到了極其慘痛的反擊。

    經過二十多年的休養,他們舔好了傷口,要卷土重來。

    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這次進犯神州,絕不會再像上次那樣,以為能橫掃全宇宙,都懶得掩飾貪婪的嘴臉。

    這次,他們肯定會通過包括商場在內的數個戰場,全面發動戰爭。

    二十多年的休養生息,讓他們更強大。

    貪婪的嘴臉,也更加猙獰。

    山雨欲來,風滿樓!

    風,吹起沈岳寬大的道袍,嘴下的胡子,發出列列的聲響,好像在預示什么。

    沈岳穿著道袍,戴上假發,手拿雞毛撣子坐在路邊一張小桌后,只有寫著“鐵口神算劉半仙”的布質招牌陪伴。

    每隔半分鐘,他必須捋下胡子,以表現世外高人的風范形象,是蘇南音強烈要求的。

    這套行頭,他當前的神棍形象,都是觀音姐姐親手搞定。

    山雨欲來風都快滿樓,夕陽即將西下夜要來,為什么還沒哪位居士,前來向劉半仙問路呢?

    劉半仙希望蘇南音能輸。

    因為那娘們可是承諾,她要是輸了的話,就會在別墅后花園里蕩秋千

    不能說。

    絕不能再說了。

    劉半仙只要想想,嘴角就已經有口水淌下來,大大有損他的神棍形象。

    “鐵口神算?就你這破落樣子,也有臉叫這個名字?”

    就在劉半仙從破桌子下拿出紙巾,準備擦擦嘴角口水時,就聽有個女孩子不屑的聲音,從桌前傳來。

    沈岳等了大半天,覺都睡了好幾次,眼看太陽就要落山時,終于還是有顧客登門了。

    “唉,可惜再也不能和觀音蕩秋千了。”

    思想極度齷齪的沈岳,暗中嘆了口氣,抬起耷拉著的眼皮子,看著眼前的女孩子,嘴角微微抽了幾下,有氣無力的樣子:“無量天尊,這位女居士,你我初次見面,你怎么就能否認我,不是鐵口神算?”

    坐在一輛紅色轎跑上的女施主,抬手摘下大墨鏡,低聲說了句“怪不得我感覺,天黑得這樣快呢”后,才不屑的撇撇嘴:“那好,你來給我算算,我是誰,來自哪兒,要去做什么。”

    沈岳閉上眼,卻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嫻熟的搓著。

    女居士秀眉皺起,冷聲問:“你這是要飯哦,要錢?”

    沈岳打了個哈欠,睜開眼看著天:“鐵口神算,一次一萬。少一分,還請女居士一路走好,恕不遠送。”

    什么鐵口神算,還一次一萬?

    搶錢呢是吧?

    要是換成別人,肯定會冷笑著直接走人,說不定還會打電話報警,讓這個神棍去吃幾天牢飯。

    不過,鐵口神算劉半仙,早就“洞穿”了女居士的秉性,知道越是這樣,她越不會乖乖走人。

    果然,女居士馬上就拿出手機,對桌子上的付款碼掃了下,干脆的付款后,才冷笑:“要是說對了,還也罷了。說錯了,你就等著去坐牢吧。”

    看著天上的流云,沈岳淡淡地說:“女居士來自北邊,復姓慕容名嬌顏。慕容居士這次駕臨蘇南,只為肩負重擔,希望能找到某個男人,向人傾訴衷腸,渴望自薦枕席,心存拯救的宏愿”

    慕容居士越聽,小嘴張的越大,滿臉都是見了鬼的神色。

    直等早就說完的某半仙,再次打哈欠表示很困后,她才清醒過來。

    接著,她再也不敢看沈岳一眼,立即掛擋,踩油門,向蘇南音的幸福別墅方向,呼嘯而去。

    “切,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老子如果連你也算不透,這鐵口神算的大名,豈不是白叫的?”

    目送那輛紅色轎跑消失在山腳處后,沈岳剛冷笑著吹了幾句,又有車輛駛來。

    “唉,買賣越好,情況越糟。”

    沈岳看著那輛駛過桌前十多米,卻又停住到回來的車子,無奈的嘆了口氣。

    車窗落下,當那張俊美的臉剛出現在沈岳視線中,還沒說什么,他就指了指付款碼:“鐵口神算,一次一萬。女居士來自北邊,姓柳名初吻。這次千里迢迢趕來,無非是對某男自薦枕席,來為家里消災免難罷了。如果貧道算得對,請掃碼。不對,請走著。”

    柳初吻傻楞半天,才臉色慘白的樣,用力咬了下嘴唇,拿出了手機。

    “買賣越好,情況越糟。”

    當沈岳第七次說出這句話時,看向了出租車里走下來的那個女孩子。

    接著,他的心肝肺,就齊刷刷的劇顫了下。

    穿著白色風衣的女孩子,踩著黑色高腰平底馬靴,緩步走到桌前,看了眼那個隨風招搖的招牌,才低頭對沈岳說:“我只問路,還收錢嗎?”

    夕陽灑在展小白清純的小臉上,為她平添了一絲說不出的嫵媚。

    沈岳呆呆望著這張臉,久久的沒說話。

    女孩子秀眉微微皺起時,沈岳終于徐徐說道:“這位女居士,你不該來的。”

    展小白一楞,問:“為什么?”

    沈岳再說時,原本就故作沙啞的聲音,更加沙啞:“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呵呵,忘不掉的。這個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哪怕翻來覆去投胎轉世上千年,都無法忘記的。因為他們,早就深深印在了這兒。”

    展小白抬手,在心口輕輕按了下,接著微笑頷首后,轉身走向了出租車。

    她開門時,卻又忽然轉身,看著高鐵的雙眸中,好像有個什么東西飛出來那樣,在夕陽下顯得更加耀眼。

    也更加妖艷!

    展小白朱唇輕啟,聲音空靈,被風吹到了沈岳的耳邊:“沈岳,我說的對么?”

    (第一卷完)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