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仙君重生 > 第1943章 噬神者
    第1943章 噬神者

    “很好。”

    滿意的點了點頭,林君河收起了姬爾的本源精血,而后朝前伸手一拂。

    霎時,姬爾便渾身猛的一緊,還以為林君河要動用什么手段來折磨她,給她一個下馬威。

    但……

    讓她沒想到的是,林君河這隨手一拂之下,她感受到的,卻不是什么痛苦的折磨,而是……

    一陣如沐春風的愜意!

    她驚訝的發現,在林君河隨手這一揮手下,她身上的傷口,竟然迅速的開始開始復合了!

    “這……這怎么可能……”

    姬爾真的是驚了。

    這個男人……他難道擁有比吸血鬼還要恐怖的恢復能力?

    “這就驚訝了?”

    淡淡笑著,林君河起身,平靜開口:“這不過就是一點小手段罷了,如果你能表現出你的忠心,這種小小手段,傳授給你又何妨?”

    姬爾聽到這話,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氣。

    這個來自東方的男人,真的是太神秘,太恐怖了。

    不僅實力強悍到不可思議,并且在這種方面的手段也如此的匪夷所思,當真是令人嘆服。

    “是,主人。”姬爾順從的點了點頭。

    雖然多少還是有些出于無奈,但,她內心的深處竟然有些騷動起來了。

    如果能習得林君河剛才施展的那個術法,再加上她吸血鬼的力量,豈不是可以強行讓自己獲得可以媲美真祖的恢復能力?

    一時間,她竟然有些期待起來了。

    看著明顯心里在打著小算盤的姬爾,林君河倒是顯得很無所謂。

    武力的壓迫,很難使人真正的心悅誠服。

    給她一顆看得到卻又暫時摸不到的蜜棗,反倒是比較容易讓她老實下來。

    “你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回答我幾個問題。”林君河道。

    姬爾知道林君河想問什么,便直接開口道:“主人,我先前確實知道拉斐爾的住所所在。”

    “但……他傷得這么重逃走之后,恐怕不會回那個地方了。”

    “一位真祖,若是真心想逃,怕是無人能尋。”

    “我知道。”

    林君河淡淡點了點頭,對于這個壞消息顯得接受得很是淡然。

    “不過,我想問你的,不是這個問題。”

    “不是這個?”姬爾愣了一下。

    在她看來,林君河之所以會出現在拉斯維加斯,一大半的原因都是為了拉斐爾。

    難道他現在反倒不著急去找拉斐爾了。

    姬爾很是不解,但下一刻,她就明白林君河為什么這么說了。

    只見林君河迎著她疑惑的目光,突然伸手朝著面前的虛空一點。

    霎時,一道血色的細絲,便在虛空中浮現了出來。

    “這是什么東西?”

    姬爾看到此物,頓時神色更顯疑惑,完全不明白林君河這是什么意思。

    沒有回答姬爾的問題,林君河突然開口。

    “一位真祖若是真心想逃,可能確實無人能尋。”

    “但……我林君河若真心想找一個人,他便無所遁形!”

    聽著林君河的話,姬爾突然神色一動,露出了無比的驚訝之色來。

    “這……這細絲,難道指引著拉斐爾所在的方向?”

    “聰明。”點了點頭,林君河冷冷一笑:“我早料到今日一戰會不簡單,便在交手的時候就已經在他身上做了手腳。”

    “想逃?他逃不了的。”

    “嘶……”聽完這句話,姬爾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之前她覺得自己之所以沒能從林君河的手掌心逃脫,是運氣太差。

    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么一回事啊……

    恐怕,從林君河盯上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那……主人你想問什么?”姬爾弱弱的問道。

    此時,她感覺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大山,一顆人形核彈。

    雖然她是眾人眼中的極寒煉金術師,是冰之女王。

    但,在林君河面前,她也只能乖乖認慫,做一只乖巧的小貓咪了。

    “組織,我需要知道有關你跟拉斐爾背后那個組織的情報。”

    林君河不緊不慢的開口,但姬爾一聽這個問題,卻不由得身體不由自主的再次緊繃了一下,臉上也露出了一抹苦笑。

    “我們所屬的組織名為噬神者。”

    “除此之外,太過內部的消息,我也不清楚。”

    “哦?你可是有足以匹敵神境的戰力的,竟然只知道一個名字?”林君河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太相信。

    “主人,我絕對沒有騙你。”

    “因為我喜歡自由,所以只是外圍成員,知道的并不是太多。”

    “我之所以加入噬神者,只是因為需要他們擁有的海量情報,而他們,偶爾會交代下來一些任務,我完成之后會有不菲的獎勵。”

    “我們雙方,只是合作互利的關系,僅此而已。”

    說著,姬爾突然頓了頓,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只是……有一點,我很肯定。”

    “噬神者內,絕對是有真祖級的戰力的。”

    “哦?”微微瞇縫起了雙眼,林君河對這噬神者倒是提起了不小的興趣。

    能擁有賢者之石的原始配方,還擁有真祖級的戰力,這個組織,絕對不簡單。

    林君河一直對賢者之石相當的感興趣,因為他認為這東西,能幫他研究出更加符合地球現狀的聚靈陣。

    雖說林君河在那神秘地仙的洞府里,收取了一條由靈氣凝聚成的溪流。

    但……

    若想突破筑基極限,凝聚金丹,那所需要的靈氣,可不是一條河流就能滿足的。

    特別是因為他修煉的功法問題,他突破所需要的靈氣,可能是常人所需的十倍,甚至是百倍!

    在如此恐怖的基數下,那區區一條溪流,完全不夠看。

    林君河需要的,是一片汪洋。

    至少,也得是一條大河。

    為此,他需要更多更多,更多的靈氣。

    如今的他,已經達到筑基中期,也是時候未雨綢繆,提前為凝聚金丹做準備了。

    “拉斐爾,然后是噬神者,看來,這西方,也不至于讓我感到太過無趣啊。”

    淡淡一笑,林君河重新品了口還未涼透的茶水。

    而姬爾,在一旁已經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了。

    哈?

    那個令人聞聲色變的噬神者。

    到了林君河的口里,他給的評價竟然是……

    有趣?

    哦不……

    撒旦大人,這位是您的同伴對吧,絕對沒錯!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