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仙君重生 > 第1497章 全面發難
    第1497章 全面發難

    這么多公司同時毀約,這代表著他們林家的供應鏈已經被切斷了。

    林家拿不到那些公司提供的貨物,他們跟很多公司的合作,就不得不中止,也要賠付大量的違約金。

    這些公司,擺明了要跟他們林家玉石俱焚啊。

    但,他們為什么要那么做?

    就在眾人頭疼不已的時候。

    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一道身穿職業裝的靚麗身影匆匆走了進來。

    這人的面龐很是精致,稱得上是絕色。

    但,此時她絕美的面龐,卻被不是那么適合她的深深的愁容給占據了。

    “諸位,我知道你們得到剛才的消息之后已經很頭疼了,但……”

    “我這里有個更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們。”

    深吸口氣,江心雨看了在場的眾人一眼,苦澀開口。

    “就在剛才,有關部門對我們的財務部門進行了突擊檢查,繳獲了大量偷稅漏稅的證據,其數額……”

    “高達上億元!”

    “什么?”聽到江心雨這話,在場的眾人徹底炸鍋了。

    如果說二十三家公司的集體毀約,是給他們狠狠來了一刀。

    那現在江心雨帶來的這個消息,簡直就如同一顆炸彈一般,快把他們給直接炸得尸骨無存了。

    “怎么會這樣,主管財務的林朝暉呢,他人呢?”幾名老者慌張的開口。

    因為偷稅漏稅,這可真不是鬧著玩的。

    “他連夜跑路了,我沒能找到他的人,不過,我倒是查到了一些東西。”

    心里嘆了口氣,江心雨無奈的看了在場眾人跟楚默心一眼。

    “這次的事件,明顯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但這偷稅漏稅的事,應該不是偽造的。”

    “偷稅漏稅的主謀,大家其實都很熟悉,他叫林國標。”

    眾人頓時沉默了。

    因為他們知道江心雨所說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因為林朝暉,在之前可是林國標那一派系的人,跟他可以說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關系好得很。

    他們會合謀偷偷做下這樣的事情,一點都不奇怪。

    現在麻煩可真是大了。

    林國標已經失蹤很久了,很有可能,早就已經死了。

    林朝暉又跑路了。

    現在是連找個出來頂鍋的人都找不到了啊。

    “林天輝呢?”有人馬上想了這么一號人物來。

    “他……”聽到林天輝這三個字,江心雨的神色很明顯的變了一下。

    帶著滿臉的冰冷,江心雨咬牙切齒的開口。

    “去舉報我們林氏集團偷稅漏稅的,就是他!”

    “而現在,他人也早就已經不見了。”

    “什么?這個叛徒!”林家眾人徹底怒了。

    他們萬萬沒想到,在大敵當前之時,林家竟然出了這樣一個二五仔。

    不一同抗敵就算了,還回頭偷偷給他們來了致命一擊!

    “到底是誰,下手竟然這么狠,連我林家內部的人都買通了,是想把我林家徹底打垮不成?”一名老者恨恨開口。

    下方眾人也是議論紛紛,怒氣沖天。

    而這時,楚默心開口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次針對我們的,是江州蘇家的人。”

    說罷,她便把昨天從江心雨那得到的消息告訴了在場眾人。

    她原本打算今天一早就召集眾人,商討對付蘇家的辦法。

    沒想到,對方的動作,比她所想的,還要快的多得多。

    “什么?江州蘇家,難道是那個蘇家?”

    一陣驚呼聲響起,林家在場眾人里,一大半的臉色都變了。

    “沒錯,就是你們所想的那個蘇家,江州四大家族之一的蘇家。”楚默心點了點頭。

    而下方,已經因為楚默心的這番肯定而徹底亂成了一團。

    “該死,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我們從來沒得罪過他們吧!”

    不少人很不甘心的低吼出聲,但不得不承認,蘇家那樣的龐然大物要是想針對他們林家的話,那他們真的是很難逃過這一劫。

    更別說,蘇家還先下手為強,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這簡直讓人徹底絕望了。

    “恐怕,是因為靈氣水。”

    楚默心輕嘆了口氣:“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就算是圣人君子都有可能會變成魔鬼,更不要說蘇家本來就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了。”

    一陣沉默。

    眾人終于知道為什么那二十三家公司敢跟他們毀約了。

    有江南省的首富撐腰,他們根本有恃無恐!

    他們的毀約,可以說是一個同歸于盡的做法,但,那些家族的身后,有蘇家的支撐。

    比資金雄厚,又有誰能比得過江州首富蘇家呢。

    最后,只有林家會被一腳踹進無盡的深淵罷了。

    “該死,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了么?”

    在眾人苦惱的咬牙切齒之時,江心雨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辦法自然是有的。”

    “只要能聯系上林先生,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江心雨這話一出,頓時不少人眼睛一亮。

    “對,君河,我們還有林君河!”

    “北方林家都不是他的對手,區區江州蘇家,又算得了什么?”

    在眾人的心情又逐漸好轉了起來的時候,楚默心的一番話,卻又突然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

    “很遺憾的告訴各位,這次的事件,可能需要我們自己想辦法扛過去了。”

    “因為就算是我,現在也沒辦法聯系上他。”

    眾人原本因為江心雨的話,已經有種快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感覺了,但卻被楚默心的一番話,直接又給踹回到了地獄中去。

    霎時,一片絕望的氣息,就在會議室中蔓延開了。

    就在眾人完全無計可施,感覺自己,已經完成成為了一頭待宰的羔羊的時候。

    突然,一道沉穩的聲音,從眾人的耳畔響起。

    “怎么,我才不在一個月,你們就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樣了?這可不像是我林家之人該有的風范。”

    聽到這道聲音,眾人不由得紛紛猛的抬起頭來,因為對這聲音,他們太熟悉了。

    “老爺子,您可算是回來了!”

    看著那道看似蒼老卻面色紅潤的身影,眾人突然激動了起來。

    雖然林君河還沒回來,但好歹林老爺子回來了,林家又有主心骨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