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因為爵,對嗎?
    “想不到我老婆還關心國際大事,看來老公要對你刮目相看了。”孟景奕伸出手指,寵溺的刮了一下她的俏鼻,“你說的沒錯,就是那件鬼魅之魂事件。”

    柳青青小臉一囧,頓時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指,小聲道:“我不關心國際大事,是聽爺爺說的,當時覺得好奇就搜來新聞看看。”

    在老公面前沒有必要藏拙,而且柳青青自己感覺自己也裝不來,萬一以后每天孟景奕都拿一件國際大事來和她討論,還不是要露餡兒么。

    “你還真是坦白,”孟景奕莞爾輕笑。

    “那是,我有幾斤幾兩你不是最清楚了嘛。”柳青青嬉笑著旁若無人的往孟景奕身邊蹭了蹭。

    “能不能不要調情了,可以講重點了嗎?”白心媛皺著眉打斷他們可能會沒完沒了的膩歪。

    她還是個孤家寡人呢,能不能體諒一下,隨時隨地撒狗糧可不是一個好習慣。

    “閉你的嘴,關你什么事啊?”柳青青頂回去,瞅著白心媛那張臉她就來氣。

    突然眼珠子一轉,嘴邊勾起一絲狡黠,一旋身柳青青就坐到了孟景奕的腿上。

    孟景奕有一秒鐘呆愣,緊接著他的脖子就被水蛇般的軟臂勾住,某人主動獻吻。

    白心媛咬牙切齒,看著糾纏到一起去的兩個人眼珠子直冒火,可也沒有別的辦法,柳青青那死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最后還是孟景奕強行推開柳青青,輕咳一聲,表情有點尷尬:“別鬧了,好不好?”

    “不好,”柳青青撅嘴,“白天在廣場上吻上癮了,感覺被人看著特別刺激。”

    說著還挑釁了白心媛一眼,下巴揚起來都能拴住一頭牛。

    你越是著急老娘越不讓你如意,急死你丫的。

    而白心媛干脆轉過臉去不看她,現在她最需要做的就是忍,別再激怒柳青青。

    孟景奕不禁莞爾,他這老婆真是好可愛,讓他著迷的很,要不是現在時機不對,他一定毫不猶豫的把她撲倒,給她來點更刺激的。

    “咳咳咳——”感覺到自己想歪了,孟景奕不自在的掩飾對自己的鄙視,說道,“好了,我們繼續之前的話題,都別打岔了。”

    白心媛在心里嗤之以鼻,是你們兩個人沒節操,誰打岔了?

    “四年前那一次我在抓捕爵的任務中親眼見識了這種病毒的厲害之處,世人都以為四年前爵的手下全軍覆沒是因為我的計謀,同時軍區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事實并不盡然,爵雖然中了我的圈套,我也親手抓住了他,但是他帶的幾千手下有一半卻是死在自己人的手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們突然發瘋發狂不要命的攻擊軍區的人和自己人。

    原本那些人不用死的,他們只會被抓起來接受法律的制裁,但突如其來的暴動才迫使包圍者對他們開了槍,所以那次的戰況異常慘烈。

    爵親眼看見自己的兄弟們要么自相殘殺,要么被軍區的子彈射死,也許沒有人沒體會他當時的心情吧,當時我看到了他眼睛里的仇恨深的像海洋一樣。

    我把爵帶回軍區之后,就接到了政府的秘密任務,原來在L國的軍隊里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只是傷亡沒有S國的大,所以被壓制了下來。

    當時我的直覺告訴我爵可能知道是誰下的手,于是我又秘密的審問他,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說,不管我用什么樣的辦法也撬不開他的嘴。

    直到行刑的前一個晚上,他要求見我,對我說放他出去,他希望將功折罪親手抓到那個神秘的犯罪團伙。

    我將這件事上報,第二天黎明之際接到政府的指示,只有在可以控制爵的情況下才能答應他的要求。

    畢竟他也是個很可怕的人。

    我敬重爵是個漢子,也相信他不會做出違背承諾的事,便秘密將一個死刑犯換成爵去執行槍決,從此后我們倆就一直暗中單線聯系。

    果然我的眼光是不錯的,出去后他并沒有違背我們見的承諾,我知道他比我更想找到那伙人,為他的兄弟們報仇雪恨。

    這件事事關重大,軍區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至于青龍會,看樣子爵并沒有回來見過任何人,要不然你也不會把我和青青害的這么慘。”

    最后一句話孟景奕是看著白心媛說的,白心媛身體僵硬一瞬,愧疚的低下頭。

    “對不起,我知道說多少對不起也不能彌補我犯下的錯誤,我不求你們原諒我,只希望你們給我一點時間,等我……等我見到了他,我愿意以死謝罪。”

    柳青青微微驚愕,聽到白心媛說出這樣的話反而有點兒措手不及,可能是因為現在她和孟景奕破鏡重圓,所以仇恨也沒有那么深了吧。

    “你既然知道爵還活著為什么不早點告訴她,還讓她發瘋那么久?”柳青青錘了孟景奕胳膊一下,如果他三年前就說了,哪會有那么多事情發生?

    這一下錘的挺狠,孟景奕皺著臉揉了揉,無奈的辯解:“我也是后來才知道她和爵的關系的,但是那時候已經晚了。

    他的手下都趕來救她,這件事絕不能被別人知道,要不然不僅爵會有危險,我們所有的計劃都將化為泡影,我也會成為L國的罪人。

    只是我沒想到她逼得我跳海仍不甘心,還想著對你和孩子動手,一個女人的心怎么能狠到那種程度。”

    白心媛聽得簡直無地自容,她當時是瘋了,一心想要讓所有對不起她的人都付出代價,然后就去追隨爵,怎么也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天。

    回想一下,當時自己說出是爵的妻子的時候,孟景奕卻有過驚詫,而且下手也沒那么重了。

    “我以為你一直沒殺我,是因為你假裝正義想要把我帶回警察局接受審訊,原來你一直都沒有殺我的心思,我想就算你把我帶回A市,暫時也不會把我交到警察局的,因為爵,對嗎?”

    白心媛看他,淚朦朦的眸子閃著復雜的光芒。

    而孟景奕不置可否,她便知道自己猜對了,深吸一口空氣,勇敢的抬起頭,看著他們。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