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我是來向你求婚的
    “我知道你吃得好睡得好,整天陪著你心愛的老公你怎么可能不好呢?”秦北辰語氣酸溜溜的,卻沒有了曾經的那種嫉恨。

    “如果孟景奕下一秒從床上跳起來,你的心情肯定會更好的,說不定還會手舞足蹈。”

    說完嫌棄的瞥了柳青青一眼,就好像她多么沒有出息一樣。

    柳青青不以為意,如果孟景奕下一秒真的從床上蹦起來,她說不定真的會手舞足蹈的。

    “對了,你那個醫生朋友有沒有說他什么時候能醒啊?”

    秦北辰作勢要到孟景奕跟前去好好看看,被柳青青老母雞護小雞似的把他攔住推到安全范圍之外去。

    “我就看看他,你也太小氣了吧。”

    “我就小氣了,誰知道你會不會過來突然給他一槍,我會和你拼命的。”

    “我至于對一個沒有意識的人動手嗎?”秦北辰瞬間感覺人格被侮辱了,扯著脖子道,“你看他臉色紅潤,哪兒哪兒都好得很,我就是想看看他怎么還不醒,也許他早就醒了呢?”

    “我天天守在他身邊醒沒醒的我會不知道嗎?我和你說你少打他的主意。”

    “……”

    秦北辰和柳青青就著這個話題鬧了一會兒,最后還是秦北辰繳械投降遠遠的坐在靠墻邊的沙發上。

    “我說你那個醫生朋友還真有兩下子,關在烈焰盟里那些魔人前段時間都正常了,又觀察幾天也沒反復,今天早上盟主讓他們都回家休養去了。”

    “那是自然,”柳青青一臉得意,就好像被夸獎的人是她一樣,“宇謙是我見過最有本事的醫生,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看看醫學界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

    “既然他那么厲害,為什么孟景奕還沒醒?”

    “你又討打?”柳青青語氣又拔高了。

    “我這回說的是認真的。”秦北辰沒好氣的蹬她,“孟景奕雖然是我的仇人,我也想和他光明正大的一決生死,自然是希望他早點醒過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白心媛一直對孟景奕的那句話耿耿于懷,她被擎靖軒關在別墅里不能出來,就只好請秦北辰密切關注孟景奕,在他醒來之后通知她。

    雖然秦北辰十分的不愿意,但是也照辦了。

    “宇謙回去的時候也沒說什么時候能醒,就說他的傷都已經好了,等到了合適的時機他自己就醒了。”

    “蘇醒還要等時機,真是不一般。”

    秦北辰的語氣里不難聽出嘲諷,柳青青也懶得搭理他,不過對于這件事她也覺得挺奇怪,就是兩天前宇謙突然要回L國她都覺得奇怪。

    “青青,中午我請你吃海鮮怎么樣,我剛看到醫院對面開了一家海鮮餐廳,應該還不錯。”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柳青青從孟景奕的腋下取出溫度計,看了一眼溫度有點高,趕緊伸手背貼在他的額頭上,臉色變得有些緊張。

    “怎么還有點發燒了呢?”

    華宇謙走的時候囑咐過柳青青,說孟景奕現在只是昏迷沒有一點別的問題,所以不要動不動就找醫生過來給他檢查,不要隨便給他吃什么藥。

    柳青青想著不能吃藥就去護士站要一支冰袋降溫好了,走到門口瞄了秦北辰一眼,還是不放心,過來拉著他的胳膊就把他從沙發上抻了起來。

    “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你不是要吃海鮮嗎?趕緊去啊。”

    “你不去,我自己去多沒意思,除非你和我一起去。”

    “我說了不去就不去,我要在這里陪我老公。”

    “他那不死不活的樣子還用你陪什么,你去吃一頓飯他又死不了。”

    “少廢話,你不去就拉倒……”

    出了病房,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一直到護士站,惹得一個個小護士對柳青青艷羨不已。

    要是那個帥到掉渣的男人也對她們死纏爛打的邀請吃飯,那就是以后三天不用吃飯也愿意啊。

    “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秦北辰又厚著臉皮跟柳青青回到病房,反正今天青龍會和公司都沒什么事,他就打算和柳青青耗在一起了,總覺得最近見面的時間真是越來越少,都好久沒有好好地說過話了。

    柳青青小心翼翼的用冰袋敷在孟景奕的頭上,看也沒看秦北辰,卻說:“你說你也老大不小了,閑著沒事怎么不去泡妞啊,把時間都浪費在醫院這么無聊的地方,虧不虧得慌?

    對了,我忘了你已經是名草有主了,有這功夫不如去和黑風會老大商量一下,趕緊把你和云云的婚事辦了吧,青龍會也好后繼有人。”

    整天在醫院兩耳不聞窗外事,柳青青怎么知道宋云云早已經不在了,秦北辰心嗤的痛了一下,眼中一抹暗色,不過馬上就被玩世不恭的神色覆蓋了起來。

    “因為醫院有你啊,泡妞哪有和你在一起聊天斗嘴來的有意思,外面那些女人都無趣的很。”

    說著秦北辰還嘖嘖咂嘴,就好像外面的女人真的有多么入不了他的眼一樣。

    柳青青掃了他一眼,搖搖頭沒說話。

    見她又覺得自己幼稚了,秦北辰無趣的坐在那里把玩著桌上的一個水晶飾品,眼睛在柳青青那一邊掃啊掃,結果掃到了不正常的地方。

    柳青青那個女人很寶貝孟景奕,他記得出去那冰袋之前,柳青青還特意將他的手都放進了被單里,現在他的手是在被單外面壓著的。

    可是明明從進來柳青青就沒掀過他的被單啊。

    秦北辰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目光鄙夷的掃著床上孟景奕沉靜的睡顏。

    一個軍長居然做這種事,真的是不要臉的很哪。

    好啊,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青青,我今天來其實是找你有事的。”秦北辰突然嚴肅。

    “什么事啊?”

    “你過來,你過來我才能好好和你說。”

    柳青青扭頭,撲哧一笑:“有事你就說唄,不要把氣氛搞得那么緊張。”

    “你不過來我可過去了,你可別說我又要對你的孟景奕心存不軌。”

    “……好吧好吧”

    柳青青一臉的‘我真拿你沒辦法’走了過去。

    在他對面坐下,笑道:“什么事這回你可以說了吧。”

    秦北辰點點頭突然站了起來,在柳青青的腿邊撲通單膝跪地,嚇了柳青青一大跳外加一小跳,睜著大眼睛說不出話來。

    “青青,我今天來是要向你求婚的,希望你嫁給我。”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