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我決定不殺你了
    在藍鑫鑫百貨大樓這個位置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離開A市,只能走西郊國道,之前就是因為國道封鎖,才把海玥冰一行人逼到這里來的。

    原本能夠把他們殲滅,只是沒想到他們中間竟然有足智多謀之人,聲東擊西沖破肖軍長設下的路卡,逃進了藍鑫鑫百貨大樓里。

    所以對于孟景奕的計劃趙越還是有一點擔憂的,不知道孟景奕和那個人誰更計高一籌。

    車上,孟景奕被海玥冰看得渾身不自在,隱忍住怒氣回視她,聲音從牙縫里擠出來:“你看夠了沒有?”

    海玥冰被噴了一臉冷氣,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兩下,說:“嘿,你不認識我了嗎?我們見過的。”

    孟景奕冷哼:“不三不四的人我見得多了,難道都要記得。”

    “你還是這個臭脾氣,真不可愛。”他的這種態度海玥冰也不生氣,反而看他看他更入迷了,“我們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冷光掃了她一眼,沒理她。

    海玥冰混不在意,自顧自的說:“我決定不殺你了,等我們安全離開之后你以后就跟著我吧。你要什么我都能滿足你,金錢,權利,除了美女之外,因為你只能是我的。”

    “白日做夢。”孟景奕擺明了不接受,往那一坐就是一個冰塊子,渾身冒著冷氣,還有,對海玥冰滿滿的,嫌棄。

    “你還不愿意?”海玥冰聲調拔高,大小姐脾氣蹭的就上來了。

    身體向前一起,蔥白的手就揪住了孟景奕的領子,把他拽到自己眼前,“本小姐到底哪里配不上你啊,你這么三番四次的拒絕我?”

    三番四次?孟景奕看著她,腦海里不經意間閃過一些零碎的片段,他記起來了,她就是那天在酒吧對自己糾纏不休的那個女人。

    揚手掌心用力一拍,就把海玥冰的手臂打落,同時力氣大的也將她整個人呼出去,后背撞在了車門上。

    “你當然配不上我,因為……你太臟。”

    他的話音剛落,海玥冰的臉唰的變了顏色,還帶著一絲緊張:“原來,你介意的是這個,那我向你保證以后只有你一個男人……行不行?”

    她自己都沒發現,她和他說這話的語氣是一種商量的語氣,讓前面開車的黑衣人眼珠子差點兒沒給掉出來。

    這還是他們那個唯我獨尊,嗜血狠戾的冰姐嗎?

    這女人發情的時候太可怕了。

    北擎坐在前面不言不語,和平時一樣冷淡無波,只不過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眼中的那一抹幸災樂禍之色。

    仿佛感覺到了那種戲謔,孟景奕在后面臉色越加陰寒,對海玥冰極盡嘲諷:“你這樣的女人不管怎么改變我孟景奕也不會瞧上,不過,我覺得有一個人倒是和你很般配。”

    海玥冰蹙眉,一臉迷惑。

    “還不就是他,”孟景奕懶懶的用下巴努了努坐在他前面的北擎,嘴角扯出一抹鄙夷,“狼狽為奸,是不是正好登對?”

    “你——”海玥冰氣的臉紅脖子粗。

    北擎無辜躺槍,眼中的幸災樂禍不見了,從后視鏡中剜了孟景奕一眼,就不再看他們。

    海玥冰怒火攻心,嗖的抽出手槍,抵在孟景奕的腦袋上,威脅:“你信不信你不答應我,我現在就讓你死在這里?”

    她是真想一顆子彈滅了這個毒嘴毒舌的臭男人,他憑什么這么狂妄自大,還敢侮辱她?

    敢對她海玥冰不敬的人,除了那個青姐,現在都已經是亡魂了,早晚青姐也是一樣的。

    “你有本事你就現在殺了我啊,看看你能不能活著走出A市。”

    孟景奕說完這句就別過臉去不再看她,又成了一座冰雕。

    扣動扳機的食指緊了一下又馬上松開,海玥冰糾結的瞪著孟景奕,銀牙咬的吱吱響。

    沒錯,她是下不去手殺他,不過不是因為怕出不了A市,而是怕殺了他之后自己會后悔。

    這一輩子,她還從來沒對哪個男人動心過。

    她怒極反笑,收起搶揣進兜里,語氣傲嬌自信:“你不用給我逞口舌之能,在我的手里,你以為你做得了主嗎?”

    孟景奕沒搭理她,海玥冰也不再自討沒趣,反正以后有的是時間馴服他,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

    “青姐,由剛剛的實驗來看S&W基本上算是已經成功了,幫主的雇傭計劃應該很快就能開始了。”北擎突然冷不丁的來這么一句。

    海玥冰眉心不自覺皺起,防備似的掃了孟景奕一眼,斥責道:“北擎,我以為你一直都不是一個多話的人,進組織這么久了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你不知道嗎?”

    北擎惶恐了,立刻轉身看向海玥冰,解釋:“對不起冰姐,我只是覺得你好像很喜歡這個男人,他又這么的不知好歹,如果嚇唬嚇唬他他或許就慫了。

    而且,而且咱們三個都是自己人,孟景奕怎么也逃不出咱們的手心了,說說也不妨事……對不起,冰姐,我以后不會再胡說了。”

    北擎道歉之后果然不再多說一個字,海玥冰反而一臉頓悟的模樣,陰測測的笑了起來。

    “北擎,你說的沒錯,這里沒有外人,如果孟景奕不從了本小姐,我就把S&W用在他的身上,讓他受盡折磨,筋疲力盡而死。”

    孟景奕的眸子總算有了一點色彩,似恐懼,又不似,分不清是什么。

    “S&W是什么?”他冷著臉問,眉間一絲松動,“剛才百貨大樓里的嘶吼嚎叫和這個有關?”

    “你說呢?”

    海玥冰的笑意深了又深,扯出一絲猙獰,抬起手指尖劃過他完美的側顏,似乎是想象著某種畫面,媚眼迷離。

    “孟景奕,我看你還是跟著我吧,如果你是那樣的死法我可是心疼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孟景奕抓下海玥冰的手,沒有甩出去,也沒有松開,看著她,“我是軍人,不可能加入你們這樣黑暗的組織,如果有一天我被抓到了,等待我的死刑會比你的S&W還慘。”

    自己的小手包裹在孟景奕的大掌里讓海玥冰的心突突跳了起來,如同小鹿亂撞一般。

    他的手真的很大,很暖,很結實。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