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用找了,她好的很
    聽到是幾個黑衣人,秦北辰就更擔心了,難道青青被道上的人盯上趁機抓走了?

    可是一般的人根本就拿不住青青,能抓走她的會是什么人?

    “宗主,外面有個人找你,說知道青姐下落。”大龍走過來在秦北辰的面前說。

    秦北辰臉色倏變,騰地站起來,幾乎是跑著的沖出酒店。

    小古帶著兩個衛兵站在車前,看到秦北辰出來嘴角劃出那么一絲不屑。

    “你們知道柳青青在哪兒?”

    秦北辰看著小古,覺得眼熟,又實在是想不起來。

    小古和兩個衛兵都穿著便裝,也難怪他想不到。

    “秦北辰,我是奉我們軍長的命令來告訴你,不要找我們家夫人了,我們夫人回家了。”

    對于秦北辰當年拐走夫人,讓他的軍長三年來痛不欲生,小古真是恨從中來,要不是身為軍人不能濫殺無辜,他真的很想斃了這小子替他的軍長出出氣。

    軍長?夫人?回家?

    秦北辰眉心一緊,心一下子跌進了谷底:“你是說青青被孟景奕帶走了?”

    “要不然你以為呢?”小古輕蔑的看著他,勾起唇角,“你覺得有誰能夠在我們夫人不同意的情況下輕易帶走她?當然只有我們軍長了。

    他們可是夫妻,同床共枕過的兩口子,夫人很想念我們軍長,她也是自愿跟我們軍長走的,現在正在床上你儂我儂互訴離別之苦呢。

    我們軍長知道你肯定在找我們夫人,這不,抽空讓我來和你說一聲,別找了,趕緊回家睡覺去吧。”

    這些話有一大半都是小古自己編的,添油加醋的厲害,越看那男人臉色陰沉得厲害,他就越覺得解氣。

    “好了,話,我已經帶到了,你心里要有數,別凈做些挖墻腳的事兒,我們軍長可不是那么好說話的人。”

    說完,小古不再看他,扭頭一揮手:“走,兄弟們,咱們也回去睡覺。”

    小古打開車門,另外兩個兄弟也開門坐了進去,全程對秦北辰都是赤裸裸的敵視,鄙視,蔑視。

    車子發動之后,小古落下車窗,又言辭不善補充兩句:“秦北辰,你要認清楚事實,我們夫人只是一開始生我們軍長的氣才和你走的,現在氣消了自然要破鏡重圓,重歸于好。

    難道你沒聽說過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嗎,你再白費心機也是沒用的。怎么著也聽說你也是個響當當的人物,別凈干些不要臉的勾當,知道不?”

    嘲諷完畢,小古升起車窗,車子嗖的離去,留下秦北辰一個人在原地瞪眼,氣的他攥緊手掌,指節發出咔咔的脆響。

    小古的態度要是換做以前,他一定一個槍子兒崩了他,但是今天卻被他無視掉了。

    心不自覺的一陣陣揪緊,秦北辰滿腦子都是這樣一個信息:柳青青跟孟景奕走了!!

    難怪酒店的監控錄像都被刪掉了,孟景奕他是早就有預謀的,青青收到的消息也是他放出來的。

    混蛋。

    大龍隨后跟了出來,發現那幾個人已經不在,又看到宗主渾身都冒著“近我者死”的寒氣。

    他還以為柳青青是被什么厲害的人抓走派人來威脅宗主的,也更加擔心起來。

    “宗主,青姐被誰抓了?”

    秦北辰沒有回答他,抿了抿嘴唇,帶著一身的寒氣上了自己的車,然后一溜煙就走了。

    臨上車之際只狠狠的說了一聲:“不用找了,她好得很。”

    一路狂飚,他滿腦子都是小古對他諷刺不屑的話,尤其他說柳青青和孟景奕兩個正在你儂我儂互訴相思之苦,這更讓他幾乎瘋掉。

    他可以不強迫柳青青愛他,他可以接受以后和她只是親人的關系,他甚至想過也許以后她會遇到一個能夠讓她打開心扉的人。

    但是,為什么她還是要回到孟景奕身邊去?

    她不是說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想給孟家帶來災禍,不想讓柳家和孟家名聲毀于一旦嗎?現在算是什么?

    孟景奕可是他的仇人來著,這些年要不是爹地壓著,他們倆早就拼個你死我活了,他們注定是敵人,她為什么還是要夾到中間去?

    車速達到了頂峰,漂移在A市的外環上,從前他都是靠飛車來發泄心中的郁悶,怒火,可是今天怎么也不管用了。

    根本發泄不出來。

    咔——

    車子停了下來,他故意撞在了路邊的路欄上,猛烈的沖擊即使彈出了氣囊,他的頭依然磕出了口子,溫熱的液體順勢流淌在臉上。

    “哈哈……哈哈哈……”

    秦北辰癲狂的笑著,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笑自己可笑,更笑命運可笑。

    不知道過了多久,黑漆漆的公路上照射出兩道燈光,有一輛車從后面開過來,車在秦北辰的車后面停下。

    他以為是大龍來找他了,并沒有理會,但是車上的人下來之后燈光中那一抹纖細的身影,并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女人……

    ……

    大龍再見到秦北辰的時候,是第二天早上,這一夜他也沒睡,就在別墅里來回的轉悠等著秦北辰回來。

    宗主走的時候情緒并不好,他擔心這一宿不回來會不會出什么事。

    只是現在秦北辰回來了,大龍就更擔心他是出了什么事,在看到他一瞬間差點沒把大龍嚇死。

    一臉的血已經干涸,甚是恐怖。

    “宗主,你這是怎么了?”大龍迎上去,又趕緊讓人去找醫生。

    秦北辰一抬手,聲音冰冷:“不用去找醫生,我沒事。”

    進了別墅,他吩咐大龍在客廳等著一會兒有事說,然后就上了樓,再下來的時候一身干凈,臉上的血跡也洗掉了,赫然看到門庭上一條大口子。

    大龍示意一個女傭,女傭快速取來了藥箱,這次大龍親自給秦北辰消毒上藥帖紗布,他沒有拒絕。

    “宗主,你說有事說,是什么事?”

    秦北辰目光有些空洞,臉上也沒有表情,半晌,開口說道:“幫我約孟景奕,我要和他談談,他這么留著青青在身邊會害了她的。”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