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好疼
    陸毅豪也顧慮到了,柳青青說的不錯,他沒有資格搜查她,若是來強的,別說自己現在還……就是好好的也打不過她。

    特么的,這世界上怎么會有這種女人。

    “柳青青,我看你是心虛了吧,你不敢讓我搜是因為我的貨根本就在這間房間里,如果不在你怕什么?”

    逼不得已陸毅豪只好使用激將法,激將法對柳青青這種心高氣傲的女人來說或許管用。但如果貨物真的在里面,不管藏得多保險,恐怕她也不會讓進去搜的。

    “誰告訴你我怕了,你要搜就搜好了。”

    陸毅豪一怔,她上當了?但是……

    “屋,我可以給你們搜,但是咱們可要出話說在前面,你們進去搜到你們要找的東西了,我任憑處置,如果沒搜到你們就在這座酒店的大廳里學狗叫一天,還要一邊說,青姐,我們錯了。

    我說的這個你們,當然也包括你……陸毅豪!”

    “柳青青……你不要太過分。”

    陸毅豪咬牙切齒,讓他堂堂白虎會宗主在大庭廣眾之下學狗叫?虧她敢想。

    “我太過分?”柳青青咄咄逼人,言語不善,“你讓人搜我的房間,還是在這么個大半夜,你就不過分了?我柳青青的房間是那么好搜的嗎?”

    雙方僵持不下,各不相讓,突然房間了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一群人齊刷刷看過去,這里還有別人?

    “青青,怎么了,半夜不睡覺這么吵?”

    秦北辰迷迷瞪瞪的從房間里走出來,同樣穿著睡袍,只是有些松散,露出了胸前大片春光。

    所有人都一臉的驚訝,尤其是陸毅豪,眼珠子差點兒沒掉下來。

    秦北辰怎么會在這里,他不是在L國嗎?

    “陸毅豪?你怎么在這里?”秦北辰驚愕問道,然后迷惑的看著柳青青,帶著一絲冷意,“他來找你的?”

    “他確實是來找我的,”柳青青水蛇腰一閃就偎進了秦北辰懷里,語氣軟軟的,簡直要酥進骨頭里,“他雖然是來找我的,但是你不要誤會,我和他沒有關系。

    是他丟了一批貨,所以懷疑是我搶了,這么大的黑鍋我可背不動,再說了人家一直和你在一起,哪有時間去搶他的貨啊,你說是不是?”

    說著修剪圓潤的指尖輕輕在秦北辰的胸膛劃了一下,讓他不禁顫抖,頓時覺得口干舌燥。

    這死女人,做戲就做戲用得著做得這么逼真么,這是在考驗他的意志力。

    她是不知道,他的意志力真的很脆弱,禁不起她這么挑逗。

    氣氛一下子詭異起來,任誰也沒想到在外面叱咤風云的青姐,會有這么妖媚勾人的一面,幾個大男人光聽這聲音就感覺體內萬馬奔騰的叫囂之氣了。

    陸毅豪簡直是羨慕嫉妒恨,他一直以為柳青青和秦北辰只是走的比他親近,沒有別的關系,現在看來他們倆早就暗通款曲了,那他不是沒什么希望得到柳青青了嗎?

    為什么竟是如此的不甘心?為什么看到他們倆摟摟抱抱他會忍不住想要生吞活吃了他們?

    大手不自覺的攥緊,陸毅豪狠厲的瞪著秦北辰順到柳青青腰間的大手,真想剁了那只爪子。

    “陸毅豪,你可能是誤會了,青青一晚上都和我在一起,根本沒有出去過,我敢確定她一分鐘都沒有離開過我的視線,因為我們一直在做,剛剛才累的躺下來睡下。”

    秦北辰如是說著,話是說給陸毅豪聽的,眼睛卻是一直看著柳青青,看到她臉上因為窘迫而漾起的粉紅,他覺得他的視線就更離不開她了,有一種想要把她揉進身體里面的*。

    柳青青感覺到秦北辰的不正常,隔著兩片衣料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滾燙的體溫,似乎是要帶著她一起燃燒。

    這讓她很不自在。

    她想退離一些,可是他箍著她的腰,她沒法動彈,當著陸毅豪的面她也不敢反抗,就任憑秦北辰的手在她的后背上游走,可算是吃盡了豆腐。

    柳青青,用眼神警告他,他不以為意,直氣的她心里吐血。

    陸毅豪把他們之間的眼神交流當做了眉目傳情,加上秦北辰說的話讓他徹底喪失理智,甚至都忘了下身的疼痛,掄起拳頭就砸向秦北辰。

    只是更可悲的是,他用力過猛,秦北辰抱著柳青青一個旋轉,他又撲了一個空,不太利索的雙腳絆在了地毯上,頓時向地面撲去。

    嘭,咚!

    不幸的事情發生了,陸毅豪撲在地上的同時,腦袋磕在地中央的桌子上,立時出現了一個大口子,血流不止。

    “宗主——宗主——”

    陸毅豪的幾個手下趕緊過來扶他,卻被他推搡到一邊去,抬手抹了把已經糊住視線的血紅,就看著柳青青,沖她伸手。

    這一幕是誰都沒想到的,柳青青也很震驚,看他朝自己伸手,這是什么意思?

    要是換做以前她肯定不會管他,是死是活與她何干?

    但是現在……她急需要理由拜托秦北辰作怪的手,還有他的懷抱。

    她太不自在了。

    見柳青青想去管陸毅豪,秦北辰不讓她走,陸毅豪是他們的敵人,管他干嘛?

    但是柳青青卻用力推開他,淡淡說道:“怎么說陸毅豪也是來找我才受的傷,如果不管他,日后在二爺那里也不好說,我就先把他送醫院去吧,確定他沒事我就回來。”

    你才不會回來,秦北辰心里知道,她是想要逃離自己,剛剛自己一定把她嚇到了,惹她不高興了,但是他也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當心愛的女人在自己的懷里,有誰能當個柳下惠,誰能不心猿意馬,如果有,那純屬扯淡。

    “陸毅豪,你沒事吧?”柳青青過去蹲在陸毅豪身邊問。

    陸毅豪看柳青青沒有讓他自生自滅,在她跑到自己身邊時他就笑了,仿佛剛才生的氣也消了大半,又抹了一把擋住視線的血,孩子氣的說了聲:“我好疼。”

    “你先讓你的人把你扶起來,我去換個衣服,送你去醫院好不好?”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