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要她為瑤瑤償命
    白心媛紅唇輕勾,扯出一抹冷笑:“我也看出來了,你為了柳青青真是什么都愿意做,可不止一次壞我的事了,我不能再如此縱容你下去。

    我想過了為了讓你這個蠢貨不再破壞我,唯一的辦法就是徹底把柳青青變為我們的人,只要我讓她心甘情愿跟你走了,你我就都沒有顧慮了。

    你想要她,可是你又怕會受到傷害,那你想過沒有,你不逼迫她她怎么可能離開孟景奕?

    這次的事你先不要插手,我保證還你一個完好無缺的柳青青。

    而且我保證,從此以后她的心里就只有你一個人。”

    “你想怎么做?”秦北辰問。

    他不放心,還是怕她做什么出格的事。

    白心媛瞥他一眼:“這你不要管,我知道你不想柳青青背負著殺人犯的罪名,你只管去找證據好了,到時候聽我的就是了。”

    似乎看出了秦北辰不太相信自己,白心媛無奈的嘆息,又說,“我不會讓你變得和我一樣的,你相信我一次。”

    考慮再三,秦北辰決定相信白心媛,他也沒有辦法不相信,如果白心媛真的要對柳青青落井下石,他又能擋得住嗎?

    “好,我聽你的。”秦北辰大步走到門口突然停了下來,說道,“大嫂,謝謝你!”

    白心媛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秦北辰離去,白心媛眼中的幽光更深,就在此時手機來了電話。

    “喂,你好!”

    對方:“喂,你好,請問是白心媛小姐嗎?”

    白心媛:“對,我是。”

    對方:“你好,我是警察局的工作人員,首先請您先節哀順便。

    是這樣的,您的妹妹白心瑤小姐,今天被人在月河附近的一間舊工廠被人殺害。

    現在尸體在警察局的法醫處,我們已經聯系了白市長,還請您也過來看一下。”

    “你說什么,我妹妹怎么了?”白心媛激動起來,聲音佯裝的顫抖,“好好的一個人怎么會死呢,你是不是開玩笑呢啊?”

    對方:“我們是執法人員怎么會開這種玩笑呢,還請您過來看看吧。”

    白心媛忙不迭的回答:“好,好好,我馬上就過來,馬上過來。”

    然后匆忙掛了電話,這才恢復了之前冰冷的樣子,拿起桌上的手包,慢條斯理的出了門。

    警察局里,白心媛趕到的時候,白功成正抱著白心瑤的尸體哭天搶地。

    “瑤瑤啊,你這是怎么了,你怎么狠心留下爹地一個人啊,瑤瑤……”

    白心媛淚流滿面來到白功成身邊,一臉的難以置信:“爹地,瑤瑤怎么了?她怎么會被人殺死呢?”

    白心瑤臉上早已蒼白,毫無血色,身體也已經僵硬,被一條白布蓋著,只露出腦袋,是剛剛被白功成掀開的。

    “瑤瑤……瑤瑤……”

    白功成聽到白心媛的哭泣陡然停止哭嚎,扭頭一把將白心媛推倒在地上。

    旁邊的警察想要去扶,一想也是人家的家務事,就動了動也沒有真的過去。

    “白心媛,你少在這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是誰讓你來的,你滾,瑤瑤不想看到你。”

    白功成沖著白心媛咆哮,他心知道白心媛要殺他們,所以昨天晚上他住到了酒店,白心瑤住到了軍區。

    他也知道白心瑤的計劃,昨天晚上分別的時候她就告訴他要先下手為強了。

    就在今天早上,他還以為他要失去白心媛這個女兒。雖然他沒有怎么疼愛過她,但始終心懷愧疚和不忍。

    沒想到等來的竟是瑤瑤被人殺害的消息,這讓他的心里有多痛苦。

    怎么一切沒有和預想的一樣,為什么死的會是他最疼愛的女兒呢!

    白心媛并沒有因為白功成的驅趕而真的離去,此時她扮演的是一個好女兒,好姐姐的角色。

    她跪爬到白功成的腳邊,一手抓著他的胳膊,一手伸到冰冷的床上隔著白單子抓著白心瑤的胳膊,哭的不能自已。

    “爹地,我知道你心里難受,瑤瑤是我妹妹,我也難受,是誰這么可恨要殺害瑤瑤,她怎么這么狠心啊……”

    白心媛成功的轉移了白功成的注意力,她感覺到了,也看到了白功成攥成鐵拳的大手,骨節發出咔咔的聲響。

    他身體也因為極度的憤怒而微微抖動著,然后一把甩開她,跌跑過去掐住了一個警察的肩膀。

    怒吼:“兇手是誰?是誰殺死了我的瑤瑤?”

    “白市長,您別激動,先聽我說……”

    那個警察被他搖晃的險些摔倒,站穩腳跟后試圖安慰他。

    白功成已經被悲痛和憤怒占據了理智,也不想聽什么沒有用的,大聲嘶吼:“別和我廢話,你快說是誰殺了我的女兒,我要把她碎尸萬段。”

    那個警察也無奈,只好說:“現在還沒有調查清楚,目前最大的嫌疑人是孟軍長的夫人。”

    “孟軍長夫人?”白功成愣了一下,眼神驀然變得犀利,“你說是柳青青殺了我的瑤瑤?”

    “不不不,孟軍長的夫人暫時還只是最大的嫌疑人,因為當時只有她在場。但是這個案件還需要調查,現在還不能下結論。”警察又解釋了一遍。

    “柳青青,一定就是柳青青,”白心媛也跑過來,吵鬧,“是柳青青一直對瑤瑤鬧她婚禮讓她成為A市笑柄的事懷恨在心。

    當時她怕引人注目,所以才會秋后算賬,大家都知道的,瑤瑤雖然厲害,但是她是打不過柳青青的。

    要不然以瑤瑤的身手,幾個大男人都不是她的對手,還有誰能夠殺死她呢?”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白功成,剛剛有那么一瞬間他還懷疑過是不是白心媛殺的。

    現在一想,不可能。

    就像她說的,以瑤瑤的身手殺死手無縛雞之力的白心媛是易如反掌的事,怎么可能反被殺害?

    那么,就真的只有柳青青了,只有柳青青有這個能耐。

    “既然都抓到兇手了,還有什么可查的,立刻執行槍決。”白功成命令。

    警察似乎為難:“對不起白市長,孟軍長說此案疑點重重。 而且也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是軍長夫人殺的人,所以還需要調查一番。”

    “一句沒有確鑿的證據就想掩蓋柳青青殺人的事實嗎?”白功成很自然的就以為是孟景奕故意包庇,一張臉因為氣憤憋得青紫,“現在我就把她一層層告上去,就算孟軍長再包庇她,我也要她為瑤瑤償命。”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