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強吻
    “去,青青說話了我哪敢不去。”

    十五分鐘后,秦北辰帶著柳青青去了郊外一棟別墅。

    這棟別墅本身屬于仿歐洲風格設計,瑰麗而堅固。庭院占地面積寬廣,內設有游泳池,高爾夫球場,還有一個小型的飛機場,場中停著一架私人飛機。

    柳青青不禁咂舌,暗嘆有錢人就是奢侈。

    進了別墅,柳青青直感覺進了古代的皇宮,金碧輝煌的,每一個擺設的物件都非常有講究,仆人們站立兩旁,恭敬的鞠躬,“少爺!”

    “誒,這里是你家?他們叫你少爺。”柳青青上前輕輕抓住秦北辰的胳膊,不解的問。

    秦北辰點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這里是我家啊,他們不叫我少爺,那要叫我什么?叫我老爺?可是我還沒娶媳婦兒呢。”

    看看吧,又開始油腔滑調,柳青青沒好氣的瞪他。

    “可我們不是要去找你們總裁嗎?跑你家來干什么?”

    “現在時間還早,不著急,”秦北辰如此說著,帥氣的徑自上樓。

    他確定青青一定對他緊緊相隨,所以不用害怕。

    “怎么不著急啊,靜嫻的爸媽都要急瘋了,秦北辰,你能不能靠譜一點。”

    “從遇見青青以后,我一直都挺靠譜的,難道你不覺得嗎?”

    柳青青簡直要被他的東拉西扯打敗了,什么叫遇見她之后一直挺靠譜的,還問她覺不覺得?

    他沒認識她之前她怎么知道他有沒有靠譜不靠譜?靠譜不靠譜和她有什么關系?

    麻蛋,怎么和繞口令一樣。

    緊追著秦北辰的腳步,柳青青都沒發現他們已經上了三樓,進入了一個房間,嘭的一聲房門關上柳青青才回過神來。

    環顧四周不覺睜大了眼睛,這個房間不同于外面的奢靡,看上去平凡的裝修布局,仔細瞧會發現它們的色彩搭配的有條不紊,是隱藏著的奢華。

    最重要的是這個房間里擺著很多相框,每個相框里都住著同一個女人。

    有笑的,有憂郁的,有霸氣十足的,還有英姿颯爽的,幾乎集結了能出現在臉上的所有表情。

    可不就是她柳青青嗎?

    “這……”

    柳青青突然找不到自己的舌頭,驚詫的說不出話來,只一步步走著,伸手撫摸過每一個自己,原來自己還有過這么多丑爆了的表情呢?

    摸著摸著柳青青動作突然一頓,眸底冒出一絲火光,轉身之際嗖的抓住秦北辰的衣領,語氣不善:“你找人偷拍我?這么猥瑣的事你也做?”

    秦北辰并沒有因為柳青青的憤怒而表現的怯懦,或者像以前一樣油腔滑調。

    他很認真,很認真的看著柳青青的眼睛,湛藍色的眼球盛滿愛意。

    “我沒有找人偷拍你,這些都是我拍的。”

    柳青青再次語塞,這死貨做這么猥瑣的事情還有膽說的理直氣壯的,他不怕她一拳頭揍扁他嗎?

    可是柳青青也覺得看著秦北辰這個樣子,她好像還真是下不去手。

    “青青,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有這么愛過一個女孩子,愛到茶不思飯不想的地步。

    我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愛上你的,等我發現就感覺已經好久了。

    回到K國的那一個月,我每天都是念著你的名字入睡,再念著你的名字醒來。

    所以我不怕辛苦,不怕疼痛,只為了更早一些站到你的身邊能夠保護你,替你擋風遮雨。

    可是我沒想到你居然嫁給孟景奕了,就算知道你是迫不得已的,可我還是很心痛。

    我常常在想如果不是柳爺爺的心愿是讓你嫁給孟景奕,你會不會給我一個機會?

    但那終究不是現實。

    青青,現在給我一個機會好嗎?我們帶著柳爺爺去國外,我會讓柳爺爺知道能給你幸福的人是我而不是孟景奕,我真的愛你。”

    柳青青緩緩松開手,躲過他灼熱的視線:“你愛我是你的事,我不會和你走的,因為我愛的人不是你。”

    “不是我,”秦北辰嗤笑,嘲諷的看著她:“難道你愛上孟景奕了嗎?那他愛你嗎?”

    柳青青被這個問題砸的有些懵,景奕哥哥應該是愛著白心媛的,可是這段日子他對自己又特別的好,這是不是愛呢?

    正在迷茫之際,柳青青后背驟然一緊,唇上驀然一濕,秦北辰把她扯進了懷里。

    他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托著她的后腦,就那么碾住那誘人的粉唇,攝取她口中甘甜的*。

    柳青青大腦一瞬間呈現死機狀態,因為太過突然都忘了該怎么反應,直到感覺有軟軟的東西勾住了她的舌頭纏綿起舞,才猛然驚醒。

    猛力推開秦北辰,揮手間一個響亮的巴掌招呼在他的左臉上,頓時顯現五個鮮紅的指印。

    “秦北辰,你混蛋。”

    柳青青氣的胸口上下起伏,眼里的怒火恨不得把秦北辰燒出一個窟窿。

    秦北辰慢慢扭回被柳青青打偏的臉,語氣自嘲而蒼涼:“對,我是混蛋,可是我這個混蛋對你的愛,你真的感受不到一點點嗎?

    你在堅持著什么?還是說,你真的對孟景奕動心了?”

    “這不關你的事,”柳青青閃躲著眼神,有一種秘密被人看破的暴露感,“你不是說我來了就帶我去見你們總裁嗎?他在哪兒?”

    秦北辰看不透柳青青心里的想法,到現在他甚至不確定柳青青是不是結婚后和孟景奕有了感情。

    如果她真的率先愛上了孟景奕,那自己不是真的沒有希望了嗎?

    “你找秦氏集團的總裁,那我告訴你,我就是,我就是秦氏集團的總裁。”

    柳青青倏地看向他,他說他就是秦氏集團總裁?

    “你不相信?”

    看她的表情那么震驚,秦北辰也知道自己在她心里一定是一個不學無術紈绔子弟,不自覺得又嘲諷了自己一遍。

    “帶走靜嫻的人不是你。”柳青青口氣篤定的說。

    她的驚訝也只是那么幾秒鐘,仔細想想自己迷路的那天晚上,他不就是西裝革履的模樣嗎?倒真是很有商業領導人的風范。

    而且秦北辰是秦氏集團二公子,傳聞他的父親癡迷藝術絲毫不理公司的事,那么秦氏集團遲早都會交到他的手上,他現在是秦氏集團總裁也并不為過。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