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悍妻嫁到:軍長請笑納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輩子我只要她一個女人
    半個小時后,華家

    華國海,唐婉玉肅目凜然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并排而立的華宇謙和秦微微,李靜嫻坐在唐婉玉身邊抽抽噎噎,顏面啜泣,聽得唐婉玉和華國海的臉是越來越冷,越來越冷。

    “你們結婚我不同意。”華國海霍的站了起來,氣的胸口起伏不定。

    驀地,指著華宇謙怒吼:“你是翅膀長硬了,眼里都沒有我們這兩個老骨頭了,結婚這么大的事都能私下解決,是不是覺的你的爸媽無關緊要了?”

    “消消氣,消消氣,血壓又該升高了。”唐婉玉緊著起身給華國海撫胸順氣,同樣的臉色不善。

    “宇謙,你從小就是個聽話的孩子,怎么我們才出去兩個月,你就認識這么一個女人,還結了婚,你這不是要氣死我們嗎?

    這樣吧,明天你們就去辦理離婚手續,好在這件事知道的人沒幾個,就悄無聲息的解決了省的丟人現眼,至于秦小姐,你家給我們宇謙不過是貪圖我們家的錢財。

    只要你同意離婚,想要多少錢盡管提,我們都盡量的滿足你,華家的兒媳婦我們只認得靜嫻,如果靜嫻不氣宇謙做了這荒唐事,就在你們離婚后盡快把婚禮辦了。”

    李靜嫻繡帕掩唇下淡淡的勾起嘴角,盡管她沒想到華宇謙和這個姓秦的女人真的領證結婚了,但是叔叔阿姨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就是要讓他們離婚。

    只要這女人答應了宇謙也算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就斷然不會藕斷絲連,自己就還是華家的少夫人,一個讓一家人都覺得虧欠的少夫人,到時候不就是怎么說怎么算,當家做主了嗎?

    “媽,我不能和微微離婚,這輩子我只想要她一個女人,靜嫻我從小就把她當做妹妹看待,真的沒有男女之情。

    再說了這結婚是上天注定的緣分,既然我和微微都結婚了哪里還有離婚的道理。”華宇謙據理力爭毫不妥協,拉著秦薇薇的手緊了又緊。

    秦薇薇感覺這華宇謙手心里傳來的溫度,心里滿滿的感動,她就知道自己沒有選錯人。

    “宇謙,”李靜嫻一臉梨花帶雨,抬眸間眼中盡是謙卑:“我知道我做的不夠好,所以這么多年了都無法吸引你,如果你要娶別的女人,只要她足夠好我愿意成全你們。

    可是為什么這種女人,這種在大庭廣眾之下就能和男人摟摟抱抱的女人,就算嫁進華家,也會讓叔叔阿姨顏面無光的。”

    “哼,簡直傷風敗俗。”華國海冷哼一聲,對秦微微的印象又降低了一個檔次。

    秦微微從小到大哪里被這么冷情對待過,要不是為了不讓華宇謙為難她早就炸毛了,現在讓人冷嘲熱諷的唾棄厭煩,忍耐也到達了極限。

    人氣到一定程度反而會變的冷靜,秦薇薇紅唇扯出一抹淺笑以同樣的語氣嘲諷回去:“宇謙,現在我相信你連李小姐的手都沒有摸過了。

    像李小姐這么潔身自愛的賢惠女人,相信就是到了洞房花燭夜,也會讓你先過五關斬六將才能抱得美人歸。

    怪不得你大少爺會找上我這種傷風敗俗的女人了,感情你的未婚妻把自己守的太嚴實,讓你連個發泄的地兒都沒有。

    這別說婚前出軌,就是真的結婚了不到晚上不讓親,不關燈不讓親,初一十五不讓親,你不是要禁欲一輩子?

    也虧的本小姐提前把你解救出來了,要不然……嘖嘖嘖……”

    “微微……”

    華宇謙驚的一頭冷汗,這女人怎么突然嘴巴長刺兒了,這么說話就更別想爸媽同意了,沒看到他們倆都氣的吹胡子瞪眼了嗎?

    李靜嫻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凌厲的眼刀無情的刮在秦微微身上,待轉到華宇謙身上時就變的溫柔如水,帶著一絲愧疚和期盼。

    “這說的是什么話,虧得她也能說出來,宇謙,我要你現在就把她趕出去”華國海忍無可忍的爆吼。

    如果他們家的兒媳婦是這樣的,他寧愿自己的兒子打一輩子光棍兒。

    秦薇薇被華國海的怒氣嚇了一跳,總算知道自己觸了逆鱗了,不自覺的往華宇謙的身后縮了縮。

    她暗暗想,都怪自己沒拉住大小姐的脾氣,也沒管住自己的這張嘴。

    李靜嫻當然不會錯過這么好的表現機會,楚楚可憐的說道:“我爸媽從小就教我要注重自身修養,要懂得潔身自愛。

    他們說男人雖然喜歡外面的花花世界,但是放在家里的妻子一定要讓他放心,我真的沒聽說過秦小姐這番言論。

    宇謙,難道你也喜歡那樣不成體統的女人?如果秦小姐背著你也和別的男人在大街上摟摟抱抱,你也接受嗎?如果你想……我,我們也是可以早點結婚的啊。”

    李靜嫻的話無疑是說進了華國海和唐婉玉的心里,兒媳婦自然是要自己看著舒心,放在家里又放心的。

    靜嫻是他們從小看著長大的,很注意禮節,同一般大小的伙伴們聚在一起,也會和男生保持距離,這樣的兒媳婦怎么都不會擔心她有一天背叛了自己的兒子。

    “宇謙,你看到了吧,靜嫻才是最適合我們華家兒媳婦的人選,這個女人你從哪兒帶來的現在就給我送回哪兒去,我們是不會承認她的。”唐婉玉冷著臉下逐客令。

    華宇謙急的火上房,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好想到什么說什么:“媽,我都和微微結婚了,我是真的愛她,為什么你們就不能把她當做一家人呢?

    我承認沒有經過你們的同意我們就私下結婚是我做的不對,但是這和微微沒有關系,是我情難自禁逼著她去領證的,你們現在這么對她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華國海暴跳如雷:“我看你早就是被這個狐貍精迷了心智了,不僅全然不顧未婚妻的顏面維護這個女人,還敢頂撞父母。

    你這么多年的仁智禮義都學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要把我們兩個老的都氣死了你才甘心啊?這樣就沒有人阻止你們雙宿雙飛了是不是?”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