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三千七百二十三章 不過是蛐蛐大自然的搬運工(橫線劃掉)

第三千七百二十三章 不過是蛐蛐大自然的搬運工(橫線劃掉)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暗黑破壞神之毀滅最新章節!

    雙子公主忍俊不禁的笑聲傳來,打斷了我和愛娃兒的互瞪。

    “老師和爸爸的關系,真是不錯呢。”她們如是感嘆一句。

    誰和她關系好來著?

    你以為會發生我和愛娃兒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的劇情么?不可能的,機智如我,我早防范著掉入更深的坑了。

    洋洋得意的看向愛娃兒,發現她也帶著冷笑,一臉的戒備,仿佛在說,誰要和這種家伙撒狗糧,不存在的,夢里都不會發生,我對賢狼大人忠貞不二。

    嘖,看來還是不可避免產生共識了,有點不爽的說。

    “剛才算打平了,我們言歸正傳,西露絲艾柯露的神圣力量,浸染上了我……咳咳,圣月賢狼的月光屬性,你覺得算是好事?”

    “當然了,那可是賢狼大人的力量。”

    前一刻還冰冷的如同石女一樣的愛娃兒,立刻抱拳做祈禱狀,少女心滿滿,誰來救救這個變態,事到如今我已經懶得發出這樣的呼聲了。

    言下之意,她單純就是因為仰慕圣月賢狼,而覺得月光之力更好,并非覺得月光之力真的比單純的神圣之力更強咯?就像美少女放的屁和死肥宅放的屁誰更香一個道理?

    為什么我會用這種奇怪的比喻呢,也真是很怪喔。

    咳咳,總而言之不管這抖天使公主抱著什么意圖,達成了共識就好。

    “所以說呢?該不會只是特地告訴我這件事,沒有下文吧,感覺你的話只說了一半。”

    “我很想知道為什么西露絲艾柯露的神圣力量,能獲得賢狼大人的月光之力屬性。”

    “這個問題問的好,我也想知道。”

    “或許是因為一家人的關系?”

    “你能這么想我很高興,但客觀上來說,西露絲艾柯露并不是我的親生女兒,不存在血緣關系,更何況,月光之力我也不是與生俱來就有的。”

    “話是這么說,不過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前些時間你不是一直在詢問真名的事么?這讓我產生了一些靈感,西露絲和艾柯露的確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但你內心深處已經把她們當做女兒看待,這或許也是一種另類的真名,你認定了她們是你的女兒,所以她們便逐漸獲得了你的一些力量。”

    “還有這種操作?”

    我大吃一驚,的確是很大膽的想法,但好像也有點道理,說得通,真名可以從言語中賦予,那心中賦予呢?即便效果不明顯,但和日久生情一個道理,一點一點的積累著,最后就變成和真名一樣的效果了。

    不對!這么想,代表我們完全搞錯了真名的定義!

    所謂真名,就是以自己的力量,給對方賦予這天地間唯一的,恒久不變的名字,這個名字是受整個天地所承認的。

    換言之,賦予真名的我,嚴格來說不過是一個中介商,真正的甲乙方應該是天地和真名對象,而我這個中介,只不過是憑借著高深的實力獲得了天地的認可,可以代為簽下合同,然后憑借一紙合同控制乙方,這就是那幾個真名二五仔的本質。

    但是按照愛娃兒這種說法,我認同了雙子公主是自己真正的女兒,所以她們獲得了我的力量,這種形式類似于真名,乍一看好像沒毛病,但本質卻完全改變了,我不再是大自然的搬運工,而是那巍峨的長白山,那遼闊的千島湖了。

    換言之,我就是天!

    還是別了,這年頭逆天的人太多,感覺是份僅次于程序員的高危工作。

    咳咳,拋開吐槽不說,還有另外一個證據可以證明這個結論站不住腳——雖然我很寵雙子公主沒錯,但我也寵愛維拉絲她們呀,沒道理只有雙子公主獲得了月光之力,而維拉絲她們卻什么也沒有。

    這么巴拉巴拉分析一通,愛娃兒陷入沉思,接著遺憾的嘆了一口氣。

    “看來的確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這有什么好遺憾的?還是說你想從這個結論當中獲得什么奇怪的好處?!我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感覺這家伙的想法越來越變態了。

    “只能是第二種原因了,普通的原因。”

    “一般來說,首先應該是先分析普通原因才對吧……”為了避免愛娃兒越陷越深,越變越態,我連聲音都輕柔了幾分,生怕打破她已然變得脆弱的偽裝。

    因為普通原因太過無趣——這種惡趣味,愛娃兒是不會有的,她剛才肯定在打什么小算盤,最后解釋不通才遺憾放棄。

    無視的吐槽,愛娃兒開始普通的分析起她口中的普通原因“原因就是,西露絲艾柯露和賢狼大人長期相處,又因為神圣之力的吸引,所以浸染上了一絲月光之力。”

    這確實是很普通,普通到我找到其他的理由可以反駁,好像確實如此。

    “但是為什么呢?”愛娃兒忽然失落,膝蓋一顫,感覺要不是雙子公主在旁看著,還要維護老師的威嚴,她就要擺出otz的姿勢了。

    “我也經常和賢狼大人在一起呀,為什么我不能獲得賢狼大人的青睞?啊啊啊,那溫柔圣潔之極的月光之力……賢狼大人的氣息……好想要啊……”

    不不不,并沒有,除開那次地獄中心之旅,我們相處的時間并不多,所以拜托了西露絲艾柯露,你們別用意味深長恍然大悟的目光看著我,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子。

    還有,你們的老師已經在變態的邊緣瘋狂試探了,快點阻止她吧,現在還來得及!

    不等我暗示,愛娃兒忽然玩了一記變臉,再次回到神圣高潔理性的天使姿態。

    “言歸正傳。”她這樣說道。

    “關于西露絲艾柯露如何獲得月光之力這件事,木已成舟,沒有必要多做討論。”

    剛才一直在神神叨叨個不停的人到底是誰!

    “當務之急,既然已經找出了原因,而且知道賢狼大人的月光之力,相對于普通的神圣之力而言更加強大,我們就應該再接再厲,讓西露絲和艾柯露擁有更多的月光之力,如果真能行得通,說不定能在和地獄的決戰以前,讓她們兩個晉升到世界之力境界。”

    “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晉升世界之力是趕不及了吧。”

    “月光之力的本質,遠比閣下想象的更加高貴,更加強大,只要能掌握一絲,別說世界之力,就算是四翼境界也觸手可及。”

    愛娃兒鄙視了我一眼,一副我不懂月光之力就別亂說話的氣惱態度。

    這讓我不禁又陷入了一波沉思,內心開始動搖,進而產生了船新的人生三問。

    我是誰,圣月賢狼是誰,我和圣月賢狼是誰?

    我開始有些迷糊了,不過本著搞不懂的問題暫時略過的笨蛋生活方式,先把這個問題放下,我比了一個請字,讓愛娃兒一口氣把話說完,第六感告訴我她動機不純,尤其是剛才從變態邊緣忽然變得一本正經的剎那。

    給我的感覺有點類似于病入膏肓后的回光返照現象。

    “閣下還要我說什么?如果想讓西露絲艾柯露獲得更多的月光之力,當然是要讓她們帶在賢狼大人身邊呀,這還用問嗎?”

    哦,原來如此,說的很有道理嚯。

    我一拍手心,感覺自己誤會愛娃兒了,她是真心在為雙子公主好,沒有絲毫私心……

    個屁啊!

    分明就是想讓我在雙子公主面前長期維持圣月賢狼形態,好讓她也拼命吸!

    我冷笑一聲,看著愛娃兒閃爍其詞,不敢與自己對視的心虛目光。

    天真,你還是太天真了,或許在四翼以前,我是沒辦法,為了雙子公主好,只能如你所愿,但是,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就算不變身,一樣也能施展出圣月賢狼的力量,看好了!

    我緩緩舉高右手,掌心對著天空,圣月賢狼的力量一點一點的釋放出來,柔和而圣潔的月光,逐漸擴散到這片天地之間。

    愛娃兒和雙子公主忽然抬頭,發現原本陰云接地的死沉沉天空,像是被那只高舉的手撕開了般,豁然開朗,不知何時化作了廣闊無垠的深邃夜空,夜空之上,一輪明月高掛,流光似水的月色,普照大地,恍惚間,仿佛回到了天堂……不,是比天堂更加高貴神秘的圣樂園。

    那只高舉的手,正對著那輪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的圣潔明月,恍惚間,在她們的眼中不斷放大,再放大,直至將明月完全遮擋住,然后輕輕地一抓。

    月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伸到她們面前后張開,所露出的那一團仿佛縮小了億萬倍,并凝縮了億萬倍的,只有潮州手打牛肉丸大小的月光團,散發著絲毫不遜色于剛才那輪明月的柔和光芒。

    讓人本能的察覺到,這掌心之上的小小迷你月光,就是前一刻還掛在夜空之上的那輪明月。

    直到雙子公主下意識的伸手接過月光,意識還有些恍惚。

    月亮,被爸爸伸手摘下來了。

    咳咳,節目效果,純屬節目效果罷了,別當真,看到一大兩小呆滯的表情,我尋思著自己的確做不來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情調,看把人給嚇的,都快長出翅膀了。     雙子公主忍俊不禁的笑聲傳來,打斷了我和愛娃兒的互瞪。

    “老師和爸爸的關系,真是不錯呢。”她們如是感嘆一句。

    誰和她關系好來著?

    你以為會發生我和愛娃兒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的劇情么?不可能的,機智如我,我早防范著掉入更深的坑了。

    洋洋得意的看向愛娃兒,發現她也帶著冷笑,一臉的戒備,仿佛在說,誰要和這種家伙撒狗糧,不存在的,夢里都不會發生,我對賢狼大人忠貞不二。

    嘖,看來還是不可避免產生共識了,有點不爽的說。

    “剛才算打平了,我們言歸正傳,西露絲艾柯露的神圣力量,浸染上了我……咳咳,圣月賢狼的月光屬性,你覺得算是好事?”

    “當然了,那可是賢狼大人的力量。”

    前一刻還冰冷的如同石女一樣的愛娃兒,立刻抱拳做祈禱狀,少女心滿滿,誰來救救這個變態,事到如今我已經懶得發出這樣的呼聲了。

    言下之意,她單純就是因為仰慕圣月賢狼,而覺得月光之力更好,并非覺得月光之力真的比單純的神圣之力更強咯?就像美少女放的屁和死肥宅放的屁誰更香一個道理?

    為什么我會用這種奇怪的比喻呢,也真是很怪喔。

    咳咳,總而言之不管這抖天使公主抱著什么意圖,達成了共識就好。

    “所以說呢?該不會只是特地告訴我這件事,沒有下文吧,感覺你的話只說了一半。”

    “我很想知道為什么西露絲艾柯露的神圣力量,能獲得賢狼大人的月光之力屬性。”

    “這個問題問的好,我也想知道。”

    “或許是因為一家人的關系?”

    “你能這么想我很高興,但客觀上來說,西露絲艾柯露并不是我的親生女兒,不存在血緣關系,更何況,月光之力我也不是與生俱來就有的。”

    “話是這么說,不過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前些時間你不是一直在詢問真名的事么?這讓我產生了一些靈感,西露絲和艾柯露的確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但你內心深處已經把她們當做女兒看待,這或許也是一種另類的真名,你認定了她們是你的女兒,所以她們便逐漸獲得了你的一些力量。”

    “還有這種操作?”

    我大吃一驚,的確是很大膽的想法,但好像也有點道理,說得通,真名可以從言語中賦予,那心中賦予呢?即便效果不明顯,但和日久生情一個道理,一點一點的積累著,最后就變成和真名一樣的效果了。

    不對!這么想,代表我們完全搞錯了真名的定義!

    所謂真名,就是以自己的力量,給對方賦予這天地間唯一的,恒久不變的名字,這個名字是受整個天地所承認的。

    換言之,賦予真名的我,嚴格來說不過是一個中介商,真正的甲乙方應該是天地和真名對象,而我這個中介,只不過是憑借著高深的實力獲得了天地的認可,可以代為簽下合同,然后憑借一紙合同控制乙方,這就是那幾個真名二五仔的本質。

    但是按照愛娃兒這種說法,我認同了雙子公主是自己真正的女兒,所以她們獲得了我的力量,這種形式類似于真名,乍一看好像沒毛病,但本質卻完全改變了,我不再是大自然的搬運工,而是那巍峨的長白山,那遼闊的千島湖了。

    換言之,我就是天!

    還是別了,這年頭逆天的人太多,感覺是份僅次于程序員的高危工作。

    咳咳,拋開吐槽不說,還有另外一個證據可以證明這個結論站不住腳——雖然我很寵雙子公主沒錯,但我也寵愛維拉絲她們呀,沒道理只有雙子公主獲得了月光之力,而維拉絲她們卻什么也沒有。

    這么巴拉巴拉分析一通,愛娃兒陷入沉思,接著遺憾的嘆了一口氣。

    “看來的確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這有什么好遺憾的?還是說你想從這個結論當中獲得什么奇怪的好處?!我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感覺這家伙的想法越來越變態了。

    “只能是第二種原因了,普通的原因。”

    “一般來說,首先應該是先分析普通原因才對吧……”為了避免愛娃兒越陷越深,越變越態,我連聲音都輕柔了幾分,生怕打破她已然變得脆弱的偽裝。

    因為普通原因太過無趣——這種惡趣味,愛娃兒是不會有的,她剛才肯定在打什么小算盤,最后解釋不通才遺憾放棄。

    無視的吐槽,愛娃兒開始普通的分析起她口中的普通原因“原因就是,西露絲艾柯露和賢狼大人長期相處,又因為神圣之力的吸引,所以浸染上了一絲月光之力。”

    這確實是很普通,普通到我找到其他的理由可以反駁,好像確實如此。

    “但是為什么呢?”愛娃兒忽然失落,膝蓋一顫,感覺要不是雙子公主在旁看著,還要維護老師的威嚴,她就要擺出otz的姿勢了。

    “我也經常和賢狼大人在一起呀,為什么我不能獲得賢狼大人的青睞?啊啊啊,那溫柔圣潔之極的月光之力……賢狼大人的氣息……好想要啊……”

    不不不,并沒有,除開那次地獄中心之旅,我們相處的時間并不多,所以拜托了西露絲艾柯露,你們別用意味深長恍然大悟的目光看著我,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子。

    還有,你們的老師已經在變態的邊緣瘋狂試探了,快點阻止她吧,現在還來得及!

    不等我暗示,愛娃兒忽然玩了一記變臉,再次回到神圣高潔理性的天使姿態。

    “言歸正傳。”她這樣說道。

    “關于西露絲艾柯露如何獲得月光之力這件事,木已成舟,沒有必要多做討論。”

    剛才一直在神神叨叨個不停的人到底是誰!

    “當務之急,既然已經找出了原因,而且知道賢狼大人的月光之力,相對于普通的神圣之力而言更加強大,我們就應該再接再厲,讓西露絲和艾柯露擁有更多的月光之力,如果真能行得通,說不定能在和地獄的決戰以前,讓她們兩個晉升到世界之力境界。”

    “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晉升世界之力是趕不及了吧。”

    “月光之力的本質,遠比閣下想象的更加高貴,更加強大,只要能掌握一絲,別說世界之力,就算是四翼境界也觸手可及。”

    愛娃兒鄙視了我一眼,一副我不懂月光之力就別亂說話的氣惱態度。

    這讓我不禁又陷入了一波沉思,內心開始動搖,進而產生了船新的人生三問。

    我是誰,圣月賢狼是誰,我和圣月賢狼是誰?

    我開始有些迷糊了,不過本著搞不懂的問題暫時略過的笨蛋生活方式,先把這個問題放下,我比了一個請字,讓愛娃兒一口氣把話說完,第六感告訴我她動機不純,尤其是剛才從變態邊緣忽然變得一本正經的剎那。

    給我的感覺有點類似于病入膏肓后的回光返照現象。

    “閣下還要我說什么?如果想讓西露絲艾柯露獲得更多的月光之力,當然是要讓她們帶在賢狼大人身邊呀,這還用問嗎?”

    哦,原來如此,說的很有道理嚯。

    我一拍手心,感覺自己誤會愛娃兒了,她是真心在為雙子公主好,沒有絲毫私心……

    個屁啊!

    分明就是想讓我在雙子公主面前長期維持圣月賢狼形態,好讓她也拼命吸!

    我冷笑一聲,看著愛娃兒閃爍其詞,不敢與自己對視的心虛目光。

    天真,你還是太天真了,或許在四翼以前,我是沒辦法,為了雙子公主好,只能如你所愿,但是,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就算不變身,一樣也能施展出圣月賢狼的力量,看好了!

    我緩緩舉高右手,掌心對著天空,圣月賢狼的力量一點一點的釋放出來,柔和而圣潔的月光,逐漸擴散到這片天地之間。

    愛娃兒和雙子公主忽然抬頭,發現原本陰云接地的死沉沉天空,像是被那只高舉的手撕開了般,豁然開朗,不知何時化作了廣闊無垠的深邃夜空,夜空之上,一輪明月高掛,流光似水的月色,普照大地,恍惚間,仿佛回到了天堂……不,是比天堂更加高貴神秘的圣樂園。

    那只高舉的手,正對著那輪讓人忍不住頂禮膜拜的圣潔明月,恍惚間,在她們的眼中不斷放大,再放大,直至將明月完全遮擋住,然后輕輕地一抓。

    月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伸到她們面前后張開,所露出的那一團仿佛縮小了億萬倍,并凝縮了億萬倍的,只有潮州手打牛肉丸大小的月光團,散發著絲毫不遜色于剛才那輪明月的柔和光芒。

    讓人本能的察覺到,這掌心之上的小小迷你月光,就是前一刻還掛在夜空之上的那輪明月。

    直到雙子公主下意識的伸手接過月光,意識還有些恍惚。

    月亮,被爸爸伸手摘下來了。

    咳咳,節目效果,純屬節目效果罷了,別當真,看到一大兩小呆滯的表情,我尋思著自己的確做不來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情調,看把人給嚇的,都快長出翅膀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