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萬古神帝 > 第2460章 冰王星風云起

第2460章 冰王星風云起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萬古神帝最新章節!

    “首先聲明,本皇乃是因為女帝,才會答應幫你。”

    “你現在的樣子,在冰王星已經人盡皆知,我覺得,還是變成一只貓好些,可以掩人耳目。”

    “變貓?你是想羞辱本皇嗎?本皇可是高貴的不死鳥。”

    “可是,你現在只是一只貓頭鷹,誰會信你是一只不死鳥?”

    聽到這話,小黑頓時泄氣,心有不甘的道“能不能不變貓,本皇覺得,變成一只老虎,更加威猛,最好是一只神獸級別的。”

    張若塵臉上露出怪異之色,道“還是史前神種?”

    “誒!這個提議不錯。”小黑露出喜色。

    葬金白虎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耳中響起“你怎么會認識這種蠢貨?它若是敢變成老虎,我就一口吃掉它。無論是虎族,還是史前神種,都丟不起這個臉。”

    小黑沾沾自喜,正準備變化。

    張若塵干咳了兩聲,道“我覺得,你還是不適合變化成老虎。”

    “為什么?”小黑一愣。

    張若塵道“老虎的屁股太大了,又肥又圓,我怕會忍不住隨時上手。”

    小黑后退了兩步,露出防范的神色,心中暗道,張若塵這個人渣,融合了不死血族血脈后,果然變態了不少,竟然打起本皇屁股的主意。

    太可怕了!

    毫無猶豫,小黑變成一只黑色的刺猬,隨后,以挑釁的眼神盯向張若塵。

    來啊,來上手啊。

    張若塵笑了笑,徑直騰飛而去。

    對小黑的變化之術,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它曾經跟隨女帝,不知翻閱過多少典籍,連昆侖界六大奇書之一的《神隕經》,都是它傳給寒雪。小黑自然修煉過玄奇的變化之術,加上它強大的精神力,神靈不出,怕是沒有修士能夠將它看穿。

    張若塵變化了容貌,帶著刺猬小黑,進了西一圣城。

    冰王星一共有十七座圣城,一座界域一座。

    西一圣城磅礴巍峨,建在一片遼闊的冰原上,城墻如同山嶺一般高聳,整座城池仿佛一頭冰雪神獸盤踞。

    張若塵是根據傳訊光符上的氣息,找到西一圣城。

    使用了無間閣的令牌,張若塵很快打聽到閻寒衣的住處。確切的說,打聽到的是,天羅神國神皇子來到冰王星的消息,和神皇子臨時府邸的位置。

    不用猜也知道,閻寒衣肯定和神皇子同行。

    “羅生天怎么會來到冰王星?看來,閻寒衣出現到冰王星,并不是刻意給羅乷送信那么簡單,必定還有別的大事。”

    張若塵來到神皇子的臨時府邸,正好看見,府邸的大門打開,三道人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除了羅生天和閻寒衣,還有一位姿容冷艷的女子,正是在訂婚宴上張若塵見過一面的鳳青漓。此女,既是羅乷的閨中密友,也是天音神后的弟子。

    羅生天威武不凡,與鳳青漓并肩而行。

    他一改往日古板冷酷的模樣,邊走變笑,似乎是在談論著什么,二人關系頗為親密。

    一輛精致氣派的車架,由兩頭白龍拉引,行駛到三人面前。

    羅生天來到車架下,攙扶鳳青漓先登了上去。

    張若塵站在遠處,目睹這一切,臉上露出一道笑意“這位神皇子,看來并不是一個不解風情的男人。”

    隨即,張若塵向閻寒衣,暗暗傳音。

    閻寒衣的耳朵動了動,目光不留痕跡的,向四周看了看,向正欲登車的羅生天,道“老夫還要繼續追查極品本源神晶的事,就不陪殿下和青漓姑娘去赴宴了!”

    羅生天沒想到閻寒衣竟然如此識趣,心中甚至滿意,臉色卻很嚴肅,道“天羅神國以前沒有重視冰王星,在這里布置的修士太少,現在只能麻煩老師親力親為了!”

    “如此秘事,交給下面的修士,老夫也不放心。”閻寒衣道。

    車架行駛出去后,張若塵才是邁步,走向閻寒衣,道“我們在哪談?”

    “進府吧!”

    閻寒衣仔細觀察張若塵,心中頗為吃驚,以他的修為,竟然無法看出張若塵變化之術的破綻。這是百枷境大圣,能夠辦到的事?

    進入府中,閻寒衣便是開啟了陣法。

    他道“其實駙馬不必避開神皇子,他對你沒有惡意。在命運神域,裁決司包圍瀚海莊園之時,神皇子將天羅神國的修士都調遣了出去,尋找蒼白子和刑千,想要幫你脫罪。”

    張若塵徑直坐到椅子上,變化成本來面貌,笑道“在命運神殿,我本是答應了皇兄,要去見他一面,可惜后來發生了一些事,必須先一步離開。以皇兄的脾氣,豈會不生氣?若是他見到我,估計第一件事,就是與我戰一場。在冰王星,我可不敢輕易與人動手,更不敢暴露行蹤。”

    閻寒衣露出理解的神色,道“神女樓的事,神皇子殿下的確有些生氣。”

    張若塵的笑容收起,道“閻老應該明白,我來見你的目的吧?”

    剛才的輕松氣氛蕩然無存,房間中的空間,似乎都變得凝固了幾分。

    閻寒衣道“駙馬應該知道公主殿下對你的感情,她是不會做出令你寒心的事。靈希姑娘去了天羅神國的皇宮,絕對不會受半分委屈。”

    “當初訂婚宴上,有修士想要你難堪,故意在菜品中,加上了人類的血肉。是公主殿下,派人立即將那些菜品撤走。從這些細節,就能看出,公主殿下很在乎你的感受。”

    “從小到大,公主殿下便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所有人,包括大帝,都要顧及她的感受,處處都遷就著她。老夫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居然主動顧及另一個人感受,并且處處遷就著他。”

    “駙馬或許還不知道,你遭到裁決司抓捕的時候,公主殿下為了救你,親自去求了大帝,得來一枚珍貴無比的帝品圣丹。而她,將那枚帝品圣丹,贈送給了天命司的吾悅命皇。”

    張若塵一怔,隨即輕嘆一聲“原來如此。”

    天命司和吾悅命皇插手那件事,果然不是偶然。

    張若塵回想從認識羅乷以來的種種,心中不自覺的,生出一絲歉疚。

    其中有幾次,自己對她,的確太心狠了一些。

    而她,似乎并沒有記仇。

    所有人都覺得羅乷聰慧絕頂,可是,遇到張若塵,對待張若塵,與張若塵相關的事,她卻變得極為癡傻。

    若是只因一則“命中之人”的預言,怎么可能會如此?

    她那么聰明,怎么可能看不出張若塵對她沒有感情?

    她派人帶走木靈希,或許只是想要看看,這位能夠令張若塵傾心的女子,到底有什么優秀的地方是自己不能及的?

    又或許,她只是心存危機感,患得患失,害怕張若塵會悔婚,甚至離開地獄界。

    久久之后,張若塵問出一句“羅乷在閉關吧?”

    問出這個問題的一瞬間,張若塵心中一顫,似乎這是他第一次,主動關心羅乷,詢問關于她的事。以前,好像根本就沒在意過她,甚至都沒有她已經是自己未婚妻的概念。

    閻寒衣道“公主殿下達到大圣境后,就能解開體內的封印,初步掌控與生俱來的神級力量,需要閉關很長一段時間理解和融合。”

    張若塵又道“你們為何會來冰王星?”

    閻寒衣眼中閃過一道異色,欲言又止,道“其實有很多強者,都來了冰王星,是為一件大事。不過,此事重大,老夫不能泄露。”

    張若塵心中一動,已有猜測。

    “我想近日去一趟天羅神國,不知閻老能不能幫我?”

    張若塵依舊還是有些不放心,打算親自去一趟,既是見木靈希,也想看望羅乷。

    同時見這兩個女子,讓張若塵頗為頭疼,可是再頭疼,卻必須得去,遲早都得面對。

    “也好,公主殿下其實很想見你。”閻寒衣道。

    張若塵離開了這座府邸,離開時,閻寒衣給了他一塊令牌,可以自由通行天羅神宮的各大空間傳送陣和蟲洞,不用暴露身份。

    走出府邸沒多久,張若塵心中生出一道感應,臉上露出異色,抬頭望向街道右側的二樓上。

    只見,姑射靜身穿青色居士袍,坐在樓上靠窗的位置,凝望著他,嘴唇動了動。

    聲音只在張若塵耳中響起“一起品茶如何?有要事相商。”

    姑射靜掌握著他的一滴血液,能夠找到他,識破他,張若塵是一點都不意外。

    既然已經遇到,哪里還躲得掉?

    再說,張若塵心中也有一道疑問,正想找她解開。

    小黑輕哼一聲“又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很厲害的女人,張若塵,你渣得比本皇想象中還要厲害。”

    “別廢話,就問一句,你打得過她嗎?”張若塵傳音道。

    小黑眼睛開合了一下,一副不可一世的神色,道“就算她再厲害,也沒有本皇厲害。本皇一出手,可以打她十個。”

    “真的假的?她可是羅祖云山界這一代最杰出的天驕,距離神境,只差一步。”張若塵道。

    “來自羅祖云山界?”

    小黑的眼中露出驚色,嘴里嘀咕了起來。

    “你到底行不行?被嚇住了?”

    張若塵心中很氣,小黑太喜歡自吹自擂,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對姑射靜,張若塵很忌憚。

    此女,深不可測。

    小黑語氣不如剛才那么囂張,道“羅祖云山界非同小可,是傳說中魔祖羅睺的尸身化為的世界。此女,很有可能,得到了魔祖那一脈的真傳,不容小覷。”

    “什么叫魔祖那一脈?”張若塵問道。

    “一時半會,跟你說不清楚,先去會一會她。本皇如今修為恢復,正想找一個絕頂高手斗一場,令屠天殺地之皇的名號,再次響徹天庭地獄,讓那些見到本皇的生靈,全部都懾懾發抖。”小黑冷酷的說道。

    張若塵皺眉,終覺得小黑有點膨脹,也有點盲目自信,道“你還是克制一下,現在不是暴露你實力的時候。”

    登上樓臺,來到姑射靜的對面,張若塵頓時感覺到四周天地規則一變,仿佛跨入了一座小小的獨立空間。

    可是,在靠近她之前,卻絲毫沒有察覺到其中的異樣。

    當然也是因為,張若塵沒有動用真理之心,刻意去探查。

    “你怎么會來了冰王星?”張若塵問道。

    姑射靜手持茶杯,仔細凝視張若塵的雙眼,道“本是存放在神女樓的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被人盜走了!盜走之時,還殺死了譚飛。”

    “什么?怎么會這樣?”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你想不想知道,是誰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

    “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難道你認為,是我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張若塵道。

    姑射靜依舊盯著他,似要看穿他的真實和虛假,道“事實就是如此!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被人使用空間手段,隔著十七層結界奪走。除了你,誰有這么高的空間造詣?而且,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譚飛捧在手中,他自爆圣源之時,親口喊出,是你殺了他。”

    “陰謀,絕對是陰謀,有人想要嫁禍我。”

    張若塵可不敢背這么大的鍋,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會牽扯出十多個大勢力,一旦此事被人認定,不知多少高手會找上他。

    為了本源神殿,那些人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張若塵道“我雖然是空間掌控者,可是,地獄界空間造詣高的修士多不勝數,為了極品本源神晶,就算神靈親自出手,也不奇怪吧?”

    “羅祖云山界的神靈,親自去神女樓探查過,已經確定,不是神靈出手。”姑射靜道。

    張若塵道“我知道了,是七手老人。裁決司和天命司在譚飛自爆的地方,發現了天南花粉,說明出手的,肯定是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失蹤了,就連天運司都沒有推算出他的位置。裁決司和天命司,調動了整個命運神殿的力量,都沒有查出七手老人離開的痕跡。很多修士都猜測,七手老人很有可能,已經被殺死。只是有人故意使用天南花粉,將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他這個死人身上。”姑射靜道。

    張若塵算是看出來了,姑射靜從一開始就不相信是他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剛才那樣問,只是在試探他。

    張若塵問道“如果七手老人真的死了,線索豈不是斷了?”

    姑射靜點了點頭,道“正是線索斷了,所以,只能從源頭查起。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最早出現的地方,正是冰王星的神女樓。”

    “這就是你們來的冰王星的原因?”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沒錯!其實,還有另一道線索。”

    “什么線索?”

    “你!”

    “我?為什么是我?”

    姑射靜道“雖然,很多修士都認為,你沒有能力盜走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和殺死譚飛。可是,在神女樓附近地域,你的確使用了紫金葫蘆。刑千的死,蒼白子和七手老人的失蹤,你不可能真的一點關系都沒有。就算是栽贓,別人為何要栽贓你,而不是選擇另一位修士?”

    “說吧,若塵公子,你到底隱瞞了什么?”

    張若塵的確有一枚極品本源神晶,所以,被姑射靜的眼神盯著,只覺得渾身都不自在,有些心虛。可是,就是這時,他想到了一個一石二鳥之計。

    或許可以借姑射靜之力,對付白卿兒。

    一個魔女,一個妖女,她們斗在一起,自己才能脫身。     “首先聲明,本皇乃是因為女帝,才會答應幫你。”

    “你現在的樣子,在冰王星已經人盡皆知,我覺得,還是變成一只貓好些,可以掩人耳目。”

    “變貓?你是想羞辱本皇嗎?本皇可是高貴的不死鳥。”

    “可是,你現在只是一只貓頭鷹,誰會信你是一只不死鳥?”

    聽到這話,小黑頓時泄氣,心有不甘的道“能不能不變貓,本皇覺得,變成一只老虎,更加威猛,最好是一只神獸級別的。”

    張若塵臉上露出怪異之色,道“還是史前神種?”

    “誒!這個提議不錯。”小黑露出喜色。

    葬金白虎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耳中響起“你怎么會認識這種蠢貨?它若是敢變成老虎,我就一口吃掉它。無論是虎族,還是史前神種,都丟不起這個臉。”

    小黑沾沾自喜,正準備變化。

    張若塵干咳了兩聲,道“我覺得,你還是不適合變化成老虎。”

    “為什么?”小黑一愣。

    張若塵道“老虎的屁股太大了,又肥又圓,我怕會忍不住隨時上手。”

    小黑后退了兩步,露出防范的神色,心中暗道,張若塵這個人渣,融合了不死血族血脈后,果然變態了不少,竟然打起本皇屁股的主意。

    太可怕了!

    毫無猶豫,小黑變成一只黑色的刺猬,隨后,以挑釁的眼神盯向張若塵。

    來啊,來上手啊。

    張若塵笑了笑,徑直騰飛而去。

    對小黑的變化之術,他還是很有信心的。

    它曾經跟隨女帝,不知翻閱過多少典籍,連昆侖界六大奇書之一的《神隕經》,都是它傳給寒雪。小黑自然修煉過玄奇的變化之術,加上它強大的精神力,神靈不出,怕是沒有修士能夠將它看穿。

    張若塵變化了容貌,帶著刺猬小黑,進了西一圣城。

    冰王星一共有十七座圣城,一座界域一座。

    西一圣城磅礴巍峨,建在一片遼闊的冰原上,城墻如同山嶺一般高聳,整座城池仿佛一頭冰雪神獸盤踞。

    張若塵是根據傳訊光符上的氣息,找到西一圣城。

    使用了無間閣的令牌,張若塵很快打聽到閻寒衣的住處。確切的說,打聽到的是,天羅神國神皇子來到冰王星的消息,和神皇子臨時府邸的位置。

    不用猜也知道,閻寒衣肯定和神皇子同行。

    “羅生天怎么會來到冰王星?看來,閻寒衣出現到冰王星,并不是刻意給羅乷送信那么簡單,必定還有別的大事。”

    張若塵來到神皇子的臨時府邸,正好看見,府邸的大門打開,三道人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除了羅生天和閻寒衣,還有一位姿容冷艷的女子,正是在訂婚宴上張若塵見過一面的鳳青漓。此女,既是羅乷的閨中密友,也是天音神后的弟子。

    羅生天威武不凡,與鳳青漓并肩而行。

    他一改往日古板冷酷的模樣,邊走變笑,似乎是在談論著什么,二人關系頗為親密。

    一輛精致氣派的車架,由兩頭白龍拉引,行駛到三人面前。

    羅生天來到車架下,攙扶鳳青漓先登了上去。

    張若塵站在遠處,目睹這一切,臉上露出一道笑意“這位神皇子,看來并不是一個不解風情的男人。”

    隨即,張若塵向閻寒衣,暗暗傳音。

    閻寒衣的耳朵動了動,目光不留痕跡的,向四周看了看,向正欲登車的羅生天,道“老夫還要繼續追查極品本源神晶的事,就不陪殿下和青漓姑娘去赴宴了!”

    羅生天沒想到閻寒衣竟然如此識趣,心中甚至滿意,臉色卻很嚴肅,道“天羅神國以前沒有重視冰王星,在這里布置的修士太少,現在只能麻煩老師親力親為了!”

    “如此秘事,交給下面的修士,老夫也不放心。”閻寒衣道。

    車架行駛出去后,張若塵才是邁步,走向閻寒衣,道“我們在哪談?”

    “進府吧!”

    閻寒衣仔細觀察張若塵,心中頗為吃驚,以他的修為,竟然無法看出張若塵變化之術的破綻。這是百枷境大圣,能夠辦到的事?

    進入府中,閻寒衣便是開啟了陣法。

    他道“其實駙馬不必避開神皇子,他對你沒有惡意。在命運神域,裁決司包圍瀚海莊園之時,神皇子將天羅神國的修士都調遣了出去,尋找蒼白子和刑千,想要幫你脫罪。”

    張若塵徑直坐到椅子上,變化成本來面貌,笑道“在命運神殿,我本是答應了皇兄,要去見他一面,可惜后來發生了一些事,必須先一步離開。以皇兄的脾氣,豈會不生氣?若是他見到我,估計第一件事,就是與我戰一場。在冰王星,我可不敢輕易與人動手,更不敢暴露行蹤。”

    閻寒衣露出理解的神色,道“神女樓的事,神皇子殿下的確有些生氣。”

    張若塵的笑容收起,道“閻老應該明白,我來見你的目的吧?”

    剛才的輕松氣氛蕩然無存,房間中的空間,似乎都變得凝固了幾分。

    閻寒衣道“駙馬應該知道公主殿下對你的感情,她是不會做出令你寒心的事。靈希姑娘去了天羅神國的皇宮,絕對不會受半分委屈。”

    “當初訂婚宴上,有修士想要你難堪,故意在菜品中,加上了人類的血肉。是公主殿下,派人立即將那些菜品撤走。從這些細節,就能看出,公主殿下很在乎你的感受。”

    “從小到大,公主殿下便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所有人,包括大帝,都要顧及她的感受,處處都遷就著她。老夫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居然主動顧及另一個人感受,并且處處遷就著他。”

    “駙馬或許還不知道,你遭到裁決司抓捕的時候,公主殿下為了救你,親自去求了大帝,得來一枚珍貴無比的帝品圣丹。而她,將那枚帝品圣丹,贈送給了天命司的吾悅命皇。”

    張若塵一怔,隨即輕嘆一聲“原來如此。”

    天命司和吾悅命皇插手那件事,果然不是偶然。

    張若塵回想從認識羅乷以來的種種,心中不自覺的,生出一絲歉疚。

    其中有幾次,自己對她,的確太心狠了一些。

    而她,似乎并沒有記仇。

    所有人都覺得羅乷聰慧絕頂,可是,遇到張若塵,對待張若塵,與張若塵相關的事,她卻變得極為癡傻。

    若是只因一則“命中之人”的預言,怎么可能會如此?

    她那么聰明,怎么可能看不出張若塵對她沒有感情?

    她派人帶走木靈希,或許只是想要看看,這位能夠令張若塵傾心的女子,到底有什么優秀的地方是自己不能及的?

    又或許,她只是心存危機感,患得患失,害怕張若塵會悔婚,甚至離開地獄界。

    久久之后,張若塵問出一句“羅乷在閉關吧?”

    問出這個問題的一瞬間,張若塵心中一顫,似乎這是他第一次,主動關心羅乷,詢問關于她的事。以前,好像根本就沒在意過她,甚至都沒有她已經是自己未婚妻的概念。

    閻寒衣道“公主殿下達到大圣境后,就能解開體內的封印,初步掌控與生俱來的神級力量,需要閉關很長一段時間理解和融合。”

    張若塵又道“你們為何會來冰王星?”

    閻寒衣眼中閃過一道異色,欲言又止,道“其實有很多強者,都來了冰王星,是為一件大事。不過,此事重大,老夫不能泄露。”

    張若塵心中一動,已有猜測。

    “我想近日去一趟天羅神國,不知閻老能不能幫我?”

    張若塵依舊還是有些不放心,打算親自去一趟,既是見木靈希,也想看望羅乷。

    同時見這兩個女子,讓張若塵頗為頭疼,可是再頭疼,卻必須得去,遲早都得面對。

    “也好,公主殿下其實很想見你。”閻寒衣道。

    張若塵離開了這座府邸,離開時,閻寒衣給了他一塊令牌,可以自由通行天羅神宮的各大空間傳送陣和蟲洞,不用暴露身份。

    走出府邸沒多久,張若塵心中生出一道感應,臉上露出異色,抬頭望向街道右側的二樓上。

    只見,姑射靜身穿青色居士袍,坐在樓上靠窗的位置,凝望著他,嘴唇動了動。

    聲音只在張若塵耳中響起“一起品茶如何?有要事相商。”

    姑射靜掌握著他的一滴血液,能夠找到他,識破他,張若塵是一點都不意外。

    既然已經遇到,哪里還躲得掉?

    再說,張若塵心中也有一道疑問,正想找她解開。

    小黑輕哼一聲“又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很厲害的女人,張若塵,你渣得比本皇想象中還要厲害。”

    “別廢話,就問一句,你打得過她嗎?”張若塵傳音道。

    小黑眼睛開合了一下,一副不可一世的神色,道“就算她再厲害,也沒有本皇厲害。本皇一出手,可以打她十個。”

    “真的假的?她可是羅祖云山界這一代最杰出的天驕,距離神境,只差一步。”張若塵道。

    “來自羅祖云山界?”

    小黑的眼中露出驚色,嘴里嘀咕了起來。

    “你到底行不行?被嚇住了?”

    張若塵心中很氣,小黑太喜歡自吹自擂,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對姑射靜,張若塵很忌憚。

    此女,深不可測。

    小黑語氣不如剛才那么囂張,道“羅祖云山界非同小可,是傳說中魔祖羅睺的尸身化為的世界。此女,很有可能,得到了魔祖那一脈的真傳,不容小覷。”

    “什么叫魔祖那一脈?”張若塵問道。

    “一時半會,跟你說不清楚,先去會一會她。本皇如今修為恢復,正想找一個絕頂高手斗一場,令屠天殺地之皇的名號,再次響徹天庭地獄,讓那些見到本皇的生靈,全部都懾懾發抖。”小黑冷酷的說道。

    張若塵皺眉,終覺得小黑有點膨脹,也有點盲目自信,道“你還是克制一下,現在不是暴露你實力的時候。”

    登上樓臺,來到姑射靜的對面,張若塵頓時感覺到四周天地規則一變,仿佛跨入了一座小小的獨立空間。

    可是,在靠近她之前,卻絲毫沒有察覺到其中的異樣。

    當然也是因為,張若塵沒有動用真理之心,刻意去探查。

    “你怎么會來了冰王星?”張若塵問道。

    姑射靜手持茶杯,仔細凝視張若塵的雙眼,道“本是存放在神女樓的五枚極品本源神晶,被人盜走了!盜走之時,還殺死了譚飛。”

    “什么?怎么會這樣?”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你想不想知道,是誰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

    “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難道你認為,是我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張若塵道。

    姑射靜依舊盯著他,似要看穿他的真實和虛假,道“事實就是如此!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被人使用空間手段,隔著十七層結界奪走。除了你,誰有這么高的空間造詣?而且,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是譚飛捧在手中,他自爆圣源之時,親口喊出,是你殺了他。”

    “陰謀,絕對是陰謀,有人想要嫁禍我。”

    張若塵可不敢背這么大的鍋,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會牽扯出十多個大勢力,一旦此事被人認定,不知多少高手會找上他。

    為了本源神殿,那些人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張若塵道“我雖然是空間掌控者,可是,地獄界空間造詣高的修士多不勝數,為了極品本源神晶,就算神靈親自出手,也不奇怪吧?”

    “羅祖云山界的神靈,親自去神女樓探查過,已經確定,不是神靈出手。”姑射靜道。

    張若塵道“我知道了,是七手老人。裁決司和天命司在譚飛自爆的地方,發現了天南花粉,說明出手的,肯定是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失蹤了,就連天運司都沒有推算出他的位置。裁決司和天命司,調動了整個命運神殿的力量,都沒有查出七手老人離開的痕跡。很多修士都猜測,七手老人很有可能,已經被殺死。只是有人故意使用天南花粉,將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到他這個死人身上。”姑射靜道。

    張若塵算是看出來了,姑射靜從一開始就不相信是他盜走了極品本源神晶,剛才那樣問,只是在試探他。

    張若塵問道“如果七手老人真的死了,線索豈不是斷了?”

    姑射靜點了點頭,道“正是線索斷了,所以,只能從源頭查起。五枚極品本源神晶最早出現的地方,正是冰王星的神女樓。”

    “這就是你們來的冰王星的原因?”張若塵道。

    姑射靜道“沒錯!其實,還有另一道線索。”

    “什么線索?”

    “你!”

    “我?為什么是我?”

    姑射靜道“雖然,很多修士都認為,你沒有能力盜走五枚極品本源神晶和殺死譚飛。可是,在神女樓附近地域,你的確使用了紫金葫蘆。刑千的死,蒼白子和七手老人的失蹤,你不可能真的一點關系都沒有。就算是栽贓,別人為何要栽贓你,而不是選擇另一位修士?”

    “說吧,若塵公子,你到底隱瞞了什么?”

    張若塵的確有一枚極品本源神晶,所以,被姑射靜的眼神盯著,只覺得渾身都不自在,有些心虛。可是,就是這時,他想到了一個一石二鳥之計。

    或許可以借姑射靜之力,對付白卿兒。

    一個魔女,一個妖女,她們斗在一起,自己才能脫身。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