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妖孽狂醫 > 第2496章 龍武裝的消息

第2496章 龍武裝的消息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妖孽狂醫最新章節!

    梁耀文上任gk集團的新ceo后,沐總就再度帶著考察團進行考察去了。

    至于李鋒,也沒有閑著,把精力放在了自己的事情上。

    這次南洋之行,給龍王報仇其實并不是首要目的,首先還是要繼續龍王之前沒有完成的任務,抓捕d基金的那個高層。

    現在已知的情況是,萊恩雇傭兵已經受雇于d基金,保護d基金指定的重要人物,并參與了對龍王等人的圍攻。

    所以這兩件事可以當成一件事來做。

    和兄弟們商量之后,為了保險起見,李鋒決定先去萊恩雇傭兵活躍的區域秘密打探一下,了解對方的人員分部,活躍情況,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既然是秘密打探,人數就越少越好,多了就容易暴露目標。

    最終,李鋒決定和龍九一起執行此次的打探任務。

    一開始,這個決定遭到了兄弟們的一致反對,因為大家都很不好意思,這樣的任務本身就很危險,結果李鋒這個當老大的還要親自去,把其他人都留在家里,搞得他們好像是來當大爺的,李鋒這個當老大的才是真正做事的一樣。

    但李鋒很快就說服了大家。

    他這樣說道“我這個安排不是無的放矢,我當然知道這樣勢單力孤的前去打探很危險,所以才親自前去,因為我是頂尖高手,哪怕遭遇到危險,也能最大可能的脫離危險,而你們呢,就算槍法了得,可一把槍能對付別人及時把槍甚至上百把槍嗎。”

    “那我跟軍子還是頂尖高手呢。”

    蹲在一邊抽煙的魏強說道“鋒哥,真要論實力,你還真不一定干得過我,我跟你說,我覺得我現在越來越強了。”

    李鋒瞥了這家伙一眼,毫不客氣說道“胖子你或許比我還強,但你腦子有我好使嗎?”

    “這話說的,我腦子哪里就不好使了,我又不是豬。”魏強悻悻說道。

    兄弟們也被逗得大笑起來。

    李鋒又看了眼跟魏強一樣,希望能代替他去的溫秩軍,說道“我不但是頂尖高手,還是個專業的指揮官,我知道敵人哪方面的情報是我們需要的,更能站在一個軍事指揮官的角度,把打探到的所有情況綜合起來,所以這一次的任務,我非去不可。”

    這下兄弟們無話可說。

    誰讓老大那么優秀呢。

    他們這些人在某個方面比較擅長,但李鋒卻是全方位都牛逼,不服都不行。

    “至于讓龍九跟著我去。”

    李鋒說道“一來他之前就已經去過一次,對那邊的情況比大家都熟悉,可以給我帶路,二來他是兄弟們當中唯一會馬來語的。”

    馬來群島這一片,主要使用的語言就是華語英語馬來語。

    華語英語李鋒當然沒問題,但萬一對方說馬來語的話,他就只能懵逼了。

    雖說現在的翻譯軟件挺好用的,但涉及到一些專業術語的話不一定能翻譯準確。

    也可以用另一種方法,就是李鋒隨時錄音,將聽到的對話及時傳輸到這邊,讓專業的翻譯人員進行翻譯。

    可這次是去刺探軍情,隨時會遭遇危險,真要到了情況危急的時候,哪有時間等著這邊把意思翻譯出來。

    這就是李鋒選擇帶龍九去執行這次刺探任務的原因,龍九雖然不是頂尖高手,但作為戰龍中隊的中隊長,軍事技能絕對是沒有問題的,基本上不會拖后腿。

    但考慮到萊恩雇傭兵的變態實力,李鋒還是決定,真正有風險的行動還是得他親自出手,龍九就給他當一個助手就行了。

    確定了這次去執行刺探任務的人員后,交通又成了一個問題。

    因為他們這次趕赴刺探情報的地方,要跨越一大片海洋,只能乘坐飛機或者乘船過去。

    根據之前得到的情報,萊恩雇傭兵目前主要在馬來群島中的加里曼丹島及周邊眾多小島嶼一帶活躍。

    加里曼丹島是世界第三大島,這個島嶼被三個國家所瓜分,分別是馬國、印尼和文萊。

    馬國在加里曼丹島的那部分被稱為東馬,分別有馬國的沙巴和砂拉越兩個州。

    馬國在馬來半島的這部分則被稱為西馬,隆城也在這一部分。

    東馬和西馬之間隔著我國的南海。

    李鋒考慮到自己一來馬國就被天下錢莊知道,有點忌憚對方的情報能力,不打算乘坐容易被對方查到出行記錄的公共交通前往。

    黑蝴蝶說,自己可以聯系到私人飛機或私人船只,將他們送到那邊。

    李鋒卻搖頭“現在我跟你們蝴蝶家族的關系已經被很多人知道了,使用蝴蝶家族的渠道,還是容易暴露。”

    陳文龍突然說道“不如乘坐私人的漁船怎么樣,這些漁船基本都是私人名下的,基本不會引起注意注意,而且只要給夠漁船主錢,他們不會在乎你什么身份。”

    他曾帶著父母在南洋流亡過一段時間,為了生計只能做起了殺手,他又是個黑戶,根本無法使用需要身份證明的公共交通,倒是經常使用這種方法趕路。

    “行,就這樣。”

    李鋒采用了這個方法,又和兄弟們交代了一下,就帶著龍九悄悄的從隆城出發了。

    兩人先是趕到了一處碼頭。

    在那里,他們聯系到了一艘馬上就要出海的私人漁船。

    這艘私人漁船常年往返于這片海域進行捕撈,馬上就要出海。

    在捕撈完成后會在加里曼丹島那邊將魚獲出售,然后又返回馬來群島,回程途中還要再次進行捕撈,并在這里將下一批魚獲出售,總之也是賺的辛苦錢。

    即便如此,在這片海域上討生活的漁船也不容易。

    數十年來,發生過不少漁民被抓所引起的國家爭端,而且這片海域上還存在著海盜這種古老的行當!

    漁船主是個五十歲上下的小老頭,看樣子也是見多識廣,臉上粗糙黝黑的皮膚是常年累月在海上打磨出來的。

    聽聞李鋒他們說想搭船去加里曼丹島做生意,用那雙透著股精明的眼睛瞥了兩人一眼,抽著煙問“飛機輪船都可以過去,偏要坐我的船,做的不是正經生意吧?”

    李鋒知道,自己要是裝成正經生意人,對方反而不會讓他上船,就點了下頭說道“也是做點小本兒生意,坐飛機輪船不太方便,票價也貴,恰好有朋友介紹,才想到了坐漁船過去。”

    船主點了點頭“丑話先說在前頭,我們就是海上討生活的賺點辛苦錢,經不起折騰。我對兩位的身份和目的不感興趣,但是希望你們別給我的漁船添麻煩,說得不客氣點,哪怕是死,也別死在我的船上。”

    “肯定不會給你添麻煩。”

    李鋒也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本身就是靠天吃飯的,顧得上自己就不錯了,更不愿意惹麻煩,就連忙說了句,同時把準備好的錢遞給對方。

    船主抽出一部分還給他們“多了,按海上的老規矩來,除了乘船費還給你們穿上的吃喝,我該收多少就多少,多一分我都不拿,當然別的我也不會管,到了目的地你們自己下船,兩不相欠。”

    李鋒知道這是個守規矩的,也沒多說,把退回來的錢收了起來。

    隨即他就和龍九上了船,沒等多久,漁船就啟動出海了。

    漁船上當然不會有那些郵輪上各種吃的玩的,無聊的時候,李鋒他們也免不了跟那個船主聊天打發時間。

    當然他們也不是沒眼力見的,得等到對方沒忙的時候才湊上去。

    海上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聊得多了以后,船主對李鋒他們也沒之前的冷淡了,話頭一打開就停不下來。

    “最近這日子,是越來越不好過了啊。”

    當一網下去又沒什么魚獲的時候,船主就一屁股坐下來,啪嗒一聲點了支煙,愁眉苦臉的沖兩人吐起了苦水“這是一片爭議海域,這么多年了一直都挺亂的,本來我們這些人就是靠天吃飯,偏偏還人禍不斷。”

    “海警,海盜,別看身份不一樣,其實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前幾年還好,龍武裝能夠約束住周邊的勢力,我們日子多少還好過一些。”

    龍武裝?

    聽到船主突然提到這三個字,李鋒和龍九頓時面面相覷。

    多久沒聽到龍武裝的消息了,快一年了吧。

    “老哥,這龍武裝是什么東西?”李鋒裝作不懂的問道。

    船主看他一眼,說道“我們這些跟海打交道的,多少都知道龍武裝,也不是什么秘密。”

    “按照官方的說法,這是一支不被承認的非法武裝,但要我說啊,這個非法武裝,可比那些所謂的正規軍還要正規,那些正規軍說白了就是一群軍閥,欺負起我們這些人來比誰都狠。”

    “反倒是龍武裝,人家就不欺負我們,反而因為他們的存在,我們以前出海捕魚都能放心不少。”

    李鋒問道“既然是一個非法武裝,又不被承認,沒有軍費,那他們應該是讓你們交保護費來維持生存吧?”

    “這個還真沒有。”

    船主搖頭,抽了口煙說道“人家看不上我們這些苦哈哈那點可憐的保護費,以前他們風光的時候,去哪賺不到大錢,從不跟我們這些海上討生活的收保護費,當然,許多時候人家找到我們,我們也會免費載他們一程,這種事做起來心甘情愿。”

    “這么說起來,這龍武裝還真不錯啊。”李鋒說道。

    船主嘆了口氣“是啊,可惜,龍武裝風光不再了”

    李鋒好奇的問“莫非,龍武裝是出了什么變故?”

    船主點了點頭“一年多前,龍武裝似乎就遭遇了什么變故,聽說他們的首領似乎是死在了華國,反正從那時候開始,龍武裝就再也約束不住這周邊的勢力了。”

    一年多前,首領死在了華國,那不就是趙飛鷹嗎?

    “再之后沒多久,龍武裝就徹底在這一帶銷聲匿跡了,反正我是再也沒聽到過他們的消息。”

    這應該是龍武裝分裂成兩部分,其中的薛戰龍部登陸中南半島,在華國邊境作亂,被李鋒他們剿滅。

    船主嘆氣說道“從那個時候開始,周邊那些勢力更是肆無忌憚了起來,就連那些好不容易被趕上岸的海盜也重新下了水。”

    “我們捕魚,要給海警交重稅,要給掛靠的船業公司交會費,說白了都是保護費,但這些就不說了,好歹交錢保平安,多辛苦點也能養活家人。”

    “但要是運氣不好遇到了海盜,被這些狗娘養的一劫持,就血本無歸……”

    李鋒和龍九都沉默。

    沒想到龍武裝在華國的一系列變故,還間接導致了千萬里之外這些在海上討生活之人的苦日子重新到來。

    當然,當初薛戰龍的一系列舉動,本身就是作死。

    李鋒和龍九這兩個剿滅對方的直接主導者,倒沒有任何的后悔,首先他們是華國軍人,職責就是保護華國百姓的利益。

    剿滅薛戰龍的正義性是毫無疑問的,至于產生蝴蝶效應,是他們沒想到的。

    不過,看樣子龍武裝在這一帶的名聲其實還不錯,而且一直以來,龍武裝的所作所為,哪怕是作為曾經對手的李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要怪,就怪當時薛戰龍非要鉆死胡同,越過了那條底線。

    而且李鋒還注意到,之前船主說過,龍武裝發生那一系列變故后,就徹底在這片區域消聲匿跡了。

    可他卻知道,當初為了給趙飛鷹報仇的問題,在龍武裝引起了爭議。

    于是最后就分裂成了兩部分,副總指揮薛戰龍所部做出了之后的舉動被剿滅,但賀丹陽部卻留在了南洋沒有參與。

    以李鋒對龍武裝實力的預估,哪怕分裂成了兩部分,賀丹陽那一部分也有足夠的實力豪橫南洋,可怎么就銷聲匿跡了呢?

    他問船主,船主說他也不知道,反正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龍武裝的人乘船了,或許是以前得罪的人太多,混不下去了吧。

    天色已晚,李鋒也沒再多想,就和龍九進船艙休息室睡覺去了。

    但龍九不放心,說要負責警戒,就在那躺著假寐。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吵鬧聲,龍九赫然驚醒,馬上推了下李鋒。

    “主任,外面有情況!”     梁耀文上任gk集團的新ceo后,沐總就再度帶著考察團進行考察去了。

    至于李鋒,也沒有閑著,把精力放在了自己的事情上。

    這次南洋之行,給龍王報仇其實并不是首要目的,首先還是要繼續龍王之前沒有完成的任務,抓捕d基金的那個高層。

    現在已知的情況是,萊恩雇傭兵已經受雇于d基金,保護d基金指定的重要人物,并參與了對龍王等人的圍攻。

    所以這兩件事可以當成一件事來做。

    和兄弟們商量之后,為了保險起見,李鋒決定先去萊恩雇傭兵活躍的區域秘密打探一下,了解對方的人員分部,活躍情況,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既然是秘密打探,人數就越少越好,多了就容易暴露目標。

    最終,李鋒決定和龍九一起執行此次的打探任務。

    一開始,這個決定遭到了兄弟們的一致反對,因為大家都很不好意思,這樣的任務本身就很危險,結果李鋒這個當老大的還要親自去,把其他人都留在家里,搞得他們好像是來當大爺的,李鋒這個當老大的才是真正做事的一樣。

    但李鋒很快就說服了大家。

    他這樣說道“我這個安排不是無的放矢,我當然知道這樣勢單力孤的前去打探很危險,所以才親自前去,因為我是頂尖高手,哪怕遭遇到危險,也能最大可能的脫離危險,而你們呢,就算槍法了得,可一把槍能對付別人及時把槍甚至上百把槍嗎。”

    “那我跟軍子還是頂尖高手呢。”

    蹲在一邊抽煙的魏強說道“鋒哥,真要論實力,你還真不一定干得過我,我跟你說,我覺得我現在越來越強了。”

    李鋒瞥了這家伙一眼,毫不客氣說道“胖子你或許比我還強,但你腦子有我好使嗎?”

    “這話說的,我腦子哪里就不好使了,我又不是豬。”魏強悻悻說道。

    兄弟們也被逗得大笑起來。

    李鋒又看了眼跟魏強一樣,希望能代替他去的溫秩軍,說道“我不但是頂尖高手,還是個專業的指揮官,我知道敵人哪方面的情報是我們需要的,更能站在一個軍事指揮官的角度,把打探到的所有情況綜合起來,所以這一次的任務,我非去不可。”

    這下兄弟們無話可說。

    誰讓老大那么優秀呢。

    他們這些人在某個方面比較擅長,但李鋒卻是全方位都牛逼,不服都不行。

    “至于讓龍九跟著我去。”

    李鋒說道“一來他之前就已經去過一次,對那邊的情況比大家都熟悉,可以給我帶路,二來他是兄弟們當中唯一會馬來語的。”

    馬來群島這一片,主要使用的語言就是華語英語馬來語。

    華語英語李鋒當然沒問題,但萬一對方說馬來語的話,他就只能懵逼了。

    雖說現在的翻譯軟件挺好用的,但涉及到一些專業術語的話不一定能翻譯準確。

    也可以用另一種方法,就是李鋒隨時錄音,將聽到的對話及時傳輸到這邊,讓專業的翻譯人員進行翻譯。

    可這次是去刺探軍情,隨時會遭遇危險,真要到了情況危急的時候,哪有時間等著這邊把意思翻譯出來。

    這就是李鋒選擇帶龍九去執行這次刺探任務的原因,龍九雖然不是頂尖高手,但作為戰龍中隊的中隊長,軍事技能絕對是沒有問題的,基本上不會拖后腿。

    但考慮到萊恩雇傭兵的變態實力,李鋒還是決定,真正有風險的行動還是得他親自出手,龍九就給他當一個助手就行了。

    確定了這次去執行刺探任務的人員后,交通又成了一個問題。

    因為他們這次趕赴刺探情報的地方,要跨越一大片海洋,只能乘坐飛機或者乘船過去。

    根據之前得到的情報,萊恩雇傭兵目前主要在馬來群島中的加里曼丹島及周邊眾多小島嶼一帶活躍。

    加里曼丹島是世界第三大島,這個島嶼被三個國家所瓜分,分別是馬國、印尼和文萊。

    馬國在加里曼丹島的那部分被稱為東馬,分別有馬國的沙巴和砂拉越兩個州。

    馬國在馬來半島的這部分則被稱為西馬,隆城也在這一部分。

    東馬和西馬之間隔著我國的南海。

    李鋒考慮到自己一來馬國就被天下錢莊知道,有點忌憚對方的情報能力,不打算乘坐容易被對方查到出行記錄的公共交通前往。

    黑蝴蝶說,自己可以聯系到私人飛機或私人船只,將他們送到那邊。

    李鋒卻搖頭“現在我跟你們蝴蝶家族的關系已經被很多人知道了,使用蝴蝶家族的渠道,還是容易暴露。”

    陳文龍突然說道“不如乘坐私人的漁船怎么樣,這些漁船基本都是私人名下的,基本不會引起注意注意,而且只要給夠漁船主錢,他們不會在乎你什么身份。”

    他曾帶著父母在南洋流亡過一段時間,為了生計只能做起了殺手,他又是個黑戶,根本無法使用需要身份證明的公共交通,倒是經常使用這種方法趕路。

    “行,就這樣。”

    李鋒采用了這個方法,又和兄弟們交代了一下,就帶著龍九悄悄的從隆城出發了。

    兩人先是趕到了一處碼頭。

    在那里,他們聯系到了一艘馬上就要出海的私人漁船。

    這艘私人漁船常年往返于這片海域進行捕撈,馬上就要出海。

    在捕撈完成后會在加里曼丹島那邊將魚獲出售,然后又返回馬來群島,回程途中還要再次進行捕撈,并在這里將下一批魚獲出售,總之也是賺的辛苦錢。

    即便如此,在這片海域上討生活的漁船也不容易。

    數十年來,發生過不少漁民被抓所引起的國家爭端,而且這片海域上還存在著海盜這種古老的行當!

    漁船主是個五十歲上下的小老頭,看樣子也是見多識廣,臉上粗糙黝黑的皮膚是常年累月在海上打磨出來的。

    聽聞李鋒他們說想搭船去加里曼丹島做生意,用那雙透著股精明的眼睛瞥了兩人一眼,抽著煙問“飛機輪船都可以過去,偏要坐我的船,做的不是正經生意吧?”

    李鋒知道,自己要是裝成正經生意人,對方反而不會讓他上船,就點了下頭說道“也是做點小本兒生意,坐飛機輪船不太方便,票價也貴,恰好有朋友介紹,才想到了坐漁船過去。”

    船主點了點頭“丑話先說在前頭,我們就是海上討生活的賺點辛苦錢,經不起折騰。我對兩位的身份和目的不感興趣,但是希望你們別給我的漁船添麻煩,說得不客氣點,哪怕是死,也別死在我的船上。”

    “肯定不會給你添麻煩。”

    李鋒也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本身就是靠天吃飯的,顧得上自己就不錯了,更不愿意惹麻煩,就連忙說了句,同時把準備好的錢遞給對方。

    船主抽出一部分還給他們“多了,按海上的老規矩來,除了乘船費還給你們穿上的吃喝,我該收多少就多少,多一分我都不拿,當然別的我也不會管,到了目的地你們自己下船,兩不相欠。”

    李鋒知道這是個守規矩的,也沒多說,把退回來的錢收了起來。

    隨即他就和龍九上了船,沒等多久,漁船就啟動出海了。

    漁船上當然不會有那些郵輪上各種吃的玩的,無聊的時候,李鋒他們也免不了跟那個船主聊天打發時間。

    當然他們也不是沒眼力見的,得等到對方沒忙的時候才湊上去。

    海上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聊得多了以后,船主對李鋒他們也沒之前的冷淡了,話頭一打開就停不下來。

    “最近這日子,是越來越不好過了啊。”

    當一網下去又沒什么魚獲的時候,船主就一屁股坐下來,啪嗒一聲點了支煙,愁眉苦臉的沖兩人吐起了苦水“這是一片爭議海域,這么多年了一直都挺亂的,本來我們這些人就是靠天吃飯,偏偏還人禍不斷。”

    “海警,海盜,別看身份不一樣,其實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前幾年還好,龍武裝能夠約束住周邊的勢力,我們日子多少還好過一些。”

    龍武裝?

    聽到船主突然提到這三個字,李鋒和龍九頓時面面相覷。

    多久沒聽到龍武裝的消息了,快一年了吧。

    “老哥,這龍武裝是什么東西?”李鋒裝作不懂的問道。

    船主看他一眼,說道“我們這些跟海打交道的,多少都知道龍武裝,也不是什么秘密。”

    “按照官方的說法,這是一支不被承認的非法武裝,但要我說啊,這個非法武裝,可比那些所謂的正規軍還要正規,那些正規軍說白了就是一群軍閥,欺負起我們這些人來比誰都狠。”

    “反倒是龍武裝,人家就不欺負我們,反而因為他們的存在,我們以前出海捕魚都能放心不少。”

    李鋒問道“既然是一個非法武裝,又不被承認,沒有軍費,那他們應該是讓你們交保護費來維持生存吧?”

    “這個還真沒有。”

    船主搖頭,抽了口煙說道“人家看不上我們這些苦哈哈那點可憐的保護費,以前他們風光的時候,去哪賺不到大錢,從不跟我們這些海上討生活的收保護費,當然,許多時候人家找到我們,我們也會免費載他們一程,這種事做起來心甘情愿。”

    “這么說起來,這龍武裝還真不錯啊。”李鋒說道。

    船主嘆了口氣“是啊,可惜,龍武裝風光不再了”

    李鋒好奇的問“莫非,龍武裝是出了什么變故?”

    船主點了點頭“一年多前,龍武裝似乎就遭遇了什么變故,聽說他們的首領似乎是死在了華國,反正從那時候開始,龍武裝就再也約束不住這周邊的勢力了。”

    一年多前,首領死在了華國,那不就是趙飛鷹嗎?

    “再之后沒多久,龍武裝就徹底在這一帶銷聲匿跡了,反正我是再也沒聽到過他們的消息。”

    這應該是龍武裝分裂成兩部分,其中的薛戰龍部登陸中南半島,在華國邊境作亂,被李鋒他們剿滅。

    船主嘆氣說道“從那個時候開始,周邊那些勢力更是肆無忌憚了起來,就連那些好不容易被趕上岸的海盜也重新下了水。”

    “我們捕魚,要給海警交重稅,要給掛靠的船業公司交會費,說白了都是保護費,但這些就不說了,好歹交錢保平安,多辛苦點也能養活家人。”

    “但要是運氣不好遇到了海盜,被這些狗娘養的一劫持,就血本無歸……”

    李鋒和龍九都沉默。

    沒想到龍武裝在華國的一系列變故,還間接導致了千萬里之外這些在海上討生活之人的苦日子重新到來。

    當然,當初薛戰龍的一系列舉動,本身就是作死。

    李鋒和龍九這兩個剿滅對方的直接主導者,倒沒有任何的后悔,首先他們是華國軍人,職責就是保護華國百姓的利益。

    剿滅薛戰龍的正義性是毫無疑問的,至于產生蝴蝶效應,是他們沒想到的。

    不過,看樣子龍武裝在這一帶的名聲其實還不錯,而且一直以來,龍武裝的所作所為,哪怕是作為曾經對手的李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要怪,就怪當時薛戰龍非要鉆死胡同,越過了那條底線。

    而且李鋒還注意到,之前船主說過,龍武裝發生那一系列變故后,就徹底在這片區域消聲匿跡了。

    可他卻知道,當初為了給趙飛鷹報仇的問題,在龍武裝引起了爭議。

    于是最后就分裂成了兩部分,副總指揮薛戰龍所部做出了之后的舉動被剿滅,但賀丹陽部卻留在了南洋沒有參與。

    以李鋒對龍武裝實力的預估,哪怕分裂成了兩部分,賀丹陽那一部分也有足夠的實力豪橫南洋,可怎么就銷聲匿跡了呢?

    他問船主,船主說他也不知道,反正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龍武裝的人乘船了,或許是以前得罪的人太多,混不下去了吧。

    天色已晚,李鋒也沒再多想,就和龍九進船艙休息室睡覺去了。

    但龍九不放心,說要負責警戒,就在那躺著假寐。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吵鬧聲,龍九赫然驚醒,馬上推了下李鋒。

    “主任,外面有情況!”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