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品修仙 > 第七七二章 殺手版天高三尺,秦禿頭的怒火

第七七二章 殺手版天高三尺,秦禿頭的怒火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品修仙最新章節!

    這止殺牌坊不知存在了多久,上面只有歲月留下的斑駁痕跡,除此之外,也不見什么交戰時留下的痕跡,劍痕刀痕也都沒有。

    這座牌坊本身,應該就是一件至寶,考慮到此地曾經發生的事情,推斷止殺牌坊,可能還是一座秘境之門,連接后方的洞府,固化在此,所以無人能將其帶走。

    秦陽走上前,伸出手觸摸著止殺牌坊,催動真元,如同水波,將其覆蓋,然而技能毫無反應。

    剛才的判斷沒錯,這座牌坊不是單獨的個體,是固化在這里,屬于一個更大的東西的一部分。

    抬起手,手掌看似沒什么變化,其實已經千瘡百孔,如同細沙堆積,此刻稍稍發力,手掌便會崩碎成齏粉。

    真元覆蓋在手掌上,龍血寶術運轉開,傷勢慢慢的恢復。

    名為止殺,實際上,這牌坊上的殺氣,似乎比之殺字碑本體還要霸道一些,只是殺氣就足夠破開他如今的肉身防護。

    黑影湊上前,頗有些感嘆的看著止殺牌坊。

    “我果然沒猜錯啊,前有七殺碑,如今他的止殺牌坊都在了,秦禿頭肯定也落入到大荒了,只是不確定他到底是什么時候到大荒的。

    止殺,嘿,秦禿頭可真是不要臉,整個上古地府的人里,混蛋一大堆,其他人誰立個止殺牌坊都能勉強說的過去,就他秦禿頭沒資格。

    他殺掉的生靈,他自己都算不過來了吧。”

    黑影唏噓了一下,這會兒也算是看開了,去就去吧,秦禿頭萬一真的在,也未必會砍死他。

    畢竟,秦陽這邊剛中了枯心咒,轉頭就能恢復幾個呼吸的時間,還有什么不可能的。

    雖然看樣子,秦陽似乎是剛恢復,就又笑的崩潰了。

    那也是奇跡。

    黑影瞥了一眼還在研究止殺牌坊的秦陽,很隨意的道。

    “別找了,直接進去吧,秦禿頭立下的牌坊,肯定不會玩什么陰的,他想殺人,向來是親自把人砍死。”

    黑影似是很自信,從旁邊跳起,落入到平放在底部的止殺牌坊正中。

    下方黑色的泥土,泛起一絲漣漪,黑影跳進去之后,直接消失在里面。

    秦陽帶著人偶師緊隨其后。

    止殺牌坊正中,漣漪慢慢的消散,一切都恢復了原狀,像是什么都沒發生。

    不多時,深淵里的強大邪物靠近到這里,黑霧中探出一個觸手,小心翼翼的伸向了止殺牌坊。

    當那觸手越過邊界,也想順著一起進入其中的時候,那看似平靜的止殺牌坊上,一陣恐怖之極的殺氣,恍如幻覺,轉瞬即逝。

    瞬間,觸手崩碎消散,黑暗里的邪物,慘叫著退走。

    ……

    一片還殘留著濃重殺氣的秘境里,怨氣凝聚成云,惡毒而扭曲的惡念,充斥其中。

    止殺牌坊,憑空在大地上浮現,烏色的漣漪,在牌坊中浮現,秦陽一行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黑影出來之后,便蹲在地上,手握一團怨氣,其內不斷的浮現出一張張扭曲而殘缺的面孔。

    惡念不斷的沖擊他的意識,他卻笑呵呵的權當沒事干。

    “沒了靈智的殘念,當真是傻啊,當年我是干什么的,憑這點惡念還想動搖我的意識?”

    黑影嘲諷了兩句,抖了抖身子,怨念惡念倒是沒什么,就是這里的殺氣刺激的他的身體,十分不舒服。

    秦陽和人偶師,面無表情的走出來,完全無視這里的一切。

    抬頭望去,天空中的怨氣匯聚成云,那是曾經慘死在這里的諸多高手,按照傳說,前后起碼有兩大波高手慘死在這里。

    有如此可怕的怨氣,倒是也正常。

    再加上那些怨念惡念,按理說,早就應該孕育出一尊強大的邪物,可這里,卻一個成型的小邪物都見不到。

    那些怨念惡念與怨氣結合,只要有成型的趨勢,這里彌漫的恐怖殺氣,便會將其絞碎。

    以至于這里到處都是殘念,卻永遠不可能成氣候。

    不過,每一次被絞碎,都會滋生更多的怨氣,怨念更碎卻也更強,殺氣也會在這個過程中,完成新的積攢。

    如此下去,殘念怨氣不可能成氣候是不錯,可這個秘境,恐怕就撐不住了,到時候爆開了,便是潑天大禍。

    如今那些殘念奈何不了黑影,察覺到有新的人來,立刻蜂擁而上。

    人偶師呆呆的站在原地,揮舞著手在面前擺動。

    “好吵。”

    丑雞整理著羽毛,無視這些東西,它之前吞下那么多天火,可不是白吞的,如今可是正兒八經的邪惡克星,這里的一切,都會本能的離它遠點。

    秦陽沒理會這些殘念,施展瞳術,目光極目遠眺,先行察看周圍的一切。

    周圍的殘念在歡呼,在瘋狂的嘶嚎,他們的入侵,出乎意料的順利。

    剩下倆人,一個意識不動如山,乃是亙古不滅的不滅意識,區區殘念,連蒼蠅嗡嗡都算不上。

    另外一個,他們也奈何不了,似乎連意識都沒有,完全找不到。

    唯有秦陽,內心仿若開了一個空洞,也沒有去反抗,殘念、惡念、怨念可以輕而易舉的滲透進去。

    一個空洞的內心,實在是太符合它們了。

    短短幾個呼吸,這里便開始起風,而后化作風暴,無數受到吸引的瘋狂殘念,前赴后繼的沖向秦陽。

    這里遍布的沉寂殺氣,似乎也開始被激活,跟著一起涌來。

    黑影身上套著的龜殼,開始浮現出刺目的神光,他被刺痛的不得不后退,遠離秦陽。

    人偶師似乎也被吵的不堪折磨,跟著離遠了些。

    剛出來的工具雞,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呢,也被嚇的跟著黑影一起跑了。

    黑影回頭遙望著遠處已經匯聚成黑色龍卷的地方,面色入土。

    “我就知道,中了枯心咒的人,一個個都在作死,他秦有德沒道理例外。”

    “秦有德怎么了?”丑雞嚇得夠嗆,它是邪惡克星沒錯,但架不住這里全部都是邪門東西啊,誰都不理誰還行,一窩蜂堆過來,堆也堆死它了。

    “別提了……”黑影將之前的事說了一下。

    一群人站的遠遠的等著。

    秦陽還站在原地,目光已經被無數雜念怨氣遮掩,內心世界里,無數的殘念涌入,卻發現它們根本沒有什么可占領的東西,這里已經荒蕪枯寂。

    不多時,有殘念發現了那顆七彩的砂礫,一起涌來。

    蹲在七彩砂礫里自閉的狗秦陽,撇了撇嘴。

    “裝什么逼啊,切……”

    話音落下,在那些殘念涌來之前,狗秦陽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門上,七彩砂礫驟然崩碎,化作了原來的黑色砂礫。

    殘念們撲上來,只啃了一口什么味道,什么營養都沒有的沙子。

    秦陽察覺到那些東西已經影響到他了,立刻收回了目光,思字訣瞬間發動,思緒被加速到極致。

    太過強大的思維,太快的速度,溢出腦海,化作思維風暴,縈繞在他的周身。

    一瞬間,便從加減乘除,一路躍遷到黎曼猜想……

    內心世界里沖進來的無數殘念、惡念、怨念,在瞬間便感受到什么叫做被逼急了也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數學風暴制裁。

    充斥內心世界的黑云,轉瞬,便化作淅瀝瀝的細雨,灑落在這片干涸荒蕪的世界。

    秦陽正要繼續完成信息的探索,卻在這時停下了腳步。

    他的意識出現在內心世界,看著這里淅瀝瀝的細雨,干涸的大地,似乎都變得濕潤,內心莫名的有種淡淡的有傷感,似有似無。

    重新睜開眼睛,秦陽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中帶著一絲憂愁,他散去了思字訣,隨手掏出了黑玉神門。

    應龍浮雕睜開眼睛,周遭滾滾怨氣,不斷的被黑玉神門吞噬。

    而那些殘留的殘念、怨念、惡念,在察覺到可以進入沖入秦陽體內之后,便繼續前赴后繼的沖進來。

    秦陽站在原地良久,一動不動。

    怨氣如洪流,源源不斷的涌入黑玉神門,整個世界積攢了不止多少年的怨氣,以肉眼可的速度,飛速降低。

    黑玉神門吞噬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而那些殘念怨念,也已經化作惡念洪流,沖入到秦陽體內。

    短短幾個時辰,整個世界,再也不見半點陰云,也不見半點怨念惡念,殘留的殺氣,以后也會隨著時間慢慢消逝。

    這時,秦陽再次催動思字訣,發動思維風暴,將黑白世界里所有的殘念制裁。

    淅瀝瀝的細雨,源源不斷的灑落,荒蕪的世界里,似乎也多了點生機。

    只是那些濕潤的土地,還有積攢出來的小水坑,也都在慢慢的消散,如同一片荒漠里來了一場雨,根本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在剛才,秦陽就已經得出這個結論,之所以還這么做,是因為這場雨,對整個世界無用,卻可以用到別的地方。

    殺手秦陽出現在黑白世界,念頭一動,再次凝聚出一顆七彩砂礫,灑落的水滴,被飛速匯聚,澆灌到七彩砂礫里。

    七彩砂礫被不斷強化,內部原本只容一人的空間,也被飛速拓展到十數里大。

    狗秦陽念頭一動,在內部幻化出石桌躺椅,躺在上面,隨手一翻,手中便出現一本黎曼幾何,看了一會兒之后,贊嘆有聲。

    “還是數學好啊。”

    殺手秦陽將所有的雨滴,都灌入其中,面無表情的道。

    “之前忽略了外部補益,這次可以補上新的數據,補益對于最穩妥的第二方案,沒有多大意義,可對于施行代替之法的第三方案,卻有最直觀明顯的益處。

    按照推測,自我消耗可以大幅度減少,成功所需耗時大幅度降低,成功幾率大幅度提升。

    而且此法所需冒的風險,會引來的未知變化,也會更少,我建議,將第三方案列入首選,第一方案列入次選。”

    “行,你說的也對,大荒類似這里的地方,應該不少,做好事刷聲望的同時,就把事辦了,的確是可以執行的最順利的方法。”

    狗秦陽暗暗松了口氣,畢竟現在是殺手秦陽上線,他還真怕這狗東西,去認個女爹。

    至于干掉嫁衣自己去當大嬴大帝,當個不好笑的冷笑話聽聽就行,從殺手秦陽嘴里說出來,基本等同于他說他一個人搞定了大一統理論。

    真龍都能被吹死了。

    有了進度,總算是喜人。

    藍天出現,整個秘境,都變得不一樣了,這時候,再施展瞳術,舉目遠眺的時候,似乎所有的干擾都消失了。

    懸浮在半空中,秦陽環視四方,短短幾個呼吸之后,便發現了有點異常的地方。

    極遠的地方,似乎有一點微弱的火光,在瞳術的注視下一閃而逝。

    那不是光輝,是某種力量倒映出來的投影。

    秦陽飛遁而去,后面,人偶師二話不說就跟了上來。

    黑影和丑雞,對視了一眼,一起嘆了口氣。

    飛馳數日之后,就見前方有一座不過百丈高的火山,佇立在大地上。

    火山口只有十數丈,其內火光閃耀,俯瞰下去,卻沒看到流淌的巖漿,只看到有一片暗紅色的水,那是凝聚到極致的暗紅色火焰。

    只是這火焰,似乎什么熱量都沒有。

    秦陽考慮一下試探的風險,轉頭看向人偶師。

    人偶師二話不說,從火山口一躍而下。

    片刻之后,人偶師從里面飛出來。

    “沒什么危險,下面應該還連著其他地方。”

    話音落下,黑影趕忙湊了過來。

    “好好說話,再說一遍,不要以你為參考,你當然沒什么危險!”

    人偶師一怔,沉思了一刻鐘,再次點了點頭。

    “的確沒有危險,我什么都沒有感覺到,那火焰應該只是很真實的幻象。”

    “好。”秦陽點了點頭,跟著人偶師一起跳了下去。

    黑影看了一眼丑雞,丑雞也搖了搖頭。

    “我沒感覺到任何火焰的力量。”

    “行吧,但我總覺得哪不太對。”

    當黑影和丑雞,一起跳下去之后,黑影的臉便綠了。

    他的表情慢慢的變得猙獰,眼睛里開始浮出血絲,整個人仿佛被人搶了糖葫蘆的小朋友一樣暴怒。

    “怒火,我敲里嗎啊墨陽,這特么是秦禿頭的怒火!”

    他想要逃,可是怒火已經攻心,他的理智直線下滑,甚至已經分不清楚那邊是上,那邊是下。

    緊跟著,就見旁邊的丑雞身上,天火噴涌而出,它昂著頭紅著眼睛,火焰化作浪潮,撲向了黑影。

    “狗黑影,你剛才敢罵我蠢,你敢罵我蠢,秦有德都不敢,去死吧,去死吧……”

    黑影縮在龜殼里,龜殼被天火燒的啪啪作響,都翹邊了……

    他還能保持點理智,對著前方頭也不回的秦陽嘶聲大吼。

    “秦陽,你大爺的,老子都快被秦禿頭燒死了,你竟然不管?我就說了,不該跟你來,秦禿頭個狗東西,多少年了啊,竟然還留了一手,他就是為了陰我,我看錯他了,狗東西,狗東西啊!”

    說著說著,黑影便開始語無倫次的爆粗口。

    話音稍稍一頓,他強忍著保持理智,想到了秦陽現在的狀態,他立馬改口。

    “秦陽,我死了,你前面就別想找到秦禿頭了,這里只有我對他的一切最了解!

    秦有德,你大爺的,再不救我們,我就要被丑雞這個雜毛鳥燒死了!”

    “黑影,你大爺,你敢罵我雜毛鳥!我是大日金烏!金烏!我燒死你我!”丑雞紅著眼睛,尖叫著噴火。

    前面的秦陽,面無表情的回過頭,認真思忖了一下。

    “你說的對。”

    回過頭,一手抓住發狂的丑雞,另一只手抓住黑影,將他倆一起塞進了海眼里。

    完事之后,為了保證這倆不死,去海眼看了一眼。

    那倆怒火攻心的家伙,正在海眼里大戰,秦陽冷眼旁觀,觀察了一下,脫離火海的環境之后,他們似乎也開始慢慢的冷靜下來。

    應該不會生死相搏。

    看情況,頂多是黑影被燒傷,龜殼翹邊,丑雞掉點羽毛,露出黑皮,看起來變丑一點。

    問題不大。

    沒理會大大出手的倆貨,秦陽離開海眼。

    他對怒火完全沒感覺,可是看黑影和丑雞,立刻想到了狗秦陽。

    進入黑白世界,整個世界一片火光。

    火焰充斥整個世界,只是那些火焰從地面流淌過去之后,卻什么影響都沒有。

    因為這里已經荒蕪,什么可以點燃的東西都沒有了。

    殘留的黑土地,干涸的河床,對那些火焰也完全沒反應。

    殺手秦陽找了一圈,很快在大地深處,找到了那顆七彩砂礫。

    狗秦陽蹲在里面,有些抑郁。

    哪怕火焰還沒燒穿大地,七彩砂礫內部,已經開始映照出火紅色的神光了。

    “你再來晚一會兒,我就被活活燒死了。”

    “這種力量,若是可以利用,第三方案的進度,會推進至少三成。”殺手秦陽飛速的完成推演。

    “快拉倒吧,還三成,你信不信,只要這顆七彩砂礫被燒到,瞬間就會化為飛灰?你還想一步登天不成?”狗秦陽忍不住怒火上涌,張口就噴。

    “說的也是,的確太強了,會被撐死。”

    “別愣著了,趕緊離開這里。”

    殺手秦陽睜開眼睛,立刻加快速度,脫離這片暗紅色的火海。

    片刻之后,火焰驟然消散。

    一片鳥語花香,郁郁蔥蔥,滿眼生機勃勃的世界,撞入他的眼簾。

    進入這里的瞬間,秦陽淡漠的眼神,便開始無聲無息的多了一絲靈動。

    輕嗅著花香,泥土的芬芳,秦陽臉上緩緩露出一絲笑容。     這止殺牌坊不知存在了多久,上面只有歲月留下的斑駁痕跡,除此之外,也不見什么交戰時留下的痕跡,劍痕刀痕也都沒有。

    這座牌坊本身,應該就是一件至寶,考慮到此地曾經發生的事情,推斷止殺牌坊,可能還是一座秘境之門,連接后方的洞府,固化在此,所以無人能將其帶走。

    秦陽走上前,伸出手觸摸著止殺牌坊,催動真元,如同水波,將其覆蓋,然而技能毫無反應。

    剛才的判斷沒錯,這座牌坊不是單獨的個體,是固化在這里,屬于一個更大的東西的一部分。

    抬起手,手掌看似沒什么變化,其實已經千瘡百孔,如同細沙堆積,此刻稍稍發力,手掌便會崩碎成齏粉。

    真元覆蓋在手掌上,龍血寶術運轉開,傷勢慢慢的恢復。

    名為止殺,實際上,這牌坊上的殺氣,似乎比之殺字碑本體還要霸道一些,只是殺氣就足夠破開他如今的肉身防護。

    黑影湊上前,頗有些感嘆的看著止殺牌坊。

    “我果然沒猜錯啊,前有七殺碑,如今他的止殺牌坊都在了,秦禿頭肯定也落入到大荒了,只是不確定他到底是什么時候到大荒的。

    止殺,嘿,秦禿頭可真是不要臉,整個上古地府的人里,混蛋一大堆,其他人誰立個止殺牌坊都能勉強說的過去,就他秦禿頭沒資格。

    他殺掉的生靈,他自己都算不過來了吧。”

    黑影唏噓了一下,這會兒也算是看開了,去就去吧,秦禿頭萬一真的在,也未必會砍死他。

    畢竟,秦陽這邊剛中了枯心咒,轉頭就能恢復幾個呼吸的時間,還有什么不可能的。

    雖然看樣子,秦陽似乎是剛恢復,就又笑的崩潰了。

    那也是奇跡。

    黑影瞥了一眼還在研究止殺牌坊的秦陽,很隨意的道。

    “別找了,直接進去吧,秦禿頭立下的牌坊,肯定不會玩什么陰的,他想殺人,向來是親自把人砍死。”

    黑影似是很自信,從旁邊跳起,落入到平放在底部的止殺牌坊正中。

    下方黑色的泥土,泛起一絲漣漪,黑影跳進去之后,直接消失在里面。

    秦陽帶著人偶師緊隨其后。

    止殺牌坊正中,漣漪慢慢的消散,一切都恢復了原狀,像是什么都沒發生。

    不多時,深淵里的強大邪物靠近到這里,黑霧中探出一個觸手,小心翼翼的伸向了止殺牌坊。

    當那觸手越過邊界,也想順著一起進入其中的時候,那看似平靜的止殺牌坊上,一陣恐怖之極的殺氣,恍如幻覺,轉瞬即逝。

    瞬間,觸手崩碎消散,黑暗里的邪物,慘叫著退走。

    ……

    一片還殘留著濃重殺氣的秘境里,怨氣凝聚成云,惡毒而扭曲的惡念,充斥其中。

    止殺牌坊,憑空在大地上浮現,烏色的漣漪,在牌坊中浮現,秦陽一行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黑影出來之后,便蹲在地上,手握一團怨氣,其內不斷的浮現出一張張扭曲而殘缺的面孔。

    惡念不斷的沖擊他的意識,他卻笑呵呵的權當沒事干。

    “沒了靈智的殘念,當真是傻啊,當年我是干什么的,憑這點惡念還想動搖我的意識?”

    黑影嘲諷了兩句,抖了抖身子,怨念惡念倒是沒什么,就是這里的殺氣刺激的他的身體,十分不舒服。

    秦陽和人偶師,面無表情的走出來,完全無視這里的一切。

    抬頭望去,天空中的怨氣匯聚成云,那是曾經慘死在這里的諸多高手,按照傳說,前后起碼有兩大波高手慘死在這里。

    有如此可怕的怨氣,倒是也正常。

    再加上那些怨念惡念,按理說,早就應該孕育出一尊強大的邪物,可這里,卻一個成型的小邪物都見不到。

    那些怨念惡念與怨氣結合,只要有成型的趨勢,這里彌漫的恐怖殺氣,便會將其絞碎。

    以至于這里到處都是殘念,卻永遠不可能成氣候。

    不過,每一次被絞碎,都會滋生更多的怨氣,怨念更碎卻也更強,殺氣也會在這個過程中,完成新的積攢。

    如此下去,殘念怨氣不可能成氣候是不錯,可這個秘境,恐怕就撐不住了,到時候爆開了,便是潑天大禍。

    如今那些殘念奈何不了黑影,察覺到有新的人來,立刻蜂擁而上。

    人偶師呆呆的站在原地,揮舞著手在面前擺動。

    “好吵。”

    丑雞整理著羽毛,無視這些東西,它之前吞下那么多天火,可不是白吞的,如今可是正兒八經的邪惡克星,這里的一切,都會本能的離它遠點。

    秦陽沒理會這些殘念,施展瞳術,目光極目遠眺,先行察看周圍的一切。

    周圍的殘念在歡呼,在瘋狂的嘶嚎,他們的入侵,出乎意料的順利。

    剩下倆人,一個意識不動如山,乃是亙古不滅的不滅意識,區區殘念,連蒼蠅嗡嗡都算不上。

    另外一個,他們也奈何不了,似乎連意識都沒有,完全找不到。

    唯有秦陽,內心仿若開了一個空洞,也沒有去反抗,殘念、惡念、怨念可以輕而易舉的滲透進去。

    一個空洞的內心,實在是太符合它們了。

    短短幾個呼吸,這里便開始起風,而后化作風暴,無數受到吸引的瘋狂殘念,前赴后繼的沖向秦陽。

    這里遍布的沉寂殺氣,似乎也開始被激活,跟著一起涌來。

    黑影身上套著的龜殼,開始浮現出刺目的神光,他被刺痛的不得不后退,遠離秦陽。

    人偶師似乎也被吵的不堪折磨,跟著離遠了些。

    剛出來的工具雞,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呢,也被嚇的跟著黑影一起跑了。

    黑影回頭遙望著遠處已經匯聚成黑色龍卷的地方,面色入土。

    “我就知道,中了枯心咒的人,一個個都在作死,他秦有德沒道理例外。”

    “秦有德怎么了?”丑雞嚇得夠嗆,它是邪惡克星沒錯,但架不住這里全部都是邪門東西啊,誰都不理誰還行,一窩蜂堆過來,堆也堆死它了。

    “別提了……”黑影將之前的事說了一下。

    一群人站的遠遠的等著。

    秦陽還站在原地,目光已經被無數雜念怨氣遮掩,內心世界里,無數的殘念涌入,卻發現它們根本沒有什么可占領的東西,這里已經荒蕪枯寂。

    不多時,有殘念發現了那顆七彩的砂礫,一起涌來。

    蹲在七彩砂礫里自閉的狗秦陽,撇了撇嘴。

    “裝什么逼啊,切……”

    話音落下,在那些殘念涌來之前,狗秦陽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門上,七彩砂礫驟然崩碎,化作了原來的黑色砂礫。

    殘念們撲上來,只啃了一口什么味道,什么營養都沒有的沙子。

    秦陽察覺到那些東西已經影響到他了,立刻收回了目光,思字訣瞬間發動,思緒被加速到極致。

    太過強大的思維,太快的速度,溢出腦海,化作思維風暴,縈繞在他的周身。

    一瞬間,便從加減乘除,一路躍遷到黎曼猜想……

    內心世界里沖進來的無數殘念、惡念、怨念,在瞬間便感受到什么叫做被逼急了也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數學風暴制裁。

    充斥內心世界的黑云,轉瞬,便化作淅瀝瀝的細雨,灑落在這片干涸荒蕪的世界。

    秦陽正要繼續完成信息的探索,卻在這時停下了腳步。

    他的意識出現在內心世界,看著這里淅瀝瀝的細雨,干涸的大地,似乎都變得濕潤,內心莫名的有種淡淡的有傷感,似有似無。

    重新睜開眼睛,秦陽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中帶著一絲憂愁,他散去了思字訣,隨手掏出了黑玉神門。

    應龍浮雕睜開眼睛,周遭滾滾怨氣,不斷的被黑玉神門吞噬。

    而那些殘留的殘念、怨念、惡念,在察覺到可以進入沖入秦陽體內之后,便繼續前赴后繼的沖進來。

    秦陽站在原地良久,一動不動。

    怨氣如洪流,源源不斷的涌入黑玉神門,整個世界積攢了不止多少年的怨氣,以肉眼可的速度,飛速降低。

    黑玉神門吞噬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而那些殘念怨念,也已經化作惡念洪流,沖入到秦陽體內。

    短短幾個時辰,整個世界,再也不見半點陰云,也不見半點怨念惡念,殘留的殺氣,以后也會隨著時間慢慢消逝。

    這時,秦陽再次催動思字訣,發動思維風暴,將黑白世界里所有的殘念制裁。

    淅瀝瀝的細雨,源源不斷的灑落,荒蕪的世界里,似乎也多了點生機。

    只是那些濕潤的土地,還有積攢出來的小水坑,也都在慢慢的消散,如同一片荒漠里來了一場雨,根本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在剛才,秦陽就已經得出這個結論,之所以還這么做,是因為這場雨,對整個世界無用,卻可以用到別的地方。

    殺手秦陽出現在黑白世界,念頭一動,再次凝聚出一顆七彩砂礫,灑落的水滴,被飛速匯聚,澆灌到七彩砂礫里。

    七彩砂礫被不斷強化,內部原本只容一人的空間,也被飛速拓展到十數里大。

    狗秦陽念頭一動,在內部幻化出石桌躺椅,躺在上面,隨手一翻,手中便出現一本黎曼幾何,看了一會兒之后,贊嘆有聲。

    “還是數學好啊。”

    殺手秦陽將所有的雨滴,都灌入其中,面無表情的道。

    “之前忽略了外部補益,這次可以補上新的數據,補益對于最穩妥的第二方案,沒有多大意義,可對于施行代替之法的第三方案,卻有最直觀明顯的益處。

    按照推測,自我消耗可以大幅度減少,成功所需耗時大幅度降低,成功幾率大幅度提升。

    而且此法所需冒的風險,會引來的未知變化,也會更少,我建議,將第三方案列入首選,第一方案列入次選。”

    “行,你說的也對,大荒類似這里的地方,應該不少,做好事刷聲望的同時,就把事辦了,的確是可以執行的最順利的方法。”

    狗秦陽暗暗松了口氣,畢竟現在是殺手秦陽上線,他還真怕這狗東西,去認個女爹。

    至于干掉嫁衣自己去當大嬴大帝,當個不好笑的冷笑話聽聽就行,從殺手秦陽嘴里說出來,基本等同于他說他一個人搞定了大一統理論。

    真龍都能被吹死了。

    有了進度,總算是喜人。

    藍天出現,整個秘境,都變得不一樣了,這時候,再施展瞳術,舉目遠眺的時候,似乎所有的干擾都消失了。

    懸浮在半空中,秦陽環視四方,短短幾個呼吸之后,便發現了有點異常的地方。

    極遠的地方,似乎有一點微弱的火光,在瞳術的注視下一閃而逝。

    那不是光輝,是某種力量倒映出來的投影。

    秦陽飛遁而去,后面,人偶師二話不說就跟了上來。

    黑影和丑雞,對視了一眼,一起嘆了口氣。

    飛馳數日之后,就見前方有一座不過百丈高的火山,佇立在大地上。

    火山口只有十數丈,其內火光閃耀,俯瞰下去,卻沒看到流淌的巖漿,只看到有一片暗紅色的水,那是凝聚到極致的暗紅色火焰。

    只是這火焰,似乎什么熱量都沒有。

    秦陽考慮一下試探的風險,轉頭看向人偶師。

    人偶師二話不說,從火山口一躍而下。

    片刻之后,人偶師從里面飛出來。

    “沒什么危險,下面應該還連著其他地方。”

    話音落下,黑影趕忙湊了過來。

    “好好說話,再說一遍,不要以你為參考,你當然沒什么危險!”

    人偶師一怔,沉思了一刻鐘,再次點了點頭。

    “的確沒有危險,我什么都沒有感覺到,那火焰應該只是很真實的幻象。”

    “好。”秦陽點了點頭,跟著人偶師一起跳了下去。

    黑影看了一眼丑雞,丑雞也搖了搖頭。

    “我沒感覺到任何火焰的力量。”

    “行吧,但我總覺得哪不太對。”

    當黑影和丑雞,一起跳下去之后,黑影的臉便綠了。

    他的表情慢慢的變得猙獰,眼睛里開始浮出血絲,整個人仿佛被人搶了糖葫蘆的小朋友一樣暴怒。

    “怒火,我敲里嗎啊墨陽,這特么是秦禿頭的怒火!”

    他想要逃,可是怒火已經攻心,他的理智直線下滑,甚至已經分不清楚那邊是上,那邊是下。

    緊跟著,就見旁邊的丑雞身上,天火噴涌而出,它昂著頭紅著眼睛,火焰化作浪潮,撲向了黑影。

    “狗黑影,你剛才敢罵我蠢,你敢罵我蠢,秦有德都不敢,去死吧,去死吧……”

    黑影縮在龜殼里,龜殼被天火燒的啪啪作響,都翹邊了……

    他還能保持點理智,對著前方頭也不回的秦陽嘶聲大吼。

    “秦陽,你大爺的,老子都快被秦禿頭燒死了,你竟然不管?我就說了,不該跟你來,秦禿頭個狗東西,多少年了啊,竟然還留了一手,他就是為了陰我,我看錯他了,狗東西,狗東西啊!”

    說著說著,黑影便開始語無倫次的爆粗口。

    話音稍稍一頓,他強忍著保持理智,想到了秦陽現在的狀態,他立馬改口。

    “秦陽,我死了,你前面就別想找到秦禿頭了,這里只有我對他的一切最了解!

    秦有德,你大爺的,再不救我們,我就要被丑雞這個雜毛鳥燒死了!”

    “黑影,你大爺,你敢罵我雜毛鳥!我是大日金烏!金烏!我燒死你我!”丑雞紅著眼睛,尖叫著噴火。

    前面的秦陽,面無表情的回過頭,認真思忖了一下。

    “你說的對。”

    回過頭,一手抓住發狂的丑雞,另一只手抓住黑影,將他倆一起塞進了海眼里。

    完事之后,為了保證這倆不死,去海眼看了一眼。

    那倆怒火攻心的家伙,正在海眼里大戰,秦陽冷眼旁觀,觀察了一下,脫離火海的環境之后,他們似乎也開始慢慢的冷靜下來。

    應該不會生死相搏。

    看情況,頂多是黑影被燒傷,龜殼翹邊,丑雞掉點羽毛,露出黑皮,看起來變丑一點。

    問題不大。

    沒理會大大出手的倆貨,秦陽離開海眼。

    他對怒火完全沒感覺,可是看黑影和丑雞,立刻想到了狗秦陽。

    進入黑白世界,整個世界一片火光。

    火焰充斥整個世界,只是那些火焰從地面流淌過去之后,卻什么影響都沒有。

    因為這里已經荒蕪,什么可以點燃的東西都沒有了。

    殘留的黑土地,干涸的河床,對那些火焰也完全沒反應。

    殺手秦陽找了一圈,很快在大地深處,找到了那顆七彩砂礫。

    狗秦陽蹲在里面,有些抑郁。

    哪怕火焰還沒燒穿大地,七彩砂礫內部,已經開始映照出火紅色的神光了。

    “你再來晚一會兒,我就被活活燒死了。”

    “這種力量,若是可以利用,第三方案的進度,會推進至少三成。”殺手秦陽飛速的完成推演。

    “快拉倒吧,還三成,你信不信,只要這顆七彩砂礫被燒到,瞬間就會化為飛灰?你還想一步登天不成?”狗秦陽忍不住怒火上涌,張口就噴。

    “說的也是,的確太強了,會被撐死。”

    “別愣著了,趕緊離開這里。”

    殺手秦陽睜開眼睛,立刻加快速度,脫離這片暗紅色的火海。

    片刻之后,火焰驟然消散。

    一片鳥語花香,郁郁蔥蔥,滿眼生機勃勃的世界,撞入他的眼簾。

    進入這里的瞬間,秦陽淡漠的眼神,便開始無聲無息的多了一絲靈動。

    輕嗅著花香,泥土的芬芳,秦陽臉上緩緩露出一絲笑容。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