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禮親王番外第三百四十七章 懷念

禮親王番外第三百四十七章 懷念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攝政王的醫品狂妃最新章節!

    禮親王番外第三百四十七章 懷念

    饒是徐妃心底萬般不愿,眾目睽睽之下,蘇錦繡又做出了這樣一副親近的姿態,她也只能勉為其難地做起宮中的送嫁人。

    徐妃做送嫁人心底委屈的很,一直在強顏歡笑,來迎親的甄君然則不愿更甚,臉上就不曾有過半分的歡喜,哭喪著臉,按照禮官的吩咐,作揖行禮,好像是個聽話的器械。

    蘇錦繡看著甄君然的模樣,心底恨極,強裝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

    她卻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她一遍遍告訴自己,不能給甄君然難堪,因為她的身后沒有任何的依仗,她必須抓住甄君然這個救命的稻草,只有抓緊了她,自己才能離宮,自己才能……

    可是想著宮中上下都看到了甄君然這幅不情不愿的樣子,她心底就委屈得很,只能強忍著,不去看甄君然那張臉。

    可是,即使是庶公主,迎娶公主的禮節都是繁復冗長的,整個流程下來,甄君然木然的臉上多了不耐,蘇錦繡更是要忍不住心頭涌起的怒火。

    這哪里是顯示臣子對她這個公主的尊重,這分明是在踩自己的臉。

    這一切,都怪阿蠻,都是蘇阿蠻。

    蘇錦繡將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歸到阿蠻的身上,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都是阿蠻造成的。

    如果不是阿蠻,自己會是北安最尊崇的公主,嫁最好的男子,甚至成為一國之后,可是因為阿蠻,她想象中的美好,丁點都不屬于自己。

    蘇錦繡含著滿腹的恨意,被甄君然牽著手走出了錦繡宮,一身明艷嫁衣的她被甄君然塞進了略帶寒酸的花轎,然后匆匆向著宮外而去。

    蘇錦繡以為在宮中自己已經受盡了委屈,卻不想那不過是皮毛而已,等她的花轎到了甄家,才知道之前嬤嬤嘴里說的敷衍是何種樣子,只是簡單的裝扮了點紅,連親朋都沒有幾個。

    這樣的場景,哪里像是迎娶公主,堂堂將軍府納個妾也要比今天更熱鬧。

    站在寥落的喜堂,看著臉上毫無喜悅的公婆,本來對宮外生活還有期待的蘇錦繡,此時心底一片幻滅。

    如果母妃還是高高在上的貴妃,她定然一怒之下就回宮,就是沒有父皇為自己做主,母妃也不會讓自己受這樣大的委屈。

    可是現在,她能怎么辦?父皇好像已經完全舍棄了自己,母妃進了冷宮,她回宮又能依靠誰?

    她聽著禮官的唱喏,行禮,叩拜,木然地三拜九叩,然后被人帶進了洞房。

    洞房的裝飾連喜糖都不如,處處都透著甄家對她這個公主的怠慢和不滿。

    坐在床上等著新郎的蘇錦繡,心底盡是茫然,這樣的場景,不是她曾想過的。

    為什么一切都變了樣子?

    一切,好像都是在自己去大周開始的,回來之后,皇后沒了,父皇和自己不親,自己的母妃……,自己好像沒做什么,怎么就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

    因為寂寥,她有了太長的時間去懷念,懷念皇后還在的時候,因為有皇后照拂,有阿蠻的保護,她在宮中過的比阿蠻那個嫡公主都要順遂,那時候的日子,真的是極好。

    誰都知道她是皇上皇后喜歡的公主,誰都知道,她的未來,定然會是權貴之家的主母,可是,怎么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呢?

    向來想去,蘇錦繡能責怪的也就只剩了阿蠻,雖然沒了皇后,如果她愿意護著自己,那自己還會依舊順遂,可是她卻……     禮親王番外第三百四十七章 懷念

    饒是徐妃心底萬般不愿,眾目睽睽之下,蘇錦繡又做出了這樣一副親近的姿態,她也只能勉為其難地做起宮中的送嫁人。

    徐妃做送嫁人心底委屈的很,一直在強顏歡笑,來迎親的甄君然則不愿更甚,臉上就不曾有過半分的歡喜,哭喪著臉,按照禮官的吩咐,作揖行禮,好像是個聽話的器械。

    蘇錦繡看著甄君然的模樣,心底恨極,強裝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

    她卻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她一遍遍告訴自己,不能給甄君然難堪,因為她的身后沒有任何的依仗,她必須抓住甄君然這個救命的稻草,只有抓緊了她,自己才能離宮,自己才能……

    可是想著宮中上下都看到了甄君然這幅不情不愿的樣子,她心底就委屈得很,只能強忍著,不去看甄君然那張臉。

    可是,即使是庶公主,迎娶公主的禮節都是繁復冗長的,整個流程下來,甄君然木然的臉上多了不耐,蘇錦繡更是要忍不住心頭涌起的怒火。

    這哪里是顯示臣子對她這個公主的尊重,這分明是在踩自己的臉。

    這一切,都怪阿蠻,都是蘇阿蠻。

    蘇錦繡將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歸到阿蠻的身上,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都是阿蠻造成的。

    如果不是阿蠻,自己會是北安最尊崇的公主,嫁最好的男子,甚至成為一國之后,可是因為阿蠻,她想象中的美好,丁點都不屬于自己。

    蘇錦繡含著滿腹的恨意,被甄君然牽著手走出了錦繡宮,一身明艷嫁衣的她被甄君然塞進了略帶寒酸的花轎,然后匆匆向著宮外而去。

    蘇錦繡以為在宮中自己已經受盡了委屈,卻不想那不過是皮毛而已,等她的花轎到了甄家,才知道之前嬤嬤嘴里說的敷衍是何種樣子,只是簡單的裝扮了點紅,連親朋都沒有幾個。

    這樣的場景,哪里像是迎娶公主,堂堂將軍府納個妾也要比今天更熱鬧。

    站在寥落的喜堂,看著臉上毫無喜悅的公婆,本來對宮外生活還有期待的蘇錦繡,此時心底一片幻滅。

    如果母妃還是高高在上的貴妃,她定然一怒之下就回宮,就是沒有父皇為自己做主,母妃也不會讓自己受這樣大的委屈。

    可是現在,她能怎么辦?父皇好像已經完全舍棄了自己,母妃進了冷宮,她回宮又能依靠誰?

    她聽著禮官的唱喏,行禮,叩拜,木然地三拜九叩,然后被人帶進了洞房。

    洞房的裝飾連喜糖都不如,處處都透著甄家對她這個公主的怠慢和不滿。

    坐在床上等著新郎的蘇錦繡,心底盡是茫然,這樣的場景,不是她曾想過的。

    為什么一切都變了樣子?

    一切,好像都是在自己去大周開始的,回來之后,皇后沒了,父皇和自己不親,自己的母妃……,自己好像沒做什么,怎么就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

    因為寂寥,她有了太長的時間去懷念,懷念皇后還在的時候,因為有皇后照拂,有阿蠻的保護,她在宮中過的比阿蠻那個嫡公主都要順遂,那時候的日子,真的是極好。

    誰都知道她是皇上皇后喜歡的公主,誰都知道,她的未來,定然會是權貴之家的主母,可是,怎么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呢?

    向來想去,蘇錦繡能責怪的也就只剩了阿蠻,雖然沒了皇后,如果她愿意護著自己,那自己還會依舊順遂,可是她卻……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