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重回帝落灣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重回帝落灣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節!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重回帝落灣

    虛空中,兩人安靜對峙,空間彌漫著強烈肅殺之氣。

    尊貴的紫袍咧咧作響,散發雍容華貴的王者氣度,麒麟面具之下,一雙充滿剛毅的眼瞳,給人鐵血雄風之感。

    若秦浩在此,必然能夠認出,此人正是丹閣御使。

    當然,他還有另外一重身份,雷澤殿殿主之一,東洲雷帝,亦乃雷蛟師尊。

    此刻,御使軀體之內隱隱有雷鳴聲震蕩,綻放的白金帝光越發洶涌強橫,氣息一節節攀升,仿佛沒有止境。

    長年壓制修為,他在丹閣隱忍,到南域后還在隱忍,金光城那一戰,他本可輕易擊殺軒轅無霸諸人,只怕引起秦浩懷疑,所以他盡力克制著。

    否側軒轅家族第三皇子軒轅無曜,豈配當他的對手?

    與軒轅無曜交戰,御使認為是種恥辱,對方根本不配。

    后來豐城大戰落定,他隨同段展飛登船,準備一起返回北疆,中途臨時改變主意,決定留下看著秦浩,段展飛對此也沒有異議。

    其實這三年來,御使一直隱匿于暗處。

    征兆開啟那一天,他同樣到了帝落灣,親眼目睹圣華偽裝的黑袍元帝,將所有征兆者盡皆屠盡,當時他便看出,神宮背后有一樁大陰謀。

    只是秦浩諸人被陣法傳送消失,那股陣力極為詭異,有攝魂致幻效果,受到陣力影響,御使沒能及時跟上,直至某一天,他赫然發現神宮原來就在眼前。

    “設下涅槃結界,煉化大陸四域英才,奪萬物血脈道意于一身,原本我覺得自己夠冷血了,而你這家伙卻比我還瘋狂。”

    御使冰冷出口道。

    封禁神宮的結界非常強,縱然是他,也沒有把握從外面破開。而且他一直在猶豫轟擊結界,是否會給神宮之內的秦浩造成什么影響,他不敢輕易下手。

    但今日,結界由內而外破碎,那一刻御使的反應不是驚喜,而是馬上進入狀態,做好戰斗準備。

    現在秦浩安全離去,他便沒有后顧之憂。

    “你到底是誰?”巨大邪神虛影當中,傳來圣華的叱問,他能夠從對方身上清晰的感知出境界,無暇之巔,無限逼近涅槃。

    此人并非神宮之人,竟懷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再問一百句答案依舊一樣,你……”御使手掌緩緩抬起,指著巨大邪神虛影道“今天必須死。”

    此人邪氣太濃,也不知吞噬了多少強者道意,對秦浩的威脅極大。

    “那得看你有沒有殺我的本事。”圣華咆哮,邪神虛影踏步向前,一足落下,空間似崩塌般瘋狂震顫,巨大拳頭轟向前去,噴吐無盡滔天邪光,將御使整個人吞沒進去。

    轟……咔嚓!

    九天劈落一束雷劫,降臨御使位置,邪光在雷劫轟擊之中蕩然無存,一尊同樣偉岸的巨大虛影橫空降臨,宛如雷神,周身雷光環繞,散發著無暇雷霆道威。

    “就這般程度?”御使冷笑,同樣一拳轟向前去,巨大雷神虛影踏步前往,道威化作無盡末日雷光,一股股爆炸性的力量轟炸在邪神身軀之上。

    蹭蹭蹭!

    邪神虛影倒退數步,圣華只感覺身體都有些麻木,可怕的雷霆道意滲透邪力,侵入他的體內,仿佛可以擊碎他的邪魂。

    “雷法,你比得過道藏?”圣華虛空握拳,他頭頂上方,龐大雷云降臨,璀璨神雷至雷云當中一道道瘋狂降落,全部匯聚在他軀體上,六條邪臂揮動,掃出無盡雷海吞噬向前,欲將御使葬滅。

    “我會的,遠不止雷法。”御使震嘯一聲,洶涌光華朝四周爆發開來,一股令人心顫的戰意充斥天地間,戰意強烈的宛如真神附體,只見雷神氣體之上雷劫閃爍,打出一片熾光神雷,與圣華的邪雷交織在一起,互相瘋狂劈殺著。

    轟隆!

    大道破碎,神雷絞盡邪雷繼續向前,剛猛霸道,中途凝聚為一柄柄雷劍,無盡神雷之劍刺殺而去,接連洞穿邪神虛影,噗地一口熱血至空中灑落,籠罩圣華法身破碎,一抹驚駭出現雙目當中“至極戰意。”

    純粹的戰意,沒有夾雜任何規則道意,只有最根本的戰!

    仿佛這名麒麟男子就是戰神化身,天生為戰斗而生,當戰意附體后,增強的豈止是雷法,所有體質都在上升。

    戰意不滅,戰力無盡。

    “你也不弱……可惜比我弱了一點點。”一縷血跡至御使嘴角流出,他麒麟面罩下方的臉龐,有少量邪氣緩緩溢了出來,顯然遭受圣華邪雷損傷,但那邪氣馬上被周身神雷湮滅。

    “再一招,賜你含恨。”御使道,白金罡氣化作風暴肆虐開來,神宮上空再一次被龐大的陰云籠罩,一縷縷璀璨神雷閃爍,強大的道威在戰意中持續增強。

    “九宮戰帝力。”圣華握拳發出爆吼,邪神虛影崩滅,明顯他落入下風,但要說敗,絕不可能。

    一道道金光不斷洞穿身軀,雙腕,雙腿,膝蓋,后背,心臟,當最后一道金光至腦袋閃爍開來,圣華竟打通了完整的戰帝之力,他的肉魄當中蘊含著無盡霸道的力量,拳頭輕握,虛空發出一連串音爆之聲。

    無數畸長的腦袋從圣華背后探出,像無數條手臂揮舞,在哪些腦袋之中,竟然有天權、太微、開陽戰尊的面孔浮現,充斥著無盡邪念。

    圣華喚醒萬惡,釋放完整邪力,那強大的力量竟一點點開始撐裂帝軀。

    元帝身軀顯然不足以承受他爆發的力量,假若換成邪胎,他必然會更強。

    “神葬。”御使口中吐出一道聲音,如若神令降臨,他指向前方,天地間神雷一道道劈落,嗡地一聲,天仿佛塌了下來,蘊含著無盡雷劫的龐大陰云,竟整個朝著圣華鎮壓而去。

    縱然是天道之下的邪神在世,也難逃葬滅。

    圣華抬頭看天,陰云龐大無邊,內部閃爍可怕的雷劫,恐怖戰威壓臨而下,如是九界戰神矗立雷云之中。

    這一刻,圣華背后無數邪靈瘋狂朝上空升去,欲要以邪力阻止。

    砰砰砰!

    一顆顆丑陋腦袋不斷在雷劫中炸裂,其中包括天權諸人的面孔,戰神雷云霸道垂落,勢不可擋,一寸寸壓在圣華頭頂。

    在這一瞬,圣華感覺像在與天道對抗,竟生出無力之感,他雙臂撐托而起,體內九宮戰帝力爆發至極限,不斷變換的面孔最終定格成開陽戰尊的相貌,仿佛要以開陽的意志支撐下去,縱然如此,雙腿仍舊一點點往下陷,脊背漸漸彎曲,骨頭紛紛炸裂。

    “不。”

    轟,咔嚓!

    神葬雷劫吞沒大地,將殘破神宮完全覆蓋,一聲不甘至極的怒吼隨之消散在雷劫當中。

    “我都說了,你比我弱了一點點。”御使目睹圣華隕落,無盡空間再感受不出半絲邪力,他麒麟面具下,露出一抹微笑,隨之,身子一陣瘋狂顫抖,虛空矗立的雷神虛影頓時消散,一口熱血噴灑在地,狠狠咳嗽了幾聲“看來這身子,仍是無法支撐我足夠的力量。”

    輕輕翻開袖子,結實的胳膊出現了諸多裂痕,一些邪氣正從皮膚中溢出,御使面色凝重,轉身化作流光朝蒼穹飛馳過去,得趕緊找個地方將侵蝕身體的邪力驅除干凈。

    ……

    飛,元翼拍打,不知疲倦的飛。

    時間在意識當中變得非常漫長,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在諸弟子幾乎快累昏厥的時候,終于,他們眼前一亮,仿佛進入另外一片天地,終于回到了現實中來。

    彭彭彭彭!

    一道道濕漉漉的身體不斷摔砸在地,每摔落一道,便躺在原位一動不動,仿佛連心跳都已經停止。

    喘息聲連成一片,放眼看去,在一片廣闊海灣的沿岸,逃離神宮的弟子橫七豎八的趴在草叢里,宛如一群死豬。

    秦浩的腦袋枕在蕭晗腿上,一層清澈水光閃爍在身體上,體內漸漸恢復一些力氣。

    不過,此刻他心弦沒有輕松,為助他們逃離出來,長生樹整個被圣華摧毀,妙璃師姐斷后,至今生死未卜,如何讓他心情平靜。

    “終于逃出來了。”旁邊響起周悟道的哭腔,神宮三年,既是美夢,也是噩夢。

    三年來,諸人修為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皆從元尊級晉升至人皇境,其中不少人領悟規則,更有少數人踏入帝階。

    若放在外界,莫說三年,三十年怕也未必有此傲人的成就。

    可這一切,皆是諸人拿命在賭,差點死在邪魂手里,被煉成道意,神魂不存。

    縱然在座都是名動一方的天才,仍然對神宮充滿了恐懼。若重來一次,大概沒人愿意再參加這場征兆。

    神宮,將成為諸人心里難以磨滅的陰影,圣華也必會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噩夢,可能許多人做夢,都會從夢里嚇醒。

    不過,這三年他們卻是受到了七位峰尊教導,更得得諸位首席師兄照顧,那些人縱為一縷執念,卻又如此真實。

    也許圣華會成為他們心靈深處的恐懼,但諸位峰尊和師兄卻是刻在他們記憶中的美好。

    “這里是……帝落灣!”首無缺支撐著站起,掃視周邊環境,不禁發出驚訝之聲。

    如今他們身處之地,竟是當初接受征兆的最后一道考核場地。

    他們,又回到了原點。

    眾人聞言紛紛支撐著爬起來,目光望向周圍,竟然真的是帝落灣。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重回帝落灣

    虛空中,兩人安靜對峙,空間彌漫著強烈肅殺之氣。

    尊貴的紫袍咧咧作響,散發雍容華貴的王者氣度,麒麟面具之下,一雙充滿剛毅的眼瞳,給人鐵血雄風之感。

    若秦浩在此,必然能夠認出,此人正是丹閣御使。

    當然,他還有另外一重身份,雷澤殿殿主之一,東洲雷帝,亦乃雷蛟師尊。

    此刻,御使軀體之內隱隱有雷鳴聲震蕩,綻放的白金帝光越發洶涌強橫,氣息一節節攀升,仿佛沒有止境。

    長年壓制修為,他在丹閣隱忍,到南域后還在隱忍,金光城那一戰,他本可輕易擊殺軒轅無霸諸人,只怕引起秦浩懷疑,所以他盡力克制著。

    否側軒轅家族第三皇子軒轅無曜,豈配當他的對手?

    與軒轅無曜交戰,御使認為是種恥辱,對方根本不配。

    后來豐城大戰落定,他隨同段展飛登船,準備一起返回北疆,中途臨時改變主意,決定留下看著秦浩,段展飛對此也沒有異議。

    其實這三年來,御使一直隱匿于暗處。

    征兆開啟那一天,他同樣到了帝落灣,親眼目睹圣華偽裝的黑袍元帝,將所有征兆者盡皆屠盡,當時他便看出,神宮背后有一樁大陰謀。

    只是秦浩諸人被陣法傳送消失,那股陣力極為詭異,有攝魂致幻效果,受到陣力影響,御使沒能及時跟上,直至某一天,他赫然發現神宮原來就在眼前。

    “設下涅槃結界,煉化大陸四域英才,奪萬物血脈道意于一身,原本我覺得自己夠冷血了,而你這家伙卻比我還瘋狂。”

    御使冰冷出口道。

    封禁神宮的結界非常強,縱然是他,也沒有把握從外面破開。而且他一直在猶豫轟擊結界,是否會給神宮之內的秦浩造成什么影響,他不敢輕易下手。

    但今日,結界由內而外破碎,那一刻御使的反應不是驚喜,而是馬上進入狀態,做好戰斗準備。

    現在秦浩安全離去,他便沒有后顧之憂。

    “你到底是誰?”巨大邪神虛影當中,傳來圣華的叱問,他能夠從對方身上清晰的感知出境界,無暇之巔,無限逼近涅槃。

    此人并非神宮之人,竟懷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再問一百句答案依舊一樣,你……”御使手掌緩緩抬起,指著巨大邪神虛影道“今天必須死。”

    此人邪氣太濃,也不知吞噬了多少強者道意,對秦浩的威脅極大。

    “那得看你有沒有殺我的本事。”圣華咆哮,邪神虛影踏步向前,一足落下,空間似崩塌般瘋狂震顫,巨大拳頭轟向前去,噴吐無盡滔天邪光,將御使整個人吞沒進去。

    轟……咔嚓!

    九天劈落一束雷劫,降臨御使位置,邪光在雷劫轟擊之中蕩然無存,一尊同樣偉岸的巨大虛影橫空降臨,宛如雷神,周身雷光環繞,散發著無暇雷霆道威。

    “就這般程度?”御使冷笑,同樣一拳轟向前去,巨大雷神虛影踏步前往,道威化作無盡末日雷光,一股股爆炸性的力量轟炸在邪神身軀之上。

    蹭蹭蹭!

    邪神虛影倒退數步,圣華只感覺身體都有些麻木,可怕的雷霆道意滲透邪力,侵入他的體內,仿佛可以擊碎他的邪魂。

    “雷法,你比得過道藏?”圣華虛空握拳,他頭頂上方,龐大雷云降臨,璀璨神雷至雷云當中一道道瘋狂降落,全部匯聚在他軀體上,六條邪臂揮動,掃出無盡雷海吞噬向前,欲將御使葬滅。

    “我會的,遠不止雷法。”御使震嘯一聲,洶涌光華朝四周爆發開來,一股令人心顫的戰意充斥天地間,戰意強烈的宛如真神附體,只見雷神氣體之上雷劫閃爍,打出一片熾光神雷,與圣華的邪雷交織在一起,互相瘋狂劈殺著。

    轟隆!

    大道破碎,神雷絞盡邪雷繼續向前,剛猛霸道,中途凝聚為一柄柄雷劍,無盡神雷之劍刺殺而去,接連洞穿邪神虛影,噗地一口熱血至空中灑落,籠罩圣華法身破碎,一抹驚駭出現雙目當中“至極戰意。”

    純粹的戰意,沒有夾雜任何規則道意,只有最根本的戰!

    仿佛這名麒麟男子就是戰神化身,天生為戰斗而生,當戰意附體后,增強的豈止是雷法,所有體質都在上升。

    戰意不滅,戰力無盡。

    “你也不弱……可惜比我弱了一點點。”一縷血跡至御使嘴角流出,他麒麟面罩下方的臉龐,有少量邪氣緩緩溢了出來,顯然遭受圣華邪雷損傷,但那邪氣馬上被周身神雷湮滅。

    “再一招,賜你含恨。”御使道,白金罡氣化作風暴肆虐開來,神宮上空再一次被龐大的陰云籠罩,一縷縷璀璨神雷閃爍,強大的道威在戰意中持續增強。

    “九宮戰帝力。”圣華握拳發出爆吼,邪神虛影崩滅,明顯他落入下風,但要說敗,絕不可能。

    一道道金光不斷洞穿身軀,雙腕,雙腿,膝蓋,后背,心臟,當最后一道金光至腦袋閃爍開來,圣華竟打通了完整的戰帝之力,他的肉魄當中蘊含著無盡霸道的力量,拳頭輕握,虛空發出一連串音爆之聲。

    無數畸長的腦袋從圣華背后探出,像無數條手臂揮舞,在哪些腦袋之中,竟然有天權、太微、開陽戰尊的面孔浮現,充斥著無盡邪念。

    圣華喚醒萬惡,釋放完整邪力,那強大的力量竟一點點開始撐裂帝軀。

    元帝身軀顯然不足以承受他爆發的力量,假若換成邪胎,他必然會更強。

    “神葬。”御使口中吐出一道聲音,如若神令降臨,他指向前方,天地間神雷一道道劈落,嗡地一聲,天仿佛塌了下來,蘊含著無盡雷劫的龐大陰云,竟整個朝著圣華鎮壓而去。

    縱然是天道之下的邪神在世,也難逃葬滅。

    圣華抬頭看天,陰云龐大無邊,內部閃爍可怕的雷劫,恐怖戰威壓臨而下,如是九界戰神矗立雷云之中。

    這一刻,圣華背后無數邪靈瘋狂朝上空升去,欲要以邪力阻止。

    砰砰砰!

    一顆顆丑陋腦袋不斷在雷劫中炸裂,其中包括天權諸人的面孔,戰神雷云霸道垂落,勢不可擋,一寸寸壓在圣華頭頂。

    在這一瞬,圣華感覺像在與天道對抗,竟生出無力之感,他雙臂撐托而起,體內九宮戰帝力爆發至極限,不斷變換的面孔最終定格成開陽戰尊的相貌,仿佛要以開陽的意志支撐下去,縱然如此,雙腿仍舊一點點往下陷,脊背漸漸彎曲,骨頭紛紛炸裂。

    “不。”

    轟,咔嚓!

    神葬雷劫吞沒大地,將殘破神宮完全覆蓋,一聲不甘至極的怒吼隨之消散在雷劫當中。

    “我都說了,你比我弱了一點點。”御使目睹圣華隕落,無盡空間再感受不出半絲邪力,他麒麟面具下,露出一抹微笑,隨之,身子一陣瘋狂顫抖,虛空矗立的雷神虛影頓時消散,一口熱血噴灑在地,狠狠咳嗽了幾聲“看來這身子,仍是無法支撐我足夠的力量。”

    輕輕翻開袖子,結實的胳膊出現了諸多裂痕,一些邪氣正從皮膚中溢出,御使面色凝重,轉身化作流光朝蒼穹飛馳過去,得趕緊找個地方將侵蝕身體的邪力驅除干凈。

    ……

    飛,元翼拍打,不知疲倦的飛。

    時間在意識當中變得非常漫長,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在諸弟子幾乎快累昏厥的時候,終于,他們眼前一亮,仿佛進入另外一片天地,終于回到了現實中來。

    彭彭彭彭!

    一道道濕漉漉的身體不斷摔砸在地,每摔落一道,便躺在原位一動不動,仿佛連心跳都已經停止。

    喘息聲連成一片,放眼看去,在一片廣闊海灣的沿岸,逃離神宮的弟子橫七豎八的趴在草叢里,宛如一群死豬。

    秦浩的腦袋枕在蕭晗腿上,一層清澈水光閃爍在身體上,體內漸漸恢復一些力氣。

    不過,此刻他心弦沒有輕松,為助他們逃離出來,長生樹整個被圣華摧毀,妙璃師姐斷后,至今生死未卜,如何讓他心情平靜。

    “終于逃出來了。”旁邊響起周悟道的哭腔,神宮三年,既是美夢,也是噩夢。

    三年來,諸人修為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皆從元尊級晉升至人皇境,其中不少人領悟規則,更有少數人踏入帝階。

    若放在外界,莫說三年,三十年怕也未必有此傲人的成就。

    可這一切,皆是諸人拿命在賭,差點死在邪魂手里,被煉成道意,神魂不存。

    縱然在座都是名動一方的天才,仍然對神宮充滿了恐懼。若重來一次,大概沒人愿意再參加這場征兆。

    神宮,將成為諸人心里難以磨滅的陰影,圣華也必會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噩夢,可能許多人做夢,都會從夢里嚇醒。

    不過,這三年他們卻是受到了七位峰尊教導,更得得諸位首席師兄照顧,那些人縱為一縷執念,卻又如此真實。

    也許圣華會成為他們心靈深處的恐懼,但諸位峰尊和師兄卻是刻在他們記憶中的美好。

    “這里是……帝落灣!”首無缺支撐著站起,掃視周邊環境,不禁發出驚訝之聲。

    如今他們身處之地,竟是當初接受征兆的最后一道考核場地。

    他們,又回到了原點。

    眾人聞言紛紛支撐著爬起來,目光望向周圍,竟然真的是帝落灣。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