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超品神農 > 第1593章 金精小獸

第1593章 金精小獸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超品神農最新章節!

    第1593章 金精小獸

    實際上他們抓這一窩金精獸,是提前知道它們的老巢,然后在周圍設下了法陣,是三頭大的金精獸極力將法陣撕咬了一個口子,幼獸才逃走。

    而他們在沒有法陣束縛的前提下,很難輕松抓到幼獸,想抓到成年的金精獸更是機會微乎其微。

    如果很容易抓到,金精獸光是他們聚陽門的持續抓捕,就應該在很早之前就滅絕了,畢竟光是聚陽門的修士對其的需求,就超過了金精獸種群的總數量了。

    這種小型妖獸,因為吞金的緣故,血肉發生了異變,尤其是精血,對于同時修煉法術和體術的聚陽門修士來說,有著很大的用處,這類精血無論是生吞還是作為藥引煉制成丹藥,他們的修士使用了之后,自身氣血會發生特殊的變化,在氣血的刺激下,血肉以及骨骼的強度都會提升,而他們煉體就是要讓肉身的強度增強,配合金精獸的精血使用,效果很好,門內的修士尤其是年輕修士,一個個都十分渴望得到這一類精血。

    實力越強的金精獸,其精血的效果自然越好,相應地,也只有修為達到一定層次的修士,才能夠使用這種精血,否則,實力和精血的品級不匹配,精血反而會灼傷血肉和筋骨。

    段慶他之所以在抓到了三頭成年的金精獸后,還要對兩只幼獸窮追不舍,是因為這種幼獸適合練氣境的入門修士使用。

    當然,不是聚陽門內的普通入門修士能夠享用金精幼獸的精血的。聚陽門和其他宗門勢力一樣,等級森嚴,沒背景且資質一般的入門修士,根本不可能得到宗門的重點栽培。

    他是要抓住兩頭幼獸,一頭留給自己的一名嫡系后輩使用,一頭則用來送禮。

    其實沒有褚門主出現,他也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抓到這兩頭幼獸,因為現在已經將幼獸逼到了云淵之地,他的人已經從外圍包圍了整個云淵,等于是布下了一張很大的網,幼獸修為很弱,筑基修士就能對付,他的人都是結丹修士,又有法寶在手,收網之后,可能有著六成的幾率,抓到這兩頭幼獸。

    褚門主來了,指揮權自然要交給對方,也意味著兩頭幼獸搞不好也得交給對方。

    因此,盡管褚門主來了,抓到幼獸的幾率差不多有九成,可他的“獵物”只怕要拱手送人,他內心中當然不愿意,只是不敢在明面上表露出來。

    現在,匯報完了,他已經打算交出指揮權了。

    他的前面,褚門主站著沒動,矮壯的身軀像是能和附近的山融為一體一樣,褚門主瞇著小眼睛說道“我恰好從附近飛過,看到了身穿本門服飾的弟子在行動,下來看一看。”

    “多虧褚門主來了,要不然那兩頭金精幼獸就難抓了,有褚門主在,它們跑不掉了!”

    段慶心里面跟明鏡似的,對方哪怕真的是好奇心驅使之下,飛下來看一看的,現在知道他們是在圍捕金精幼獸,對方哪怕還有事情在身,也會先放下來,抓到金精幼獸再說了。

    因為對方也有一個嫡系晚輩,剛開始修煉,同樣需要金精幼獸這種奇物為晚輩打下良好的修煉基礎。

    所以,他就算不同意對方插一腳進來,對方只怕也會變著法子插進來,與其這樣遭到對方的不滿,他還不如主動讓出指揮權,起碼能給對方留個好印象。

    有的時候,他這樣的元嬰境中期修為的長老,都得被迫這么做,將原本穩穩會抓住的利益拱手送出去。

    “嗯,金精幼獸確實狡猾,我既然來了,自然不能看著本門的修士圍捕金精幼獸失敗,一定要將它們抓到手。”

    果然,褚門主沒有退讓,“順勢”接手了他送出的指揮權。

    “段長老,麻煩你下令,從云淵之地的其他三面收網,留下我所在的這一面開著口子,我在這等著那兩頭幼獸逃出來。”褚門主飛快吩咐道。

    “是,我現在就去辦。”段慶應道。

    圍捕金精獸的通常做法,就是在收網的時候故意留下一面口子,讓幼獸往口子的方向逃,然后在口子這兒的強者便可以真正收網了。

    一般情況下,金精獸會按照他們的布置往口子這兒逃,只有少數情況下,金精獸會從其他方向突圍。

    段慶打算飛過去,指揮他的人,按照褚門主的吩咐辦事了。

    “等一下,”褚門主笑著道,“我是不請自來的,也不能真的將兩頭金精幼獸都拿走,事情結束后,段長老得一頭,我得一頭,如何?”

    段慶連忙笑著道“多謝褚門主!”

    如果褚門主吃相難看點,硬是要拿走兩頭金精幼獸,他也是敢怒不敢言。現在能得到其中的一頭,至少他的那個天賦很不錯的嫡系晚輩就有了金精幼獸的精血可以使用了。

    至于原本想送禮給門內的涂門主,只能是作罷了。好在涂門主那邊他沒有夸下海口過,不需要將他得到的一頭金精幼獸送出去。

    “行,段長老去主持收網吧。”褚姓修士笑道。

    他不好把事情做太絕了,畢竟今天還有段慶之外的同門修士看到,知道今天的事情,何況他的那個嫡系后輩只需要一頭金精幼獸就夠了,沒必要將好處全給占了。

    至于段慶去收網,幾乎不會出紕漏,金精幼獸這種小獸被追著一路逃,早就是獸心大亂了,發現被合圍之后,其中有一面有出口,肯定會朝著出口這兒逃,畢竟幼獸不像成年獸,沒任何和人類修士交鋒的經驗。

    所以他只需要站在這兒,任由段慶他們在廣袤的云淵之地慢慢收網就好。

    ……

    王倫重新將云淵之地劃分好區域后,繼續布置放大法陣,五個多小時下來,總共探查完了二十多塊地方,哪怕毫無所獲,王倫也不失望。

    畢竟,這種方法找含有高等級能量的秘地,本身就需要大運氣,他也是做好了一個月浪費一整天的打算了,比如今天這一天,哪怕什么都沒發現,也是在他的預料內,談不上失望不失望。

    嗖。王倫從空中落下,落到了第二十三塊區域的正中心,隨后三十一面陣旗飛出,集中插在一平米大小的地上。

    接下來的布陣過程,王倫已經很熟了,可以說閉著眼睛都能完成。

    當放大法陣內的普通能量開始振動,頻率逐漸提升,王倫的眼睛盯著陣旗,神識覆蓋周圍幾百米的范圍。

    這個地方人跡罕至,他要防的話,基本也只需要防備那些能噴瘴毒的毒蟲毒蛇,神識不需要擴張到太遠的地方。

    振動的頻率繼續提升,王倫忽然看到一部分陣旗在顫動,而奇怪的是,他還能感知到陣旗下方的地下,正有什么東西在往上移動!

    王倫不認為這是普通能量的振動頻率,和此地的高等級能量的振動頻率達到了一致,陣旗因為共振現象而顫動,因為長孫無恙說過了,高等級能量的振動頻率極其細微,修士是感知不到的。而他現在卻可以感知地下有東西在朝上面移動,顯然這不符合情況。

    為了以防萬一,王倫激活了旋天矛,人站了起來,緊盯著地面。

    地下開始有動靜了,部分陣旗顫動幅度增大,緊跟著,地面被地下的東西拱了起來,陣旗開始傾倒,其中的兩面相鄰的陣旗被推倒,泥塊也被推開,下面鉆出來一個像小貓一樣的腦袋,緊跟著,小獸的完整樣子顯露出來。

    小獸通體金色,不像小貓,身上的是金色的甲,有些像穿山甲身上的甲片,這小獸的腦袋也是金色的,卻和小貓想象,都有很圓的眼睛還有金色的長胡須。

    大小上,小獸也就和出聲三四個月的小奶貓那般大,它鉆出來后,明顯在發現王倫后被震驚住了,緊跟著才在空氣中化為一道金色的身影,從王倫旁邊飛速閃了過去。

    王倫和小獸四目相對的時間就只有一瞬間,驚鴻一瞥中看清楚了小獸的樣子。

    這小獸最大的特點,一是身上有金色的甲片,而是腦袋和小貓的腦袋很像。

    這兩個特點綜合起來,就讓這種小獸的辨識度極高了,王倫迅速想到了金精獸這個名字。

    金精獸專門以金作為食物,因此基本只在金礦附近生存,聽說這種小型妖獸的精血是煉體修士的最愛,活的金精獸的賣價很高,往往還有價無市,聽說是這種小獸極難捕捉,中大型宗門的修士都很難有機會抓到它們。

    王倫見這頭明顯是幼獸的小獸急于逃命,心中疑惑,不明白金精幼獸為什么要逃。

    況且,這云淵之地也不出產金礦,按理,金精獸沒理由出現在這里。

    王倫看過去,發現金色的身影逃出了一百多米后,重新鉆進了地下,消失不見了。

    視線收回,王倫打算重新布置放大法陣,看到了陣旗后,倒是有些想法了。

    這陣旗是他自己制作的,沒有從長孫無恙那兒直接拿,他在制作的期間,身邊沒過多的材料,便選用了黃金、銀子和玉作為材料,制作出了陣旗的桿子。

    因此每一面陣旗的桿子,四分之一差不多是金了。     第1593章 金精小獸

    實際上他們抓這一窩金精獸,是提前知道它們的老巢,然后在周圍設下了法陣,是三頭大的金精獸極力將法陣撕咬了一個口子,幼獸才逃走。

    而他們在沒有法陣束縛的前提下,很難輕松抓到幼獸,想抓到成年的金精獸更是機會微乎其微。

    如果很容易抓到,金精獸光是他們聚陽門的持續抓捕,就應該在很早之前就滅絕了,畢竟光是聚陽門的修士對其的需求,就超過了金精獸種群的總數量了。

    這種小型妖獸,因為吞金的緣故,血肉發生了異變,尤其是精血,對于同時修煉法術和體術的聚陽門修士來說,有著很大的用處,這類精血無論是生吞還是作為藥引煉制成丹藥,他們的修士使用了之后,自身氣血會發生特殊的變化,在氣血的刺激下,血肉以及骨骼的強度都會提升,而他們煉體就是要讓肉身的強度增強,配合金精獸的精血使用,效果很好,門內的修士尤其是年輕修士,一個個都十分渴望得到這一類精血。

    實力越強的金精獸,其精血的效果自然越好,相應地,也只有修為達到一定層次的修士,才能夠使用這種精血,否則,實力和精血的品級不匹配,精血反而會灼傷血肉和筋骨。

    段慶他之所以在抓到了三頭成年的金精獸后,還要對兩只幼獸窮追不舍,是因為這種幼獸適合練氣境的入門修士使用。

    當然,不是聚陽門內的普通入門修士能夠享用金精幼獸的精血的。聚陽門和其他宗門勢力一樣,等級森嚴,沒背景且資質一般的入門修士,根本不可能得到宗門的重點栽培。

    他是要抓住兩頭幼獸,一頭留給自己的一名嫡系后輩使用,一頭則用來送禮。

    其實沒有褚門主出現,他也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抓到這兩頭幼獸,因為現在已經將幼獸逼到了云淵之地,他的人已經從外圍包圍了整個云淵,等于是布下了一張很大的網,幼獸修為很弱,筑基修士就能對付,他的人都是結丹修士,又有法寶在手,收網之后,可能有著六成的幾率,抓到這兩頭幼獸。

    褚門主來了,指揮權自然要交給對方,也意味著兩頭幼獸搞不好也得交給對方。

    因此,盡管褚門主來了,抓到幼獸的幾率差不多有九成,可他的“獵物”只怕要拱手送人,他內心中當然不愿意,只是不敢在明面上表露出來。

    現在,匯報完了,他已經打算交出指揮權了。

    他的前面,褚門主站著沒動,矮壯的身軀像是能和附近的山融為一體一樣,褚門主瞇著小眼睛說道“我恰好從附近飛過,看到了身穿本門服飾的弟子在行動,下來看一看。”

    “多虧褚門主來了,要不然那兩頭金精幼獸就難抓了,有褚門主在,它們跑不掉了!”

    段慶心里面跟明鏡似的,對方哪怕真的是好奇心驅使之下,飛下來看一看的,現在知道他們是在圍捕金精幼獸,對方哪怕還有事情在身,也會先放下來,抓到金精幼獸再說了。

    因為對方也有一個嫡系晚輩,剛開始修煉,同樣需要金精幼獸這種奇物為晚輩打下良好的修煉基礎。

    所以,他就算不同意對方插一腳進來,對方只怕也會變著法子插進來,與其這樣遭到對方的不滿,他還不如主動讓出指揮權,起碼能給對方留個好印象。

    有的時候,他這樣的元嬰境中期修為的長老,都得被迫這么做,將原本穩穩會抓住的利益拱手送出去。

    “嗯,金精幼獸確實狡猾,我既然來了,自然不能看著本門的修士圍捕金精幼獸失敗,一定要將它們抓到手。”

    果然,褚門主沒有退讓,“順勢”接手了他送出的指揮權。

    “段長老,麻煩你下令,從云淵之地的其他三面收網,留下我所在的這一面開著口子,我在這等著那兩頭幼獸逃出來。”褚門主飛快吩咐道。

    “是,我現在就去辦。”段慶應道。

    圍捕金精獸的通常做法,就是在收網的時候故意留下一面口子,讓幼獸往口子的方向逃,然后在口子這兒的強者便可以真正收網了。

    一般情況下,金精獸會按照他們的布置往口子這兒逃,只有少數情況下,金精獸會從其他方向突圍。

    段慶打算飛過去,指揮他的人,按照褚門主的吩咐辦事了。

    “等一下,”褚門主笑著道,“我是不請自來的,也不能真的將兩頭金精幼獸都拿走,事情結束后,段長老得一頭,我得一頭,如何?”

    段慶連忙笑著道“多謝褚門主!”

    如果褚門主吃相難看點,硬是要拿走兩頭金精幼獸,他也是敢怒不敢言。現在能得到其中的一頭,至少他的那個天賦很不錯的嫡系晚輩就有了金精幼獸的精血可以使用了。

    至于原本想送禮給門內的涂門主,只能是作罷了。好在涂門主那邊他沒有夸下海口過,不需要將他得到的一頭金精幼獸送出去。

    “行,段長老去主持收網吧。”褚姓修士笑道。

    他不好把事情做太絕了,畢竟今天還有段慶之外的同門修士看到,知道今天的事情,何況他的那個嫡系后輩只需要一頭金精幼獸就夠了,沒必要將好處全給占了。

    至于段慶去收網,幾乎不會出紕漏,金精幼獸這種小獸被追著一路逃,早就是獸心大亂了,發現被合圍之后,其中有一面有出口,肯定會朝著出口這兒逃,畢竟幼獸不像成年獸,沒任何和人類修士交鋒的經驗。

    所以他只需要站在這兒,任由段慶他們在廣袤的云淵之地慢慢收網就好。

    ……

    王倫重新將云淵之地劃分好區域后,繼續布置放大法陣,五個多小時下來,總共探查完了二十多塊地方,哪怕毫無所獲,王倫也不失望。

    畢竟,這種方法找含有高等級能量的秘地,本身就需要大運氣,他也是做好了一個月浪費一整天的打算了,比如今天這一天,哪怕什么都沒發現,也是在他的預料內,談不上失望不失望。

    嗖。王倫從空中落下,落到了第二十三塊區域的正中心,隨后三十一面陣旗飛出,集中插在一平米大小的地上。

    接下來的布陣過程,王倫已經很熟了,可以說閉著眼睛都能完成。

    當放大法陣內的普通能量開始振動,頻率逐漸提升,王倫的眼睛盯著陣旗,神識覆蓋周圍幾百米的范圍。

    這個地方人跡罕至,他要防的話,基本也只需要防備那些能噴瘴毒的毒蟲毒蛇,神識不需要擴張到太遠的地方。

    振動的頻率繼續提升,王倫忽然看到一部分陣旗在顫動,而奇怪的是,他還能感知到陣旗下方的地下,正有什么東西在往上移動!

    王倫不認為這是普通能量的振動頻率,和此地的高等級能量的振動頻率達到了一致,陣旗因為共振現象而顫動,因為長孫無恙說過了,高等級能量的振動頻率極其細微,修士是感知不到的。而他現在卻可以感知地下有東西在朝上面移動,顯然這不符合情況。

    為了以防萬一,王倫激活了旋天矛,人站了起來,緊盯著地面。

    地下開始有動靜了,部分陣旗顫動幅度增大,緊跟著,地面被地下的東西拱了起來,陣旗開始傾倒,其中的兩面相鄰的陣旗被推倒,泥塊也被推開,下面鉆出來一個像小貓一樣的腦袋,緊跟著,小獸的完整樣子顯露出來。

    小獸通體金色,不像小貓,身上的是金色的甲,有些像穿山甲身上的甲片,這小獸的腦袋也是金色的,卻和小貓想象,都有很圓的眼睛還有金色的長胡須。

    大小上,小獸也就和出聲三四個月的小奶貓那般大,它鉆出來后,明顯在發現王倫后被震驚住了,緊跟著才在空氣中化為一道金色的身影,從王倫旁邊飛速閃了過去。

    王倫和小獸四目相對的時間就只有一瞬間,驚鴻一瞥中看清楚了小獸的樣子。

    這小獸最大的特點,一是身上有金色的甲片,而是腦袋和小貓的腦袋很像。

    這兩個特點綜合起來,就讓這種小獸的辨識度極高了,王倫迅速想到了金精獸這個名字。

    金精獸專門以金作為食物,因此基本只在金礦附近生存,聽說這種小型妖獸的精血是煉體修士的最愛,活的金精獸的賣價很高,往往還有價無市,聽說是這種小獸極難捕捉,中大型宗門的修士都很難有機會抓到它們。

    王倫見這頭明顯是幼獸的小獸急于逃命,心中疑惑,不明白金精幼獸為什么要逃。

    況且,這云淵之地也不出產金礦,按理,金精獸沒理由出現在這里。

    王倫看過去,發現金色的身影逃出了一百多米后,重新鉆進了地下,消失不見了。

    視線收回,王倫打算重新布置放大法陣,看到了陣旗后,倒是有些想法了。

    這陣旗是他自己制作的,沒有從長孫無恙那兒直接拿,他在制作的期間,身邊沒過多的材料,便選用了黃金、銀子和玉作為材料,制作出了陣旗的桿子。

    因此每一面陣旗的桿子,四分之一差不多是金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